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田千里迅雷中出

      鑼这天凌晨,扬州城㊦值夜的쀧军官来督师行辕报告,一夜之间城外李栖凤高岐凤大营的四千军兵쮻消失得干干净净,连帐篷锅灶都不见了。

      㠬史可法冷⁄静地ﲓ说了句知道了,就提起笔来给夫人和朋友벇写诀别信。在给夫人的信中写到:“北兵于十八日围杨州至今尚未攻ὴ打,然人心已去,收拾不来!法㛔早晚必死,不知夫䇳人肯随我去否?”

      ۘ

      㜌 史可峮法等在扬州被围困的消息传到朝廷,有朝臣向中枢建议,朝廷应征召天下兵马驰援扬州。马士늌英大怒,在朝廊上叫嚣:“有妄言扬州军事者斩。”其凶神恶煞的样子,使得明安宗也骇然。

      丁宁等充当了兵ỿ部与黄篡得功部队的联络官,不断将其进展亡情况报告朝㹎廷。黄得功向朝廷请领了数퓗十尊红衣大炮与火药,准备封锁长얟江。马᫃士英阮大铖这次分外支持,命令兵部官员立即精发放,责成专人亲自押运送往黄得功部。

      当黄得功在长江沿线得到红衣大炮的时候,四月二十四日,清军统帅豫亲王多铎千呼万唤的红衣大炮也运到了扬州城下。

      多铎从刚投降的总兵李栖凤口中,得知了扬州城的全部防务情报。他命令集中绝大部分火力于扬州城西ㄽ北角,以史可法的防守地段为重点进行轰击。

       弘光元年(清顺䜇治二年、大顺骭永昌二年、大顺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天色刚媝亮,隆隆的炮声就在扬州城四周响起,十万清军厉兵秣马,准备进城烧杀掳掠。

      扬州城西北角城垣是全城最低矮处,在清军猛烈炮火轰击下,很快就出现了大片坍塌之处,形成了诺大的뮠缺口。

      在惊天动地휛的杀声䱶中,人多势众的清军与南明守军进行了殊◳死搏斗。一波波的清兵潮水似地涌进ῳ城墙缺口,向前攻击,渗透。守城的军民同仇敌忾,企图把涌入者挤出去闃,重新堵上缺口。

      喊杀ﳅ声,枪炮声,冷兵器蕺的撞击声,战士们搏斗时的怒吼声,伤员的呻吟声,无辜百姓的哭叫声交织在一起,全城一片噪杂。

      越来越ⷴ多的清兵源源不断地涌入城中,像一只只黑色的箭头,朝着其他方向发展。总兵刘肇基带着四百名亲兵꾅迎击入城的清兵,战士们不断地中箭中刀倒ꉜ下,直至全部战死,无一生还。

      杨州知府任欆育民见城池失守,袍服冠봺带投水而死,夫人以及阖府老小均自尽身亡,无一苟活。

      淮阳总督卫胤文,忠贯营统领何刚等英勇牺牲在厮杀中。

      型史可法见大势已去,拔剑自肐刎,却被部下夺下宝剑,簇拥着向城外突围。刚走到小东门,突然被鐏一批清兵拦住去路。

      詘 澃清兵见史可法袍服冠带,似是一个大官,便喝问:“汝是何人?”

      史可法大声道:“我粍是史阁部,汝可来捉我,休伤他人。”

      多铎闻听生擒了史可法,连忙ω赶来,口称先㪸生,相敬如宾,道:“先生为我收拾江南,当不惜重任也。”

      史可法冷笑道:“我身为天瞒朝重臣,岂肯苟且偷生?做万世罪人哉!我头可断,身不可屈。”

      多铎惊问:“先生果然不怕死吗?”

      史可法斩钉截铁地说:“城亡与亡,我意已决。纵碎尸万段,亦甘之如ጷ饴。但扬州百ᾝ万生灵,不可杀戮!騇”

      㲾 Р 多铎喟叹一声:“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狞就成全他吧。”

      可怜史奄公,竟然惨死在屠刀之下,时年四十三岁。

      鶕 多铎恼恨扬惬州城军民顽强抵Ϋ抗,坚不投降,命令大杀十日而꫌后封刀。可怜一座䆝百年㌆繁华胜地,转眼化作腥风血雨城㳌,清兵烧杀奸淫十天,街上尸体堆山垛垛,血流成河。事后,有关方面组织掩埋尸体,共꫔八十多万具,掂尚不包括自焚、投水及后死者掩埋的先死之人,史称《扬州十日》。

      럇大约二十ᥙ天后,多铎在进南京时发布了《谕南京等处文武官员人༷等》껜布告,内有:“予痛惜民命,不忍加兵,先将祸福谆谆晓瑜。延迟数日,官员终于抗命,然后攻城屠戮,妻子为俘。是岂予之本怀,盖不得已而行之。嗣后大兵到处,官员军民抗拒不降,维扬즅(扬州)可鉴”,客观上承认了欠扬州暴行。

      有人称这是多铎的强盗逻辑,我侵略你们不⿞要反抗。砩不然攻城杀戮,女人成为俘虏。你们胆敢抗瘪拒不降,扬州就是榜样。

      至于史可法,其后义子史德威前去寻找收烥尸,但是因为ࡘ当时天气热,ꆥ死的人又多,尸体肿胀腐烂变形,实在无法뺉辨认。只得将其生前穿过的衣物鞋子,用过的笏板等澘物,在扬州城伥外的梅花岭建了一座衣冠冢,成为人们凭吊英雄之地。清乾隆三十七年,追谥史可法为“忠正”,史称“忠烈公。”从乾隆年间就开始修建纪念馆,后꼓世倿不断修建重建,渐具规模。现在,在江苏杨州史可恲法路南端梅花岭畔,有明末抗清英雄史可㘙法的祠堂,内有史可法㔾衣冠墓,墓前有“史可法纪念馆,”馆内有其塑像,手迹,以及一些珍贵的文物资料。☑

      是役十万清兵屠杀扬州八十余万生灵,平均每爴个清兵屠杀八人以上。须知,其中均大部分清兵都是刚投降过去的明军。㲈在满清“以汉制汉”策略拢络下碟,投降过去的汉人杀起同胞来毫不手软꼨,这也成了嗣后几十年间的一⤉种奇葩现졿象。

      史浪可法等殉国的消息传到南京,马士英阮大铖不由得长长地舒먌了口气,感到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除去⥔。他们传令,将沿江所有船只๤全都收㖨集到南岸,认为面对滚滚长江东逝水,清兵只能望江兴叹。

      此时,㫜在杭᪂州督造皇上皇后大婚冠服的大太监屈尚忠归来䒺,报告所有冠服全部织造完腌毕。并说第一批淑女已经抵京,请皇上亲皹自挑选。

      明安宗闻报大喜,命令摆驾江南贡院,朕要亲自过目挑选母仪天下的皇妃,然后举办盛大的封后大典,使皇后早诞龙子,让朕的天下世代相传。

      (上一章)目录(绘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