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影视

      䯞 ଀ 张文可不管几人的心里想什么,但是听到王东的只重修为锻体,就有些无语䪘了,高武世界啊,天位高手飞行十年啊,难道连什么武道意志,武道元神都不修吗,苲这什么奇怪的高武世界。不提这些,对于探查这些沉睡之人的灵魂,张文有些打不⾃定主意,让全城人沉睡不醒,两个月不进食也铼毫无异样,这样的能力虽然说不一定比ꠔ自己强,挱但是挒却很让人忌惮。凭借张文现在的能力一掌毁灭一个城市并没有太大难度,但是像这样的却自ᗡ我感觉根本做不到,也许只是糣奇特的能力或者异宝,但也许就是强到可怕敌人。冒然招惹₰一位这样存在并不是一件很明罼智的决定。

      烦躁的挠了挠头뿦张文走出裁缝铺,王东六人看着张文的껙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整齐的跟在张文身后ᑺ。张文헽内心此时有种天人交战的感觉,一边想要去查明青城人沉睡的原因,救回这些人,另一边又劝阻自己这些人跟他没有什么关系,没必要冒险。两种想法交织着纵横,谁也压不过谁,这也导致张文越加烦躁。

      时间过得很快,思绪混乱的张文突然㉝听到“咕瘦”的一声,这是肚子发出的声音。张文转过头看着六人“有谁会做饭吗?”

      恽 找了一家客栈,踢门而入,六人中的一个寸头,长相有些凶恶憨傻接下了做饭的活。张文让几人放轻松,别拘谨,但这些人还是拘谨异常。张厫文简单的问了五人几个阭问题,又让几人蠀做了介绍了下自己。除了捕头王ᄏ东外뇬,尖锐嗓子的叫马玉핅龙,做饭的叫刘长顺,剩下的三人叫张威,赵灿,ꦠ王喜来。张文问了几人这个世界的一些基本信息,也从几人口中知晓了他们武者的境界。

      张ᗍ文现在所的国家叫钊,是三大帝国之一,其余㷳两个为燕、悬元。三国之外还有数百小国,国土面积更是大的吓人,一大国的面积便有地球面积的一半,包括海洋面积。但是就这样也并未探到世界尽头㰬,就如钊国的西北部的无尽林海,元国无尽沙海郁,燕国的无尽海域。三大国和数百小国被这三大天然障碍包围其中。

      这个世界明面上的最高武力是天位,可以轻易摧毁一座城池,ᓩ寿数有千年。练武人一至九品,其上天地人三镜。听王东等人的介绍,ꍃ这里的武者虽然修武道意志,饤九品之后更是可以将武媎道意志化虚⏞为实,具有各种强悍的神通。但听五人的介绍这里的武道意志更像是一种攻击手段,却无张文修行的武道意志的种种妙用,更不涉及灵魂蜕变。效用单一,至于孰强孰弱,没有见过天位武ꥶ者不ᫍ好做出判断。

      王东所在的部门除魔司是为了斩杀祸乱世间的돦妖魔设立的。这个世界的妖魔是受到国家管理的,有专门的城池划分给妖魔居住,当然ஏ也可以居住貧在甁人类城池,这㩬个并未硬性规定。只要不触犯法̔律,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但是,妖族还好,魔物稄却很少有安分的,吃人吞魂,为祸一方,这时候就짐是除魔司的职责了鲱,不过也是正常篦,魔物出生大多恶煞污秽之地,先天上就决定了杀戮的本性。

      “对了䛦,王捕头,今天是沉睡的第菐几日?”张文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有些惊醒道,倒不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大事,只是若沉睡时间䪈长了,那刘长顺怎么做饭啊!

      王东想了想“从郡城瀭到这里来回三日足以,命令传到到手需半日,最长应不超过四日”

      这个时候刘长顺也端着两个托盘走了过来,足足有八个菜,还有些一盆米饭,其㬐余几人将碗筷取来,还顺带带了坛酒。

      캪“瘓手艺挺棒的。”张文真心实意夸赞,虽然缓张文不懂厨艺,但是就鏲刘长顺端上来的这些饭菜的香味色泽来说比奥巴代请客那稫日的菜컽都要艳丽好看,香味更加浓郁。刘长顺憨憨一笑ⴽ,显得的更有些凶恶,但却很实在,显然张文的夸奖让他很高兴。

      “公子,这老刘可是祖传的手艺,曾经在金悦郡城可是最顶尖的,一席十两都打不住。可惜得罪了权贵被夺了财产,好在那人只谋了财,却也未曾做绝。”王东眼中流露出同情,其他几人亦是如此。刘长顺倒也豁达,笑道:“钱财皆去,未必是害。那人做得也并不过。襄”张文有些好奇,但也没问,揭人伤疤的是还是不做得好。其他人也都没有继续往下说。

      尖嗓子的马玉龙却笑道“公子你可不知道,长顺来我们除魔司后可是要风得要雨得雨,谁敢不给他面子。”马玉龙边说话边做着夸张的힋表情,刘长顺笑着给了马玉龙胸口一ⲙ拳,力量不重,显然两人关系很好。

      䧖 众人㼅吃完饭,打这酒嗝,谈툜天说地,对于全城딘人的沉睡显然有些忘记閵,酒足饭饱,打算休息첓。

      几人各自挑了间房间,刘长顺叫住了众人,说是⏄后厨有消食的酸甜汤,让他们自乘,说完又跑到张文身前,将一碗冰废好的酸甜汤送到张文手中ό,其他几人心中˩暗暗鄙视,对刘长顺投来了羞与为伍的目光。张文感觉有些好笑,但却没有拒绝刘长顺的好意。至于其他几人的鄙视也都为玩闹之心。

      张文喝了一口,味道有些类似酸梅汤,颜色承謇但更刷加清爽駱。要不是没有试验过带人回主世侼界,张文都想将刘长顺带走了。“你这怎么做的?”张文有些好奇。

      刘长顺介绍了一下方法뽖,听得张文头大,打断了刘长붇顺的介绍,说道:“刘大哥,我在这里的伙食就你包了!”刘长顺有些受宠若惊,其他人笑了,关系一下子拉进帴了很多。过了一鍚会훾,马玉龙叼着根花瓜走了出来,新鲜的好像刚摘的一样。

      ꦹ 其他几人都休息去了,张文有些睡不着,还在想着城中人沉럥睡的事,这里的人虽然跟他櫩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真要看着一城的人不明不白的䕧死Ⴢ去,他䤨还做不到。

      “公子,你吃黄瓜吗?”马玉龙将一根鲜驫嫩的花瓜递在张文眼前,张文拿过来咬了一口:“这家还有菜地啊!真新鲜。”

      “啊,没有᡹啊,我从厨房拿的。”马玉龙说完也停住了,从厨房拿的,黄郞瓜鲜嫩的好像刚摘的一样。这是青城人沉睡的第三天或第四天,怎么可能还鲜嫩?没烂就很不错了。

      “没鑛道理啊,人沉睡,牲畜可以㶜说是灵魂的问题,那这黄瓜有什么用?”张文低声说道。

      “公子,会不会是结界?”马玉龙小声说道,底气不足。

      张文䒫却是眼前一亮,结界很可能,但是结界中的时间还是在推移,如果是普通结界确实不行,但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时间结界这么一说。冻结时间内的一起,或者说冻结被标记好的的一切,他们这些后ᨡ来的人被㛈区别出去不受影响,蔬果这些或许只是不㠎是生灵,不能区别。而同样被冻结了时间。一杸切只是猜测,但是却有了开端。

      “等晚上,我们去看看这家客栈的人。”张文坚定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