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不行!”冷月断然道:“他们对你有疑虑,你这样下去,他们恐怕不会容你。”

      “不会吧?”朱天赐不确定地道。

      砌 “哼!我们相信你,但不是谁都相信!轕”冷月冷哼道:“刚才还有人准备对你刀剑相向呢!是我们把뿤你带上来的,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吧,不要理他们。”

      朱天赐想了想,按刚才的情훣形,怀疑他被鬼魔王附体也是正常的,何况鬼魔王确实那样做了,只是倒霉撞上球球,枉作了他人멭魂粮,他看着冷月的断臂问:“你的伤怎么样?” Ϯ

      “要你管!”冷月倔强地道:“先管好你自己吧,看你的样子,精神力倒恢复了不少,但虚弱无力,灵气枯干,还是先恢复了再说别的吧,蓉蓉,给他几枚灵元丹和辟谷灵丹。”

      苏蓉蓉默声不语,右手一翻,掌上便多出四个玉瓶,一大三小,递过来。

      朱天赐知道她可能有潳储物戒,也不多言语,伸手取过,盘膝坐下。 ữ

      先拿起较大的一个,拔去瓶塞,倒出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显然是辟谷灵丹,他吞服入腹,便感到清凉ⶃ之意荡漾开来,身上的力气渐渐滋生。

      㸛过了一小会儿,再打开一个⣻小玉瓶,里面有一枚小小的洁白丹药,与仙元丹相仿,朱天赐仰头倒入口中吞䎛了下去,立即有一股浓烈的灵气从腹中向벟四下散发。

      他盘膝坐下,冥想内视将灵气引导向丹田。

      苏蓉蓉看他的姿势,眉头微锁,各派修炼不限姿态,站卧坐躺都可以,盘坐的也大有人在,但将双手放在膝上掌心向天的姿势却极少见,她倒是曾经见过契约人常用这样的姿势,是巧合还是另有别情?

      她也没뗨多想,毕竟她知道小神龙的底细,也知道他曾回过下界,或㙱许他们从同一个派别学来。

      但也有可能学自她的契约人,她却不方便问。

      ㋃ 朱天赐奋力修炼,灵元丹灵气虽然不像仙元丹那样强盛,但所含灵儏气也远比灵豆多几十倍,又易于摄取,仅用了半天时间,他就织就一层不算太薄的灵气茧,又吞服了一枚,댇将丹田补充到半满状态,最后一枚舍不得继续补充,将备用丹田也织成一个灵茧,然后悄悄服下灵豆,慢慢恢复灵气,他不怕冷月和苏蓉蓉发现,只要防着陶梦看到。

      苏蓉蓉一直关注他,见他直接吞食灵豆,略显惊奇,又轻轻递过来两枚灵元丹。

      朱天赐毫不客气,继续填充灵气。

      转眼两天瑤就过去了,身上的气力尽复,两个丹田㹰也补满灵气。

      外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朱天赐实力恢复,信心也随之爆满旗,他准备有所行动,但稳妥起见︣,先来到意识空间꜑,问球球:“你知道其他魔王都有什么弱点吗?尤其是巨ꒂ魔王和骨魔王。”

      球球回应道:“巨魔王身材庞大,有一身非常结实的铠甲,还有一个等级很高的炼金盾,防御非常强,近战速度极快,但不能飞行,奔跑速度较缓,法术也稀松,你只要与他保持距离,就不用怕他,骨魔王就是一个骨头架子,与他控制的骷髅怪几乎一模一样,骷髅怪又多,很难分别,是个难缠的主,但他除了控制骷髅怪,法术也平平,但我不知道他近战的实焈力如何。”

      朱天赐问:“人魔王、剑魔王和影魔王呢?”

      球球应道:“对于他们的信息我놅知道的不多,但我知道人魔王和剑魔王实力极强,主人你最好别遇到他们,没有任何胜ﰹ算,除非他们肯放过你,否则连逃生的可能都没有,影魔王的实力略差一些,但匿形的手段出神入化,防不胜防,主人你有什么打算?能不能跟我说说,或许我厞能给你出出主意。”

      朱天赐略一想,便把眼下的情形大概说了一下,并把火魔王的话也转述了一下,问:“我有没有机会逃ꫝ出魔窟?”

      球球很快答道:“人魔王和剑魔王自视很高몃,一般不会对实力差距太大的人动手,但他们很可能〞守着两个传送阵,不会容许你们逃回去。”

      “那怎么办?”

      “我从鬼魔王的残魂之中翻出一个奇怪的信息犂,不知对你有没有用。”

      裕“哦,说说看。”

      彏“鬼ৢ魔王实力虽然不及人魔王和剑魔王,却是魔皇的旧部,知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这次的通神路랯提ᕽ前开放,和魔族设下陷阱对付灵天和灵仙两大派,与神域的一个女人有꺪关。”

      “神域的女人?”朱天赐愣了一苳下,“䥺我听说神域的人眼睛都长在头顶上,懒得答理修界的具体事情。”

      “有本事的人没有不高傲賵的。”球球道:“这褿个女人也不是无事生非,据鬼魔王获得的消息,那女人称作神女,她틇的座骑偷偷溜出神域鑏,然后莫名其妙地死掉了。”솵

      朱天柅赐心中一动:“神女的座骑!那是什么?”

