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的死亡过程吓人

      从医院回来,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夜幕中闪着点点星光。

      白萧然拒绝了程辉的好意,只身一人回家。

      这次事故,白萧然处理得当。官方辟谣后,又用更大的瓜吸引了观众注意力。

      白萧然因此,得到了双倍报酬。

      拿着这笔钱,白萧然并不是很开心,第一次接商演,就遇到了这样的突发事故。

      歌手的道路,似乎更加艰辛。

      长叹一声,她推开了豪宅大门。

      “哐哐~”

      声控灯逐个打开,黑暗被驱散,一道道亮光的尽头,是整洁干净的餐桌。

      踏上红地毯,白萧然听到了一首熟悉的音乐。

      轻缓上扬的语调、柔美绵延的转音,这首曲子让人心神荡漾。

      闭上眼,眼前浮现的,是秋天飘洒的黄叶、布满天空的白云。

      “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私语》,一首不错的钢琴曲。”

      白萧然点头,走近餐桌。

      桌上摆着整齐的餐具,高脚杯前,摆放着一束盛开的玫瑰,娇艳欲滴,淡香萦绕。

      忽然,一双手伸来,将白萧然抱住。

      上方传来慵懒的声音:“我的金主,你舍得回来了?”

      祁言高大的身躯,将白萧然整个包围住。

      感受到男人温热的气息,白萧然闭上眼,疲劳和寒冷,在逐渐消失。

      祁言伸出手,去碰她的俏鼻:“怎么?看见我就困了?”

      “不如,”祁言话锋一转,将她转过身来:“今天晚上?”

      白萧然单手捂住他的唇,眨眼:“想得美!”

      “祁言,我饿了。”

      少女眨着眼睛,软绵绵的声音,勾得祁言心痒痒。

      祁言摊开手,放开这个馋猫:“菜还热着。”

      白萧然于是屁颠屁颠,去端菜了。

      不一会儿,餐桌便堆得满满当当。酱烤的板鸭、喷香的黄焖酥肉、美味的地三鲜、还有煎好的牛排。

      白萧然吃得不亦乐乎:“祁言,你做菜的水准,比五星级酒店还好!”

      祁言的手抖了抖,淡淡回答:“你喜欢就好。”

      白萧然是单亲家庭,从小吃保姆做的饭,爸爸也经常加班出差,不怎么陪伴她。

      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一个人吃饭的场景,是她小时候经常面对的。

      日子久了,她对于一家人吃饭这事,完全没了想法。

      直到遇到祁言。

      祁言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做得一手好菜,还乖乖等她回家。

      白萧然彻底觉悟:

      这才是富婆应该享受的晚餐啊,美食加帅哥,不需要解决任何问题,不需要迁就任何人。

      吃饱喝足,白萧然满意的躺在了床上。

      月湾豪宅,全自动系统,空旷舒适。

      白萧然和祁言,是分房而居。

      每天早上开门,就能看到一个大帅哥,白萧然一天的好心情,就是这么来的。

      。。。

      ……

      “叮铃铃!”

      第二天,手机铃声吵醒了白萧然。

      “白小姐,我这还有个熟人,也没拿到毕业证,就是劝不动,你看看。”

      叽叽喳喳的一通话,白萧然冷笑,“咔嚓”一声挂断。

      太有钱了,连传销都来骚扰了?

      白萧然倒头又睡。

      窗外一片寂静,不一会,手机又传来一声:

      “支付宝到账,一百万元。”

      白萧然一个翻身,直挺挺坐起,什么情况?!

      “支付宝到账,一百万元。”

      白萧然飞快翻开手机,短信提示:

      【尾号667的账户,收到转账一亿元。】

      一亿?!

      白萧然查了来源,是爸爸的银行,直接汇款。

      白萧然她顿时没了兴致,他爸转的钱,有什么好稀奇的?

      又想要她回去相亲?门都没有!

      继续倒在床上,白萧然忽然想到了前面的电话。

      等等!毕业证?

      难道是柳伊?

      白萧然彻底没了睡意,直接回拨:“学长,我刚刚信号不好,你说有熟人?”

      电话那头,传来柳伊的方言:“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没回声!”

      “我跟你说,当年我认识了一个学霸,被于老头给坑了,那真叫一个惨。”

      柳伊滔滔不绝:“你要是见到她,肯定会悲痛万分的!”

      “学长,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尽快赶过去和你汇合。”

      大清早得到这个好消息,白萧然穿上衣服,飞一样的跑了出去。

      清晨的风冷冽,阳光柔和,白萧然已经没有了挣钱的欲望。

      毕竟钱对于她来说,去得快,来得更快。

      高铁一个小时后,她见到了柳伊。

      柳伊换了身干净衣服,打扮得有些富贵样了。

      白萧然主动打招呼:“学长,好久不见,你变化挺大啊!”

      柳伊嘿嘿一笑:“嘴甜的妹子有糖吃,来来来,哥带你去找那传说中的学霸。”

      一路上,白萧然问个不停:“学长,你当初为什么,得罪于教授啊?”

      “说来话长。”柳伊长叹一声,抽出一根烟:“我家就是种地的,我呢,一根筋,就喜欢艺术,喜欢写点故事。我们话剧专业,也有很多比赛,只要得奖,那就能直接写剧本,出来就是编剧。”

      香烟缭绕,被风一吹,渐渐虚无。

      “可是我这人,一不贪财二不好色,普通的农民孩子,哪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历!抓耳挠腮半个月,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白萧然跟在他身后,上了大巴。

      “恰巧,我认识了一个有故事的人。”柳伊抿嘴一笑:“于教授的儿子,于简。”

      白萧然大惊:“于教授还有儿子?!”

      于优优飞扬跋扈,可从来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柳伊落座,压低声音:“私生子。”

      白萧然默默点头。

      “我知道这事,也是巧合。于老头原来是个孤儿,寄养在于家,他和于家的女儿厮混,有了于简。被发现后,于老头卷钱走人,去了海外,勾搭上了于优优的母亲。”

      白萧然猜测:“然后他入赘豪门?”

      柳伊摇头:“于老头身份卑贱,怎么可能入赘豪门?他和西洋妞,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于老头发奋学习,终于获得了博士学位,可让他成名的博士论文,却是盗窃而来。”

      柳伊熄灭香烟,扔进垃圾桶。

      “他的室友,是一个科学狂人,研究成功的最后一刻,发疯了。这便宜,就到了于老头身上。”

      白萧然皱眉:“可他是怎么娶了于优优的母亲,然后回国呢?”

      柳伊眯眼,笑道:“于优优,根本不是他的孩子。”

      白萧然愣在了原地。

      于优优不是亲生?于教授背了绿锅这么多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