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全彩少女漫画堕母ame是!色列漫画

      “确定身份了吗?”

      淋“ᦴ的确是仙道!”

      “他的那把香火剑呢?能被他不惜自损道行,也要从里世界中带出来的宝贝,必然不是凡物。”

      钟老出事的公园里,阴影中。

      有两个人站在事发地点聊着。

      左边的男人手上有一颗红点,应是在吸烟。

      平静的问道。

      “我去了一趟相关部门,人已经被火化了,但有遗物交托给了外人,是一个挺年轻的家伙,我找到了拍摄的影像。”说着,另外一人递上来了一张ࡆ照片。

      “叓调查一下。”

      “你放心。”

      暏 抽烟的男子,刚扔룝掉烟屁股,立马又从兜里掏出一根,似乎烟瘾很大,“本以为借助老头太安市人的身份,这一次的城隍庙香果,我们小队能分到大头,却没想到,他竟然死了。”

      “他死了也好…你ﭴ就可以顺理成章駨的变成队长了,省得那娘们碍事。” d

      另䥮外一人笑了一声,又接道:“这人找到后,直接干掉,把香火剑拿到手?”

      “先不着急,找到后,通知我…这人应该与老头交情不浅,很大可能也是我们中的一员。现在一场恶战在即,老头这么强的战力损失,急需弥补,哪怕再弱,充个人头也不错……”

      “万一那香火剑被此人祭炼,可就麻烦了。”

      “呵呵,我们这一行的人,痔最忌讳现世的信息ٰ暴露,既然能被我们发现真身,说明他䁞多半是个新人…祭练灵宝,需有灵体的香火加持,还要以自身精血为媒介,必须同时进行。最重要的是,他自身若非仙道,还要将香火转化…这些条件缺一不可,不然,休想让重宝认主。别的不说,单单献祭灵窘体,还要自带香火的…想ꪠ找到,鰏就鼘不是一件容易事。可能뀐对他而言,这把香火剑,充其量只是一个玩物,等事后再抹除掉他也一样。这剑是老头的香火具现而成,若没它在,此人也无法进入精神漰世界,与我们联系。”

      “你这么一说,也是。”

      “人找到了,我先观察一下。”

      挔 “好!还有…我白天去城隍庙看了一眼,不少人呢…画皮鬼他们那一队也在。”

      “先让他们闹致着吧…不着急,以这群人的手段ᵇ,还奈何不了那一位城隍,除了画皮鬼他们需要上点心。其他的,不足为惧。”

      言毕,男人用力裹了几口香烟,将烟把屈指弹飞。

      转身离去。

      而另外一人则看一下这个公园,一声䘀冷笑:“没想到,连老头你,也有这么一天。”

      ……៕

      快到晌午,林开才从卧室走出来。 ઞ

      他思绪很乱,整个人显得有点浑浑噩꺱噩。

      ⇍“林开!林开!”

      坐在超市里发呆,一个人影大喊着闯了进来。

      諂 是他的发小,于航。

      婣 两个人同是这一片小区长大的,一些小升初,一起辍学。

      糬 于航体型丰满,是个实打实的胖子。

      家境不错,老爸是一个瓷砖厂的厂长。

      “怎么无精打采的?撞鬼了?”

      某人自来熟的到货架上拿了一瓶饮料,开盖就喝,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闭上你的乌鸦嘴。”

      林开瞪他一眼。

      接着问道:“你们家不是出去旅游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别提了,我爸厂子有事。”

      쑖于航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本来想着好好玩一下ᗢ,结果啥也没玩着,就逛了几个景区,看了不少冷冰冰和石头一样的雕像…没ꌒ啥意思。”

      “走啊,去城隍庙兜一圈。赶上庙会大庆,人多热闹……”

      “不去。”

      林开拿出手机摆弄着,摇头拒绝。

      他低下头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在。

      “你咋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见他兴致不高,发小神色古怪的问着。

      “没。”

      林开┎敷衍的峝应着。

      “咿啊~~”

      “日落嘺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关~~”

      Ⳝ “老仙家呀,你要来了我知道,不要吵来不要闹~~”

      “老仙你要吃那忘本肉,我上北河先去给你摸唉唉吆~~”

      就在两人交流时,店门外的道上,突然传来一阵阵吆喝之声。

      同像是有弿人在唱曲儿,但声调十分特别。

      他俩一听,就知道在搞什么⇡,脸色平静。

       譄 “又来个跳大神的,天天都能撞见这帮装神弄鬼的!”

      于航小啐一口,“你说也是邪了门,最近这几年,怎么跳大神这个行业突然火了?稀奇古怪的事儿也特别多…我感觉这个行业挺有发展前景的,不然咱俩也去干吧。”

      “你爸还等着你继承家业呢,你去跳大神,不怕被逐出家门?”

      林开卉勉强༔一笑。

      说着,便瞧外面有一群人经过。

      敲锣打鼓,满天黄纸。

      为首的人,正是一个穿着类似于道袍长衫的男子,扯着嗓子叫唤,手舞足蹈,有点神神叨叨的。

      后面则跟着一众亲属。

      林开特别注意到,其中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长相可爱。

      但鹫此时,女孩浑身赤裸,贴满了符纸,还坐在一顶花花穓绿绿혵的小轿里,被几个人抬着。

      她的父母紧随一旁,面带泪水。

      亲戚们都显得十分悲伤。

      好似游街一样的情景,也使得不少路人纷纷侧目,指指点点。

      “誒?那不是张叔的孩子吗?”于航见状一愣。

      “你认识?”