      “据说是一条龙。”

       “神龙!䲹”

      朱天赐心惊肉跳,他在梦境中斩了神龙,一直以为那只是神龙的一道意念,现在看来,恐怕并非如此。

      他杀了神龙,这罪过山大。

      更可怕的是,神龙不像下界的龙一样是单独的个体,而是有主人的,而且很可能是一个ಮ极其强大的女神。

      神튥域里女人应该不只一个,먒敢称神女,让其他女神沉默不言,想必是神域中顶尖的存在,何况还能左右通神路的开放时间,必然属于神域中掌权的阶层。铜

      惹到这样一诛个女人孇,麻烦大了!

      “球球,你还知道什么,神女想干什么?为什么提前开放通神路?与魔族对付修仙族又有什么关系?”

      “神陚女通过筹算之术,判断是修界的人杀了她的龙驾,而修界有实力杀神龙的屈指可数,她提前开鷠放通神路,就是想让这些高手跳出来,她好找到凶手,为她的座骑报仇。”

      朱天赐暗松一口气,如此说来,神女并不知道神龙是怎么死的,也绝对猜不到杀神龙的居然只是个刚入仙门的新扎弟子。

      ⯵“这件事情应该非常隐秘才是,鬼魔王是怎么知道的?”

      ᛸ “是魔皇告诉他的。”

      랛“魔皇又是怎么知道的?”

       慨“魔皇早就有入驻神域的实力,却不愿受神域的约束,才一直呆在修界,但他有与神域卬沟通的渠道。”

      “莫非魔皇下ች令对付修仙两大派,是为了找出这个杀神龙的人,向神女邀功?”

      鿮“你太小看魔皇ݝ了,他连神域都不想去,没必要去巴结神ਕ女。”ꮜ

      “那他想干什么,难道真是为了削弱仙族,给其他魔族在ᱫ通神路上创造机会?”

      “我觉得不像,通神路上有诸多难关,魔族和仙族虽然是死对手,但也需要借助对方的力量破关,在通神路上除非特殊情况一般不向对方出手,因此我认为之前听到的消息是假的,魔癇皇另有目的。”

      “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猜不出来。”

      朱天赐想了想,他并不怎么关心魔皇想干什么,只要他自己没暴露就好,眼下还是要벫想办法渡过这个难关,回到门派,魔皇实辠力再强,恐怕也没有能力灭了两派,不然,两大门派早就没了,这么久也没见门派高手前来救援,未必是因为被돮魔族埋伏击杀,也很有可能ᰢ在得知状况后采取了保存实力的作为,毕竟魔窟是魔族㛄的地盘。

      “快想想办法,离开这个绝地,不然我死了你鼍也活不成。”

      “主人,我已经想过了,咱们如果能绕㴝道到达其他门派的传送阵,或许有机会。”

      “嗯,有道理,你知道怎么过去吗?”

      “有三条通道可以到达上层魔窟,但经过我的计算,其中一条通道可以绕开灵仙派b的主要区域,只是距离较远。”

      “就选둝这条!你告诉我怎么走。”

      “不是很ᢞ复杂,从这个聚魂点出去,见岔道就往左拐,在第三个岔道直行,然后见岔道继续左拐,再经过킂四个岔道,然后有一个向上的岔道,上去后,按三右一左一直行再一右一左,就可以到达其他门派的传送阵。”

      “好,我醺记住了,球球,祝我好运吧。”

      朱榦天赐离开意识空间,睁开眼,起身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䛲待我ᇑ出去探一探。”

      这一次冷月倒没有阻止,点头道:“也好,你小心些。”

      之前小神龙大发神威,连杀两大魔王,这等实力足以自保无虞。

      虽然她不᠄相信姑奶奶会抛下她不管,但这么长时间过去,救援迟迟不到,火魔王所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他们最好想⣐办法自救。

      朱天赐从出入口钻了出去,很快又钻了进来,说道:“外面什么ޣ也没有ⱡ,咱们走吧。” 

      Ӷ 他看了看向下的洞口,什么也没说,转身钻了出去。 ⽴

      他倒不是遵守师父教他的十二字方针,不是心黑不黑的问䕨题,眼下能将苏㊰蓉蓉三人平安带出去就已经是大幸了,带的人越多动静越大,越难成功,其他人只有自求多福了,另外,他如果能回到门派,可以把这里的实情相告,뵡或许吕掌门另有办法䵁破局来救援其他门下弟子。

      冷月用仅剩的左手一挥:“走!”

      쐫 她做事很有决断,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三女先后钻出洞窟,外面的通道空空荡荡,连根骨头都没有,远处能看到通腲道顶上洒下的淡淡珠光。

      “随我来。”朱天赐大步在前面带路。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