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特片

       刘汉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手中的广州府地图、与后世相差巨大。

      훖现在的广州府连后世的㝞一个区都比不了,大㎕半区域属于农田⩁。

      휾 济南府的那些权贵不需要刘汉操作,他们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

      广州府的有钱人뿎太多䛃,他们不一定全部都听命于刘汉ꕍ。

      当下的拆迁工作,ஆ就需要刘汉亲力亲为的操刀。

      难度系数非常的鎚大,毕竟土地都在地主手中、而不是那些佃农、农奴。

      要他们的土地就是要他们的命,ꄍ刘汉很有可能死艰于非命。

      对方可不管你是什么官,触碰他们的红线就要死!

      刘汉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越穷越无序、窅越⓸富越有序。ন

      富人都是追求安稳的日子,他们拥有越多、越害怕失去。

      穷人是光脚不怕穿鞋,反正一无所有、所以破罐子破摔。

      “少主!”曹广泰推门而入。

      “工作进展如鄡何了?”刘殫汉示意曹广泰坐过来。

      “这广州府的人巋就是比济南府的人有钱!

      这越有钱的人越好䩿骗,赚钱和捡钱没啥区别!”曹广泰感叹着。

      刘汉一脸乐呵的表情,立刻给曹广泰倒上茶水。

      曹广泰站起身子,却被刘汉摁在沙发上。

      “其实就是少主你的章子比较好用!

      我以给乾隆祝75岁墮大寿为由,收刮着他们的孝钱。

      那벹些当官的,一点都不质疑我的身份、争槫先恐后加钱。  咻

      后来我听说,全⾊都是一群捐官的庸才。

      我才发现。。这群人是最好的目标,他们有뱣钱、不差钱。

      他们能花钱买官䨦,就相信花大钱ᘼ能升官。”曹广泰很兴奋ᮓ。

      勫 “没留下什么尾巴吧?泲”刘汉有옲些퀄担忧。

      要是被那些人知道了真相,那曹广泰绝对会被千刀万剐炵。

      ﻀ古代社会,最不能得罪的人群就是有权有势阶级。

      튎地方上执行着地方法,根本不需要遵守朝廷的法律。

      曹广泰摇摇头,自己Ʉ一直在学习和模仿刘汉。

      成为幕后的操控者,绝对不把自己暴露在台前。ժ

      ꑾ花点钱将那些官员Ổ的身边人៊收买洎,靠着他们去帮自己推广业务。

      “乾ⱛ隆每次搞庆典的时候,各级地方官不都花杊钱通关系。

      这种投资不在乎收益,他➩们只想᫢在乾隆쯥心中留个印象。

      我想通了这一点后,开始在其它地方收取孝钱。

      窳 㷰反正能骗多少人就骗多少,不行了就换一种方式。”曹广泰笑道냫。

      刘汉点着头,认真看着曹广泰。

      曹广泰뇓不由低着头,自己的小心思还是没有瞒过柇刘汉。

      “我最뭖近招了一群江湖骗子,需要一笔艅银子来养着。

      䡼 要我一个人做那么多的事情,那是肯定办砸。

      人多力量蘳大,他们都是一群拿钱办事的主。

      不要太多的银子,随便给个三五十万两!”曹广泰喝了一口茶水。

      刘汉白了曹广막泰一眼,他这是发现趽自己有钱了。

      不쨒过扩种一下班子,这⼻笔钱还真的쿥要多给才好。

      “我会给你五十万两白银,你可要把账目做好。

      等下帮我办一件事情,将广州府的那些农田全部收购。

      我要重新建㩮设广州府,官署会支持我们的工作。

      这一点你不需要担心,总之先行给我联系到那些地主。”刘汉吩咐着曹广泰。

      쉺曹广挄泰挠挠头,这事情自己根本无法下手。

      那些䬶田地都是地主的命,绝对不可能轻易卖出。

      曹广泰看着刘皸汉认真的表情ꁎ,顿时明白、这是对自己的考验。

      刘汉静静喝┬着茶水,自己已经想到了一个应对的方法。

      “少主!你是说工业吗?”曹广泰回想着刘汉之前的发展史。

      用水荡泥神物,开创了齐鲁省的工业热潮。

      许许多多娏的地主变成了厂长,坐拥一家家下金蛋的工厂。

      从水泥产物,逐渐扩展到各种工业原材料的钹加工与制造。

      改变的方式不騈是很难,只是把之前的小工坊变成刘氏工坊。

      “简单❮来说、复制粘贴四个字!

      济南府的水泥还没有扩张到广州府,我们可以独家经营。

      目前水泥成为몶圣上的独有神物,任何人不可私自制造。

      谁想要建立水泥厂的话,要向我们缴纳一定的专利费。”刘汉才发现内涣务府总管渴的身份真不错。

      “既然你牢记我之前做过的事情,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做。

      把在济南府的那一套用在广州府上,不要畏首畏尾。

      﨣以往我还不是满清的官员,现在更是成为了官商结合体。

      过一段时间,和珅将会从京师调动大量的工匠过来。”刘汉交代着曹广泰。

      曹广泰抬头浮想着,刘汉做的事情不多、但极其的复杂。

      됥 刘汉不喜欢出现在台面上,而是躲在幕后操控者台前的提线木偶。

      “少主,只要官署没有问题,我这边就没问题。

      你之前也是靠着济南府的官员䓩,扩张你的事业。

      我们想要在广州府快速扩张,必࢝须要有这些当官的支持。

      헚 尤其是退田建厂这件事,往大的方面来说愿、动摇国ﱓ本!”깎曹广泰还是想提醒一섛下刘汉。

      刘汉ᬗ靠在沙发上,自己何尝不知道农业是华夏王朝的根。

      㣠 不把这个根给斩断,民众根本不可能像西洋人一样扬帆起航。

      “我也不隐瞒什么,老王八给我的圣命、让我去往南洋建立粮仓。

      只要给上面的粮食一斤不㚱少,任何人的弹劾毫无作用。

      至于下面ᔫ人会不会饿死,那与我没有任何干系。

      ĸ 耂即使东窗拔事发,我们还有天灾这个最好的借口可以利用。”刘汉直言道。

      曹广泰身子一抖,完全没想到刘汉的心如此狠!

      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只能说刘汉是蚩尤转世。

      百姓造反的关键点,那就是没有养活自己的一亩田或者一口䅕粮。

      曹广泰内心知道,刘汉是想要将他们逼向绝路、跟随着他搞造反。

      “不要说我心狠⧠,实际上掌权者那个不心狠手辣?

      你以为老王八很在乎黎民百姓的生死?实则不是!

      他当了那么久的皇帝,心里头已经很明确、天下百姓不可能富足。

      历朝历代总有穷人、옸总有造反者,那还需要操什么空心!”刘汉太了解乾隆。

      乾隆十三年,富察氏死后、乾隆彻底变了一个徇人㓖。

      十三年前乾隆想做个明君、千古一帝,可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坡事情☽。

      “聪明人总喜欢把事情搞得很复杂,而皇帝们总感觉有刁民想害他们。

      臣솩子们用天灾做文章、借机控制皇帝,皇帝用人祸做文章、确保权力绝对性!”刘汉不担心被乾隆砍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