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五月情

      “你是姜萱?”我谨慎的问道。

      她点了点头,眼神中带有一丝胆怯,可能是在害怕外面的那群坏人,没走太远。

      “他们将你怎么了,你为何如此害怕。”我又问了一句,绯红色光映下,在她的身上有一丝伤口。

      我尝试凝聚出幽火出来,在黑暗中显得眼睛有点刺,不过还好有麒火映衬,眼睛适应的很快。可能是两种火焰不能一起出现,麒火开始有些微微闪动。

      不过还好起码有一丝光亮,我说,“你受伤了?”

      “嗯,之前逃跑一不小心弄伤的,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想非礼我?”姜萱说道。

      我向她靠近移动过去,我傻傻笑道说,“没事别怕你不用紧张,我会给你疗伤,看着我的火苗,火苗很美…不是嘛。来跟着我,别眨眼睛,来一起数三个数,你的伤口会慢慢愈合。”

      “哦?来3…”

      “2…”

      “1,结束”

      “你看看,你手臂的伤是不是好了?”我也是开了一个玩笑,伤口的确是恢复了。

      她很好奇,我这是怎么做到的,根本就和变戏法一样。

      我随口开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呀。”

      “我?就是那天…让我想想,”姜萱开始放松,表情也开始平淡有色,变得红润些。

      大约是在一天前吧,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在这密闭的场所,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总觉得过了好久…也只能说个大概。

      那天我从公司楼下走过,就看到有个怪人在附近找东西的样子,我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就被莫名其妙带到了这里。

      “是看见过…就是,巨蚁?”

      “那是个什么东西,我没见过,怎么会有那东西。你说的那个东西有多大,”

      “有…我这么高,还有我这么壮,差不多就这样,如果还有的话,应该就剩八条腿的触角。”我有点怀疑坐在我面前的是谁,还是根本就是虚有其表的外壳。

      “还有就是…”

      “还有就是…什么?”

      “那就是你哥有一个朋友,是不是叫黄朝翰?”

      “这个不太清楚,”姜萱笑了一下,有些想笑难道他是在套我?

      幻术,难道是我的太过谨慎了?

      可能是我之前上过当,一不小心着了到,被之前暗法的幻术给控制了一圈。也没遇到什么怪事,便开始修炼,目前也就这里相当于外面比较安全些。

      我假意说我困了,想先休息一会儿,顺手把火苗熄灭重新回到一片漆黑的空间。

      精神空间内

      子木和麒火前辈也不知道去哪里,就剩下我一个在原地傻傻的站着。我也是不乐意,看着小火苗便是一阵乱追,蓝色,绯红色在眼前闪过,就像一颗颗迷了路的萤火虫一样,在眼前闪过。

      我数了一下,蓝火与绯红火之间,竟然有数量,我居然耐着性子一个个给数完了。

      “蓝火1多个…绯红色…才20个不到,”

      不对好像又多了,应该是回复了一两个,蓝色数量12,绯红色21。

      火苗应该受得了我的控制,我才能如此知道它们的数量。听麒火前辈说,我可以操控火并将火实体化。

      爪的样子很酷,那就叫炎杖吧。

      火苗-控制-形状-大小-第一次失败无关紧要,再来……

      火苗-控制-形状-大小-掌控力度

      ……

      我的天哪,这东西怎么这么难!

      我无敌,好吧,再来。

      我的天,火苗-控制-形状-大小-

      多小时后,我的炎杖被我炼化成功了,没想到我想练习绝招,却给我练出一个兵刃出来,这使我苦笑不得。

      “兵器也好,起码能够防身,怎么回事我的精神空间怎么变窄了。”我也是一脸郁闷,附近根本看不见我的火苗。

      应该是我锻造出武器,让变得有些鸡肋,子木松松散散的从旁边走了出来,想像平时一样也追着小星光点嬉戏,可揉揉眼睛睁开时,却发现唯独最靓的是自己。

      “主人你把他们怎么了,我…家隔壁的床头照明灯没了。”子木有点郁闷的说道。

      “子木?子木,子木!”

      “什么事儿,主人。”

      “你平时都这么懒散嘛,你平时就是这样懒散?也罢,来看这是我刚刚塑造完成的炎杖,怎么样厉害吧。”

      子木感觉就像是睁大眼睛的灯泡,显得额外的亮。他简直是从未见过这样的一把武器,或许是表示惊叹。

      “主人,你就这么随便将精神空间的火苗给浪费掉了,一个都不剩?就这么简单无伤害的兵器,主人我错了,我要求换一个主人。”

      子木这个反差有点让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好的武器,可是我又觉得不对劲。我的那些小宝贝们回不回得来,火焰小宝贝让我心疼了好久。

      麒火前辈,麒火前辈你在吗?

      我总觉得这个精灵系统没升级,有些问题都回答的迷迷糊糊,有的时候还特别的懒,不过还是有优点的,起码在我的精神空间,让我不寂寞。

      麒火出来了,一如既往的热,“小子你把武器不怎么样嘛,不过对于新手的你来说,也就足够了。等等…你是不是开启了职业…”

      麒火前辈也是很吃惊的样子,开启了职业道路?那不是应该在…更加高一点,起码也得是在神灵级别,这小子天赋还不错,不愧是命中之人。

      “我开启了职业?那劳烦麒火前辈帮我看看,我是什么职业。”我道。

      “什么职业?我活了这么久,居然还有老父不认识的职业,子木你个小精灵怎么看?”麒火机智的把问题反问了一下。

      “啊,你在问我?子木不清楚,按照年龄来计算的话,应该前辈比我老一些。我可算是白活了那么多年,那么多年都在沉睡中,子木怎么可能知道呢?”

      “也是,老夫也是沉睡如此。”麒火前辈也是哈哈大笑。

      他们居然在我面前卖老,可是并不代表我不会不知道,我也是气了很久。看着武器的外形有点像法师的法杖,又有点像战士的战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