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诗织电影在线电影

      称帝的这劥三两日间,刘知远很忙,忙着接见底下的文武大冨臣,忙着发ꒊ号施令,忙着֚邀买人心。同时思考着,新朝中央机构的人员配置。轻松点的壘做法,将河东节鴅度原本的那一套班子直接升级便是,但真正操作起来又不可能那般简单。

      在众人期待着的时릐候,刘知远一点口风也未露,只是暂且拿着픨“东进”的话摽题转移视线。

      刘承祐忙完遴选控鹤军的事鿤情后,倒是稍得片刻空闲,却也有限。偌大的北平王骊府,已然彻底冷清下来,刘承训被召进宫,赐了一座偏殿就近协助处理政务,短时间内,襨就只有刘承祐暂时还住在潜邸。

      不知何故,춁拖了两日,此前被刘承祐提了一句的郭荣终于登门报到了。

      于偏院书房藌中,专门抽出时间,接见其人。

      “郭荣拜见殿下!”

      静静地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此时的郭荣,显得很普通,不满좥三十岁,身形不‎算高大,长相也是“英奇”,看起来是个沉默寡言的人。

      不过面对刘承祐审视的目光,郭荣除了目光微微垂低外,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只是淡定地等着刘承祐问话。凝视了许久,刘承祐方才收回了目光,心中难免感慨,在此刻,只怕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普普通通的青年有成为“五代第一明君”的潜力。

      “你就是郭荣?”书房中的气氛安静地有些压抑,良久,刘承⾟祐终于平淡地发话了。 䖊

      “回殿下,正是小人。”郭荣不卑不亢地答道。

      “果然둀,并非凡人!㪬”刘承祐幽幽一句,语气似有不善:“我前日便已征召,何以迁延至今?”

      闻言,郭荣脸上没有一丝变化,只是抬了抬眼皮瞄了刘承祐一下,沉稳答道:“䄼小人一直替家父处理府中庶务,ꙧ需要交鈝代妥善。”

      刘承祐点头,ᬬ好像接受了这个解释,朝其示意了一下:“坐!”

      “谢殿下!”和刘໵承祐保持着同样的严肃鶀脸,郭荣拱了拱手。

      “官居何职?”待其落座,刘承祐继续发问。

      闻此问,郭荣平静的眼神中终于闪过了一丝疑惑。按照他的想法,刘承祐此前䇐指名道姓地征召他,应该了解䓝他的情况才是。

      顿了一下,郭荣缓缓回道凉:“小人只在家中帮衬庶务,无官职在身。”

      “那可真是浪费人才了!”刘承祐说,思吟一会儿,继续道:“我观你严肃笃厚,甚合我意。唔,暂时委屈你⍈为龙栖军法都校,巡检军纪!”

      賕刘承᪕祐这㎦是要让郭荣去当“军法官”。

      “谢殿下!”郭荣却也没有二话,只是稳稳地起身拱手应命,称谢。

      阏 ......

      ト刘承祐与郭荣的会面,并没有怎么“惊天谲动地”,郭荣谨慎肃重髻,刘承祐也没有将他当作“周世宗”看待,没有表现出什么莫名的激얟动,就这么平淡地结束了。

      告退之后,郭荣神情终于有了变化,眼中疑思不定。ꪭ事实上,从郭威那里得知,刘承祐要将他征召至麾下效命之时,他是十分讶异的。

      刘知远称帝,刘承祐已经是新帝国的二皇子了,身份贵重,何以对他这个未见一面、不名一文的郭家养子感兴趣。与郭威讨论过,不管从哪方面看,只有一个理由:拉拢郭威。

      郭威当时还当着郭荣的面感叹了一句:“也许这新朝주,将有一场ᅰ夺嫡之争啊!”

      不过不管刘承祐抱着什么心思,郭荣这边是果断决定应召。一者郭威已经答应了,不好㴄回绝落了二皇子的面子;二者,郭荣自身也是不愿再在郭府“碌碌无为”。

      郭荣以养子的身份,操持郭府事务峫已经有些年头了,事情处理自是井井有쉘条,当年为解家中拮据,还做过茶跠货生意。在这个过程中,读书、习骑射、开拓见识。多年✎的积累下来,郭荣已然按⣀捺不住心中对建稔功立业的渴望了。

       郭威与之分析过,新朝之立,契丹仍旧占据中国,接下来河东必然会出兵,挺进中原긪。时局若此,正是英雄奋起,䝇创立功业的好时机。

      事实上,哪怕没有刘承祐的征召,郭威也不会Ⱎ再让郭荣待在府中为琐碎蛸之事牵绊。早看出刘承祐不会是个甘于寂寞的主,让郭荣到ρ其麾下,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军法都!”心中默默地呢喃了一句,离开쇥之时,郭荣不由回头望了望。

      与刘承祐的初次见面......

      脑中不由浮现出郭威的叮嘱:在二皇子手下做事,需要谨慎。

      讲句题外话,郭荣自被郭威收为养子后,便一直姓郭!

      ......

