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java官方网站服务你的渴望

      陆汇源这几日心情都极佳,他很久没有这么舒畅过了。

      但还有一点气郁在心中。

      母妃大仇得报,本就应是他的世子之位也即将收入囊中。

      但即使成了世子,他依旧要站在父王的阴影下,必须要谨言慎行。

      更何况,现在的他,还没有真正成为世子……

      不过不要紧,待成为世子后,他继承王位的日子也会更近了。

      思及此,他得意一笑,端起桌上的酒饮用。

      这是昨日收的二十年的芙蓉绽,是他最喜爱的酒。

      拿出珍藏的青玉酒杯,给自己倒上一杯。

      看着里面清澈的酒液,他拿起酒杯放在鼻下细嗅。

      “好酒!”

      陆汇源赞叹,心情舒畅,连最爱的酒的香气都比素日更醉人三分。

      他当即一饮而尽,复又倒酒。

      三杯下肚后,他拿起筷子夹起下酒小菜食用。

      怎料筷中的木耳尚未入口,他腹中剧痛。

      “啊!”

      陆汇源向后仰倒在地,筷子、木耳也应声而落。

      他捂着肚子痛苦地大吼。

      脖颈青筋直露,浑身泛红。

      “大公子?大公子您怎么了?!”

      听到他嘶吼声的家丁们循声而来,进入屋中看见他在地上剧烈挣扎。

      “大公子!快!快叫大夫来!”家丁们七手八脚地把陆汇源抬到床上,唤其中几个腿脚快的去叫府中的大夫。

      等大夫到时,陆汇源已经七窍出血而亡。

      他临死前握着家丁的手,在上面用血写下一个‘宁’字。

      最终睁着眼死去。

      家丁帮他合上了眼。

      陆靖良赶到时,只看到长子浑身通红,前襟沾满他生前吐出的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源儿怎会如此!”陆靖良双目通红,捧着长子温凉的脸庞,失态怒吼。

      那个手中被写了字的家丁在人群中被推搡而出。

      他自知事情重大,便支支吾吾地告诉陆靖良他们所知的来龙去脉。

      “王爷,小的们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陆靖良看着他手中的那个血字,沉默不语。

      “医师,你怎么看?”良久,他转头询问大夫。

      “依老夫之见,大公子浑身通红,七窍流血,尸体软而不僵,很有可能是中了西域奇毒万毒丸。”医师细细检查过尸体和酒菜、室内的布置后,得出结论。

      他抚了抚花白的胡须,凝重地说:“老夫曾在西部地区时见过这种毒,中毒者,无一例外全部死亡。此毒是由西域的毒蝎和响尾蛇、毒蛛、毒蚁等毒物淬炼而成,所以初时会腹痛不止,青筋直冒,这是因为剧毒诱发体内血气汹涌,加上蝎毒等发作导致的。

      “接下来,浑身泛红,最终红如丹砂,便会七窍流血而亡,这是因为血气被强行逼出体内所致。到了此时,体内的器脏尽皆破裂,人便会死。”

      “死后尸体却不会僵硬,这是因为血气虽然涌出了一部分,但更多的还被锁在体内,并且仍然处于中毒时的状态,所以尸体还如同生前一般柔软。哎——也不知是何人如此狠毒,用这种歹毒的药丸来害大公子。”

      医师长叹一声,心中默哀。

      “医师,这种毒要如何下,你可知道?”陆靖良听后,鹰目盯着医师,一字一句地询问。

      “这是自然,这种毒无色无味,入口即化、遇水即溶,所以要制成药丸存放。若要下此毒,必须从酒菜中入手,方才老夫用银针试毒,此毒应该是被歹人下在了酒中。”

      医师听问,立即回答。

      “多谢医师!”陆靖良听罢,当即行礼致谢。

      “哎!老夫身为府医却无法挽回令公子的性命,是老夫的失职,当不得如此大礼。”老医师侧身避过,拱手解释。

      “医师客气了,若果无你,本王不知何时才能得知此毒的来历。”陆靖良回以拱手。

      随后,他命令家丁送老医师回去住处,并赐其银钱。接着,命人彻查陆汇源桌上的酒的来源,力求尽快缉拿凶手。

      待回到书房后,他唤来心腹,命他去沈府找到陆汇宁,立即带回。

      陆靖良负手在后,踱步良久。

      他从暗格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轴画卷,展开,上面画着一个风姿卓绝的美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