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打不开

      1,

      “走吧,在这里动手,即便你杀了我,他们也不信的。”许由看到张峰眼中的泪水,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他跃身下马,解开马绳,然后牵转马头,在马屁股上用力一拍,“你也回吧!”

      那马嘶鸣一声,迈开四蹄,沿着来路返回。

      许由再次转身,向林子深处走去。

      张峰咬了咬牙,从马背上跃下,提刀跟在许由身后。

      “你干什么?许由,你这是找死!快逃!”波旬的天魔魂气急败坏地对着许由的命魂吼叫起来。

      “你怕什么?我死了,你正好可以寻找下一位宿主,也不受我干扰。”许由笑道。

      “混账东西,你为了这个张峰丧命,就不想想我们这些列祖列宗答应吗?就不想想你的子孙后代答应吗?”许由的地魂也开始冲击他的命魂。

      “许家子孙若懂得自强不息的道理,便会个个要强,自然能在这天地之间,生生不息。许家子孙若不懂得自强不息的道理,靠我一个许由给他们撑着荫凉,衰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今日赴死,我也借此将许家祖荫退还。”许由的命魂并无动摇。

      “浩劫将至,你是要逃避?”波旬用起了激将法。

      “我想寻找我的救世之道,而不是你的,或者他们认为的。”许由淡淡回答。

      从密室出来,整整一天,他想清楚了一条:真要以天下为己任,那就应该有全天下的整体视角,而不是站在某一方面、某一家族的立场,去寻求救世之道。

      天魔的视角,肯定不行。

      虽然不知道他讲的话,哪几分真,哪几分假,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天魔要许由做的,一定是最有利于天魔族的,而非人族。

      祖宗们都是为许由好,为许家好,但这也正是祖宗们的局限性。

      如果真有这场劫难,这不只是许家的宗族灾难,甚至不仅仅是人类的人族浩劫,而是足以毁灭一切的灭世之劫。

      只站在许氏宗亲的立场,或者只站在人类的立场,都不能应对的灭世浩劫。

      “你死了,还谈什么救世?”波旬怒道。

      许由不再回答,心念微动,天魂、地魂突然被一股强大的排斥力镇压,都无法再说话。

      波旬魔魂动荡,震惊不已。

      许由的命魂,何时变得如此强大了?!

      2,

      “许由,”张峰哽咽着开了口,“神火教抓走了我母亲和我的儿子。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明白了。”许由点点头。

      神火教,宣扬人类生存的地球,将在三千年后彻底毁灭。凡人除了修成神仙,逃到天外天,还剩下的最后活路,就是移民火星。

      在他们的宣传资料中,地球上一切有利于人类生存的资源,火星上都有。

      神火教甚至公开了一段由大神通者传回的火星探险影像:最早的那批火星移民,盖房子挖地基时,挖了一米半,居然挖到了许多闪闪发光、晶莹剔透的宝石!扒开这些宝石碎块,下面居然是蔓延了几千米长的宝石矿!

      还有金山、银海、长满了馒头和油条的宝树……

      对,就是长满了馒头和油条的宝树!

      有了这个宝树,还用耕田播种吗?还用做饭吗?还有刷锅洗碗吗?

      而这一切,仅仅是开始。

      神火教宣称,火星幅员辽阔,是地球的几百倍大。上面还有无数的宝藏和秘密,等待人类的先行者,前去开发。

      他们宣称,地球与火星之间,有一个时空传送门,掌握在神火教主的手里。

      对神火教有突出贡献者,或者能缴纳一万两黄金作为门票,或者缴纳价值等同于一万两黄金的宝物作为门票,神火教主就会为他们打开时空传送门,送他们去火星,成为火星上最早的原始移民。

      作为原始移民,都可以在火星上自由开采任何矿产——只要是他们第一个发现的矿产,所有权就归发现者所有,神火教不收任何税费,不参与任何分成。

      火星原始居民,还可以在火星上圈走四十九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所有权也全部归于原始居民,任由他们在这里建立家园,甚至建立独立王国,随意制定属于自己的法律。

      逃离灭世浩劫,在神秘而富饶的火星上,自由建国,自由立法,自由开矿,这就是神火教给出教徒的超级大饼。

      神火教更是向世人承诺,只要是神火教徒,贡献点超过100的,在灭世浩劫到来时,神火教都会将他们全部转移到火星上,成为那些在火星上建国了的原始居民的“选民”。

      所谓选民,就是神火教选中的幸运儿,火星上的那些小诸侯国的子民……

      许由之所以怀疑波旬的话,就在于波旬给他指出的救世之道,跟现在的神火教很像!

      为了那100个贡献点,为了对神火教做出突出贡献,神火教的教徒,就是接到杀人放火的任务,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这个神火教,现在竟然能控制尧帝身边人了,祸害不小。”许由寻思道。

      二人又向前走了七八百米,四个身法诡异的蒙面人,同时出现,将许由和张峰围在中间。

      没有任何问话,四人同时出手!

      一人甩出一个通体青绿的小蛇,那小蛇落地后,身上绿光消散,迅速融入黑夜,无声无息无影踪地向许由脚前游去。

      一人闪电出剑,刺向许由胸口。

      一人腾空到了许由头顶,然后对着许由头顶百会穴,一拳砸下。

      一人切断许由后路,同时用法术变出一个傀儡巨人,要从后面抱死许由,让他无法腾挪。

      许由脚尖点地,身子瞬间腾空,迎着头顶那人的拳头,以拳对拳!

