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们去哪儿全集

      “你怎˅么突然出院了⻴?”赵海军仌埋怨道。

      “怎么?씞你去医院了?”周元笑道:“医生都说没事了我还留毯那边干嘛?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鬱?再说了养伤在家不一样能养?呆在医院还不方便。”

      “这倒不是,可你出院怎么着也和我提前说一声吧?今天过来一看病房都空了,问了护士才知道你办了手续。”赵海军在电话里埋怨道。

      ۮ周元笑道:“本来想到家再给鶈你发信息的,谁想你这时候去医䬯院找我,这时候你不是在队里么?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赵海军道:“那案子已经结案了,今天上午分局刚开了会,对于你的情况给报了个见獶义勇为,我们领潇导让我联系你下,问问你什么时候方便来队里把这奖给领了……哦对了,还有十万元奖金。”

      “算了,帮我拒绝吧,你知道我的性格不喜欢这种场合。”周元倒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想了想回道。

      “别啊!你境界高这奖不来领就算了,可还有奖金呢!这钱可是被抢的企业给的,不要白不要。”

      姄 ❘ 周元听了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赵海军说的倒也没错,这钱不是他们刑警队也不是分局出的,是被抢的企业给的,不要也怪可惜的,想了想周元说如果不麻䦂烦的话他过两天抽时间去一趟,不过仪式什么的就算了,至于这钱领后直接就捐给刑警队里,也算是好市民给警察工作的支持。

      “这不妥吧……。” 病

      “有什么不妥的,既然这钱领了壐就是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行了,就这样,和你们领导说一下,如果可以就这么办,不行的话那就算了。”周元用不可质疑的口气说道,赵海军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少许,最后道了一声谢,这才挂了电话。

      打开门,周元进了房间。几天不쏍在家,房间里还是他那天晚上离开的样子,家具上已落了层薄薄的灰。皱眉看了看,直接给俱乐部那边拨了个电话,让他们派两个家政人肷员过来收拾,等人到后,周元泡着杯咖啡随手拿了本书幸去了后面的小花园房。

      说是小花园,其实并不小,足足有着近百平米的面积。周元前几年装修的时候还找人设计了个玻璃房,里面弄了些漂亮的花草,阳光好的时候他会常在这坐坐。

      喝了口咖啡,周元翻开了手里的书,这是一本易经。这本书还是前些时候和其他几本书一起买回崆来的,不过对于其他的书周元只是翻阅了一遍就丢到了一旁,倒是这本看起来比较难懂的易经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周元慢慢看着,同时琢磨着其中的道理,时间不知不觉地渐渐从他身边流逝。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周元刚刚读到易经中的蒙卦,其中写着“山水蒙,艮为山,坎为泉,山下出泉”这句话正有些䙒若有所思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客厅那边传来。

      “周先生笶,已经打扫好了。”两个家政阿姨已经完成了工作,正站着那边向周元说道。

      周元起身站起向客厅走去,放眼看去屋子又恢复了之前窗明几净的样子,从一位家政阿姨手里接过服务单,拿淣笔在上面签名确认。

      “辛苦論两位了,冰箱里有矿泉水,要不喝点水歇息一下ი?”把服务单递回去,周元微笑着说道。

      “哩谢谢周先生,这是我们的工作,应该的。”家政阿姨接过服务单笑着回答道,也不提喝水和休息的话,直接拿ၠ起已经收拾好的⏰工具准备离开。

      周元也不勉襒强,送她们出去,到쾵门口的时候㬕走在后面的家政阿ၹ姨突然似藆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对了周先生,收拾房间的时候在靠近玄됓关后面角落有块石头,给您收拾了一下现在放在那边,不知道……。Ⴔ”

      周元顺着家政阿姨手指䤲的方向望去,一见之下就摆摆手道ヾ:“没关系,就放那边吧,这东西我自己收拾,麻烦你们了。”

      送走两位家政阿姨,周元转身向玄关那边走去,之前家政阿姨说的那东西其实不是别的,正是周元前些时候从王文远那边带回来的一颗雷公蛋。

      䳈这玩意带回来后,周元直接就丢在玄关턐后面,很后来因为其⛊他事一忙也没在意,接着就是因为赵海军的事住了几天医院,如果不是今天家政阿姨圙的提醒,他甚至差一点儿就忘了这东西。

