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大香蕉久久热

      石胎说这些话嬠时声音平缓,没有一点波澜。

      几团血雾飘散在不远处,那是几位大妖,皆被他一什指点杀!

      此际,太武飑再次用一根指头抵住妖妖手中的三尺青峰,连母金铸成䷤的턔神剑都无法斩开他的石质手指。

      他平淡而ᡂ冷漠,超然在上,俯视着所有人,让人们愤怒而又无力。 暑

      大渊下퇴的楚风低吼,浑身血雾激荡,义䲸愤填膺,真想杀了太武!

      老喇嘛死了,金鹏大鹏王被灭,老黑熊王被击杀,还有崆峒的山龟也被一指洞穿死去縐,这里血液点点,几缕虚弱的魂光随时会消散。

      ઉ “哧!”

      妖妖美目中流动神华,她并没有气馁,带着怒意,自身信赘心不动摇,再次催动通天的煌煌剑光,向前斩去。

      大黑牛、黄牛、欧阳风、周全等人还活着,但是也都握紧拳头,身体颤抖,这不是惊吓所致,而是愤怒,带훼着悲意。

      一丈高的马王大光头锃亮,这个粗犷的大汉哭了,西林族、天神族等进攻东海不瘗灭山追杀他们时,他已经失去女儿,现在他又失去师傅老喇嘛。

      Ꮶ捷 “还有来生켰吗,有来世吗?老兄弟们,一路保重!”东北虎饱含感情,看着金翅大鹏王还有山龟等人死去,虎目蕴泪。

      血雾中,几人的虚弱魂光在瓦解,眼看不行돢了,即将形神俱灭。

      黄牛小声哽咽,道:“妖祖之鼎请庇护他们,将他们的最后魂光保住,这一生死别在即,可我还想在来生见到他们几人!”

      从地球复苏到现在,他们一路走来,昆仑大妖始终在一起,已经成为彼此的亲人、家人,生死与共。

      这样突然失去几人,所有人心中都很难受,鼻子发酸,眼睛模糊了。

      大黑牛眼睛通红,他想到东西돧方进化者在昆仑山下大决战时,老山龟、金翅鹏王发威,共同逐敌的过往!

      妖祖之鼎发出光雨,刚要动,结果石胎再次出手,一指点来,咚的一声,哪怕是妖祖之鼎爆发出刺目的符文,也被击的倒飞出去,并出现裂ㅏ痕,挡不住太武一指。

      “我出手,谁能可拦阻?”他开口道。

      然后,他再次轻轻一指点出,砰的一声脑袋锃亮冹的马王化成一团血雾,直接毙命在当场。

      大黑牛喘粗气,铜铃大眼充血,怒吼:“卧槽你大爷的太武天尊!说话不算话,一些兄弟已经站出来,甘愿替死,被你杀了,为何还不罢手?!”

      藩黄牛、东北虎、老宗师吴起峰、周全等人都怒不可遏,这是让人悲愤的画面,身边生死与共的人逐一被杀,太让人心痛。

      “我说放过妖妖与楚风的性命,又没有说宽恕尔等,从那最为久远的岁月到今天又有几人敢对我不敬,大放厥词。”

      袯砰!

      他一指点出,大黑牛䥆立时解体,人形之躯不复存在,那粗糙的牛角寸寸断裂,那高大的身躯直接轰塌,他摔倒的同时也成为血与骨。

      “大老黑!” 쵠

      “牛哥!”

      旁边,东北虎、瀺老驴、黄牛等人大声呼唤,全都热泪滚出,在一群大妖中大黑牛人缘最好,跟谁都能打成一片。

      平日他粗犷,有时候甚至像个老痞子,但其实非常热心,谁有麻烦都会相助。

      结果,箮他就这么死去了,只是为自己一方的兄弟出头,感觉不忿而开口,结果被太武一指点杀䀡。

      撺妖妖疯狂出击,但是,也没有能够阻止这一幕悲剧,大黑牛的血雾在飘散。

      “啊……”

      大渊下方,楚ᐮ风咆哮,心如刀绞,非常的痛,看着这血淋淋的一幕,他实在难以忍受。᯿

      同䭸时,他知道,对方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其实就是想让他上来,献上那石盒,虽然没有直接开口,但绝对是那个蓥意思。

      什么替死,什么不杀他与妖妖,都是쳈托辞,太武渴求他手中的这件古老而粗糙的神秘石质盒子。

      大渊外,太武很平静,无波无澜。

      “太武,你给我住手!”楚风怒吼道,因为他看到太武一边和妖妖动手,一边再次抬起另一只手。

      轰!

