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购

      ﬕ接下一劈,那鬼面将军也不甘示弱,一拳将白起抡飞了出去,开口道:“尔等既亡,就该归于阴司管制,这般纠缠,自讨苦吃!我的剑不乩斩无名之将,快快报上名来!”

      面对鬼面将军的喊话,白起只是从地上慢悠悠地爬了起来,䯍他脸上的皮肤开始脱落,露出那被土壤侵蚀多年的黑色骨骼,他的眼里多了一分血光。

      见这情形,张恣意明白了这是尸变的征兆,这种情况䣢下的벌白起或僟许应该被称为斗尸,接下来的战斗将会䐃不可控制。

      “吼!”一声怒吼,周围桃花飘落,遮挡了视线,这落下的桃花雨成了掩护行动的ﻢ完美的屏障,白起就在其中穿行着,长矛在地面拖动所发出的刺耳的声音,令众人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唰!”一道劲风袭来,剑已出鞘,一刀两断,并不是什么袭击,斩落的不ꄥ过是一枚石嗔子뜚,“不好!”回身一刺再次落了空緺,这个环境对他来说确实不算好,眼下该从哪去找那个家伙?

      白起去哪了呢?众人也没能找出,把目光落在地面上,只看见地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影子。 䇩

      ໫“在头顶!”这句话脱口,那鬼面将军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抬起剑去挡,长矛与剑的对碰,他狤勉强挡下了这一击,手臂轻摆,将矛移到了另一边,一剑઩刺向对ᔬ方的脸。

      这是想逼着白起退开,从而失去先前的优势,如果不退开的话,这一剑绝对是比他6手里的矛要快的,剑会先刺穿他的头颅!

      白起不得不退开,但一代杀神就算死了也不是那么好惹的,诡谲的矛头成功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创伤。

      而这只是个开始,长矛一合,回身瞬间勾住了剑身,倒砸而去,长矛突进所划出的残影,再次地压制了鬼面将军。

      比起骁勇或许白起确实不如他,但论起战斗技巧,相信不会有人比这位杀神更懂。

      那划过的矛ᅎ头在鬼面将军的周围轻松地游走,虽然迟迟无法见功,但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其靪实在每一次接触的时刻,甲胄上的连接处都会被矛头所磨损。

      他这是想一点一点的卸去那副铠甲,就像是慢慢地削去海胆的毒刺,然后品尝其中的美味一样,面对这么强的对手,他还能做到不断地虐杀,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将军,我们留下掩护,恉你快走!”其他鬼卒想要上前援助,拦住这个魔头,但毫无悬念的被一一击毙,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眼看着兄弟们惨死在矛下,鬼面将军还是爆发了,“啊!”

      一股强大力量从他身上涌现,他变得与之前不同了,浑身青筋暴起,面对迎面刺来的矛头,不躲不闪直接用手臂夹住,任由矛头割开血肉,猛然发力竟然将青铜长戤矛折成两段!

       “这一拳,是报你杀我部将之仇!”啖一拳狠狠地打在白起的脸上,直接将他嵌入了地里,白起重新从里头爬了出来。

      鬼面之下说出了第二句话,“这一拳,是报你灭我手足之恨!”一拳轰出,层层的气浪发出,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白起打飞了出去。

      “再吃我最后一拳!”恐怖쓢的力量直接贯穿白起的身体,这一拳在那片䩁血肉之躯上留下来一个深深的缺口,眼看活不成了,可那张脸上还是挂着笑。

      那处空缺之处正散发着幽蓝色的光,三位司祭的身体同样开始发出幽蓝的光芒。

      “啊啊啊!”紧接着他们的身体竟然开始化作一丝丝的白烟涌向白起的身体,“救……憎救……”他们脸上所展现的痛苦ꇍ,令人不寒而栗,这不正是传说中的替死术?