      稍晚些的时候,一名下级军官,被带到了刘承祐的面Ꜩ前。一身低级军官的服饰,并不能掩敛住那蓬勃的英气,倜傥俊伟,魁梧挺拔,一照面,刘承祐便心生好感。

      此人,鉍便是当初阻止张彦威进城的那名小队长,这段䷤时间忙着刘知远称帝的事,便将之淡忘了。直到整编控鹤军时,又想起了其人,问了问张彦威。

      若是一般的人,是不需刘承祐这般重视的,只因张彦威回报,这名小队长名叫杨业,刘承祐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杨业,字重贵,麟州人。其父杨弘信,以武力称雄于本州,是当地的地头蛇。当初,刘知远初镇河东怟,以弟刘崇为麟州刺史,在当地募兵。当时杨业年纪尚幼,却已展现쓢出了不俗的武力,而杨弘信大概是看出了刘家的大好前景,于是让出众的长子跟시随刘崇。

      后来,刘崇被召回堟太原,杨业也就跟着到晋阳了,施刘崇为北京马步军都指挥使,他也被安排在军中。五年过去,也才是个小队长。

      錽显然,此暲时的杨业,还处在未发迹之时,还没有闯出“杨无敌”的名头。

      賷杨业的年纪比起刘承祐,应该大不了两岁,但多年的军旅生涯,使其自带一股肃杀气质。见到刘承祐,一板一眼地行礼:“卑职杨业,拜见殿下!”

      刘承祐正在吃饭,抬眼看了眼杨业,拾着筷子挥了一下徨:“免礼!”

      “来人,添一副碗筷!”偏过头吩咐了聶一句,刘承祐对着杨业说䔻:“坐下,一起吃。”

      杨业被刘承祐这番动作弄懵了,눨他本是满腹疑思地被唤来,又被二皇子这般“热情招待”,显然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连忙说道:“駯卑职不敢。”

      “无妨!”刘承祐还是淡淡地说道:“我一个人,也吃鱲不完!”

      在刘承祐眼神注视下,杨业方稍显迟疑地坐下,瞧着桌案上刘承祐那简陋的吃食,不禁有些意外,忍不住望了望表情平静的刘承祐,杨业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

      碗筷添上,刘承祐一时没再发话,杨业也不敢贸然开口。大概腹中也是饥饿了,杨业也不是畏畏缩缩的人,于是干脆地拿起碗筷,屋子中,很快便响蜻起了两个人的咀嚼声。

      三盘菜肴,肉虽不多,油腥却挺足,烹饪手法也算不上好,但刘承祐与杨业两个,看起来倒吃得蛮香。一直到盘干碗净,刘承祐放下了筷子,亲自给杨业递了一张湿巾。

      饭都吃了,杨业没再表现出一丁点矫情,接过便在嘴边裹了一圈。

      “杨业。”刘承祐慢条斯理擦拭着嘴角,淡淡地唤了声。 v

      “在!혍”鄶闻声,杨业强壮的身躯顿时一绷,目视刘承祐,郑重地应道:“殿下有何吩咐!”

      伺候的仆人小心寀地入内⿽收拾狼藉,刘承祐干脆起身,招呼着杨业陪他朝屋外走去。表情一如既往地严谨,刘承祐整个人却显得随性了棣不少:“此刻你心里,恐怕很是好奇,我找你何事吧?”

      仳 瞄了刘承祐一眼,杨业点头说:“殿下所言不错。炏卑职不过军中一小小队长,担着门候的职责,人既微贱,实在不知筁殿下何故相召?”

      㭋“你这话,可不像那个锋芒毕露的杨重贵!”杨业明显还是有些拘束,言语并不张扬,刘承祐则摆了摆手:“方今乱世,英雄辈出,你眼下虽只一队长,殊不知,数年后可为一方大将?你杨重贵,难道连这点心气都没有?”

      쥥听刘承祐这么一说,杨业心涼中愈觉惊奇,他能感觉到刘承祐言语间多有亲近之意。艾

      下意识地望向刘承祐,只闻他继续开口:“我听闻你善骑射,好畋猎,所获猎物常常倍于他人。尝言:我他ᴍ日为将用兵,亦犹用誾鹰犬逐雉兔尔......”

      “年少轻狂之语,让殿下见笑了。”杨业仍旧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由谦虚答道。

      “你现在,也不过弱冠之年!”刘承祐说。

      杨业不说话了,心里却觉有岧些憋得慌,目光落在刘承祐那张平静如水的脸上ᖚ,眼神中的迷惑更浓了。这二皇子,对自己很了解的样子,连自己少时狂语都知道,也不知从哪儿探得的。

      “譩好了,我也不兜圈子誾了!”注意到杨业那满脸疑惑,刘承祐停下脚步,平静地注视着他:“我听过你的事迹,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打算调至麾下䒯听用崗!”

      闻言,杨业张了张嘴,刘⧫承祐挥手止住,⚶继续道:“我知道你是随叔父来晋阳的,叔父那边,我自去说。我想,他会给我这侄儿几分薄面!”

      杨业还想说什么,刘承祐却不给他机会,语气更加强势:“对你的安排,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者,去控鹤军,那是新成立的禁军,卫护宫城,集三军精锐而成军;二者,去龙栖军,给你提一级,当个都头!”

      点明即止,刘承祐说完便静待其答案。

      彬而杨业,显然是被刘承祐一套说懵了,过了喇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俊朗的脸上,挂上了严肃的表情,慢慢地认真思考起来。

      淡定地站在一边,等了一会儿,刘承祐身体微前倾,盯着杨业轻飘飘地问:“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如何选择?” 릧

      ϐ 轻轻地舒了口气,杨业恢复了常态,毫不避让刘承祐的目光,肯定道Ì:秨“卑职选择,去龙栖军!”

      “好!”刘承祐似乎对杨业的选择很满늕意,一挥手:“就这样。몋你先回去,收拾收拾,调令⧕即至!”

      就这样,年轻的杨业,稀里糊涂地,便被刘承祐纳入麾下了。等出得王府,仍觉不明所以,自己这算是二皇子的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