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钱的事

      天国天霄二十一年四月十八,都城上空有佛国降临,有仙人泛舟于云海之上。

      偝……

      凜 那名泛舟而来之人看了一眼云层上以天地灵气模拟出的佛国,뤗而后又看了看坐在密ᆗ林中的八苦和浑身是伤的陈勇。

      那人好像很早就认识陈勇,对陈勇说道:“陈兄弟先去救皇帝吧,这个家伙交给我来处理。” 

      陈勇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顿时松了口气,说道:“如此甚好,多寇谢。큫”

      看到陈勇准备Ȭ离去,八苦当然不会放陈勇离开,因漌为陈勇若是离开,那道袍修行者再无杀掉皇帝的可ᣑ能,于是掌中佛国的手段再次施展而出。

      悬立于上空的那人看了一眼八苦的䟨掌訃中佛国,说道:“是个好手段,不过还是差点意思。”✽

      掌中佛国出现,陈勇的速度即使再快也终究逃不出密林,不过这次有所不同,因为泛舟而来的那人出手了。

      泛舟而来之人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陈勇脚下顿时出现了一艘灵气凝成的小船,小船速度极快,助陈勇脱离了八苦掌中佛国的控制。缻

      泛舟而来之人从空中缓缓落在了充满落叶的地面,他解下腰间的酒壶畅饮ꓴ了一口,笑着说道:“眨眼间䝻,轻舟已过万重山,你的掌中佛国也抓鋃不到他了。”

      ᛐ见来人助陈勇摆脱了自己掌中佛国的控制,八苦看向那人冷声㧳说道:“你是何人,竟有如此神通,报上名来。”

      那人想了想,然后挠了挠笔挺的鼻子说道:“军营里的人,都管我叫老酒鬼,你要想称呼,便这么叫吧。䡺”

      “老酒鬼?”

      八苦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他看了一眼老酒鬼手里的琛酒壶,也确定了这人貏叫老酒鬼的真实性。

      此刻,若张轶在ᖌ场,定会认出这老酒鬼是撻边塞军营那位坑他银绞子的那位,并一定会抓住他的衣领跟他讨要银子,因为想要在都城的生活没有银子实在太困难了。

      八苦说道:“我观你修为境界不过是在槻第中四境,但刚刚那手泛舟于云海上的神通,即便是七境也做不僤到,我想你不是一般人。”

      老酒鬼闻言哈哈大䨱笑,酒劲上来面色微红起来,大声说道:“非要商业互吹一波吗,要打赶紧打。”

      闻言짽,八苦也不ㅤ再多废话,直接口诵佛言,牌说道:“如是我闻:……”

      未等八苦诵出佛门至高偈语,一口唾沫却喷在了馭他的脸上。

      那口唾沫混着酒气,难闻无比,令八苦觉得有些反胃,更有些惊讶。

      뜳 蝱他惊讶的不是这口唾沫为什么臭的如此不符道理,而是震惊惊讶于这口唾沫怎么会透过他周身数百个花中世界,隔着那么远喷在他的脸上。

      䊛 八苦抹掉脸上那难闻的唾沫,充满疑惑的看着吐他一脸口攻水的老酒鬼,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老酒鬼不好气的尌哼哧一声,说道:“一花一世界,你周围的花虽然真实存在,可它们并非真正的世界,所以我的唾沫能透过那些佛所谓的왇世界,喷在你的脸上。”

      韪 老酒鬼的话很有道理,八苦也承认洯这一点,于是点头说道:“受教Ⱂ了,虽然你的唾沫能吐到我的脸上,虽然你能在这数百个花中ﺊ世界找到真正的花,可你依然阻止不了天国皇帝的必死之ꓽ局,也阻止不了我。”

      说罢,佛光再次大盛,无数佛光自天空,自花中,自八苦身上涌现。

      无数뤴佛光照耀在老酒鬼身上,岑不多时便已经老酒鬼整个人如陈勇之前那样笼罩起来。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髜他,阿弥利都뉞婆毗……”

      随着佛光笼罩住老酒鬼,八苦的往生咒也随之响起。

      他要超度掉老酒鬼。⢒

      꾆 他要送老酒鬼往登极乐。

      然而,一段往生咒还未念完,另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这道声音,来自于佛光之内的老酒鬼。

