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fatmature56熟

      韩柳并没有理会老十三的哀嚎,脚下反而更Ᏼ用力了几分,那老十三经过这番折磨显然已经离死不远了,口中的哀嚎也变得有沧气无力起来,韩柳见此手中一点,一缕青芒就进入ᇬ了老十三的额头;

      老十三感觉双腿那里的疼痛更加剧烈了,鞇但是自己不仅没有昏迷过去,脑子反而却更加的清晰,能更加清楚的感受战到痛苦了,他现在恨不得马上㵜死去得到解脱;老十三强忍着痛睁开眼,喉咙早已经喊瀙破흿,老十三用着嘶哑的声音向䏔那名踩着自己伤口的人问道:“求求你,杀了我ᝇ吧!” 崸

      说完这句话他又忍不住痛吟起来,忽然间老十三觉首得腿上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感觉不到疼,也没有其他任何的知觉,就像完全消失了一鋵样,老十三伸手摸了摸大腿伤口还在,但是一点被触摸的感觉都没有,他抬头唻仔细打量了一下踩着自己伤口的那个人,那人一身麻衣,明显是个少年,没等老攥十三仔细看清楚,那少年就说道:䱅“不想再经历刚才的痛苦就老老틙实实回答我ꆼ的问题!”

      “好好好,大人您说就是,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老十三显然被刚才ଆ的痛苦吓到了,浑身颤抖着回答道。䦭

      “是你们绑架了温科的儿子?”韩柳冷酷的声音问道;

      䢨 “是的暉,我们前几天绑了……”老十三쯔显然想多说一点表现好一点,但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ᣲ

      㑅 㧱 “为什么要绑架这么多孩子?”

      “鬼,一只老鬼抓住了我们,那个怪物要ﴵ求我们每个月给他抓两对童男童女,十五月圆之夜献祭给他!”䶬

      “你们是怎么遇到那䁛只老鬼的?”

      䍂 “我柽们是流窜的逃犯,一直在这些大城外面流浪打劫一些村庄,一个月前我们流窜到这里,被一只老鬼捉住了。”

      “那只老鬼在哪里?”

      “不知道,月圆之夜它会直接过뽑来这里吃掉童男童女!”

      “你们还差一个童男,它会过来吗?”

      “会的,会的,找不够童男就回吃掉我们!ꂵ我们被它诅咒了,跑不掉쉮!”

      老十三看到韩柳正在思侒索,再想硡到自己的腿不禁心生希提望说道:“求大人救詢救小人吧,小人愿意当牛做马,付出一切报答您痛!”

      “哦?付出一切报答我?”韩柳听到这句话不禁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继续说道:“刚才那٬几人说‘借’了你的腿来充쓘饥,你都残废了你还怎么报答我?”

      老十三连忙道:“不是‘借’啊,不是‘借’啊!是他们那几个王八蛋强行摁住小的砍断了小的腿的啊!大人,您澇发发慈悲救救小人吧,ક呜呜呜……”说着老十三骋就嚎哭了起来;

      在这片寂静无人的乱葬岗老十三嘶哑的哀嚎更添几分恐怖,韩柳一脸嘲弄的看着老十三,这让老十三心中一阵发毛,老十三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突㴂然发现居高临下的那个少年用手掌对自己指着,那名少年冷酷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那就用你的灵魂来报答吧!”

      韩柳伸出手穗掌对准了老十三,话荄音刚落,老十三的灵魂就透体而出,收缩成一个黄豆大小的漆黑珠子落在韩柳的手心,翻手间珠子消失不见;老十三的鸗尸体彻底没有了喟声息;这个一幕让那几名面向着韩柳的劫匪看到뺬无不胆寒;背对着韩柳的那几奀名劫匪听到韩柳的话语和对面妔同伴的表情,一个个心就像沉到谷底;

      空气中弥漫髝着一股尿骚味,韩柳ើ看着七个劫匪也不说话,在附近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挖出了七个土坑,再把这七个劫匪一一‘种’到里面只露出他们的脑袋,做完这笑一切韩柳放开了他们的控制;“闭慼嘴!”几个劫匪刚想开口就被韩柳喝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韩柳竟然一边一只縋手就把퟽那三个孩子提了起来;那些݈劫匪看到韩柳带着三个孩子走了之后就像挣扎呼救,但是他们都被埋在土里只有一个头在外面,펈出了头能动其他部位根本动不了,想呼救却发现根本无法说出话来,好像都成了哑巴!

      韩柳左手抓住两个小女孩,ⳓ右手抓着男孩就往城里赶,这一回去䌏韩柳并没有像来的时候那样慢慢走,而是一路风驰电挚的飞掠而过;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城南南郊这边的树荫下面一定会看到一个少年两只手抓着三个小孩在林间的树梢上狂奔。

       韩柳的每一步都能向前跨出数丈远,不久之后就到了树林外围,在一棵高树一登韩柳带着䧊人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形后,韩柳䇬带着三个小孩犹如平沙落雁一般飘然落地,脚下刚⭜刚触碰到瑼一株狗尾巴草,韩柳的足尖将프草穗压弯到极致,之后草穗就像被压索了的弹簧一样将韩柳弹射了出去,如此反复直至城墙附近;

      韩柳手提着三个小孩,此时已经是后半夜횚,要笝从聇城门处进入㰓城中只能等到天亮,韩柳还需要回去处理那七个劫匪,可没有时间等到天亮,韩柳观察了一阵,计算了一下城墙上巡逻的频率,城墙上的巡逻队相互交叉,大ﭓ概一刻钟交汇一次;

      在两队巡逻队交汇过后ሔ,韩柳默数十下之后就带着三个小孩登上了城墙,掀起一阵狂风,‘呼呼~’一阵,两队巡逻队的火把被狂风熄灭,引起城墙上一阵骚动;但是这一切都跟早早越过了城墙的韩柳釈无关了; 鈐

      ￑׭ “队长,这阵风恐怕不一般啊!”一名老兵一边重新点燃火把一边低声对着巡逻队的队长说道;

      “这就是一阵平常的风而已,你明白么!”队长低沉的声音回应老兵继续说道:“你带人继续巡逻,不ዻ该说的别说,我去统领那里一趟!”然后对着其他几个远一点的士兵吼道:“赶銻紧的,别婆婆妈妈的,老子去放个⪧水,你们跟着老杰克巡逻!㶁” ﵪ ᚌ

      “是!”一众士兵回应道;

      老兵对着其他的士兵说道:“火把都点好,继续巡逻!”

      越过城墙上掀起的一阵大风所带来的骚乱韩柳并没有时间理会,带着三个小孩在城内齚的房屋之间的阴影内不断窜㸌梭,虽然已经是后半ꃞ夜,但是从房顶过去难免会制造出声音被发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房暔屋高大的阴影给韩柳带来非常բ好的隐蔽,不多时,韩柳就来到了角斗场,不㮣过韩柳并没有直接走正门进去,而是将三个孩子放到旁㑾边的一个马厩里之后再进去;

      痖 韩柳进睫入之后就直接上到了那天老约翰逊带他过去的任务大厅;不过韩柳在上去之前取了三个孩子每人一小瓶的指尖血。

      ∶唰此时大厅内除了两名红衣侍者之外还有几名带着面具的男女,显魢然他们就是其他的非凡职业者了,韩柳一进来立刻就吸引了那׮些非凡职业者的目光。此时牛除了他和两位侍者,其巂余人都是剚面带遮掩,如此特立独行着实吸引目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