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扒开让学长都给你

      根据医嘱,至少要留院观察三天,沈诗意不得不向关雨桐继续请假。

      住院期间,她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身体本就有的『毛』病,依旧又被检查出来,没发现要紧的新『毛』病。

      医生仅是叮嘱她:“沈小姐,你身体有点虚,血气不足,要注意饮食,尽量吃清淡、补血气的东西,不宜吃辛辣油腻等东西。还有,要保持充足的睡眠,切勿熬夜通宵。”

      听到后半句话,自嘲的笑意从沈诗意眼中一闪而过。

      充足的睡眠……

      有谁知道,她害怕黑夜的来临。

      夜晚=煎熬,她压根睡不着,每一条神经都紧绷,只能像一根会眨眼睛的木头,一动不动地躺着,等待黎明的到来。

      慕寒如同她两年前住院的那般,这三天里对她是无微不至的照顾。

      一样的事情,在同一个人身上做第二遍,沈诗意已失去当初的感觉,不再为他做的事而着『迷』和感动,一心想着,他什么时候会跟她结婚。

      她思绪变得复杂,不时地在想,如果和他生下孩子的是其他女人,他是不是也会这样对待其他女人?

      为什么他要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仅仅因为她是他孩子的母亲吗?

      当慕寒回家一趟,带上小汤圆来医院看她,听着小汤圆的欢声笑语,看着小汤圆肉肉的小脸,他们父子俩之间的互动,沈诗意更加确定心中的想法。

      昔日,慕寒愿意为了孩子,要对她负责。

      孩子在他心里的位置,无人能及。

      他大概是一些人常说的那种男人,孩子无限大于另一半,仅在意孩子是不是亲生的,无论孩子母亲是谁,他会将对孩子的好,分一点点给孩子的母亲。

      可是,慕寒再疼小汤圆,他当前也没有想跟她结婚,让小汤圆顶着私生子的身份进入校园。

      心微微一抽,她疼痛又无力。

      ***

      三天住院结束,沈诗意回到家里住。

      身体恢复,理应去上班,提辞职,但她不想去,继续请假。

      幸好,关雨桐没有追问原因,叫她先歇着,手头上的工作,可以通过网上和电话来暂时交接给同事处理。

      收了甲方的钱,事情自然是要办得漂亮,不能耽误甲方的安排,沈诗意回家的第二天,开始交接工作。

      专注与同事聊工作,她眼前忽地多了一碗东西,不禁抬起头。

      慕寒在她旁边站着,东西显然是他端进来的。

      加快速度说完工作,沈诗意挂断电话,问:“是什么?”

      “补血气的汤,医生交代,你要多吃这种东西。”

      汤黑漆漆的,像放了中『药』,沈诗意想到卫诚送她煮安眠汤的『药』材。

      自从她跟关雨桐说,她有男朋友,不知道关雨桐是如何处理的,卫诚从此没有再找过她。

      她端起汤,一口气喝完。

      慕寒习惯『性』地递上两颗蜜饯给她,“我尝过汤,有点苦。”

      确实,汤是苦的,沈诗意口中满是中『药』独有的苦味,而她不想吃蜜饯。

      垂目注视慕寒手中的蜜饯,她脑海闪现两年前的画面。

      生孩子前,她身体不说多健康,最起码和常人无异。

      生孩子后,她伤到底子,养身体的那段时间,『药』吃了不少,也吃了无数补身体的东西,其中,有味道很苦的。

      她一旦抗拒吃,慕寒会在旁边盯着她吃下去,事后,再给她点甜的东西来缓解苦味。

      曾经的她,讨厌苦味,喜欢他给她的蜜饯。

      可能是时间或心境的变化,她已经不喜欢蜜饯了,苦味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沈诗意视线移回到电脑屏幕上,“你拿去给小汤圆吃吧,他喜欢吃甜的。”

      小孩子天『性』喜欢甜味,小汤圆也不例外。

      她不想吃蜜饯,就让慕寒拿去哄小汤圆开心吧。

      慕寒皱眉:“家里不止两颗蜜饯。”

      沈诗意边打字,边说:“我不想吃!”

      慕寒扫了眼她的电脑,上面正是她和同事沟通工作的聊天窗口,“你身体刚好,用不着马上工作,多请几天假休息。”

      “我昨天刚跟上级请了半个月的假,这是在交接工作。”

      公司的环境,比在家里还让她喘不过气来,沈诗意一点也不想去面对。

      慕寒合上拿着蜜饯的手,“要不,你辞职算了?先花点时间休养身体,再去找一份压力小点的工作?”

      压力?