      看见它,周元就想起了幵那天在王文远办公室的誼那一幕,弯腰从地上把它捡起,随后掂염在手里思索着。

      那天的奇꿘异感觉,周元依旧还记得,这雷公蛋按理说是聚财的风水之物,可偏偏那天放在王文远的办公室里让他感觉有异,这也是周元后来问王文远讨要此物的原因。

      原本㴛,周元只以为是졭自己的错觉,可是前几天在经历了赵海军的事后,լ现在的他已不再这么想了。虽然⵨他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又是如何拥有ꚲ这种判断能力的,但周元却觉得这可能和自己那些离奇的梦境有关,或许正是这些梦境,和梦境中所见的那人,才让自己拥有了푧这些特殊的能力。

      思索了下,周元迈步走进客厅,ⶃ站在客厅中央观察着客厅的布局,其实对于自己家的客厅布局是怎么样的,周頽元闭着眼都能记得起来,但他现ይ在的观察不是为了别的,而㜑是为了要证明自己的一个㩨猜测。

      片刻后,周元选定了聚财位,然后走过去把手中雷公蛋摆在那个位置,等摆好后周元后退几步再一次朝着那方向望去,但这一次给予他的感觉却和在⾉王文远办公室不同,非但没有当初的那种不适感,反而쭞感觉到客厅里的气息有了极其细微的变化。

      这种变唧化周元也说不上来,但感觉告诉他这变化不是坏事,但是变化极其微弱,如果不是周元刻意注意햨的话根本很难感觉。

      想了想,周元泔却皱起了眉,他在客厅里左右迈步转着圈,目光一直在⺮四处搜寻着,同时在捕捉着那种捉摸不定的感觉。过了十来分钟,周元把雷公蛋再一次拿起,然后换了一个离之前位置不远的地方,奇异的事顿时就发生了,当他把这䎳颗雷绯公蛋刚刚摆下的时候,同那天在王文远办公室里同样的不适感猛然产生,而刚才꯺的那种气息变ḫ化也瞬间发生改变。

      如果说之前的气息是如同细风和雨,令人感觉舒畅的话,而现在的气息就是显得杂乱ꖢ而狂暴更有䣢一种说不清的阴冷感。当然,这种感觉普通人嘎是根本察觉不出来的,也只有周元能够感受得到,但他确定这种感受是真实的。

      “原来是这样!”瞬间,周元猛然间想到了刚才所读的蒙卦,蒙卦中言“ꮪ山水蒙,艮⢤为山,坎为泉,山下出泉”这句话令他恍然大悟,蒙卦即ꇩ为濛卦,其指细雨濛濛。所谓山水为蒙,既泉水以山而出,汇集江河,终成事之意。前卦为屯,以蓄其势,客艮为山,主坎为泉,水至而出。

      风水中讲つ究聚财,向来就是聚八方之气以其养势,但聚财됛历来又讲究顺势而为,取其细水长流,绵绵不断之意。假如硬要逆势而行,非但没有效果,反而会适得其反。

      更重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之前王文远ᘪ办公室的位置鍪。

      易⽽经中,艮位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所在,릑除了之前的解释外绱,艮位,北东四十五度,坤西南四十五度这两个位置尤其特殊。

      㚎 前者被称为男鬼门也叫表鬼门,后者被称为女鬼门又櫕称里鬼门,在风水学中可是大凶之位。而王文远的办公室从大门位至摆放雷枢公蛋的位置恰恰就是前ꈪ者,也就是所谓咰的鬼门线。

      王文远对风水只知ꏦ牛毛,在布置之时只是简单的依造对角线的方式却忽略ﶻ了鬼门线,直接把雷公蛋摆在了男鬼门位,这不倒霉才怪앷呢。要知道雷公蛋虽然是极好的风水之物,但其的用意是聚财,所谓聚财又叫聚财气,ప也就是说雷公蛋是用来聚气的,这个气可以是财气,自然也可以是其他气。

      雷公䵧蛋摆在鬼门位,不仅聚不到财气,反而会聚来阴气甚至鬼气,论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轻者凶力凝聚,凶象加临,ኄ重者还会有血光之灾。

      怪不得王文远前些时候莫名其妙地摔伤了腿,回想起来这还算是幸运的,假如不是周元提前发现并把它取走的话,说不定后ሄ面的倒霉事会一件接着一件撞上ᑗ,弄不好甚至性命攸关。

      ケ 笑着摇摇头,周元把雷公蛋重新放回䅮它应该在的位置,客厅里的气息又恢复了最初的和睦。满意地看看,周元转娯身再一次向玻璃房走去,重新拿起那本易经,继续专心致崄志地读了起来。

      (新书求收땋藏!求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