      这看似是最野蛮的打法,其实是最聪明的选择。

      许由原来是四面受敌,他这一腾空,三面的攻击便落了空。

      现在他只需要面对一个敌人,就是这只拳头。

      空中蒙面人冷笑一声,“找死!”

      他在武者道中,是万石九重的战力。

      一拳不能开山,却足可碎石!

      更何况他是居高临下,这一拳夹杂着身体的坠落之势,更是力猛威大!

      许由居然不用他最擅长的巫法,从地面跃起,必然受到地面重力牵引,如此以拳对拳,这一拳能有多大力道?

      就在二人拳头即将碰撞的瞬间,许由的身子,竟然瞬移一米,错开了挥拳而下的蒙面人!

      挥拳刺客心中惊悚,暗道不好,却被许由一拳砸在脚底,加快了落地的速度。

      甩出小蛇之人,立刻暴喝一声,“回来!”

      就见地面上绿光一闪,那蛇又闪电般回到他的袖中。

      “停!”驱使傀儡之人,也立刻大喊。

      那傀儡应声而停。

      唯有那出剑之人,一味求快,要一击必中,杀掉许由,所以根本来不及撤回杀着!

      他只得手腕一抖,将剑尖向右偏斜几寸,躲开了挥拳同伙的心脏。

      扑哧一声,他的剑穿透了挥拳之人的身子!

      挥拳之人惨叫一声,疼痛加上死亡的恐惧,让他本能地挥出一拳,砸向持剑人的面门!

      许由从空中落下,一脚踢向持剑人的后背!

      “刘兄,误会!”持剑人立刻抽出长剑,后退两步,躲开了同伙的拳头。

      他刚准备跟同伙解释,后背却被许由踢中,身子向前飞出,手中剑再次刺向那个挥拳的同伙。

      挥拳的蒙面人拳势未尽,身子重心仍在向前冲出,直接被持剑蒙面人刺了个透心凉!

      “误会?”挥拳蒙面人抽搐着倒下,眼睛却一直瞪着持剑人,痛苦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许由这一脚,正踢在持剑人后背的神堂穴上,此穴为心神留住之所,遭受重击,非死即伤,至少要昏迷几个时辰。

      甩蛇人与使用傀儡的人,亡魂皆冒,都没想到许由作为尧帝的智囊,居然有此等拳脚功夫。

      小青蛇再次被甩出,傀儡也再次被发动。

      “张峰!”驱使傀儡之人,厉喝一声。

      许由口中念念有词,那傀儡绕过许由,直接奔向甩蛇人。

      “不好,他操纵了我的傀儡!”驱使傀儡人立刻提醒仅剩的伙伴。

      刚刚提醒了同伴,驱使傀儡的杀手,就被三只巨鹤围住,劈头盖脸,一顿猛啄!

      地面上突然起火,一条青绿色的毒蛇,在火中挣扎几下,瞬间被烤糊了。

      甩蛇人想逃,却发现自己被定在那里,全身不听自己使唤。

      张峰提着刀,走到甩蛇人面前,将刀抵在他的喉咙上,“你们两个,只能活一个。说,我家人关在何处?”

      “张峰,你敢叛变,老子死了,有你儿子和你父亲陪葬——”甩蛇人话未说完,张峰快刀斩下,甩蛇人的脑袋滚落在地。

      鲜血从甩蛇人的脖颈喷出,溅了张峰一脸,让此刻的张峰,显得格外狰狞,恐怖。

      张峰也不擦拭,又闪身到了驱使傀儡的刺客面前,“我说,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许由收走纸鹤,对张峰说道,“神火教做事,一向严密。这四人很可能都不知道你家人的下落,除非找到派他们来此地伏击之人。”

      “说,谁派你们来的?”张峰手上用力,刀刃在驱使傀儡的刺客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死亡的气息,谁都恐惧。

      “我说!是我们铁血堂的堂主派我们来的!”这名刺客赶紧答道。

      “铁血堂现在何处?绑走我家人的,是不是你们的这个齐堂主?”张峰怒目问道。

      “我们并没有固定的聚集地点!每次聚集,都是提前两三天通知我们聚集的时间!直到聚会前一天,我们才能得到准确的聚集地点,而且这个地点还可能临时调整!”活着的刺客语气急促,只怕一个耽误,惹怒了张峰,就是人头落地。

      “绑走张大人家人,也绝对不是我们铁血堂!我们堂主只是接到了在此地伏击许大人的命令,还说张大人的家人在神火教手里,张大人一定会配合我们。谁绑走张大人的家人,他们现在被关押在哪里,我是真的都不知道啊!”

      “你们堂主是谁?”

      “我们堂中人见面,也都是蒙面,互相并不认识。堂主就是刚才持剑的攻杀的那个,我只知道姓齐!”

      “去死!”张峰怒吼一声,一刀割断了这名神火教徒的脑袋。

      许由想拦,已是不及,只好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张峰的心情,他能理解。

      任谁的父亲和儿子被绑架,当事人都无法理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