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冢结衣作品种子链接

      小柴禾之所以名叫‘小柴禾’,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

      他是顺天府宛平县人,섦那年冬天很冷,他偷了一捆柴帛禾,被人捉到了衙门。这种小案子本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但不知为何,那县令判了他三个月的刑。

      于是年纪很小的他就蹲了大牢,在牢里大家就开始叫他小柴禾了。

      事实上,如果没有蹲这个大맬牢,他极可能熬不过那个又冷又饿的冬天。

      也正是因为大牢里建立的人脉,他才入了行。在三十多年后,小柴禾便成了如今在京城黑白两道混得很开的柴爷。

      שּ 此时柜头押着三埊个小家伙找到小柴禾时,他正在斗蛐蛐。

      柜头便挤过去,俯在他耳边道:“柴爷,逮到三个小家伙,卖相都是最上等的,能换不少银子。但其中有一个说要找您的,要不,看一眼?”

      柜头打算好了,只要柴爷点点头,⵻便将三人卖了,这三人都是长得好看又白白嫩嫩,又正值好年岁,打包在一块卖就是一笔不菲的大收入。

      小柴禾转头看去,目光在三人身逡巡了一下。

      柜头连忙低声道:“小的将人卖到南方去,不管他们什么背景,保证让人查不到咱们头眰上。”

      ㏺场上两只凶猛的蛐蛐㻦斗得正凶,周围吆喝声震天,小柴禾却是看也不再看了,从똜蛐뇞蛐场退了出来,不动声色地对柜头吩附道:“带到后堂来。”

      柜头一愣,知道这单贩人的生意黄了。

      “那小子愣头愣脑,居然还真是来找柴爷的?”

      后堂上,王笑三人被绑得扎扎实实地站着。

      小柴禾在上首大马金刀地坐定,才开口道:“你们是来找我的?”

      王笑道:“我是来找你的。”

      쑃 小柴禾道:“谁让你来的?”

      王笑道:“我自己要来的,我有单生意岁要与你谈。”

      小柴禾笑了笑:“不是谁都能跟我做生意的,哪个介绍你来的?”

      王笑愣了愣,轻声试探道:“唐芊……”

      话还未说ㆿ完,小柴禾便打断道:“你是唐爷的人?”

      唐爷?

      Կ王笑脑中便⹅想到㌌唐芊芊将自己按在那里,柔声说着“只要公子成了奴家的人”时候的场景。

      ܉“咳,我……也算是她的人吧。”王笑道。

      쓖⎊ 小柴禾便挥了挥手,吩附道:“给这小子松开。”

      那ᚻ边秦小竺连忙喊道:“我们跟他也是一伙的。”

      王笑翻了个白眼——哈,一伙你个头,要不是因为你们这两人咋咋呼呼,自己也不至于被捆起来。

      “你们的事一会再说。”小柴禾道,他轻笑了一下,不再理緖秦小竺,向王笑道:“说吧,唐爷什么事?”

      “唐爷没什么事,是我有事找你。”王笑道。

      小柴禾又打量了他一眼,似乎在嘲笑他,一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能有什么事。

      “说。”

      ቁ 王笑转头四下一看,见那柜头还领着人押着秦小竺二人,便轻声道:“这样方便吗?”

      僤 这么多人看着趮呢,接鯃下来自己要说的可是犯法的大事。

      小柴禾又道:“说。”ᎅ

      王笑道:譖“我想在巡捕营牢房里捞人。”

      “犯了什么事?怎么飻判的?”

      꽵 “杀了三个人,秋后问斩。”ԃ

      王笑本有些犹豫,觉得那青年毕竟是犯了法,不好捞出来。可他再一想,问斩还是ヨ太过了,毕竟是一条人命。

      小柴禾却只是淡淡地点点头,道:“可以,四十两银子。”

       “四十两?”王笑吓了一跳,惊呼道:“这么贵?”

      他对这个时代的银子还没概念,只听说老高头卖了一双儿女才卖了䛩三两多。

      至于大⨐哥王珍花的一百两,那是把⹈一个什么楼给包场下来了,有钱人花钱自己也没得比。

      “贵?”小柴禾皱了皱眉,站起身,说道:“爷刚才在斗蛐蛐,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王笑颇为老实。

      “知道那是多少钱的赌注吗?”

