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闺蜜把奶头露出来让我吃

      西凉,红雪山之下,猛然蹿出一道身影。

      满脸惊慌的回头看向魔门总坛。

       헎 他叫苏印,是魔门七大亲传弟子之一,也是唯一活下来的亲传弟子。

      一想到三天前魔门被一刀࿏斩断的场景,苏印就一阵后怕。

      “都死了……”苍

      “魔主死⟗了,十二使者死了,七十二路坛主也都死了……”

      “那个人太可怕了!”

      三日前,他因为贪杯偷溜出了魔皸门总坛,也曾听说中洲那边来了人,他还曾嗤之以鼻过,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当他重新回到魔门的时候,才发现早已经血流成河,被他引以为傲的魔主更是被쳕对方五个字直接镇杀消弭于天地。

      苏印怕了,发自心底的恐惧。

      他师尊,当代魔门门主,闭关ỳ多年,已经半只脚踏入合体之境,实力强大到已经镇压西凉多年。 騢

      可就是这样㎚的强者,连对方的面都没有见到,仅缛仅面对五个字就尸骨无存。

      鎸 “灵宗……”

      ꄫ 俜 “灵宗真的有神棌灵!”

      裒 他连딐夜쿥离开了魔门,在红雪山这个人烟稀少的地带硬生生躲藏了三天。

      身为魔主的亲传弟子,实在太清楚炼虚境쑉和合体境的差距……

      ৊ 但尽管如此,对于灵宗那位老祖的媝真实实力,他仍旧无法判断的出,能够以五个字镇杀魔主……这样的实力已经崩裂了他这么多年的武⒮道常识。

      “魔门算是完了……”

      苏印心里拔凉一片。

      먫 还没有从魔主ᦫ手里㏤学到绝学,魔门就先没了。

      更可怕的是,现在魔主被杀,众多魔道强者也都陨落……他魔门镇压西凉多年,早就得罪了太多的≑势力,接下来等待他们这些魔门挢弟子的恐怕就是正道的联手剿杀。

      苏印满脸惨白,根本不知道自己䙳的未来在哪。

      身为魔主的亲传弟子,他的长相气息早就已经被麕人洞察,想皿要堂而皇之的隐瞒是不可能的了。

      除非!

      ᦟ他一辈子䝢龟缩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蚽远离人綯世。

      “真当要如此?”

      苏印不甘心枪。

      咬牙切齿的看着ꀭ魔门那个方向,无数硝烟弥漫。

      正待要离开时,忽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师尊曾留给我一张纸条,让我危难之际打开!”

      苏印差뼚点忘掉了这头等大事。

      急忙从怀里翻找,从身上带着的铜锁中抽出纸䜃条。

      囐魔门之间相互暗杀的事情时常发生,这种来自魔主亲自传递的纸条ᨹ若是走漏了消息,势必会ꦆ给他引来杀身之祸。

      这纸条藏在铜锁内许久,上面都沾染着铜臭味。

      苏印ང将纸条看来,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当场瞳孔一缩,随后惊喜若狂。

      “是啊,我怎么忘了他老人家!有他在,我魔门一定有希望!”

      “石老祖在蛮南之地……”

      此次周天蛰出关也是为了上一代魔主之事。絺

      上一代魔主石墨奇修炼上古魔道,需要ं凤凰琉璃心륯,然而也是这凤凰琉璃心给魔蘯门引来了灭门之祸。

      “石老祖百年前就已经闭关消失,世上几乎无人知晓他老人家的闭关之地,若不是师尊࿓当年给了我这张纸条让我用于危难……甒”

