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小舞是什么身份

      晚风,流过岁月吹过屋檐。弯月,挂在树梢割裂世界。

      无名看去夜空深处,星辰稀疏,那些空隙让内心变得更加幽暗。

      父母身死,故地回不去。

      爷爷找不到。我最爱的人,不在身旁!

      这种孤独,只有自己承受。

      未来就算踏遍大宇,我也要为父母报仇!

      满头白发无法融进夜色里,身躯徘徊在小路上。

      ﶬ他的双씼眸突然变得森冷,半晌才恢复清明。

      爷爷,等我。

      百灵,总有一天我会复活你!

      念及百灵,无名缓缓回归安宁。

      明天还是回地下城看看叔叔。离开之前,也要去拜见国主和元妃。

      长夜静寂,万物朦胧。

      无名放空自我,独坐林荫里直到天明。

      次日他辞别贾原,见过丘山、唐非等人后直接归回地下城。

      胡尔௑那清丽绝俗的面容上始终柔和。

      宛月、花魂心情很好。

      君如岚有些宁静,不过严듎歆活泼和她有说有笑。

      텛 胡生修为已经突破人帝。

      管理上,᫹百灵兽族、地底兽族鷥安居乐业。城市井井有条,繁华热闹。

      得空之时,无名在出入口用山芯构建杀阵,而后以异化灵气在地下城边缘构建困阵。ԫ 鐬

      他和花魂倾尽全力,将四艘帝级破军炼制成圣器!

      宛月在百族殿宴请地底兽族各族长,还有族内各阶层代表。

      她将族长权限全部힎交给胡生,天老等长老并无异议。

      和平时期,秦易轻松不少。宴会后,他带着一名机巧门女弟子来见无名。

      无名当然同意。

      胡生也为两人鑋确定婚期。

      众人在族长府邸畅谈,时至深夜。

      知晓无名将膼要离开龙腾下浮地,胡毲生心有不舍。

      龙相茶,他给无名准备不少。

       “孩子,可能的话常回来。퐪”胡生温和看着无名,“未来我离开,我就去找你们。”

      “好!”无名笑道:“到时候,我们亲人团聚。”

      胡生拍拍他的肩膀,“我最牵挂之人就是你和胡尔。”

      “我记得上次也是在这里和你这样说。”쥸

      无名微笑点头。

      胡生犹豫着道:“宛月、如岚都很好。”“严歆也不错。”

      䧀“胡尔一直喜欢你,我想你早就明白。”

      “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将你看作女婿。”

      无名眼眸诚实:“我明白。”

      “以后你就是我的父亲。”

      “我一直把她当做姐姐。”“父亲,给我些时间。”

      “好!”胡生笑道蹷:“多体笨谅她。”

      无名认真道:“我会照顾好姐姐。”

      胡生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䋮无名心叹一声。

      这时,胡尔从走廊里悄⠪然行来。

      “父亲回去了?”

      “嗯。”无名宁静道:“他还是习惯茶山。”

      以前他总是以姐弟之情来面对胡尔,很少投去欣赏目光,认真感知对方。

      胡尔容颜秀美面庞精致,细眉大眼睫毛长长黑瞳迷人,鼻子挺秀小嘴娇艳欲滴。

      她长发飘逸身形妙曼,长腿细ᴕ腰身前饱满,肌肤胜雪。

      身着淡紫色丝裙,并没塾有过多装饰,清丽绝俗,宁静斯文。

      她笑了笑,“父亲和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无名神情自然,“我知道你在附近。”

      胡尔突然又意绪莫名,“你明白我,你还.....?”

      古依依、宛月、君如岚、严歆。百灵对不起,我真想抽自己!

      时常要分心他顾,情蛤情爱濕爱,我已经偏离。

      “姐姐,对不起!”无名拉住她,“我们去石桌边坐会。” 㮥

      胡尔没有拒绝,坐下来后,她笑道:“宛月她们都在等你。”

      “你拉着我躲在这里,她们会怎么想。”

      无名苦笑,“我有忧虑,心里无法平静。”

      ᕚ胡尔柔声道:“你无需过多担心。”

      “爷爷曾在山玉里说过,各个天域都有规则限制。”

      “六遦天一地各有平衡,对총于上六天来说,龙腾下浮地是禁地。”

      “敌人也不是想来就能来。”

      无名皱着眉,眸光暗淡,“百灵之事,我很无助。”“我不想身悲剧再次重演。”

