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零次元

      时间匆匆过了一훀个月。

      咸阳城中,随着帝国这ᜥ座巨大的机器鿹开始运作起来,咸阳城中的人员都开始了往官府覚前去咨询征调的名额,得知咸阳已经征够名额时,显得无精打采。

      李斯已于一旬前回到咸阳城内,当时直接就前往咸阳宫求见秦始皇。

      秦始皇得知李斯求见时,在풁咸阳宫得章台宫内召见了李斯。

      李斯面对着秦始皇行完礼之后面露难色得说道“皇上,臣请罪”。

      秦始皇看着跪在地上不起身的李斯何李斯说的请罪之言,看着李斯说道“是何原因”。

      李Ṥ斯抬头佝偻着身子说道“皇上,墨家给出的理由是墨家的机关兽㋖都在战争中被毁灭完了”。

      秦始皇听完重复的说了一遍“在战争中毁灭完了”,声音听不出一丝感情。 䡧

      蚿 李斯⒚听着秦始皇ֆ的语气,没有在出声,毕竟现在的秦始皇是一个易怒的火药罐,容易炸,到时又有可䊄能是战火弥漫。

      爢秦始皇看着还跪在地上的李斯说道“起来吧”。

      李斯听闻之后边说边起身道“谢皇上”。

      李斯起身之后站在一边等候新的指令。

      秦始皇看着李斯风尘仆仆的样子说道“你先回去吧,到时有事朕会召见你”。

      㜭李斯听闻之后告退之后离开怜章台宫,出了咸阳宫之后来到那座有着十二座青铜人的广场,看着拿些巨大的铜像,李斯喃喃自语道“不知帝国又会掀䀄起多少风浪”。

      说完刚好马车来到身边,在坐上马车是说道“去司法院长벢府上”。

      车夫没有好奇⑲,只是单纯的回到道“诺”。

      쩑 就驾驶着马车往司徒的府上而去。

      踟 一路之上李斯就在想,如果召见是司徒会怎么样去处理这件事,皇上又会下达什么样的命令来处置对于帝国的命令不当一回事的墨家。

      司徒又是在书房텎写写画画的,實听到管家说李斯拜见,放好笔之后前往大堂会客。

      李斯看着司徒从门外进入,起身说道“打扰了”。

      驣 煻 司徒看着李斯的脸上有一丝疲惫何身上的衣衫有些许褶皱,说道“通古兄不会事直接就到我这里来的吧”!

      턧 李斯说道“那倒也聭不是,斯先是麆面见了皇上再度奥司徒兄这里来的”。

      司徒听到李斯醷已经面见过秦始皇,开口问道⢰“不知通古兄所行的结果如何”?

      李斯说道“኉劳而无获”。

      司徒说䳏道“皇上怎么说”。沓

      李斯卡在看㺯着门外,摇了摇头说道“皇上没有说什么”。

      说完李斯把头转回脈来看着司脆徒说道“你认为皇上会有什么样的处理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司徒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在皇上的眼里,要的不䣢是理由,而是你臣服쀹于他,不然”。

      说到这里司徒看着李斯说道“结果就是你想的那样”。

      ꨵ 李斯听着司ᬧ徒说的臣服于他,⓱不然自己所想的那样。摇了摇头叹饇了一口气簘说道“不知风浪会有多⥡大”。 亾

      司徒说道“那就要看掀起风浪的墨家在帝国的政治中心心中有多少啕能量了,能量越大,风浪܁就越打,反之亦然”。

      刚 之后侬两人又交谈一会儿之后李斯告辞离去,司徒回到书房看向自己所写的关于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制作方式和它的作根用,想着这样一份东西还是不能太快的变现出来。

      之后又想到跟李斯所聊的话题,原来李斯⑞压根就没有能够进入道墨家的机关城中,而是在墨家的一出据点之内和他们的统领巨子和旗下的统领商듆谈,结果明显。

      司徒想럕到墨家的巨子,燕丹。

      如果自己把墨家的巨子就是燕丹的事实说出去,恐怕秦럩始皇会直接发动帝国的大军开始剿灭墨家吧㹉。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帝国就会得不偿失,所以还是不说为好,还是先把秦始皇稳定下来发展帝国为好,稳定之后那么就可以举起屠刀了。

      報 咸阳宫

      秦始皇在李斯离去之后对身边的赵高说道“你派人去查一下墨家的拉虚实”。

      赵高领命道“诺”,⽋就离开前去办事了。

      之后秦惹始皇说道쫡“先生认为这件事应该怎样看待”。

      就在李斯离开不久就来到䈗殿内的盖聂听到秦始皇的问话,思索一番攭后说道“剑的作用就是被持剑者持剑,既然剑不让持剑者持剑,那么,这柄剑也就失去被挥舞的价值”。

      秦헐始皇听到答复之后,每说什么,而是拿起桌上的奏折再一次批阅起来。

      盖䜤聂看着秦始皇没有再次开쫢始批阅奏折之后,殿瓷中就陷入了沉静中。

      盖聂手持渊虹뙗离开章台♃宫,来到一出殿宇旁,旁边又一璒个身穿皇子服饰的小孩,一愣一愣的说道“大緭叔”。

      盖聂看着眼前的小孩,是好友托付于自己,但是现在天时以乱,如果还是按照之前所做的计划,那么功亏一篑在所难免了。

      眼Ὁ前的小孩看着自己的大叔不理自己,想到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事让大叔෣伤心了,于是连忙说道“㫸大叔,天明一定会话的,你不要伤볖心了”,说完用自赔己的小手拉着盖聂的手摇晃着。

      盖聂被天明摇晃着回过神来,蹲下身来看着天明说道“你的功课做完℗了吗”?(现在的天明设定四岁)

      天明圆䩾碌碌的大眼睛开始闪躲,言语模糊的回ဇ答道“做、做、做了”。

      盖聂看着天明也没有生气,而是起♬身拉着天明前鰽往殿内继续。

      就这样过去两天,李斯在处퐶理政务的同时也在暗自思索,秦始皇到底会怎么样处理墨家。

      一切的一切都要等侯赵高派出的罗网人员调查回来才能下定结论₷。

      ⺫ 这天,ᘕ一起快马从城门进入,奇怪的是城门的൏官兵居然不拦截它,反倒是웥跟在它后面效仿他的人被官兵拦截下来打个쿍半死,被打的那人说道“䒆为何不拦截他而拦我”,官兵回答着说道“你眼瞎啊,没看到᭨那人背后的又个龙头吗”。说完又对手底下的兵说道“顩来人,接着打”。一时之间城门就听⊒到了鞭子抽到肉的声音和人的哀嚎声,边上的人࠸也没有人上前说情,毕竟城门两边都贴上了下蠄马而行,这就意味着除了战报、密报和皇上特定묨的人员外,所有人在城门都要下马而行,不得儿戏,不然倒霉就是自己了,퇦所以官兵们㹖都遵循着严刑酷法这一套。

      背着龙头的马匹一路跟随着玄武大道来到咸阳宫,到达宫殿门外才下马뇓,之后没有通报就进入了咸阳宫之内,来到赵高身边递上没打开过᝕的卷轴。

      讦 赵高接过之盜后进入殿内,禀告到“皇上阃,有消息了”외。

      秦始皇拿过赵高呈上的卷轴,按照秘法打开,拿出里面记录的纸张,摊在桌面上看着,之后就对赵高说道“宣司徒、李斯觐见”。

      赵高听到连司徒都要宣见,就知道秦始皇要有大动作了,连忙回答道“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