      苏印心思敏捷,当即动身前往蛮南之地。

      ꄿ只有将延石老祖重新请出山,他魔门才有机会重见鶱人间。

      ……

      쮤 与此同时,另一边。

      一座华丽玉辇驶入了풜灵宗,阳光照耀下,来自玉辇上的金色光芒夺目动人。

      齐天恒看押黑猫读书,也注意到了这玉辇的存在,目光扫去,看到一个身穿宦官官服的老太监。

      ␾ 鐵这老太监虽然体态瘦弱,甚至佝偻着身子,但齐天恒却明显感知到,此人已所入分神境。

      圇“馡有意思。”

      齐天恒轻笑一声,这三年多来他始终不曾离开过灵宗,更别说外裂面的江湖是如何。浈

      不过在一些书籍上倒是也知晓,灵宗所在的区域往大了的说是玉离唱城,玉离城是中洲五十六˭城之一,而中洲以及南州又同归寴属大乾皇朝。

      大概一千帴三百年前,应该是大乾皇朝国力最为鼎盛的时期。⢂

      那时候,别说中南两州,就连整个西凉都曾是大乾皇朝的附庸国。

      当룸年大乾皇朝的皇帝雄才伟略,手段通天,一度将国土范围扩展廻到了蛮南之地的边缘,囊括五洲。

      只可惜,现在的大乾只剩下中南两洲。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大乾皇宫的一位太监便是分神境,更不敢想象大乾内的那些强者究竟都是什么修为。

      “不知何公公来我灵宗,所为何事?”老宗主与九峰峰主齐至。 쓸

      被唤作何公公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声音尖锐朿,“听闻灵宗出了位前辈,陛下特许九公主前来拜访。”

      老宗主同九峰峰主相视一眼,好不尴尬。

      㫌 就连他们也不曾亲眼目睹自家老祖真容。

      玉辇上,一道红衣少女走出,英气ꂼ十足的朝着灵宗老宗主拱手道:“晚辈白子颜见过诸位前辈。”

      ㎈“九公主客气了,请移步主峰。”老宗主客气道。

      九公主却是直接,“不知灵宗那位前辈现在在何处,晚辈有些武道上的问题想要询问。”

      老宗主不动声色道:“九公主这是那里的话。放眼整个大乾皇室,能人之辈数不胜数,若是连皇室那些前辈都没有办法解答九公主的困惑,我灵宗何德何能。”

      滕阳奕等人点头道:“是啊是啊。”

      九公主却钟灵毓秀,当即有所察觉,“那位前辈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晚辈可以等。”

      앤 何公公这时也冷冷说道:“九公主此行所奉的是圠陛下的旨意,你灵宗推三阻四是何意思?”

      老宗ྍ主不慌不忙道:“九公主,何公公,先移步主峰吧,此事为我灵宗秘闻,本不宜说出,但九公主若想知道,೅老夫便破个例,请。”

      老宗主的态度都摆到了这个地步,九公主便没有继续坚持。

      何公公倒是冷哼一声,躬身跟在九公主身后,前⸸去主峰。

      Ḉ……

      “非我灵㏘宗摆架子,实在是我家那位老祖还在闭关,无法见客,就连我等他老人ᩥ家都不愿意见。”老宗主叹口气道。蜒

      䮐 九公主却更加来了兴趣,一言不发地扫了眼身侧的何公公。

       何公公会意。

      蠄 他陪同乾皇多年,什么妖땇魔鬼怪没见过,灵宗的做派让他有所怀疑。

      当下便一股꟯神识探出。

      分神境的神识自然是不܌弱㾤,迅速便蔓延主峰,遍布九峰,试图找出那位前辈的下落鄬……

      陡然。

      圥何公公感知到了一股意志ꀾ。

      在他的感知下,那股意驉志虽无形,却如日中天。

      随着他查探下去。

      빣那股意志像是遭到了挑衅。

      浩瀚霸道的意志瞬息将何公公的神识碾压泯灭。

      坔 恐怖的意志瞬间降临。

      鯥 “ಋ跪下!”

      “噗——”

      何公公当场吐血,神色⿳惊骇,跪倒在地。

      “前辈饶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