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大逃亡

      商尹取出一块青木灵蛟玉,什将其放쿬置于自己的身前,而閞后服下一枚强身丹,勾动自己胸口符纹。

      浑厚的天地灵气不停用入自己的体内,一切如同采儿所说。

      太过强大的木行哘力量,会让人的肉身根本难以承受,仅仅只是汲取了一部分,商尹便感觉到自己体内有木化的迹象。

      当即在第ꨝ一时间菊停止对这青木灵蛟玉力量的汲取,而后全神贯注运转体内的气血,化开体内木行力量。㰙

      啮 他用自身体内气血带动,游走全身,然而这股力量被气血包뜙裹住后,与ꛡ往鉻常自己所炼化的力量不同。

      它们似乎有自己的想法,想要挣脱气血的包裹。

      商尹知道,绝对不能够任他们在自쿞己体内肆虐。

      他פ感受着自身气血,将这鰯些力量桎梏住,进行炼化,使之一点点与气血共融,壮大气血本身。

      气血大龙周身行走,每运转一圈䘛,那が些力量就被炼化几分。

      当这些力量全部被炼化后,这才聚集在商尹胸口的那一枚銖符纹之上。

      让商尹觉得比往常修炼的速度都邟要快上许多,虽然有些危险,但对于符纹力量的提升非常显著,对自己身体的养润,也是显而易㬓见。

      “这样下去,踏入灵体境,指日可待了。”如果想要让善商殿蜕变成灵,寄主本身也要踏入灵体境。

      修炼了一天,商尹缓了缓,拿出手中的铜锈刺,勾动符纹力量,融入其中。㱝

      只见那铜锈刺与先前不同,通体放光,汲取青木灵蛟玉的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了。

      િ虽然从表面上看,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商尹将其握在手中的感觉,与之前截然不同,并且能够看到,似有一根藤刺,若隐若现,如同灵蛇吐信般,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就在夏轩离开的第三天。

      冷公公已然在暗中,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来自暗蛮卫在北寒关中的力量聚集在一起。

      Ḉ他们得知,苏九尾已经不在틺,如今天正道观只有商尹与一名奴隶。

      故而仅仅只是派遣六名灵体境的暗蛮卫,他们的身份地位都不高,但却是极度擅长刺杀,乃是在北寒关中,一支非常强大的力量,纵然是⻼灵体紫境軶都不一定能够逃得过他们的合击刺杀。

      为了避免身份的暴露,就连所修炼的经术,都与蛮族不同,哪怕是常年在北寒关的人也不见得能够看得出来。

      白影隐匿在山ር林中뒄,他有绝对敏锐的感知,尤其夏昕交代之后,他更是不敢有任何樶大意轻心。

      如今已然开春,寒意消散。

      他莫名间感受到一股瘆人的冷意,这种气息让他本能觉得危险。

      人还没有到,他就先出手了。

      一道白色是剑光撕裂夜空,隐藏在暗中的ﴴ人立即抽身而退。

      殫 白影追击而上,来人必是仙身境的存在,怕是想要刺杀商尹。

      ꛓ两人在山林间穿行,时不时会过几招,只是在这过程当中,他与天正道观的距离已经拉开。

      追至一半,白影觉得不对:“中计了。”

      他要抽身而退的时候,那一道黑影又缠杀而来,周遭都变得极其寒冷,仿佛空间都要被冻结,他手中出现一柄洁白如雪ꁖ的剑,横扫四方,想要速战速决。

      这一道黑影似乎对他的手段,有所了解,每每总能够避开要害。 ꘮

      焉白影越是急着想脱身,又是无法脱开。

      这时,有六道黑影,趁着夜色潜入到道观之中。

      原本正在发呆的憨憨,感觉都不对,发出浑伈厚的쪝叫声:“啊……啊……啊……”

      商尹登时睁开双眼,感觉到情况不对,手里握着铜锈刺,穿上夜行衣。

      六尊暗蛮卫的实力,都在灵体黄境,潜入道观,被憨憨发现的瞬间。

      他们手持暗毒刺,同时向在庭ꈪ院中憨憨出ⷽ手。

      这六尊෥暗蛮卫常年生活在一起,゚配合密切,两人刺￀向憨憨的颈部,两人一前一后,刺向他的前胸后背,最后两人则是攻他的下盘。

      除非是像苏九柩尾那种级别的存在䖾,否则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躲过他们的合击。

      更可怕的是,这六个人同时勾动体内的寒之符纹,他们所在的周遭顿时寒气逼人,使人ዛ气血难以运转。

      简直就是绝杀。

      两尊刺向憨憨颈部的人,眼看着就㪓要ࢸ得手了。

      突然憨憨同时挥动双拳,他长臂过膝隺,虽然看起来体型魁梧,但出拳却极快,还没等对方刺中自己,双拳已然打在两人的胸口。

      咔咔。

      骨骼碎裂的声音,哪怕商尹在房间内都能够听得见。

      然而他的身法,却不如苏九尾那般灵敏轻盈,其他四人手中的暗毒刺分别扎在他的身上。

      叮,叮……

      四名暗蛮卫脸色大变,震般惊不已,竟然有人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肉身,挡住暗毒刺,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虽然如此,憨憨的身上还是流出殷红的血线。

      “嗖。”

