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层浪破解盒子绿巨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

      白雪楼在营地中快速穿梭,如一阵狂ു风过境,很快就윧来到帐篷外。

      眼前,一个黑衣人似等휏候多时,芯周围安静,诡异的没有⽎一丝杂音。

      白雪楼心一沉,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现귭在还不知道对方在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若不是为了石像而来,被㽋对方从自己话语中察觉到一些信息,很ꂥ容易造成信息差。

      黑衣人上下看了看白雪楼,摘下脸上的黑布,这是ꇫ一个男౿人,面带微笑,客客气气。

      “你就是白先生㩱?”

      这是一个相当不符合갶当前局面的语畜气,白雪楼察觉到了不对劲,先礼后兵吗?

      嫠黑衣人继续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长话短说吧,白先生,我代表阴阳家,我们通过一些手段获得、拜读了嬰《葵花宝典》,现在,想请先生与ⵯ我回去一趟,阴阳家太一想请您喝茶,论道,共赏日月。”

      “㚴阴阳家?”白雪楼微微皱眉,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而且,面前Ӧ这人的槴修为居然又是一个駉他无法看透的存在,⚚白雪楼是先天圆满境赿界,这人定然又是一位神通高手。

      所以,刚才外面那些都是他们为了与我单独见面设计出来的调虎离山吗?

      併“这么说,你们并不准备给我选择?”白雪楼平静说道。

      “不。”黑衣人摇摇头,说道:“白先生能撰写出《葵花宝典》这쫲样的䄩惊世之作,豟是有大才之人,我们调虎离山引开常大人只是Ď不ॄ想暴露,给您也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所以,혼你们꧰既然ꞇ知道常毅,是不是鞩也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묆白雪楼试探问道。

      黑衣人微微一怔,说道:“白先生如果说的是天駖衡司所寁管之䍸事的话,是的。”

      天衡司三字一出,白雪楼立刻明白了,这人所牵扯的背蘚后必然也处于世撓界的另一面ꆰ。

      诡异、强大,这是目前白雪楼对于这种神ܩ秘事物的看法。

      如此看来,天衡司作为梁国的官方神秘组织,可能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

      思绪电转,白雪楼警惕问道:“如果我不跟你去,你是准备杀我吗?”

      “我什么也不会做。”黑衣人说完,忽然抬头向远处看去,随后看向白雪楼。

      “既然白先生不愿意,那ͷ我就先离开了。”

      说完,黑衣人迅速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링,常毅赶了回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쯂白雪楼。

      “白兄弟,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你……”急急忙忙赶回来,常毅话说到一半,忽然发现白雪楼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不应该啊!

      投放鱼人血肉含,尖叫声,一环扣一环,怎么看都是一个非常璭厉害的高人策划出来ᚫ的调虎离山之计,为的就是引开自己,可为什么,好像什么ᩅ都没有发生一样?

      “怎么了?”白雪恘楼故作疑惑。

      “你这边,没有出现什么事吗?”常毅奇怪道。

      “我才刚到这,就看到你急匆匆跑过来,怎么了?那边是出了㾣什么垊大事吗޽?”

      见白雪楼疑惑不似作假,常毅松了一口气,说道:“那边只是一个女人被人用匕首袭击了,并不是鱼人。”

      “嗯,那痪就好。”白ꖩ雪楼点点头,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白玲珑带着陈立二人从远处缓缓跑了过来。

      几人身上大汗淋漓,态度极其认真严肃。

      跑到白雪楼身旁他们也没有停下。

      白雪楼对白玲♶珑轻轻说道:“姐,我准압备加入天衡司了。”

      ↢ ᩀ 这话一出,一旁的常毅立刻惊喜不已。

      白玲珑看了他一眼,平静的点点头,步伐不变,继续往前跑步前进。

      白雪楼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白玲珑在想什么,不由苦笑起来。

      㚥白玲珑并不是因为白雪楼选择加入天衡司而疏远他,相反,正是因为白雪楼加埴入天衡司,为了不让白雪楼担心,白玲珑才会如此,用行堵动告诉白雪楼,即便你不在,我也会努力修炼……

      垀 该说不愧是我的姐姐吗?

      白雪楼迅速整理好思绪,话锋一转,ፒ对常毅说道๕:“我这边没有发现什么事情,不过,营地里有뎖人往水中投放鱼人血肉ᶓ的事情,我柅认为还是有必要和这片⁾营地的管理者汇报一下。”

      惊喜的常毅立刻回过神,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ꁡ,红萧也和他说过一次,营地有人往水中投放౗鱼人血肉,促使五十多人变成鱼人,爆发混乱。饪

      很明显,这件事背后肯定是﵂有一个神秘的댆组织在谋划着什么,豠只不过,凭他们现在掌握的蛛丝马迹根本就什么也查不觤出。

      常毅并不知道,这个神秘组织的人刚才还和白雪楼见了一面,不然的话,如果他知道闹出这么多的事情,居然就是为了和白雪楼见一꽈面,不知他该作何感想了。

      㛩䝃当然,阴阳家的人也不过㦮是借鸡生蛋,之前第一次的混乱和他们并没有关系,的的确确就是有人想要报复大家,所以往水퍈里放枸了鱼人血肉,阴阳家只不过是借此事件,摆了个调虎离山的局,最后再和白雪楼见一面。

      而常毅不知道这些的ᙎ结果就是,他越想越觉得古怪,非常古怪!

      在他看来,如果白雪楼出事쌜了完全没必要骗自己,所以,白雪楼不辀可能骗他,而这㘭样一来,这个调虎离山之计又是为什么呢?难道还有什솒么他不知道的更大的谋划?

      ⾵回去之后,常毅连着写了两㈓份书信,其一是白雪楼同意亲自传授《葵花宝典팅》,其二则是关于两㜴次水中投放鱼人血肉的古怪事情描述。

      古怪的事情往往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尤其是这件事本就涉及鱼人,出现一些古怪也很正常。

      “难道,鱼人血肉还能通过诱惑别人的衇方式,完成自己将人转化成鱼人的目的?”常毅咬着笔杆子,非常费解。

      白雪楼并不管他怎么想,反正他是不会把这件事说ꥣ出来的。

      芜 与其匾他迀的神秘组织成员单独见面,这种事情只要一说出来就容易让人产生怀疑,所以为了避免麻烦,还是不说ஐ得好。

      回到大兴城䕩,常毅在天㧓衡司分部中给白雪楼安排了一间房,常毅离开之后,白雪楼便㠫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