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夜蒲国语版下载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说话之人,正是冀州牧韩馥。

      从他身后走出来一个强壮的ᤳ将军,身穿战甲,朗暣声道:“潘凤愿与那贼子一战ჺ!”

      띒 袁绍微微皱眉,倒不是对请战不满,而是这个潘凤的状态챏貌似不怎么好。

      不仅袁绍㘸发现ᤓ了,但凡有心人都能看出来。

      此刻的潘凤看起来像是才经历过一场生死搏杀,身上还带着血腥味,脚底甚至有血얐迹。

      远处的唐远见状眼睛眯了起来,之前演义里面一直被人当笑话的潘无双可是在某些史书记㵱载下有着非常厉害的能力的。

      甚至不仅武力强大,更徂是有人㪀说潘凤有着王佐之才,是不可多得的帅ꬳ才。

      之所以被华雄踬给斩了,或许另有说法。

      这个原因莫非就是如今潘凤的状态问题?

      如此想着,唐远拍了拍一旁的夏侯渊,轻声道:“若是我在这里说错ᔍ什么话,会齝不会死?”

      嶆 夏侯渊一怔,很快明尹白២了唐远的儿意思,想了想后摇头道:“这个说不清楚,虽不至于直接拉出去斩了,但若是说错话,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

      “这...ଛ”

      嬹 爭 唐远有些郁闷,奈何自己现在햟身份低微,否则也不至于喂一句话都说不上。

      摅虽然很想帮这个潘凤一把,但看样子是帮不上什么了。

      붷正郁闷,唐远感觉有人在看自己,转隊眼瞧过去,竟发现袁绍在打量自己,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货,认出自己了。”

      心中一喜,袁绍也不㽅着痕迹的颔首示意。

      ߊ或许在袁绍看来,自己的一招暗棋可能会发挥作鲴用了,虽然还没有什么大身份,但能被带到这里,起码≢表示了曹营对唐远的看重。

      ⱊ这十八路诸侯,虽然自己是联军盟主,可这讨贼檄文可是曹操写的,一呼松百应,聚集Ჟ了如此多的诸侯氆。

      这多少让袁绍心里有些不舒服,尽管跟曹操已相识多年,但曹操貌似比自己想象的更有能力。

      这一招暗棋༰,或许会有奇效。

      袁绍心中满意,唐远也有了打算。

      ꔯ 虽然自己现在身在曹营,可实际上自己是袁绍的卧底啊。

      自己若是说错话,曹老板可能因为跟自己不熟不会强保自己,这袁绍定不会为难自己。

      萬如此想着,劼唐远心ᢐ中有了计较,今天正是个好机宣会。

      “咳咳俛,我看,此事不妥ᑍ。”

      唐远清了清嗓子,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一副不知死活的样子。

      꽏所有人都被唐远吸哘引了注意力,瞧见唐远的穿着后,大多都是嗤笑与不屑。

      一㹲旁的曹老板一皱眉,好在夏侯渊反应快,来到曹操耳边轻声说了ﱱ些什么。

      曹操见状眼前一˕亮,볙饶有兴趣的膢看着唐远。 㠫 ᬥ “你是何人?”

      韩馥有些不解的看着唐远,他对唐远一点끘印象都没ግ有。

      唐远对着韩馥行了一礼,朗声道:“我乃曹军夏侯将军旗下一马弓手。”

      㠍“马弓手?!”

      所有人愣住了,뮰大多数都清楚,唐远身份高不了,但也没ٽ想到这么低。

      “放肆!此乃破贼大计,大敌当前,圡岂容你小小马弓手再次胡说八道。”

      쮼 袁术맚坐不住了,本来刚被⨯打脸心情就不好,如今唐远莫名其妙的举动更是有些触动了他的神经。

      “来人寶啊!给我拖出去,重责五十大板!”

      袁术的声音有些刺耳,唐远可没想༉到这个货一言不合就要打自己。

      “住手!”

      飉这话几乎是曹操和袁ꄡ绍同时喊出来的,两人皆是一愣,袁绍心中恼火,暗骂唐远急功近箦利,也怪自己有些着急了,唐远再怎么说明面上也是曹操的部下,就䈨算是犯䳁了错也该是自己罚,若是让袁术一䗚声令盶下就给打了,这打的不仅是唐远,更是打了曹操的脸。

      曹操诧异的看了袁绍一眼,并没多想,看向袁术,沉声道:“唐远是我的部下,就算有错,也理应由我来⑴责罚,袁将军是否管的太宽了一些?誛更何况,如今大敌当前不假,但越是如此,就越需要破敌之策。潘将军主动请战此硫乃好事,可吾观潘将军似有伤在身,唐远定时看出了这件事情,觉得不妥,何错之有?”

      “何깨错之有?庝他目无军纪,这就是错。他没大没小,这就是错!区醔区一个马弓手,有何资格在此指手画脚?我...”

      “够了!”

      袁术还想说些什么署,却被袁绍쾬打断。

      心里虽然不满,但也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神厌恶的看着唐远。

      袁绍暗叹,在此看向唐远,道:“孟德所言不错,大军当前需要能人忎献策⚢。今日便让你说,你若说的好,不仅不罚你,还重重有赏。若是胡说八道,定是要责罚你!”

      唐远见状,赶忙对二人各施一礼㬰,道:“主公刚才ᇱ所言极是,潘将䲢军看起来有伤在身,若是如此出战,薢恐怕难以对抗那贼子华雄。并非在下看轻了潘将军,只是潘将军看上去状态实在煨是不怎么好。此番前去,若是输了,命没了不说,我联军连输两阵,士气也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说得轻巧!”袁术嘲讽道:“那华雄勇猛,他不上,你上?”

      妈的,这货是不是脑子有泡啊!

      唐远恨不得现在过去蛢踹死这袁术。

      麙忍住了那不切实际的冲动,唐远很清楚自己给自己的人设,起码来说,作为一个智者,是绝不会跟一个傻子一䢱般见识的。

      如此想着,心中痛快多了,随后笑着说道:“ꗻ那华雄虽然勇猛,但我十八路诸侯可是群英荟萃,能者多多,岂会让一个区区华雄难倒?据我所知,韩将军旗下并非只有潘将军一个上将。我听闻有一人ꛉ姓张名郃字儁乂,此人骁勇善战,区区华雄,绝不是其对手。”

      韩馥听后੹一愣,好一会儿才摇头道:“我军中能有如此勇将?我会没听过?此人莫不是你编的吧?”

      这回倒漁是轮到唐远愣住了,张郃这么猛的人,这韩馥竟然不认识?按理说,张郃在这个阶段是应该在韩馥的军中啊。

      “我㫖军中的确됦有此鬈将领。”

      说话的,正是潘凤。

      潘凤对着韩馥行礼,道:“好叫主公知道,张郃乃是我的属官军司马。此人武艺的确了得,能詹骑善射,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悍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