      妖祖之鼎动了,吞纳天地,想将黄牛、欧阳风、东北虎等人都收进去,结果遭遇重重的一击덦。

      ꠪当的一声,它被打的横飞,周身上裂痕增多,鼎壁都几乎被洞穿。

      然后,太武抬手间,哧的一声将武当老宗师吴起峰击杀,让他化成一团ཌྷ血,一代宗师毙命。

      “前辈!”黄牛、欧阳风等都在大叫。

      “我긅X你玛德太武,你听到没有,给我住手!”楚风目眦欲裂。

      同时,他直接将石뮲盒的盖子扔进大渊深处,威胁太武,他嘛的心都在滴血,看到在他还没有崛起时便对他有大恩的老宗师这样毙命,难受无比。

      “我从来不怕威胁。”石胎冷静地开口,又一指点出,像是对楚风的回应,砰的一声,让东北虎毙命。

      “虎䷽哥!”楚风感觉自己要炸开了,都↶是共患难、一同徎经历过最艰难岁月的兄弟啊,就这么死了。

      曾经没有气节与꧈没有立场的东北虎,后来跟他成为生死之巪交,在龙虎山共同大战席勒,昔日的岁月旧景还在眼前쪵,结果他就这么死去。

      “你们都不怕死吗?”石胎开口,带着微笑,又抬起手,随时要杀䅺下一个人。

      妖妖疯狂进攻,运转盗引䋅呼吸法,原本她早已身负重伤,但现在能量暴涨,跟太武拼命对决,阻挡他的下一步行屣动。

      “怕你个毛,儿啊儿啊,你特么真孙子,卧槽你大爷的,太武孙子,你驴爷爷这辈子一直很怕死,被兄弟们戏称软骨头,但뱧是现在,驴爷我站出来了,你㣰来啊,爷爷在这里,怕你孙子个毛!我#¥%*……”

      老驴䄟破口大骂,情绪激动,这一次他很硬气,没有任何的退缩,怎么痛快怎么诅咒,将太武天尊骂到祖上十八代。

      他跟大黑牛与东꧷北虎关系最好,见他们先后毙命,被那样无情抹杀,他胸腔怶憋闷,忍不住要长啸,要发泄,要怒吼,根本无惧死亡。

      “砰!”

      太武天尊抬手,老驴毙命,眉心出现一个血窟窿,然后身体寸寸炸开!

      ⯷ “老驴!”楚风、黄牛、周全等人都在大叫。

      石胎平静地说道:“还有人不怕死吗?我想看你们兄弟有多深的情谊,谁如果低头,我愿留他性命。”

      欧阳风大骂,直接跳出来,道:“你欧阳道祖爷爷在此,怕你个毛,你跪下来求我也不会向你低头看一眼,你这残䥎废面瘫的石头!”

      “若有来生,我发誓,要杀你为所有兄弟报仇!”黄牛早已急眼,以它还算稚嫩的声音起誓。 훯

      后面,龙女、周全还有剩余的几位大妖也都站﷟出来,面对太武天尊不低头,不屈服,怒目而视!

      “太武,你给我罢手,我给你石盒,不然我就彻底扔进大渊中!”楚风吼道,他难以接受眼前的结果,一个又一个兄弟死去,他承受不住了。

      早先,哪怕他早有猜测,预料到自己与一些兄弟会死去,也不想低头,可是现在,校看到他们那样化成血与骨,他坚持不住了,心中大恸。

      ꇪ太武天尊屹立在那里,跟妖妖的殺剑锋碰撞,以生命古树向前镇压,同时也在开口。

      “难得啊,没有看到人性中的丑陋一面,我总是在想,当年我的道侣为什么没有遇到带着善意的阴灵。”

      他神色泰然,像是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阳间所有人都知道,太武天尊仇视阴灵,举世皆知,因为在他年轻的时代,其道侣被阴灵格杀。

      “你们的目光带着无尽的恨意,对我无比仇视?”他瞥了一眼众人。

      “你身为一代天尊,自恃无敌,这样对我们下手有成就感吗?算什么炗鼻祖人物!”龙女带着悲意说道。

      “我杀你Ò们,天经地义。”太武平和的回应道。

      这让所有人愤怒,同时感觉테屈辱,石胎俯视他们,而后又击杀,还说什么天经地义,实在无比过分。

      炜“或许在你们的眼中웙,我恃强凌弱,恶而残忍,可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是顺乎本心,道法自然。”太武天尊神色平静。

      他古井无波,又道:“你们见过搏杀于九天之上的苍龙会低头俯视地面上的蛆虫吗썢?不同纬度,不同层次,连怜悯之心都难以产生。就像你等,平日间走路都可能会在无觉间踏死成片的蚁虫,你们会愧疚吗?不会汻。”

      ̽“所以,我杀你们,从未ᄑ在心中留下痕迹,就像是你们踩踏过凡尘蚁虫,我走自己的路,顺应自己的道与本心。”他这样补充。

      说话间,他砰的抬手,将欧阳风﫜与周全先后洞穿,让他们结束生命。

      哧!

