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k污最新版

      其实并不是金海任性,而是金海需要的那些设备还没到呢,等那些设备到了后才能慢慢的搞起来啊,要是别人问什么设备的话金海直接实话实说不知道,肯定会怼的问的人吐血,你连自己买的什么设备都不知道就搞私人研究所,是不是真的疯了?金海是真的不知道,他现在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呢,而且是瞎子摸着石头过河,就连对面有没有岸边都不知道,任性程度已经超出人类想象了,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金海一船红虾卖了八百万的消息还是被传开了,此时无论是东仙村还是西仙村的人都后悔了,当时就该把承诺的三成利益给金海,然后继续跟着金海出海打渔,现在可好了,几乎没有人再有脸去说这件事了,而那个曾经租给金海船的船长张宁再次来找金海了,

      “金老大,求求你了,三成,不,两成五的利润就行了,油费之类的都算我的行不?”张宁可是个好厚脸皮,上一次跟着金海可是没少赚,后来得知金海突然自己买了船也就熄了再租船给金海的心思,人家有船了怎么可能还租你的?不过得知金海又大发了一笔后张宁是实在忍不住了,此时他可以百分百确定金海可以寻找到鱼群了,这样的奇人整个渔业界也没有几个,不抱紧这条粗大腿那会后悔终生的,

      现在张宁最后悔的就是第一次租船给金海的时候自己毁约了,让自己的信用在金海的心中下降了不少,不过第二次金海还是租了自己的船就说明金海这人是很大度的,他比金海大了二十六岁现在却喊金海金老大,可见是彻底放下了脸面,

      “两成五啊,呵呵”,金海呵呵一笑,笑的张宁心里是七上八下的,用哀求的眼神看着金海,仿佛一个死刑犯等待着宣判似得,金海以后肯定要组成船队出海打渔的,这个张宁是老渔民了,操船打渔经验是很丰富的,金海其实是想收了他当手下的,可这小子有些滑头啊,

      “金老大,你到底想怎样?给句话啊”,见金海久久不说话张宁是实在等急了,额头都有点冒汗了,

      “两条路,第一条路,你的船我买了,你给我打工,月薪六万,渔获多了一个月还可以分个几万块的奖金”,金海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第二条呢?”想了几秒钟张宁有些期待的问道,一个月恐怕也有十万块了,不少,不过张宁可不止想赚这么点,当然如果第二条路不好的话他还是会选择第一条的,一年百万的收入绝对让无数人羡慕嫉妒了,

      “第二条,船还是你的船,每次可以跟我出海,油费补给船员工资都是你来出的,每次打到的渔获你可以分走百分之八的利润,如果渔获收获大的话我会不定期的给你的船员发一些奖金,但不会太多”,金海的这番话让张宁露出了苦笑来,

      百分之八?还不到一成的利润呢,不过如果每次金海出海都是八百万一船的收入那也非常恐怖了,可不可能每次出海都是如此吧?有一次金海出海回来才十几万的渔获,那岂不是要自己倒贴钱?

      “哦,还有第三条路”,金海又开口了,张宁听到还有第三条路急忙再次期望的看着金海,金海指了指那边的门说道,“第三条路就是门在那边,你可以自己出海打渔的,自负盈亏,和我就没什么关系了”,张宁直接翻了个白眼,这第三条路等于没说,

      此时张宁的心中却是剧烈挣扎了起来,到底选哪条路?百分之八太少了一些,不保险啊,每个月工资六万?其实不少了,还可以把自己的船卖了,没有任何风险,工资奖金一个月怎么着也有十万块的收入了,一年一百二十万,一百二十万拿去理财的话钱也会越变越多的,再干五年的话就是六百万,足够自己一家人生活了,金海这人好相处,也会是一个好老板,张宁此时终于确定了这一点,