      那一处的空缺迅速地得到了补充,伤口在慢慢地愈合,随着最后一点血肉的愈合,那三位司祭也变得面容枯瘦,他彻底恢复了툩身体上的损伤,眼里变得更加凶狠。

      随着白起重新站起,他的身ྡྷ上气息变得更加诡异起来了,“嘻嘻嘻……”面对断裂的长矛,白起所表现的只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从腰间抽出一把宝剑,剑锋之上寒芒刺眼!

      这副模样竟然是要与那鬼面将军斗剑!率先一步发动了进攻,铺天盖㹷雨般的打击碾压了过去,这般速度比之峯前强的不是一个档次。

      他一直在藏拙!鬼面将军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上瞬间挂了不少剑伤,竭力阻挡却是连反击的余力都没有了。

      ። 从没想到过,带兵打仗的白起也曾有过这么一门诡谲的剑法,用最简单的四个字来形容这剑招便是无淍孔不入!

      根本没人能近他的身,那宝剑可谓是削铁如泥,将众多鬼卒将士的兵器一并斩断。

      张恣意此时都傻了,这种武力真的是秦朝领军的将领吗?这简直就是杀戮机器!

      看向一旁的小哥,他不禁有了个疑问,这般的攻势如果换成小哥来他又该怎么应付?

      这剑快到避无可避,根本猜不出执剑者的下一剑,奋起反抗到血流不止,й鬼面将军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

      长时间的作战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多了,身体的创伤在时时刻刻地提醒他,难以再支持高强度的战斗,接下来必须在数招之内破势取胜,否则后续无力将成为败北的基石。

      “既然用䈎剑,那我也豁出去了!”那柄只用于防守的兵器ꄳ,瞬间转变为了最致ⳬ命的兵器,两柄剑同时刺向对方。

      这就是싏他的剑道,拼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后果,一往无前!

      剑走偏锋,可谓是胆大至极,不过也彻底激发了他的血性,两人同时被刺中,剑锋交错,两人立在原地,保持了一个对立的姿势,剑罡之风吹动四周在地上留下一处处剑痕。

      这是?角力?这种情况下两者竟然开始了拼剑角力,胜者可先发制敌,败者死于剑下!

      血液从鑠两把剑身上流出,这个时候,众人紧稑张到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究竟谁会赢呢?

      随着黑影一闪,一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那패把小巧的手术刀在手心转动,“心乜肝脾肺肾,嘃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对ո那颗脑袋感兴趣呢?那么就决定了,成功收藏吧!”

      “不好!”手术刀已经没入了白起的后颈,像是割断了什么似的,大量的血迹流了出来,那身影瞬间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他的心脏被长剑直接刺穿!

      白起的尸身只是轰出了一拳,硬生生的打爆了偷袭他的͢家伙的头颅,脑浆混着血液流动开。

      周伪,死!

      “坏了!”面对周伪的死亡,他没有表现出一丝可惜,他根本不曾想到这个看似神叨的家伙,竟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捅出这天大的篓子,再想补救已经迟了。

      要知道人死后之所以能起尸,就是因为心中的执念不散,一口气吊在胸口,这类的尸身也很难腐烂,一经刺激这口气便可以令尸体重新站起来,但如今因为某些人的胡作非为,导致这圜股气彻底地失控了。ﰟ

      随着白起的倒下,从那具尸体之中也慢慢地散出了一些黑烟,面前的鬼面将딗军不以为然,将黑烟吸入了其中,可在那之后,他的脸色突变,痛苦地扼住了自己的咽쥎喉,那喉结滑动,就好像里面有东西在爬动一般……

      紧接着他身上的气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改变,原本肃杀的气息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从他的身上能感受到一烶种若有若无的情绪,就好像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一般。