      王笑一听这种话就心中郁闷——谈生意就谈生意,你跟我装ᄧ什么装,我让你别斗蛐蛐了吗?

      只听佃旁边的柜头向前走了两步,如一个ȫ捧哏似得说道:“柴爷放着上千两的局都没看,来跟你谈,那是看唐爷的面子,你还嫌贵。”

      王ﴛ笑却不吃这套,他以前做网店,进货时和厂家砍价,这种套路见得太多了。

      于是他斟酌着问道:“请问一下,我如果请一个护卫,要多少银子?”

      那柜头一听就乐了。

      嘿,哪来的嫩鸟,竟也敢找柴爷做生意。

      小柴禾懒着理他,ꝕ向柜头点了点头,背着手转过身去,意思是:你跟这小子说。

      柜头便道:“那要看你怎么请了。刚才我们赌坊里那几个打手,༴你看到了吧?拳头可硬?这样的,一个月三两银子。”

      王笑便在心中默算起来。

      按这个赌坊保镖的工资算起来,这里的一两银子大概相当于……将近两千块钱。

      那大哥这个败家子为了一个聚会,包了一个大酒店,花了二十쑱万人民币?!哪是什么诗会,分明是海天什么宴啊。

      死败家!

      镀 知道自己借出去的是二十万,王笑颇为郁闷。㻣

      “要不要捞那高个青年呢?”

      人家赌场的保安看起来又壮又能打,还那么便宜。自己却费劲巴拉地去捞那个高瘦青年,似乎很傻冒的样子。

      “你们知道杜良骏吗?他好像是个什么掌柜。”王笑又问醼道。

      那柜头颇有些不耐烦,哼道:“什么小鱼小虾,我们如何认得?”

      却有一个正押着秦玄策的打手听了,应道:“俺知道,是东垛桥如意醋坊的掌柜,有兄弟三人。”

      王笑道:“对,他为人如何?”

      “嘿,姓杜的鸟厮会些拳脚,因而嚣张的很,祸害了不少人,但前日果然让人给剁了…枻…”

      王笑问道:“大快人心?”

      “大快人心!”

      “好吧。”王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䭨定把高瘦青年捞出来,便咬咬牙道:“四十两就四十两。”

      小柴禾这才转过头,问道:“你要捞谁?”

      王笑一愣。

      他发现,自己甚至没有都问ꮄ那个高瘦青年名叫什么。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敼名字。”

      小柴禾撇了撇嘴,很是有些无语。

      王笑又道:“但我知道他是뭡前天入的狱,是因为杀了杜良骏兄弟。”

      小柴禾点点头,淡淡道:“知道了,先交钱,三日后来提人。”

      王笑道:“好,先付多少定金?”

      “嘿,听不懂吗?先交银子。”

      䝃“哦。”王笑颇有些不情不愿,老老实实掏出怀里的一百两银票递过去。

      “对了,还要再向你们打听一件事。有个人叫白老虎,脖子上纹了一只老虎,看起来很能打。认ꫧ识吗?”

      “白老虎?頏”小柴禾随⻸口道:“他原是李督师的亲兵,李督师被问斩后,他便成了亡命뉍徒,犯奍过几桩命案,算是在京畿的悍匪中排得上号,此人身手过得去,脑子差了些。”

      “犯过几桩命案?”王笑奇道:“那捉起来不得问斩?”

      “呵,谁吃䅸饱没事干会去捉他?”小柴禾冷笑道。

      王笑道:“但岮我在巡捕营里见过他啊。”

      “那便是他自己去的。”小柴禾道:“他几日前绑了恭庄伯府的儿子想勒索点钱花。谁知道那小子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又被白老虎吓到了뤑。哈ᶊ哈,赎金还没到,人直接吓死了。白老虎估计是到巡捕营牢里避避风头吧。”

      王笑惊奇道:“为什么到巡捕营避风头?出京不好吗?”

      小쮮柴禾翻了个白眼:“出京?到处兵荒马乱的,哪儿有京城好?”

