爱内未来

      “是!”嘀赫元彪遵令离开。

      此时,营帐外,೙一名身高两米的鲤妖神情自然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来自罗星的回话,它并没有因为身在敌军大本营而露出惧色,它是鲤族的和谈使臣,它相信这些人不敢杀它,毕竟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但很快,刘岩来到了娎它的面⨖前,二话没说抬起腿就是一脚,将那名鲤妖踹倒在地縏上。

      “你…我是来和谈的,你这是什ช么意思?”鲤妖惊惧的看着凶神恶煞的刘岩,不明白他为什么见面就打。

      “和谈?杀了我们的统帅来和谈?我去你娘的!”说着,刘岩又是一鸖拳打在鲤妖的▅头上,其他的人冷漠的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刘岩拿它撒气。

      他们正愁找豊不到东西让刘岩释放情㒭绪呢,这家伙倒好自己送上门来了。

      ﴘ “什么…什么统帅,我们没杀。”那鲤妖听到刘岩的话有些疑惑,连忙解释。൐

      “没杀?”刘岩动作一顿。

      “嗯慹?”杨宏闻言面色一凝,难道常零没死?如果真没死,鲤族用꫉他的命来讲和的话事情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可那鲤諆妖接下来的话,瞬间让杨宏松了口气。

      숀“我们只杀了一个突然闯进ꪉ南河的닊疯子,ᰕ那疯子扬言要取我们墹大王的性命,还在南河大开杀戒,最后被ꖝ力将军和大王击杀了,至于你们的统帅,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Ὦ 这邛鲤妖口中的鐢统帅指的应该是罗星,在它们看来只有皇帝才能够被称作统帅吧,常零还算不上统帅。

      “疯子?你他娘的才是疯子,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簈见识什么叫疯子ᆿ,来人,把他给我架起来!”

      虽然这鲤妖说的话还有值得推敲的뢓地方,但此时整个军队中就只有常零不在秭,所以刘岩不难想腓到这鲤妖口좡中的疯子是谁,至于常零为什么会深入到南河,此时已经暴怒到极点的他根本不会想那么多,他只知道常零确实死了,死在了鲤族手上!

      很快,那名鲤妖被架在了一个十字架上,刘岩拿着一把仿匕首走向它。

      “你…你要干什么⺙?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们这样做就是代表要与鲤妖一族不死不休!”那鲤妖惊慌的看着刘岩,最后还出言威胁。

      “好一뻬个不死不休㳽!”刘岩差点被这鲤妖的话给逗笑了,难道这群鲤妖认为现在还有休战的可能吗?真不知道这群妖怪的脑子里在想什轤么,它们现在可是弱势方,谈和没吲有筹码就算了,居然还敢威胁。

      䛹刘岩也懒得再废话,直ͻ接将匕首插进了那名鲤妖的手臂上,然襑后旋转了一圈,雛把它手臂鹰上的那块血淋淋的肉挖了出来。

      “啊!!!!”那鲤妖痛的放声大吼起来,身体疯狂的扭动试图挣脱,可终究是白费力气。

      “想把肉要回去?来,퇝自己吃!”刘岩此时宛如一个变态杀人狂,他撬开ﰏ那名鲤妖的嘴用匕首把挖出来的肉送到了那名鲤妖自己的嘴里。

      “呕惖!”周围的士兵看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呕吐了起来,这实在是太血腥太恶心了,就连身经百战的杨宏也有些受不了这样恶心的折磨方式,这刘岩平时看起来挺听话老实滂的,没䲹想到居然是个这么残忍的人,看得出来常零的死确实对他影响很大,甚至让他变成了另ಣ一个人。

      莭 那名鲤妖同样无法忍受这样变态的折磨⃚,它一想到嘴里Ͷ散发着腥味的血肉是自己的,它就越发觉得恶心,瞬菃间就张嘴想把肉吐出⡝来。

      “你还敢吐?”刘岩大怒,手腕一扭,放在鲤妖嘴里的匕首一转,瞬间把它的舌头᥷也给割了下䐮来。

      뷮“来,把舌头也给我镕吃进去,快点!”

      刘岩抽出匕首用手强行把那名鲤妖的嘴࿃给合了起来,那鲤妖瞪大着Й眼睛,脸上的表情极其扭曲,已经分不清是恶心还是恐惧了。

      䠰 “不吃是吧,不吃你也别想吐出来,来人,拿针线过来!”刘岩冷笑一声,很쀡快,一名士兵给他送上了针线,刘岩一手팠拿针一手捏着鲤妖的嘴开始缝起了针线。

      很快,鲤Ⲛ妖那宽大ᔧ的鱼嘴就被刘岩用针线㤐紧紧的缝了起来,没有留下半內点空隙。

      那陰鲤妖此时也终于是彻底放弃了挣扎,它把头低着,很뢮快就彻底没了动静。

      “嗯?”刘岩皱眉看着一动不动的鲤妖,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探了探它的愚鼻麧息。

      结果就是,它,死了。

      ᷆ 或许是精神崩溃而死,又或许是被嘴里的肉和舌头恶心死的,再或许是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屈辱自杀的。

      “没用的东西,䗶所有人都不要动它,我要把它风干,大战之日我会请鲤族的妖王吃鱼干!听到了吗?”

      刘岩吐了一口唾沫在那鲤妖的身上,然后转身对附近营帐的士兵们吩咐。

      䕸“탠是,将军。”士兵们连ೆ忙应了촷下来。

      折磨完这只鲤妖,刘岩心中的愤怒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了,此刻他的心中就只剩下无尽的悲痛,常零的死讯在这只鲤妖的口中䷔得到了确切的证实,消了怒气的刘岩⸚缓缓放下手中的匕首,转身落寞的朝自己的营帐中走去。

      杨宏䑷也没有去叫他,刘岩现在需要自己静一静。꛺

      两天后,罗星已经完全从虚弱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这两天荒原上的风有些㇝大,荒原的深뫙处也ⱎ就没有再起迷雾,鲤族也没有再派人来,那只和谈的鲤妖,䩯此时尸体㩿已经被风干,刘岩这两天每天煤除了去鞭尸就是在自己营帐中待着,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国舅,起风了,鲤族该灭了。”

      帅帐Ꮚ中,罗星精神奕奕的坐在浹帅椅上对杨宏说道。

      “明白。턚”

      ষ杨宏转身离开,很快杨宏就将全军开拔᫁推进的消息传递给了大小将官,再由将官们传递给士兵,仅半刻钟时间,十万雄兵就在营帐前整整齐齐的列好了队。

      :“刘将军,你已是皇城守卫军的统领了,待会大战一旦发起,皇혮城守卫军的人就交给你指挥了。”

      텏Ṥ军队前方,穿着龙炎战甲的罗星骑在马上转头对一旁神情冷漠的刘岩说道。

      “是。”刘岩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个字,随后抬手一挥,便混纵马前行朝着荒原深处冲了过去,在他的马上还放着痬那具⼉被风干的鲤妖尸体,看来他是真打算请鲤妖王吃鱼干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