      这是灵识交替的前奏,张恣意自然也清楚,若是再不做出点行动,来遏制这个怨气附身,一会怕是就再没这个机会了。

      丢出一张散灵符,不管咋说鬼将再强也得靠阴气来化身,但若是能干扰到他的形,或许就卵能改变퉿现在的状况。

      散灵符飞出,在空中被那只䒅手轻轻地抓住了,随着白起的倒下,绚那鬼面将军也终于露出了峥嵘。

      在他们面前,一个如同疯子般杀神诞生了,他不仅具备鬼将级别的战斗力,同时还有千年不散的强大意志,拔出刺在体内繥的宝剑,他的脸上多了一分疯狂鏥。

      手持双剑,快速地挥舞着,剑气四溢,在剑气的爆发下,准备的法阵也被一一斩碎。

      这样的对手让张老三都感觉到了致命的气味,若没有囀受这伤或许还能与他斗上一斗,但此刻若对方扑过来,在场的所有人也只能是赔在这里。

      跑,固然能跑蚋,但真的跑得出他的掌握吗?四散逃命只会导致一一丧生,现在来看他们所能做的只有硬上了,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还是得解决暗处的那个伺机而动的家伙。

      “饿了,都跑不掉!”一眼望去,目光所视都变成了他眼中的猎物!

      天ᖧ空之中,躲在锁魂棺里头的吴龄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敢束到心慌?可能连吴龄自己也没想到,之前自己埋下的种子竟然连自己也坑了进去。

      刵面对头顶盘旋的秃쒱鹰,那对眼睛里只是出现了一丝残忍,一剑挥出,百米飞剑!这样的速度搭配上近乎趋于完美的精准度,实在是太厉害了。

      ꌀ 大概那只秃鹰也不曾想到,自己会死于空中,但它的的确确㳅的是被一柄飞剑击落了!

      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竛,那柄剑就插在它的翅膀上,ஆ这么高的地方坠落,哪清楚怕轃是没有补刀,但它也已经被摔死了。襟

      盒子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吴龄也发觉了事情不对,他与荒鹰之间的御兽联泱系被直接掐断了,这种情况根本就是的阴手不可能能的啊!

      在很久以前他就通过的阴手附灵术换去Ⲿ了荒鹰原本的灵魂,将它的躯壳中换上了Ώ最忠诚的仆从,是不可能被毁去御兽术的,除非是说荒鹰已经死在了别人手上!

      吴龄的魂魄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而下一秒他之前所栖身的锁魂棺也被直接踩碎!

      好家伙,若是还待在那锁魂棺了,恐怕就刚才那一条,不死也得废掉。

      “出来就好……这样我就能在接下댗来看到你们身上所能쭣做的最后挣扎了……”那张嘴里吐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但听懂之后却令众人不由地发出颤抖。

      拔起手中的剑,眼中打量着面前的所有人,最终把目光落在了张老三和吴龄踇的身上,“我能感觉得到,你们两个是这里面最强的,给你们个机会,在我接下来的进攻中活下来,你们就能走了!”

      拔出秃鹰尸体上的宝剑,一脸狞֓笑挍地冲向了人群,宝剑挥动着,势不可挡的进攻췰碾压了过去。

      张老三并没有急于向吴龄发动攻击,仇家对于性命安危来说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不过也并非没有提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张老三一声大喝,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寒芒吐露,光看上边的纹路来看就能看出这把匕首价值≸不菲,乌金所铸的刀身,锐利的令人不敢直视。

      拿在手中,正面对上了那柄剑,面对击打只是一一接下,而对于那****般的攻势,张老三清楚自己决定无力抵挡,提前做好了准备,两符纸同时往ᜯ自己身上贴去,分别是轻鸿符与力渊符!

      这两张符纸可以作为战斗的增益来使用,对于现在负伤ﭟ的身体来说可以说是很关键的,但骩光是这么两张符纸,当然还不够。

      在交手的时刻,一抹影子一掌拍出,是掌心雷!他手里还多了数道符箓发到了众人手上,很明显张老三早就准备就好了。

      落到张恣意手上的正是那一副五雷正法符!这五雷正法符与张恣意所绘制的五雷符与这张符纸相比起来,相差甚远,可以说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都准备好,朝他天灵盖上打!还有你!别干看着,如果你不想묫在我死后,自己也被家伙追着打,就过来帮忙!”

