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走私从2000年开始

      第65章 打探消息

      八胡子一下子缩了步,拉着林长明追问道:“真有这事?”

      他最讨厌这些晦气的事,美人再美都不行。

      “你……”林长明话说的不大,但也足以让珍珠听到,她想要上前理论,听到林令夕轻咳一声提醒,只好退了回去。

      林令夕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的样子仿佛在看戏,不想打破,还想知道更多。

      诋毁的话她听得多了,早就不受影响,只要她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即可。

      林长明认真地点了点头,又故意和八胡子男人拉近乎道:“老八,你可是周爷手底下最看重的人,能力出众,我又怎会瞧不起你。”

      他顿了顿,故作思量很久,慎重道:“我就是不想你为了这么个女人摊上不好的事。”

      “还算你有些心。”八胡子男人听了林长明恭维的话,心中甚是满意,又依依不舍地看了林令夕一眼,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

      林长明缓缓松口气,又赔笑道:“今日也不能让老八你受了委屈,不如跟我去花楼享受享受,找几个旺夫的女人,不是更好?”

      “哈哈哈,这倒是不错,走走走!”八胡子男人乐了,已经将林令夕忘了,催促着林长明一起走。

      林长明不敢怠慢,说走便走,回头看了一眼林令夕,提醒道:“你答应我的事可得早些做,否则谁也保不了你。”

      不过怕惹事,倒冠冕堂皇营造出自己仿佛给了她一条生路。

      林令夕觉得林长明虚伪至极,看着林长明的背影冷哼一声。

      “小姐,您不必受这些气,那些东西都是您的,他凭什么!”春红劝道。

      珍珠也上前,“您手底下也有不少人,您只要吩咐一声,奴婢带着他们,还不信斗不过二老爷的人。”

      林令夕听两人说话很是欣慰,可她心中不是,神色淡定。

      “你们说的很有道理。”林令夕先是认同两人,她又转身,意味深长道:“不过我不想打草惊蛇,想好好查查这蛇的弱点,这样才方便一网打尽。”

      若是直接起冲突,即使能赢,她也会损失不少。

      若是找到一些突破口,何乐而不为呢?

      她必定要了解了解这两人私下合作已经到了哪一步,是否容易打散。

      “跟上他们,听听他们今晚会放出什么消息。”林令夕看了一眼春红和珍珠,吩咐道。

      她带着人悄悄跟在林长明和八胡子男人身后。

      林令夕在花楼门前停下,见花楼周围人不多,猜到林长明和八胡子男人包场,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并不打算明目张胆进去问候。

      “不必进去了,待他们喝醉之后。”她看着想要冲进去的珍珠和春红,提醒道。

      酒喝吐真言,也是人记忆最薄弱的时候,更容易问出些什么来。

      况且她们是女子进花楼也太过惹眼,到时被林长明和八胡子男人盯上便前功尽弃了。

      她有耐心在心里等。

      想到这里,林令夕找了隐蔽之处,暗中观察花楼进出之人一举一动。

      “已经买通了里面的杂役,若是二老爷那边有消息会立刻传过来。”春红按照林令夕的吩咐,安排了所有。

      林令夕满意地点点头,安静等待着。

      半晌过后,林令夕得了春红的提醒,便匆匆下楼,怕打草惊蛇惹人注目,她吩咐道:“你们不用跟着,在此等候。”

      说完,林令夕趁人不注意混进了花楼内,一路低调寻找,在林长明和八胡子的厢房旁的暗处掩身。

      只听厢房们被打开,传来一句骂骂咧咧的声音,“这个八胡子还真是能喝,这都耽搁了我多少时间,要不是看在那周皮子的面子上,我……”

      林长明越说越激动,突然意识到不对,转头看了看嘴成烂泥的八胡子,这才放心道:“我早骂他这王八羔子,连个眼神都不会给。”

      他搓了搓手,停了一会儿,急匆匆地离开。

      林令夕走到厢房内扫了一眼,一片狼藉,八胡子已经醉得不醒人世,她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得继续跟上林长明。

      在林长明身后跟着,只见他走路不偏离方向,林令夕不由冷哼一声。

      原来他是装醉,故意灌醉那八胡子罢了。

      本以为林长明要回林府,她跟着去也容易引人注目还有江南盯着还是难问出什么,她决定先离开。

      她又多看了林长明一眼,眼神定格,察觉到不对,又继续跟了过去。

      这可不是回林府的路!

      他这是要去哪?

      她心中一喜,更有兴趣地跟着。

      或许这是要去看戴生。

      心中有这猜想,她紧跟着,一刻不敢懈怠,跟了许久才在城东一处十分隐蔽的私宅停下,见林长明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

      林令夕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轻笑一声,纵身飞跃至围墙之上,暗中观察里面的情况。

      此刻林长明进了内院,迎来一身材纤细又格外妩媚的女人,上来便搂着林长明不放,林长明的手也不安分地到处游走,一看便知两人关系匪浅。

      将林长明得意的笑容印在眸中,林令夕觉得讽刺至极,更瞧不起她这位二叔。

      这人不仅没本事总想着剽窃别人的。

      还想着四处偷腥,着实恶心。

      “老爷,别在这里~”月娇儿欲拒还迎道。

      林长明笑意堆叠,迫不及待地褪去月娇儿的衣服,油腻腻的脸在月光下格外清晰,“趁今晚月色好,让我好好看你这腰,你这……”

      他没继续说下去,若影若现的身躯只剩下两人的欢声笑语。

      林令夕听得难受,不想多留,便立刻离开。

      这两人还真是口味极重。

      林令夕回到院中,记忆里还回荡着林长明在外养女人的事情,又嫌弃又觉得快意。

      这林长明一直威胁她实在可惜,如今她抓到了把柄自然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更重要的是要将戴生救出来。

      她派人在林长明府中搜了许多都未找到戴生,大有可能被他藏进这私宅内,她得想办法进去搜搜。

      可如何进呢?

      林令夕想到什么,灵机一动,起身离开。

      她一路快走,很快便转入二房的院中,直进前厅。

      此刻厅内人也不少。

      二房、三房都在,看到她过来,全都惊得站了起来。

      这可是林令夕第一次主动过来,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家隐隐担心,看着林令夕的眼神还带着防备。

      “你来干什么?”刘语微拦在林令夕面前,故作姿态地问道,仿佛林令夕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所以不该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