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onensis14

      天信闭门修炼了半个多月,每天修炼自己的魂术,实力一路上涨到了六星级,还是整个寺中闹腾,方才记起来今天是荣威寺的核心弟子选拔的日子。

      天信双手抱着后脑勺,一脸慵懒的走来走去掄,这些擂台上的僧俗弟子打了个乒乒乓乓,不亦乐乎,天信瞅在眼里,却是满脸的不以为然。眼下天嚬信⑶已算有点儿小成,眼力也有不少提高,这些家伙不过是花拳绣腿,半点入不得眼。

      而且他如今拥有的可是有A级S级稀有度的魂㤁术,自然瞧不上他们的E级本事。

      ⮹ 鶅这一路上䝜没瞧见圆奋、圆来等被他惨虐的人,倒让他瞧见䃥了周洗荣,刚想上去打招呼,结果周洗荣一见他往自己这边赶,就像老鼠见着猫似的瑟瑟发晒抖,也不敢上台了,一溜烟儿就跑﮿了。

      天信鞕大感无趣,突然听得有人嚷道:“哟,小杂种仆,你来啦!你是来丢人现眼的吗?”

      天信眉毛一挑,扭头一看,正是種匡忠。本闲着䮻无聊的他突然便起了餒兴致,反唇相讥道:“狗杂种,你不上去打,在下面做什么?找屎吃吗?”

      众人见天、匡两人又斗起嘴来,均觉好笑。 柎

      匡忠冷哼一声,随即双手抱₃胸道:“麗小杂种,不跟你做什么口舌之争ꆢ,小爷我正要上迵场,你敢不敢跟我打上一场?浞”马上便要轮到匡忠上场,不过他原本就没心思赢,虽说匡海把儿子匡忠送到这和尚庙里就是想让他苦行,锻脄炼锻炼性子,但实辱际匡忠还是老晷样子,半点没有上进。

      帟 ꫲ 天信哈哈笑道:“就凭你也要跟죗我斗?手下败将!你是要把你的那些狗腿子一起叫上来吧!”揗

      嶤李林宗等人作为匡忠跟班,被天信这般嘲讽,自然勃然大怒,纷纷Ր喝道:“阳虚,你在说什么?”

      “阳废物,隷嘴巴放干净点!”

      “你不撒泡尿照照自䨶己那是什么볔德性!ᑽ”

      天信眼珠一瞪,道:“难道不是么?否则就凭这狗杂种,也敢与我单挑?没ޘ你们这些人壮胆,你以为他敢?”

      李紡林宗等人纷纷喝骂起来,一副要打群架的样式。

      ⿇主持成元见着情况,急忙壍过来打圆场道:“核心弟子选拔乃伵是神圣大会,以一会一,不可破坏规矩。”然后又看向天᧡信道:“也不可粗言鄙语,寻衅滋事切。”

      匡忠冷笑一声,他淆这段时젒间稍稍努力,已将魂力已然䶙练到五级,面对一个ᩛ没有魂力的废洛物,有五级魂力椱之差,他自然有绝对的把握取胜,便对成元道:“主持,阳虚这小子大放㡰厥词,小觑我们荣威寺的本事,不如让我好好跟他比一鳷比,教训他一下。”

      成元摇头道:“佛家中人,不可意气争斗,依老衲看,以和㜭为贵,这事就算了吧。”

      匡忠眼珠一转,道:“䥧主持,阳虚师␷弟誱也是佛门别支,不如让我与他比上㺬一场,切磋切磋武艺,熟络熟络同为禅宗之谊。”

      成元有些犹豫,一边是大佬之徒,一边是金主之子,他哪边都不想得罪,道:“切磋切磋倒是无妨,但比武切磋在乎双方,如果阳虚师侄不同햷意,这武也不能比。” 鸅

      轹天信哈哈笑道:삂“主持罱大师!我同意这场比武!”

      箸成元一怔,看了匡忠一眼,匡忠嘿嘿笑着向他点头,随后成元方才道:“既然双方意愿相合,老衲也不好做坏,强行拒绝,只不过既然是比武切磋,当以和为贵,不可致人佈残疾,伤人性命,点䴼到为止方好。” 䰽

      秭天信道:“主持大ꪆ师,放心吧!我下手还是有轻◿重,我俩之间是有点ᘌ嫌隙,不过总不至于把컄这自小子直接打死,伤及人命。”说罢一跃ꔩ而起,纵上比武场띓,朝着匡忠勾了⡶勾食指,道:“够胆就上来。”

       匡忠哈哈儲大笑,纵身上场,道:“小杂种,你死定了!就凭你这废物,也敢跟我斗?你以为我还是一个月前的我么?”

      ﬤ天信被他逗乐了,道:“哎呦,巧了,我也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我了。”

      ꪳ 匡忠大喝一声:“神魂觉醒!”但见一个武者灵体现在其后,亮起五颗星辰,Ჱ匡忠一脸得意的道:“瞧见了么,小杂种,小爷我这有五级魂力!”

      天信冷笑一声ᵝ,暗麡道:(老胛子可是有鉴定,你那么点本事,老子早知道了。)꾪随䄋口道:“我记得一个月前你是四级Ȍ魂力,一个月提升了一级魂力而已,又算什么了不得的事了?”

      匡꼣忠道:“大放厥词,你以为你一个月能提升一级魂力么?你这个神魂都没有觉醒的废物!”

      天信嘴角咧出一抹狞笑,走前几步,随即猛然加速,如电光一闪,瞬间已在匡忠鮣面前。

      ⹨匡忠还没反应过来,天信一只大手已抓了过来,根本无됹处躲闪,一把就被天信揪住头发,他不渱敢相䜔信天信竟能这么快,眼见得天信表情狰狞,吓的惊呼道:“阳虚,你想干什么?!”

      天信冷笑道幼:“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便没必要多费唇舌。”说罢手指向下发力,双膝一弯,狠狠抓着他的后脑勺,便将匡ⅎ忠뚖的脸拍在地上,砰的一声便将흑他拍了个七荤八素,然后一手按着匡忠的脑袋在岩石筑成的场地之上猫腰贴地前行㾐,狠狠擦了过去,不断发出嗤嗤之声。

      ⃥ 匡忠半边脸颊贴地,被粗糙的石板磨出鲜血,带出一条血路。他呜呜做声双手乱甩,但止不住芚去势,Ꟃ被天信按行了二十来慂米方才松手。

      ઎众人目瞪口呆,惊骇至极,眼见得天信松手,还当就此结束,结果天信将匡忠身子一翻ݷ,방对准他的嘴巴便是砰砰数拳,一排整齐的牙齿顿时被打了个七零八落,匡忠口中咕咚咕咚,鲜血夹杂着牙齿硬物稀里糊涂都咽进了口中。

      眼见得这些年把自己侮辱的家伙被自己疯狂蹂躏,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刺激全身,每一拳带出的鲜血都让天信无比的兴奋和狂热。

      嚙 (弱肉强食,以力盖服獪一切,所有事物服从于力量。对,就是这样,我就是要ꂀ这种感觉!我喜欢的ի就是这样的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