      “垌我醉欲眠ꤜ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我已喝醉,你可自行离开。

      룷 西方极乐世界我老酒鬼不想去,你若想去你自己去就好了,老酒鬼用此诗表述给八䡶苦自己的意思。

      诗言一出,佛言戛然而止。

      八苦往生咒渡不了Ⱇ老酒鬼,于是也不再念下去,而是驱策天上的罗汉尊者,仙佛菩萨,对老酒鬼发出最强烈的佛光。

      “头顶佛憫国三千大世界,周身坐拥花中数百小世界。”老酒鬼看着八苦神圣的輇模样,喃喃一笑,而葈后面色陡然一变,开口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诗绠言一出,便有一条大河自天上而来,大河流进瘛云海,瞬间吞没了云海中的佛国。

      佛国内的罗汉尊者鷭,菩萨仙佛在见到这大洪水涌入佛国,庄严宝䙳相佛光满面的脸上顿时出现惊恐的表情,一时间蛏纷纷四散而逃。

      大河涌入佛国,像极了佛⊠陀所说的灭世之景。

      Ī密林中的八苦见到这幅场景尤为震惊,他昡以俶佛法凝聚天地灵气具现出的佛国,居然被一个老酒鬼以一句诗词ꀭ就瓦解得干干净净。

      大河继续涌入,佛国内的罗汉尊者,仙佛菩萨都被大河吞没,佛国里的佛殿亦어被大河冲垮,天䢘上的云海也被撕裂成两半。 殺

      天上的佛国世界破碎,八苦周身的花中世界亦随之破碎。 鱤

      裰 礌 八苦不敢相信,自己多年修成的佛宗法门居然如此轻易的被几句诗破解,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츐忽然,湝八苦的佛言声再次响起,周围环境突然大变,老酒鬼훮受佛言影响,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佛国之中。

      天上的佛国溃散,但八苦识海中的佛国依然还在。

      佛国内,无数菩萨与佛手持各般法器,朝老酒鬼头顶当头砸下,老酒鬼只能不停的躲闪后退,直到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退步可退的他被佛光和法器接⻼连不断的向他砸来,砸得他全身作痛。顷

      被砸烦了的老蜡酒鬼猛的灌下一口烈酒,烈酒入喉令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说曱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沙场秋点兵……”

      当沙场秋点兵五个字经老酒鬼满嘴酒气的嘴里说出后,佛国内的景象开始大较变,在老酒鬼身旁突然出现一个两个手持刀枪,身披铁甲的士兵,再接着则是成千上万的铁骑。

      偌大的佛国内不再只有녱菩萨罗汉与佛,还有了杀气腾腾的士兵。

      上万䱍铁骑与佛国内的쐙菩萨罗汉厮杀在了一起,无数쨵菩萨罗汉的尸骸倒在了铁骑冲锋赛之下,佛国之内四处充满了菩萨和佛的金黄色的血液。

      佛国,变成了修罗场!

      随着无数菩萨和佛的身体倒下,八苦的身形于佛国内显现出来。

      老酒鬼看到了躲在众多菩䮩萨与仙佛身后的八苦,于是开口道:“夜ᴀ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ꘄ 这个佛国是八苦识海中的具现,八苦将老酒鬼的意识以玄妙手段强行封在了他的识海之内。

      八苦识海中的佛国像是一个梦境,老酒鬼进入了八苦的梦境自然要用梦境来摧毁八苦的梦境。

      于是,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뉄河入梦来。 ̲  此诗一出,老酒鬼身上赫然披上了一身铁甲쾅,胯簇下出现了一匹久经沙场的战马,手里拿着的兵刃自然是醉酒时挑着油灯时早已选好了的剑。

      一人一剑一马。

      ⮄人在马上,飞越过无数仙佛菩萨。

      剑在手中,不知斩掉了多少菩萨罗蚖汉的头颅。

      “十步杀一佛,千里不留行。”

      老酒鬼斩杀了挡在面前䀠的Ḧ无数菩萨,剑锋终于划滈破了八苦的脖颈。

      随着识海内퉩八苦的脖颈被剑锋划破,识海内的佛国也轰然破碎,现实中的八苦也受到了重创,猛的喷出一口金色뭄鲜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