      “我选第一条”,张宁选择完了后松了口气,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金海笑了出来,他之所以给出了百分之八的利润就是逼着张宁选择第一条路,金海现在需要人来帮自己,光靠言光明他们那十几个人远远不够,

      “哈哈,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这样,你那艘船我不折旧了,原价购买了”,金海的这句话让张宁顿时也高兴了起来,冲着金海竖起了大拇指说了一句老板仗义,船的折旧是很厉害的,别看张宁的船才开了两年左右,可有的时候船只要开一年就可以折价一半了,还要看保养的如何,金海这给了船的原价就等于是白送了张宁一笔钱,算是入伙费了,

      这一次可就要签署正规的合同了,以后张宁就算是金海的员工了,不过却是很高级的那种管理型的员工,毕竟张宁之前是一船之长,还打渔打了一辈子,经验也是很丰富的,对于打渔的事情几乎就没有不知道的,金海给的工资不算低了,后续可能还有大笔的奖金,

      从一艘船变成了现在的两艘船,速度还是相当快的,这才多久?而张宁被金海招安的消息也很快传到了东仙村不少村民的耳中,很快第三个人就出现了,是路哲,四十岁出头,世代渔民,长得五大三粗的,当然和金瀚山那种黑熊没法比,

      之前金海还想着租他的船呢,路哲这两个月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卖船搞养殖呢,他媳妇也他天天念叨这件事,两口子都快成神经病了,总是犹豫不决的,现在听到了张宁的事情路哲自然就找了过来,算起来路哲也不是外人,路哲的表姐嫁给了金岁山,而金岁山和金东山也算是表兄弟的关系,有着这一层关系路哲和金海家也算是八竿子打得到的亲戚了,

      “你看看你,就会惹这些麻烦,现在怎么办?路哲的那艘破船都几年了?估计快要报废了,你给张宁那个滑头开那么高的工资干嘛?现在路哲找来了怎么说?”吃完饭的时候金母还在数落着儿子,金父也是一副脸色便秘的样子,显然也觉得这件事办不好的话会损了面子,路哲算是亲戚了,还是本村的,那张宁却是外村的,要是给路哲的工资低了那会让人说闲话的,给的高了挑费那就大了,主要也是怪儿子一开始给张宁开的工资过高了,

      “妈,千金买马骨,我现在需要人来帮我,多给点工资也没什么,我捞一船鱼所有人的工资也就赚回来了,又不是大奸大恶之徒,有些人只是爱贪点小便宜罢了,谁不是如此呢?”,金海争辩了一句,

      其实钱金海是根本不在乎的,他更在乎的还是积分,金海给了那么高的工资也是想省点事儿,他这么懒散的性格以后恐怕就是一个甩手掌柜的,其他船上的事情他是完全不管的,哪怕是无尽号上的事情也都是金瀚山在管理,给的工资太低的话招不来张宁这种船长级别的人物,还是非常有经验的老渔民,

      “还千斤买马骨呢,那个张宁就是个小人,一开始你租他船他还毁约了呢,你给我一个月开六万块的工资我也给你好好干,你雇我算了”,金母又瞪了儿子一眼,不过还是把盘子里的那个大鸡腿夹给了儿子,明天金海又要出海了,得多吃点,金雨涵却是哭丧着脸嘟囔了两句,

      刚才她还想把那个大鸡腿夹起来吃了呢,本以为留到最后再美美的吃,不想被老妈截胡了,还给了老哥,让金雨涵很不满,五岁的三妹金雨烟精力根本不放在吃饭上,整个人的精神力都放在了电视机上的动画片上,金母塞进嘴里什么就吃什么,完全是个植物人似得,金母都习惯了,对于这第三个孩子金母惯得很,

      “妈,明天我可能要到晚上才会出海的,不是早上,你不用起那么早做饭的”,金海急忙岔开了话题,他怕老妈继续说雇佣老妈,那样金海是真的会崩溃的,

      “晚上出海?那你白天干嘛?”金母不解的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