       “嗯…和我家楼正对着。”

      两人都走到了门口。

      林开观察到,张家勏女娃双ꦵ手一直捧着什么东西在啃,刚才在屋里没看清,此时再一观,却是一块带떘着血水的生猪肉。

      女孩双眼外突,嘴边流着大量的口水,形似饿死鬼,疯狂的撕咬着生肉。

      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人类,更如同狂躁的野兽,没了正常的神智。

      这时,有风刮过,将女孩身上的一些符纸掀起,露出了那圆滚滚的肚皮。

      她的腹部已经鼓胀䂈如轮胎大小,一片青紫,连表皮下的血管都清晰可见,一条条,宛若一只只蠕动着的蚯蚓。

      如果用针禘戳一下㕽,没准会炸破。

      即便如此,女孩自身仿佛依然没有饱腹感,不到半쿩分钟,就把手上的生肉给吃掉了。

      她似乎都没有咀嚼,完全就是在吞食。

      “卧槽!”

      于航明显是被吓到了,忍不住爆了粗口,还哆嗦了一下。

      这时,林开的老妈也从不远处的一家店,串门归来。

      小区内的店铺一鶔共也没多少,彼此早就熟悉了。

      쪒 “这孩子太可怜了…才多大…”

      林母触景生情的长叹一声:“听说一个星期前,她家人就觉得不对劲了,这孩篔子一直在乱吃东西,但是却不排便,上医院看了,也没检查出什么毛病来…一开始是吃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后来就只吃生肉和活海鲜,熟食一点不碰,也没办法与人交流。”

      林开闻声,目光禁不住与那女孩对视了一下。

      花轿抬得很慢,看模样,好似要等‘法师’在前开路。

      眼神交错的瞬间,林开清晰的看见,女孩朝自己咧开了嘴,露出了一排挂满肉丝的牙齿,血淋淋的。

      表情十分生硬,但似乎桳是在‘笑’。

      这鎾一笑,禁不住又让林开想起了昨澣晚的那个纸扎人。

      ៕ 他神色一凝。

      外衣内裹着的小剑,更是一热。

      遤 林开顿时意识到輤了什么。

      这女孩和昨晚的‘軺东西’很像。

      只不过,一个是活人,一个是死物!

      不干紳净!

      周围凑热闹的人不少,这女孩却唯独注意到了自己!

      而且,似乎有想⾪要一跃而起,扑过来的攻势꺫!

      Ѕ他昨晚刚经历一场生死璕战,那种身体本能的感觉尚未消退,此时,被女孩这么一瞧。

      䙷林开赫然间目露杀意。

      女孩似有所感,神态一滞。

      接着,低下了头,继续啃食着手上的食物。

      像是怕了……

      林开察觉到了她的情绪,心头一动。

      ‘这玩意’会怕⹎自己!

      如果不是及时反映出杀心,궳但凡露出⯉一丁点的怯意,小女윸孩会不会真的攻击自己?쩹

      为什么偏偏对他的存在,有反应?

      换而言之,虽然这种现象无法解释,但只要自己具有一定的力量,即便再次遭遇到自己身上,也有与之权衡的本钱!

      目送这䝚群人走远,林开收回视线。

      怀中的小剑,也逐渐趋于安定。

      癩 “妈蛋,我咋觉得有点邪性…”于航脸上的肥肉一颤。

      “你俩赶紧进屋吧,别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냬 䎬

      鶦林母催促着。

      “林开,咱俩去一趟城隍庙吧,去上根香…请城隍老爷保佑一下。ἶ”于航咽了一下口水。 Ⴜ

      最近几年,民间的迷信风俗越来越重。

      除了跳大神这种职业外,香火产业,包括什么所谓的佛道学院也是比比皆是。

      明明都二十一世纪了,给ɪ人的感觉,却像是一下子民风倒退了上百年。

      “我看着店,你和小航去城隍庙给咱퀛家上根㯧香,正好赶上日子,城隍爷显灵,不管好不好使,起码以表虔诚之心。”䞖林母也附췭声道。

      林开想都没想,就要找个理由推脱。

      钟老临终前的叮咛……

      再加上昨天和今天的ꊾ事,让他疑心重重,总感觉,自己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这种事,不得不注意一下。

      但一얗抬头,却突然发现于航脸上,长满了红色的小疙瘩。

      好像是什么皮肤病。

      “你脸上长得什么,湿疹?”

      林开皱了一下眉头。

      “啊?”

      于航一呆,拿出手机,用手机屏幕晃了晃,“没啊…我脸咋了?ଯ”

      ㊣他还用手摸了摸。

      “你看不见?”林开意识到了什么。

      “哪֯里?”

      “不痒吗?一点感觉没有?”

      “林…开…你开玩笑呢吧…别吓我…”

      “妈,你来♿看一下,于航的脸上是不是起了不少小红㫪点。”

      “没啊…哪起了?”

      林母扭头瞄了一下,直接伸手抽在了儿子的身上,骂道:“瞎说什么呢…别逗人家。”

      一听这话,林开睛目一缩。

      ባ他想到,刚刚进店的时候,于航似떇乎脸上干净的很。

      也就是说,䭔这疙瘩是突然间长出텖来的……

      而且,其他人看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