      胡尔握住他的手,“你别再自责。”

      “未来,我们一起面对。”

      无名沉默许久,而߷后笑了笑。

      趏 胡尔看着他,“我们一ఠ定可以强大起来。”“你看身旁之人,每个人都是潜力无限。”

      “唐非痴迷刀道,唐诚内心无尘。”“高飞、李丹等人天赋惊人,心性坚定。”

      콰“宋语、梁文悟性较高。”

      “如岚天资卓绝,花魂实属妖孽。”“我和宛月都善于经营。”

      ٌ无名眉头舒展臛,“姐姐如此说,我安心不少。”

      “恒心不尌移,信念不改。”“我们确实要有信心。”

      “独闯难成事。”“兄弟姐妹齐心一道,我们无所畏惧。”

      胡尔看着他,“作为主心骨ᙨ,你͎更应卋该勇往直前。”

      她收回那柔若无骨的手,缓了缓又道:“古依依、宛月、如岚、严歆我就不多说你。”

      “人心易变,人性重利。”

      “如此女子,以后可能不会再有。”

      “同甘共苦不离不弃,你好好珍惜!”

      无名笑道:“姐姐,我明白。”

      胡尔眼眸闪烁,轻叹一声。

      两人銨言说间,宛月、君如岚,严歆三人缓步而来。

      君如岚看着无名,“你又想枯坐一疾夜?”

      宛月不说话。

      严歆笑道:“两位姐姐,都怪我。”

      她靠近无名,“你若是喜欢坐在外面,那我陪着你。”

      说着她安然坐在无名腿上,身躯随时都会掉下去。

      无名只好双手搂住她。

      酨 严歆容颜照人,浑身都在笑。

      几人闲聊一螟夜,一时无话。

      㜽中午,死海,天海一线。云朵很低吹风很轻,浅水签青碧。

      꽙宛月和君如岚光着픬脚,在水池边嬉戏。

      严歆和花魂在堆石头,兴致很高。

      胡尔坐在䂗岸旁看着她们。

      无名靠在她身旁,瞧着天际发呆。

      拷现在他只想一个问题,要是能够像这样安宁生活,百年足矣!

      他知撕道这是奢望。

      纪英到来,安宁被打破。

      “老祖,尚云堡二夫人和隐匿强者一起஧构建大阵,找寻天外前辈。”

      “我们᳼袭杀未果,让他们逃了。”

      无名宁静道:“如此,很快就会有人到来。”

      “我已经留下痕迹,他们一定会追查死海。”

      “放出消息,就说我身上还有悟道圣树的果实。”

      “是,老祖。”纪英恭敬领命,䕡而后取出心魔琴劖和凤凰炉交给他。

      还有一个乾坤葫芦。

      无名和花魂回归海岛暗窟,开始动作。

      宛月、君如岚、严歆、胡尔,纪英几人为之戒备。

      两天时间,无名和花魂将心魔琴和凤凰炉提升至圣王中品。

      六天后,他们炼制出武器,各种丹药。

      纪英带着两件圣器返回宗门,随后执行无名追杀隐匿强者的命令。

      目前,无名担心严歆,因而多有准备。

      两ꍣ人刚相处没多久,又面临分别。傸空闲时间,严歆总是赖着他。

      她天真活泼,顽皮爱笑。

      她又靠在无名怀里嬉闹,“夫君,我悟性不差,你放心。”

      无名神情无奈,“这会,你该提升修硑为。”

      严歆笑了笑,“那你亲我一下。”

      无名呆了呆,“别闹。”

      “谁让你哄小孩。”严歆看着他,黑瞳里笑意弥漫。

      无名念动之间,两件圣器浮现身旁。

      他岔开话题,“风影剑和离空衣。”ぶ“它㧴们最大的特点就是藏匿行迹。”

      “你先试试风影剑。”

      严歆依然看着他,“你亲不亲?”

      无名笑道:“你如此执着?”

      严歆并未回答,她缓缓闭上双眼,牵动心神。

      无名凑近她那白里透红的面容,轻轻吻下。

      柔软、温润,诱人!她身䂓上还有一种幽香,让人沉醉。 綒

      无名内心挣扎,慢慢抬起头。

      严歆美美一笑,而后起身看去两件圣器。

      她取过离空衣,红着脸道:“我知道姐姐她们有幻形衣,这一件完全透明!”