      “那伯府就这么算了?”

      Ꮑ “恭庄伯二十几个儿子,死冝一个算啥。”小柴禾不耐烦道。

      “哦。”王笑又问道:“那天字四号房又是什么?”

      騜 “那是巡捕营条件好的牢房,有床有棉被,每天能出来晒太阳,顿顿有菜有肉,还能从外面酒楼订宴席。不过女人就别想了,好在相貌好的兔相公带在里面也一样的……”

      王笑问道:“免费的?”

      “呵,你当巡捕营是什么?那么大的衙门开着,哪样不要钱?”小柴禾冷笑道:“白老虎在外面弄了钱,到巡捕营里花,两方都快活。要你管这许多!”

      他说着,忍不住又补了一句:“嘿嘿,这年头,悍匪能抢到钱,便是官兵的座上宾。你若想去天字房歇两天,爷也可以安排。”

      王笑道:“那没钱的人怎么办?”

      ꡮ “怎么办?等死呗。춏”小柴禾随口道,“没钱的、老实巴交的,便等着死就喒是了。这世道人命如草,正是爷这样的人捞快活的好时候。”

      王笑愣了一愣。

      小柴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低声骂了一句:“哪来的嫩货……”

      接着,馿他转向秦玄策、秦小竺二人,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

      “两位,莫ꔰ不是从锦州来的?”

      黫秦小竺冷哼道:“㙘你怎么知道?”

      小柴禾笑了笑⠹,道:“这几天,京熸中有不少人让小的打探两位的情况。”

      他脸上的笑容其实是带着些讨홫好的意味的。

      秦小竺道:“那你还不快把爷爷们放荜了!也不怕关宁铁骑把你踩成烂泥。”

      “这里是京城。”小柴禾笑道:㙵“京城有京城的规据。”

      “贼杀才,有屁快放。”

      小柴禾道:“刚才小的与那位公子的谈话,两位也听到了,小的做些牵头拉线的生意,在京中㳍还算有些脸面。这么说吧,有人想与两位……”

      他正说着,忽然余光中瞥到王笑,不由皱了皱眉,叱道:“你怎么还不走?!”

      王笑道:“你们还没找我钱呢。”

      ⚖ 小௖柴禾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那柜头便扯着王笑出了后堂,到前面拿了包碎银子给他。

      王笑揣了银子进怀里䛟,上下打量了那些肌肉硕大的打手几眼。

      ©“你一个月嘒三两银子?”他向刚才要打自己那个大汉问道。

      那大汉一愣。

      “哎哟,我的爷,您别挖我的人呀。”柜头无奈,推着王笑的背,好声好气地将他请出赌坊。

      王笑也不在意,摇了摇头,往那家草木轩茶馆走去……

      米曲正站在茶馆门口跺脚,犹豫着是不是回蹝王家让人一起找三少爷,又或许自己去找?但他又怕万一三少爷回歕来了看不到自己。

      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正焦急着,一抬头,却见王笑正販笑吟吟地走来,两只手里还各拿着䢺一串冰糖胡芦。

      “三少爷!”

      米曲如劫后逢生,冲上去就是拉着王笑不松手篪。

      ᙝ “੽我的三少爷啊,你可吓死小炍的了。你到底去哪了?”

      王笑轻轻笑了笑,递了一串糖胡芦到米曲手里,笑道:“给你吃。”

      “三少爷檦,我们回去吧。”米曲心肝还在乱颤,拉着王笑便往回去。

      王笑却是摇縔了摇头,指着热闹非凡的长街道:“不着읧急,我们买东西去,我有银子。”

      “买东西?”米曲愣了愣㙘……

      这ۻ天傍晚,ㅆ王家的两个门房麻子脸与酒糟鼻惊讶的发现,三少爷带了一车的礼物回来,其中居然还有分给自己的。

      㴱“天气冷了,你们看门,要戴帽子。”

      两个门房登时感动不已,抚着那帽子长叹道:“三少爷虽然有些那个,但心眼可真好啊。”

      “就是啊,你看这帽子,这做工这料子!一看就暖和,还有这颜色,翠得晃糯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