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姿势

      农“那个秦姐,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人在台上比较松弛?”

      虽גּ然已经下定了决心ﹰ,但想要消除紧张还是没法做到,所浙以雷鸣想听取一下别人的意见,看看能不能让自己缓一下。

      “你很紧张么?”秦怡岚明知故问垕。

      “当然不是!就是…就是想让自己状态变得更好。”

      窞 䜎 雷鸣依旧嘴샌硬。

      坦白是不可能坦白的,自己堂堂穿越者,星驿公司最强新人,怎么可能会紧张!

      秦怡岚差点忍不住放声大棧笑。

      明明情绪都写在脸上了,ዮ竟然还不蛜好意思㵌承认。不过好歹是衐自己的艺人,面子还是要留的。 ㉏

      咳嗽两声,秦怡岚勉强忍住笑容:

      “上台之前多做些心理暗示,把舞台想象成录音棚,要是还紧张,把目光聚焦到一点,紧盯着提词器,不要看观众就行퐃,很简单的。”

      这样就可以䶛?

      你怕不是在逗我!

      雷鸣有些懵,呆愣了一会儿,他狠狠一咬牙。

      삍拼了!

      都说金钱和美色能让人疯狂,为了保住这两项,雷鸣决定豁出去了。

      ……

      ……㑕

      孥天还没黑的时候,观众就陆陆续续的开始进场,听着前台传来的嘈杂礪声㇧,雷鸣又开始焦躁不安,膀胱也涨的难受,不停的跑去厕所。

      他也完全没有了看美女的闲情雅致,唯一希望就是时间过得慢一些。

      但无论如何,该来的总是会来몣。

      晚上㞕七点,晚会准时开始,欢呼声山埥呼海啸,观众的热情一浪高过徆一浪。 ㍛

      但在雷鸣看来,这些就像是催命的鼓槌,一棒一棒的敲在心霾房上,无论他怎么做心里建设,双腿还是难以抑制的抖动。

      马丹,完全不行啊…

      㭀要不然想个办法阻止晚会继续进行吧?

      比如报警说场핱内謽有炸弹?

      不行,扰乱社会治安,会被逮ﯼ捕。

      潜入操作室拔掉电源焈?

      也不行,最多只能算是直播事故,恢复之后还是一样要面对。

      雷鸣正闭着眼睛异想天开的时候,얈有人过来通팔知꽍他准备上煑场。

      不是第八个节目么?怎么这么ل快!

      目完蛋了,完蛋了…

      “加油,我在台下等你。”

      秦怡岚说了不少鼓励憸的话Ṙ。

      ︎雷鸣完全没听进去,艰难的扯了下嘴角,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浑浑噩噩的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候场的时间最为痛苦,每一秒都是煎熬,就在冴他忍不住快要潜逃的䭦时候,终于听见有人在耳返里面说道:

      䡡 “雷鸣,从䯚一号门走,倒数,5.4.3.2.1.进场!”

      哎,果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前方젵就是舞台了,雷鸣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带着⺆赴死决心走了出去。

      冷。

      这是雷鸣的第一感觉,刚走到室外,寒风瞬间从衣服的缝隙中钻入。

      也不知道那些女艺人⟬是怎么忍受住的,一个个穿着露肩礼服还能面不改色P。

      不过雷鸣很快意识到,这会儿不是担心女艺仁人耐不耐冻的时候。被寒风吹过,他反而清醒了不少,也更能体会到万人体育场带来的压ꊈ迫感。

      뀜看台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影,似乎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 䁥

      雷鸣肢体僵硬的走퍅到了预先彩排的位置。

      要干什么来着?

      轑 哦,找提词器。

      按照秦怡岚传授的经验,眼神锁定提词器,死死的盯住。

      前奏响起。

      齢 雷鸣尽管脑子是乱的,但只要一进歌曲,依旧可以脱口而出: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很有钱,

      我的第一选择不是去环游世界…”

      在台下的秦屏怡岚悄悄松了口荷气。

      还好,没有跑调。

      只是表情管理实祤在不敢恭维。

      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完全不像在演唱歌曲,倒是像要找人打架一样。 

      雷鸣也清楚自己的表情一定很狰狞,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能保持站立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更糟糕的是,帧虽然紧盯着提词器,但余光仍然能看到观众席,他꽲们的一举一动,甚至挥舞的荧光瞐棒都谑看的一清졍二楚。

      雷鸣非常清楚,빧如果再不找个办法,自己的注意혽力绝对会被观众吸引过去,这样下去迟早要完。

      他也不去想播出效幫果了,干脆直接把眼睛闭上。

      说来神奇。

      在中断了视釸觉之后,紧张感真的在减轻了不少。

      耳返砋里自己的声音也能听清了,腿也慢慢不哆嗦了,除了嘴角偶尔会抽动一下之外,雷鸣似乎真的找到了在录音室里的状态。

      现场导播也适时的把摄影机推了一个近景,给他来了个脸部特写。

      于此同时,正在看直播的樊朴忍不住笑出了猪櫦脚ㅱ。ꓑ

      早在演出之前,雷鸣就数次显摆自己受邀去参加跨年ꑢ晚会,时不时刺激一下他那脆弱的心灵。

      所以樊朴发誓,绝对不会看今年的晚会。

      可临到头,他还是没忍住打开了电脑。

      这会儿看到雷鸣在台上的怂样,终于有了大仇得报的感觉。

      “哈哈哈哈,孙贼,看你还不浊在我面前装。”

      濘 樊朴十分庆幸自己看了晚会,要不䤷然哪来的快乐源泉?

      虽然幸灾㝣乐祸的很不厚៳道,但这⦕种Ꙃ珍贵记录是一定要保存下来的,以后时不时拿出来羞辱一下雷鸣œ。

      不过慀光有视频没什么意思,最好在加上网友的评论,毕竟杀人要诛心嘛。

      ƞ  所以樊朴开启录屏的同时,顺手也点开了弹幕。

      随着雷鸣的演唱,弹幕也一条条飞速ক划过。

      ꑓ “这个小哥哥是谁?长得䆬好帅!唱歌也挺稳。”

      “想起来了,就是唱飘雪的那个歌手嘛,叫雷鸣,当时宣传他是盛世美颜。”

      “不吹不黑,看到퍕他之后,我感觉我的颜值受到了威胁。” 烈

      “勿扰,舔屏中…”

      ???

      樊朴满脑子问号,他有些迷惑了。

      是我打开的方式阷不对么?怎么跟想象的不太一样?

      歹 明显的舞﬌台失误都视而不见,怎么焦点反而都集中在雷鸣的长相ꠏ上了?

      穄 又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弹幕里终于有人说出重点。

      “这个人好奇怪啊,之前表情凶狠,现在又闭着眼睛,这是为什么呀?”

      对嘛,这才叫观察入微!

      而且发这条弹幕的人很呯鸡贼,假装用疑问的口气问出来,反而能让大家的讨论。

      如同樊朴所预料的,这条弹幕确实也确实引起了注意。

      有人回复道:“是不是因为冷的啊。”

      媽“大概是吧,现场温度那么低。”

      “心疼...”

      这都是什么玩意!

      樊朴很是郁闷,忍不住也跟着发了一条。

      “这很明显是因为紧张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