      离空衣轻薄如无物,同世界融为一体。

      袥无名笑道:“飞船资料让我获得灵感。”

      “它됖有隐身效果,能够收敛气机屏蔽感知,防御能力极强。”

      严歆神情犹巉豫,“我试试......”

      无名扶额,“好!”说完转过身去。饥

      严歆心随意动,身躯瞬间消失,整个人仿佛和天地融合。

      人动如风。风却没有形状!

      当她再次出现,无名只好闭眼,隔绝自我。

      鎯“夫君,我喜欢!”严歆笑了笑,恢复原样。

      她取过风影剑,꒮用心查看。

      风影剑剑身窄,不见锋锐毫无波动。通体近乎透明,只有剑脊有一条㺭蓝线。

      她轻轻挥剑,手中只若无物,然而时空已被蓝线割裂!

      无名微笑看着她,“两件圣器,我已经屏蔽部分威能。”

      “当你的修为薖和肉身强度提升上来,封困会自动解开。”

      “好!”严歆满心欢喜,“现在,可以陪我去游泳吗?” ᱧ

      无名笑道:“不行。”“不可以偷懒。”

      “等你突破,我陪你一起去。”

      严歆笑了笑,“好,开始。”言毕安然坐去石台上。

      无名拂手间,剑域封困天海。

      他牵引血珠血形泪,以意念引导严歆吸收,助她凝结血色虚影。

      完成后引动九彩之珠,让严歆重塑肉身。

      过摉程苦痛难熬!

      无名万分心疼,却不能为她分担。

      破茧成魮蝶,脱胎换骨只有自己完成。

      严歆看似瞘柔弱心性却异常坚定。

      整个굚人就像澄澈湖水。外柔内干,身静心动。

      刚柔相济,动静相宜。

      她顽䑐强承受,没有崩溃。 춹

      三魂重聚肉身重塑,她顺利突破人帝,而且还有余力!

      觉醒后,无名又让她吃下圣树果实,给她分享大道痕迹和韵律。

      无名有些意外,严歆何百灵一样,心境清明无尘,这样更容易亲近天地大道釔。

      果实纹理,叶片脉络等她很快就能鉾领悟,天资不凡。퐈

      修炼一途,팹魂浊我浊,囌心谜我谜。

      ꩬ 无名为严歆护法,助她凝聚三魂分享自我感悟。

      两者灵魂相融,他也深受触动,他像棋局旁观者,也像下棋者。

      既在局里,也在局外。

      念㨷通即是无碍,魂澈即是无邪。心静需要放下,自我需要洗涤。

      他盘坐于地,无悲无喜无动无静。杂念消,灵魂明,爱恨平,心境和。

      蠈 他的肉身有莫名杂质凝结,眉心也有浊气散逸。 椨

      两人沉寂于感悟,时间悄然流逝。

      次日清晨,海天宁静。

      胡尔、花魂、宛月、君如岚四人缓步于岸边,几人有说有笑,身心安宁。

      突然间,天海晃动ꘈ,深空里有无数云朵掉落!

      嘭嘭......万叙千剑气溃灭,ỳ无穷华光飞溅,海面上有飓风卷起,有大浪涌动!

      道道庞大剑蓼气朝剑域斩落。

      沙滩上有裂纹蹦起,悬崖边有巨石炸开!

      “来了!”花魂眸光凝聚盯着天际,“真会把握时机!”

      君如岚双剑在手,神情警惕,“敌人不仅强大,而且狡猾갾!”

      宛月双瞳冷静,“这就是圣王出手吗?”

      胡尔心有忧虑,“蟮无名和严歆还未觉醒,我们先抵挡一阵!”

      “冲锋之敌,优先坑杀!”

      花魂开始动作,“他们一定还有后手,我们要快,Ͳ逐个击破!”

      “好!”君如岚游身而上,转眼就出现在深空里。

      她舞动双剑,身化虚影轨迹难测。

      左手出ﹴ,剑光就像流星破天,红光闪烁世界全是飞花,时间有加速之感。

      右手动,白芒涌起天地里全是飞羽,空间出现停顿。

      ꩂ宛月游身朝上,剑指鈓天穹轞飘逸如仙,剑影重重涌起,彩虹道道升,◛天海为之摇晃!

      쫼 胡尔쾔身化万影,引剑破空,万千剑光就如凤凰凝形,而振翅突破,遮蔽深空。

      花魂引动源火珠和避水珠,念动之间火龙自海岛腾挪而上。

      嗷,海面有大浪逆转,水龙跃上天际。 鷐

      风起云涌,天海震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