      那用暗毒刺扎向憨憨后心的人,被一根弩箭,破穿的头颅。 璅

      꿟 憨憨则是挥动自己的手掌,狠狠拍在胸口那暗蛮卫的脑门上。

      咔。

      对方颅骨似乎都被拍碎了,整个人砸在墙上,强劲的冲击力,让他身上的骨骼粉碎,婡眼看是活不成了。㍉

      两个攻下盘的暗蛮䅹卫,看正主出现了。

      伄 第⒔一时间扑杀向商尹,憨᩽憨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脚,将其拎起来狠狠在地上砸了几下,血浆娂迸溅。

      只是另外一人,却朝着商尹当面刺来,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似乎生来就被人牺牲的,哪怕同伴惨死在憨憨手中,依旧没有任何的情绪。

      他手中的暗毒刺,与黑夜融合לּ在一起,商尹甚至看不到他的利刃在哪里。

      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刻。

      พ “《灵根缠绕》。”

      商尹手中握着铜锈刺,本能勾动胸口的符纹力量,红色光芒涌动,《灵根缠绕》这一纹⡻术与手中的铜锈刺共振굖。

      突然间,从铜锈刺激射出一道藤刺,破空而出,甚是锋锐,直接扎入到暗蛮卫的体内,只见其身体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絖 这一切,来得突然。

      商尹只觉得这一击,似乎把他那一枚符纹所积蓄的力量,消耗了大半。

      “竟然都动用暗蛮卫来杀我了,看来天正道观是呆不下去了。”商尹心中震怒。

      “呵……”憨憨见商尹无事,便摸了摸脑袋,傻笑着。

      “多亏你了。”商尹原本以为,憨凒憨只是奴隶而已,并没有什么战斗力,不曾想这一个ꢲ照面,竟然就直接废掉对面五个人,着实可怕。

      更重要的是,憨憨的죔肉身强度,简直骇人听闻。

      “你感觉怎么样?”商尹来到他的身旁,看到大腿,以及前胸后背,被扎出一个细细的小洞,分别四道血线:“这暗毒刺,有毒……”

      磣 “憨…憨…不…怕……要…吃﹞…豆…豆…”憨憨傻笑着,艰难吐字。

      “好。”惩商尹有些担心,但还是拿出不少强身丹。

      只见憨憨一畝把吃进去十多颗,当炒豆子咀嚼起来,不久之后,他身上的四个血洞都貤已然被修复。

      “伤口⮓竟然好这么快?憨憨你到底是什么魔鬼?”商尹觉得自己可能捡到宝了,心旎中大喜。

      “呵呵……”憨憨傻笑着骨。

      彮 “不能大意,看来뗈接下来会更加不太平了。”商尹没想到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刺杀,几番思量,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明天要去见高离将军了。”

      两个时辰之后,᪺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白影守卫不利,商公子请恕罪。”他被黑影缠着,不久之前㧔才脱身。

      ؍期间暗蛮卫的尸骨,商尹都没有去处理,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人来。

      “嗯?白影?”商尹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暗中保护自己,想来是夏昕的主意,心中多出几分感激:“这是怎么回事?”

      䶚“两个时辰前,有仙身境的强者引我离开,后来我发现自己೥应该是中计了,他就一直缠着我,直到不久前才脱身。”白影看着这些商尹平安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䞋若是商公子不介意的话,就让我在道观中,下次定然寸步不离。”

      “今夜就有劳白影兄了,待到明日天亮,你与我一同下즵山。”商尹不慔敢托大,如果说有仙身境的挳人缠住白影,那很有可能会是夏䩥国的人,他们不方便出手,但却想要借暗蛮卫来刺杀自己,看来自ୋ己不到帝都走一趟是不行了。

      要知道,自己뫺与帝都之人,无怨无仇,可是他们总是三番两次要跟自己过不去,总렽不能够一直被动在这里,根本无还手之力。

      “是。”白影第一时间,盘膝在庭院中的老松石椅下。

      ྽ 隐藏在ᑅ暗中黑影,看了뺜看安然无恙的商尹,而后转身离去,显然想要暗杀商尹,寻常的力量根本做不到。

      쎟 经此一事,죙冷僵知道接下来要刺杀商尹,只怕会更难一些。

      ܉ “商尹最多在凡胎境巅峰,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瞹六名灵体境黄境的暗蛮卫,这六个人常年生活在一起,配㔍合紧密不可能失手才对,难不成问题出在那奴隶身上?不可能,他身上完全没有符纹力量波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天正道观里面应该还有藏人。”冷僵所收到的情报,这只是一名奴隶而已,哪怕是홴从大武部落那边所确认的,的确只是商尹一时兴起,买下来的奴隶,根本没有什么特殊身份可言。

      “看来要换一个计划了。”冷僵不比其他人,既然他从太后那边受命缑,接下ᲅ来做什么事,都无需太后过问,只要结果商尹是死的就可以,中间是不是失败过,并不是太重要。

      这ǫ一次显然是对商尹实力的严重低估所湷导致的。

      有白影坐镇在道馆中,他安心许多。

      回到自己읅的房间,继续修홚炼。

      “看来斻要加紧赚取行善币了,尽可能把善商殿提升后,看看能不能有其他保命的东西。”商尹用自己的意念勾动善商殿,突然发现有行善币增加了。

      多顠出了五万左右,他基本上都已经死心了,这五万是为何多出来的?

      “难道是因为我给夏昕建立基金的原因?也不对啊,说不通,难道她这几天已经用基金的钱去帮助别人了?”商尹百思不得其解。

      侅一夜的修炼,让他的消耗基本恢复,如果自己想要去帝都,接下来该如何安排,他已熉然想得通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