      沈诗意流畅打字的速度,逐渐缓慢,直到停止。

      呆在公司和家里都有压力,面对慕寒也有压力,与这些对比起来,工作的压力,于她而言,算不得什么。

      她用力地扯了扯红唇,不让自己『露』出浅笑以外的表情,“我的工作,我会看着来,你不用管我。”

      慕寒抿唇不语,迈步出去。

      书房里,重归静默,沈诗意继续工作。

      突然,微信页面显示有视频邀请。

      是林影发起的,她点击接听键。

      视频刚连接上,林影怒气冲冲地骂:“沈诗意,你当我是死的吗?你住院这么大件事,你出院了才告诉我?我们还是不是最好的朋友?”

      两年前在医院陪产时,亲手签过医生拿来的病危通知书,林影至今忘记不了自己身体发软,双手颤抖,艰难地签完自己的名字。

      那是她第一次直面死神,怕得没有了半条命。

      沈诗意被骂得不好意思,尴尬道:“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就是从楼梯摔下来,稍微有点脑震『荡』,右脚也有点扭到,住院三天都好了。”

      林影黑着脸,依然骂她:“好端端的,你为什么从楼梯摔下来?你没长眼睛吗?还是慕寒对你做了什么,导致你走路心不在焉?”

      “跟慕寒没关系,是我最近没休息好,导致身体没撑住,晕倒了。”

      “没休息好,晕倒?”林影音量提高,“沈诗意,你以为我是好忽悠的三岁小孩?”

      “我失眠好多天了。”

      林影问都不问原因,直接判断:“一定是因为慕寒,你才失眠。”

      被说中一半的原因,沈诗意无奈地说:“他不是导致我失眠的全部原因!我公司的人知道我未婚生子,男朋友是腾飞集团的总裁,在背后议论我。”

      “你的私事,关他们屁事,抓到谁在背后说你,给我当面撕碎他们!叫他们嘴贱!”林影恨不得替好友上阵,“赶紧辞职,不要让那群嘴贱的人影响你。”

      “嗯,我会辞职的。”

      沈诗意上周就有辞职的打算,没有立刻辞,是职业道德使然,而且,也没有一提辞职,马上走人的道理。她先休息半个月,工作交接出去,等假满,再辞职,会比较快。

      只是,工作能换,家不能换。

      没了在公司的压力,依旧存在她不想面对的压力,她又该怎么办?

      骂完好友,林影气不过,打电话给慕寒,开口就是骂他:“姓慕的,诗意跟你住在一起,你是怎么照顾她的?弄得她又住了一次医院!你到底对她有没有一点真心,没有就趁早放过她,不要再折磨她,行吗!”

      林影不是第一次骂慕寒,两年前,跟他彻底翻脸,就骂过不少次。她不仅会在电话骂慕寒,当着好友的面,也照骂不误。

      也不用担心好友会帮慕寒,不站她这边,好友通常是听他俩骂什么,听不下去的时候,会叫他们两个都不要说话。

      刺耳的骂声传来,慕寒条件反『射』地将手机拿远了些,冷声道;“林小姐,你粉丝若知道你私下是什么样子,你猜,他们还会不会喜欢你?”

      林影呵一声:“你有本事把电话录音,放出去,让公众知道我私下什么样子!你敢吗?我和诗意是十多年的好朋友,你毁了我的公众形象,你觉得她心里不会留下疙瘩?”

      “你想表达什么?想说你比我对她更重要?”

      纵然是最好的朋友,林影也没盲目自信,认为她会比慕寒对好友更重要。

      她气得几乎要冒烟,磨牙道:“重要你大爷!我当初就应该拦着诗意,不要留下孩子!没有孩子,你信不信她不会跟你复合,不可能心甘情愿地留在你身边?”

      “诗意留下孩子,也留在我的身边,你做再多的假设,也是假的。”

      隔着电话,林影看不见慕寒当前是什么表情,光听他的语气,不禁咬牙切齿:“你不就仗着诗意爱你,有恃无恐吗!我就不信她会愿意一辈子无名无分跟着你!”

      “我和诗意之间,不关你的事,管好你自己。”

      “姓慕的,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有求我的那一天,你看我理不理你!”林影越说越气,想用大桶的冰水,浇醒好友,跟不爱自己的男人在一起,浪费青春。

      “放心,我不会有求你的一天。倒是林小姐,可得好好经营事业,别事业下滑,哪天被娱乐圈淘汰,混不上饭吃。”

      骂慕寒,非但不解气,还俞发生气,林影暴躁地挂掉电话,心中诅咒,慕寒明天就开始倒大霉,自己创立的企业破产,个人破产,家里破产,一无所有,好友也不爱他了。

      许久后,林影也没恢复心平气和,找经纪人说完事,转而嘴里诅咒。

      她经纪人听到她诅咒慕寒,见怪不怪。

      别人攀不上的腾飞集团总裁,在林影嘴里,分文不值,甚至想让他去死一死,也不知道两人身份地位差了十万八千里,如何认识和结下仇恨。

      按理说,慕寒那种身份地位,想摁死一个在上升期的女明星,轻而易举。

      令人奇怪的是,慕寒并没对林影怎么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