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粗大花液湿润书包网

      银川江支流,白鹭河뼘经玉湖,鱼米丰沛,钟灵俊秀之地,乃为允州重镇沛俊府所在。

      青瓦白墙鳞次栉比,三纵三横水道四通,앹红楼别院错落一方,乌篷画舫川流죅不息。

      氓 韩冲与冷月于翌日午后踏马行至沛俊府南门,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熙攘闹市,心中不由一轻。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屡屡遇到凶妖悍鬼,此電时见得人声鼎沸,浑身说不出的安泰!

      冷月此刻戴回了纱帽,二人驾马过市,享引来了许多百姓敬畏艳羡目光。

      尤其是看到二人腰彡间黑虎令牌,更是既敬且畏。

      “哟!在下郡守府总捕关子安,见过二位校尉大人!”

      ㅃ 一侧牌楼茶馆之中,一名络腮胡子捕头带着几名捕快走出门来,正巧看到韩冲二人行至眼前,赶忙持刀拱手见⨐礼。

      닓“嗯!”冷月淡淡点点头,仅只一字。

      韩冲见到捕快却是倍感亲切。

      “原来是关总捕,失敬!在下韩冲,有机会多多来往!”

      那络腮胡子竟是一脸诧异的看向韩冲,直把后者看得浑身发毛,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而其身后几名捕快也是一般无二模样!

      “走吧!”冷月淡淡道,夹马前行。

      直至二骑走远,那络腮胡子才缓过神来,与身后几名捕快对视一眼。

      “我没听错吧,斩妖司校尉竟然对我如此礼遇,这简直是从未有过之事!”

      “头儿!你好像没听错,我也听得那位大人对你说失敬呢!”

      几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

      俄顷,韩冲二人来到郡守府数里之外的斩妖司分司衙门,此处却是大门紧闭,推门入内,竟空无一人!

      不过冷月却髎好似见怪不怪,径自来到大堂墧偏厅圆椅坐下,翻看身前丈长案几上的几张信笺。

      “冷司使,分司之中为何如此冷清?”

      韩冲也坐下身来,打量四周㺱。

      “如果衙中有人,说明府内安定,如果衙内无人,则说明有难解疑案。 兗

      估摸着,晚间应该会有人回来的。”

      “原来如此!”

      呆坐三个时辰,天色渐晚,外面终于传来了开门声。✳

      只见两位灰衣昭武校尉带着六名黑衣翊麾校尉回归而来。

      “参见武上尉、宁上尉!”

      冷月站起身来拱手一礼,韩冲也附之。

      依他判断,଻这位虎目黑脸的应该是武上尉,那身材颀长健硕,长方脸者应该是宁鿂上尉了!

      “哟,原来是冷校尉回来了,这位小兄弟是?”

      武上尉应该属于自来熟,含笑问道。

      论“回禀武上尉,此乃新任的翊麾校尉,名韩冲,已通过了蒋上尉的批准,赐予了腰牌。”

      冷月依旧是面沉似水、毫无表尽情,立时引得二人心中붔诧异。

      “怎么,出事了?”整个院中气氛瞬间一滞。

      “启禀二位上尉,此次义川县虞王妃墓之行,蒋上尉他们已尽数陨落了ޘ!”

      “什么!”八人瞠目篑结舌,不敢置信的互相对视!

      “这怎么可能!蒋上尉可是练气化神境界的高手,如何能轻易陨落,処到底是何方妖魔做的?”

      璘 “是那虞王妃尸与一头黑虎妖前后夹击,蒋上尉他们奋起反击。

      奈何寡不敌众,齐齐身陨,而我与韩校尉也是九死一生,侥幸归来。”

      听得冷月如此说,几位校尉不疑有他,韩冲也心中稍定끞。

      有时候即便自己是反击自卫,但也可能遭到亡者亲属报复。

      且冷月将亡者之死归于妖物,也能保存其英名,算是报了知遇之恩。

      沉姍默半晌,却见两位上尉唉声叹气之余,又眉头紧皱,似䣉有㲵难事。

      “冷月툉,你今晚写个详细过程的奏表,明日我便将之上陈允州司,韩校尉的官籍我也会草拟。”

      눱 宁上尉微微惨笑道。

      “多谢上尉大人!”

      “只不过明日你二人便要与我等一起,分别会同提刑司衙门和府衙捕快一同查案了莉。

      近三月来,沛俊府中多有达官㇕贵人得了一种怪病,气血双虚、浑浑噩噩精神萎靡,医药难治。

      似是被妖物吸了精气,病者与日俱增,但三衙却查无所得,实在古怪!”

      武上尉看着韩冲二人沉声说道。

       【叮!系统检测到宿主已知晓沛昑俊府妖物吸取精气大案,触发功德⾸任务!

      ✉查清本案,击杀妖邪可获得功德奖励不等!】

      韩冲心中微䃯惊,此案居然触发了功德任务,看来影响着实不小。

      堂堂沛俊府中,有캴府衙、提刑司和斩妖司坐镇,竟也会出现这等怪事,难道是与那白玉娘娘有关?

      毩 但此蛇妖就算有辝些ퟋ属下能吸人精气,也不엯至于一点马脚都不露吧? 嘛

      “启禀二位上尉大人,在下与冷校尉途径玉湖之畔,曾捉住过一只蛤蟆妖精。

      此獠交代说,其上司白玉蛇妖便居住䐚于沛俊府中,此蛇妖能制作遮掩妖气的人皮,此怪事多半与之有戀关的!”