      小哥并没有选择一昧的躲避,췬他站了出来与张老三一起迎战了鬼面将军。

      “老爷子,我来助一阵!”手中的黑金古刀一劈,主动地挡下了其中一剑,可斜里的暗袭却同样致命!

      被张老三钳制住,近身作战更能遏制剑气飞射,只不过危险性也将大幅度地上升,两人明显不是鬼面将军的对手᳤,ᔻ开始陷入胶着之中。

      此时张老三只是大骂了一句,“还不帮忙?你想陪我们一起死就继续看着녖!”

      “老头……你在威胁맢我?”

      “如果你选择逃跑ዺ这就不只是威胁了……”

      ⎠ 该死!他招来阴兵引祸的目的达到了,甚至于将张老三逼入了死境,但最大的败笔就是连自己也难以脱身了。

      他可以选择逃跑,但心里有个声音在一直告诉他,这样会死……

      思索了一番,吴龄还是动了,嘴里低语着什么,他身后涌现出三个气化だ的骷髅头,轻轻一推它们直接缠上了鬼面将军。

      这些阴灵能够做到压制的效果,或许能为他自己争取逃跑时间。

      但也仅限于短短的一秒,紧接着骷髅头被剑气直接撕的粉碎,手一挥耳잧边再次传来厉鬼的哀嚎声,放出了阴魄,

      ⪌虽然很不情愿,但他终究是没能做到袖手旁观,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张老三现在的坚韧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就是一副旧伤复发的状态,随滦时倒下的节奏。

      他大可以偷袭,足以致死对方,但最终的结果就是张老三死在他手上,而这个已经失控的鬼将杀死他!

      双方在过往中,面对这个疯狂的家伙,也只能是选择แ用道术诡法进行消耗,那双剑合璧实在是太厉害了,光凭近身作战只会被不断ổ压制。

      三人身上从有着深浅不一的伤势,只是招架这么一会,两䧸人就快要累到虚脱,身体上的疼痛无时无刻地在刺激着他们。

      他的状况相对于张老三謗还算好,张老三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反观另一边,轻松地打退了三人,那张脸上没有露出半点疲惫,趁着分身乏力的功夫,一剑瞬间砍下,两人同时躲ઝ开,胸口还Ӆ是各挨了一剑。

      张恣意绕到他身后来,手中的短刀挥动只求击中,却不濱想也挨了一剑,手臂上多了一处伤口。ɞ

      这家伙确实强,论速度他甚至可պ以媲美一辆轿车,但极快的速度也成他目前最大的的缺陷,要知道行动速度越快,反应速度越是跟不上!

      两根铜钱鞭从背后甩出,分别勒住了他的左右手,张恣意和王雨퉡同时发力,硬䪁生生地将他从空中拉了下来。 猺

      紧接着刀疤男和矮个儿玩起了顺手牵羊,靠着手中的符纸,分别夺下了他那两把剑。

      铜钱网编制成的网从天上铺了下来,直接罩在了那家伙的身上,几乎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失去了兵器,想破开这层天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还是得归功于张恣意的设计。 牙

      在周伪的事情发生后,张恣意提前让王雨从小道绕了出去,不是为了让他安全撤离,而是为了找回那个存放于客房中的箱子。

      ╈ 这一幕是张恣意安排的,他冷静下来后想到的唯一出路。

      铜钱鞭对于水鬼这类溺亡的恶灵有用,那应该也能压制住这两者的结合。

      哪怕是他的再快,在也快不过他自己的速度,在这副葇由铜钱编造的天网下,再快的速度其实没有了意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