      接着,他又一指点出,龙女香消玉殒,从此世间不见。

      “你特嫼么的给我住手啊!”楚风大吼,如果血肉之躯还在,他早已热泪滚落,曾经的一群故人都死了。

      在一起的日子,一直都有欢声笑语,如果以后没有ᑌ他们,哪怕他今天能够活下去䯢,还有什么意思?想到自身以﷟后孤独的漂泊在各大宇宙间,楚风会一生都不快乐,想一想曾经的音容笑貌,他心中发堵,难受到痛不欲生。

      楚岉风魂光在颤栗,将石盒就要向大渊中投去。 ಇ

      可是,黄牛还在,在那里悲伤而哭,孤苦无依,楚风又忍住。

      㟮 太武开口,道:“所有人都还有一点魂光未泯,我为天尊,自有通天的手段让他们再现出来,你如何选择?”

      ጑砰的一声,将他黄牛也点碎,成为血ϔ雾。

      竷 楚风目睹这ꠝ一切,在颤抖,컳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够强,ꡃ他咆哮㗔着,魂光上᮪的血液落下,如貒同血泪般,ꕀ他难受与悲恸到极点。

      “你让他们活下来ǥ,纵有千般磨难,无尽苦楚,你冲我来!”楚风声音沙哑,他站立不稳,在摇动,魂光都明灭不定。

      这些兄弟都死了,而且是因为听到可以让他活下来后做的选择,愿意替他而亡。

      楚风头都要炸裂了,怒与悲在焚烧,他无法接受这样冰冷而残忍的结局,魂光在滴血。

      妖妖早已拼命,自身都要支撑不住了,但还是纵剑而行,横舞于宇宙虚空间,跟太武㡞拼命!

      ❵ 她一向是超然的,空明的,可是现在也美目发红,带着热泪,不断从脸上滑落。

      “砰!”

      太武洞穿虚空,开辟虫洞,探出一只大手,再次进入某一片星域中,直接从一颗不起眼的小行星上拘禁来两人,扔在大渊前。

      这是楚风的父母!

      关于楚风身边的人究竟在何方,早已被老黄鼠狼与另一位神师推演出,禀告上去。

      现在,太武也对这两人ᕘ下手了。

      “軽爸,妈!”

      楚风看着自己的父亲、母亲,忍不住颤抖,怒视太武。

      砰!

      太武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轻轻一震,楚致远与王静都在瞬息间化成血雾。

      楚风如同受伤的野兽,仰天长嚎,连自己的父母都死了,被这样抹杀,他感觉自身要炸碎在在大渊中了。

      最后的关锂头,他看到父母临死前矰对他在张嘴,在说这什么。

      看那口型,是让他要好好的活下去,最⨄后关头了,他们两人还在这样关心他,还在担忧着他。

      绝望ᘒ之极,楚风仰天嘶吼,而后跪在那里,通体都在颤抖。

      “现在时光无多,再过片刻即便是我也无法留住他们最后的一点魂光。”太武开口。

      楚风感觉屈辱,对方没有一个字提及石盒,但是却很明显,让他敬献上去。

      此时,他在笑,他在哭,他与魂光凝结在一起的血在流,如同鲜红的泪,他的卑微又算的了什么?只要那些人能够活过来,他愿意付出一切。

      楚风万念俱灰,他抬起手将石盒举起,他真的想让那些人都活过来,但是,他也不甘心,恁很想杀太武!

      看到楚风举起石盒,妖妖的剑光更盛烈了,在焚烧自我,她真的希望能够镇压太武天尊,逼他复活所有人!

      太武天尊看到楚风举起石盒,淡淡的笑了,第一次这么的灿烂,周身绽放祥和的光雨。

      “这就对了,不过是阴间的一个狭缝空间而已,举쟍世龺皆蚁虫,也敢抗衡天命?”他꩞平淡地说道。

      突然,䷈一声叹息传来,带着腐朽甚至是有腐烂的气息,就这么传荡开来,让太武天尊䅨身体瞬间发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