      “哦?此言当真?这么说来,还真有大半可能与之有关,蛇妖、狐妖之属,最䐱善于吸人精气!

      可就算此妖能遮掩妖頇气,但作案之时当应破皮而出,而我等查察许久,为何竟连蛛丝马迹也未寻得!”

      荲 两位上尉相视一惊,均是沉吟点头჊。

      “当务之急,乃是寻得妖物下落,只要找到它们盘踞之所,馕便可刑讯审问的!”

      䘆韩冲还是认为乱猜原因,倒不如施法寻妖!

      沉寂半晌。

      “对了,暚我前日听提刑司的王主蛵薄言道,他有一位表侄乃是钦天监监正的弟子。

      힙说是㣴近日回乡探亲,应该就快来到沛俊굸府之中。

      钦天监善于占卜星象、预ᢻ言推演之玄学,说不准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武上尉突地一砸拳,眼神一亮!㹱

      悗“钦天监!”其余人等也均是面色讶然!

      钦天监乃是执叮掌国家天文历法的超然机构,皇帝对星象预言之说深信不疑᪌,甚至能以之决策国之大者麰、人事任免,可以说一直싶以来都是神秘莫测以极!

      ...

      斩妖司人丁单薄,厢房倒是富余,人手一间。

      坄韩冲第二日一大早与冷月跟随着宁上尉,去隔壁不远处寻俐了那提刑司王主薄。

      得知那钦天监小弟子竟是已于昨日回到家中。

      一同乘船来到其表侄家中,终见其人。

      只见他二十꺊出头,一身月白锦袍手持银扇,身材颀长渊停岳峙。

      眼神凛冽,气质忧郁孤绝,嘴角却时时含笑,竟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莫说女子,即便男人看到他,都有种莫名吸引力,暗뙆自折服!

      而当宁上尉看到其腰间所挂龙环玉决之时,更是面色大惊,竟极度客气굢的拱手施礼!

      鸡韩冲心中微惊,看来此人来头绝对不小,却竟出自小小的沛俊府!

      럆 “呵!这位大人何故如此客气,晚生欧阳静观,无官虾无衔,万不敢当的!”

      此人拱手回礼퉙,视线扫过宁上尉身后的韩冲与冷北月二人,也微微示意。

      花园凉亭之곓中,宁上尉与其相对而坐。

      “不瞒欧襑阳兄弟,此次我等闻听有钦天监高徒归乡,不甚欣喜,特来拜谒。另有一事请教,还望施以援手!”

      㰲“哦?连鼎鼎大名的斩妖司校⑜尉都有所阻塞,在下区区一钦天监学徒,又有何能的剩,不过既然司使有疑,在下洗耳恭听!”

      “哈哈䯫,欧阳兄弟果然仗义,是这样,据我斩妖司查察。

      有一蛇妖及其属下,能炼制隐藏妖气之蛇蜕人皮,在府中多有吸**气致人死命者。

      而我等无从探究其所在,故而想来请教兄弟!”

      “呵呵,原来如晠此,这又何难的。”

      韩冲嘴角微抽,此人也太过自信了,此等人海茫茫大海捞针之难,愜在其眼中㨳仿佛小事一桩般!

      要么此人有真才实学,要么便是浮夸之流。

      䎐却只见此人밾往怀中一拍,左手中已然出现一表面遍布篆字ꮯ的黑晶龟甲。

      双手捂住龟甲两端轻摇,叮当脆响,口中含笑喃喃念咒。

      双目中精廻光傅一闪,龟甲朝桌面一摊,数枚黄金닼铜钱错落桌面,剑指摆弄,组成一玄奥形状。

      拂袖间,龟甲与铜钱쳮收起,却是已成竹在胸模样,愈显得莫测高深。

      䇤宁上尉面色一滞,此人实在不同凡响,装模作样谁都会,但能装的如此清新脱俗,却也真是世所罕见的!

      “宁司使,那些妖物便在城中心之处,尽可前去擒拿。”

      “哦?如此肯定?”

      “确定!正好在下闲来无事,可与三位一同前往!”

      籞“哈哈,好,事不龖宜迟,我等便现在赶往如何?”

      “敢不从命!”

      “等等,欧阳公子,不知足下可能卜算出,这些妖物盘踞在浄沛俊府的目的?”

      韩冲心中一动,拱手问道,若是能知晓妖物动机,查案便有了主脑,可顺藤摸瓜。

      “额!这却难了。

      占卜之术,多迮能预测已定之事或是必定之事,对于变幻✷由心之事,即便是家师也很难预料的。”

      欧阳静观尴尬一笑,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番前者。

      “原来如此,受教了!Ὦ”韩冲微微点头,此言在理ꛮ!

      一行四人乘坐水道乌船,穿梭行至坊间,朝着城心大街踱步而来。

      “此地段繁华似锦、店铺林立,又怎可뫧能有妖物盘踞于此的,岂不惹人耳目?”

      冷月不由皱眉问道。

      而韩冲却突地一滞,眉头微皱,抬首望去。

      只见远处十鬊字街口,一幢红楼二层、三层阳台之上,有十余名水蛇腰、瓜子脸々的妖娆女子。

      她们身穿纱衣手持圆扇,慵懒无骨的倚靠在栅㘶栏之上,朝着这边偷偷看来,轻佻嬉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