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最尺寸最大直播平台有哪些

      第七章谁死了

      安迪看着宫玖的表情,猜的也八九不离十,其实住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有自己的故事。

      “我认识一个人,他可以办假证,但是需要钱…”

      宫玖眼睛一亮:“多少钱?”

      安迪看了她一眼,浅浅道:“三万。”之后又补了句:“英镑。”

      “……”

      ---------------------

      隔天,当宫玖跟着前些天还追过她然后反被吓晕的几个壮汉中,和他们一起工作的时候,宫玖还是感觉十分微妙。

      当然,这几个壮汉感觉更微妙~

      日子平淡过着,期间也不是没人来找宫玖茬,毕竟宫玖每次完成的量都特别多,不招人都说不过去,但宫玖每次都来者不拒,经过深刻教育后,也没人敢来了,甚至还离宫玖远远的。

      正好也随了宫玖的意,她都不需要风吹日晒,找个阴凉的地方靠着,剩下的完全可以用念动力搞定一切……

      另一边。

      “安迪,今晚方便么,我来找你啊~”一个油腻邋遢的中年男子,又老又丑,干巴巴的手从兜里掏出些许张褶皱的纸钞往安迪胸口塞去,嘴里一口黄牙张开:“你最近变漂亮了呢,安迪~”

      安迪十分自然的迎合男子,但听到对方想要过夜的要求,又想到家里面那位,顿了下,还是拒绝了男子的要求,把钱递了回去。

      男子明显有些失望和不快:“安迪,这已经是你这周第三次拒绝我了,别拿那事当借口,你已经用了三周了。”

      安迪默了,看着对方隐隐发怒的样子,给出了承诺:“对不起,我这几天家里有点事…这样吧,你再给我三天,不,两天,我肯定不会拒绝你。”安迪软在男子怀里,呵气如兰:“到时候你想玩什么我都陪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就再给你两天。”男子嘻嘻笑到,手在安迪身上游走。

      晚上回到家,看到在厨房忙碌的宫玖,原本准备了一路的腹稿瞬间都胎死腹中。

      “安迪,你回来了,马上就好了。”

      安迪嗯了一声,拉开椅子坐下,看着桌上已经摆好的几道菜品,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她做饭,关心她的生活。刚开始宫玖只是翻来覆去把她冰箱里的速冻食品弄出不同花样,后来宫玖找了工作,这女孩倒是会常常会买些新鲜的回来,在她看来贵的要命的新鲜蔬菜水果,她倒是一点都也没有不舍得…

      还真是一个任性的家伙。

      “哐当!”

      在厨房忙碌的宫玖突然感受到一阵眩晕,原本握在手里的切汤勺落下,掉在地上放出一声脆响。

      安迪听到动静赶上前去,便是看到宫玖捂住口鼻的手和指缝中溢出的鲜血。

      “玖,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血。”安迪吓坏了,蹲在宫玖身旁手足无措:“我,我马上给你叫救护车。”

      宫玖立马用另一只手捏住安迪的手腕:“我没事,况且就算你叫了救护车,对方听到十一区也不会过来…”

      “可是你……”

      “没事,真的,帮我拿些纸巾过来好么?”

      “好…”

      ---------------------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窗外夜晚,天空中风雨如磐雷云密布…想到刚才脑海中闪过一瞬安德鲁的声音,宫玖难得回忆了下剧情,时间过去有些久了,细节部分忘得都差不多了。

      本以为获得超能力后她跟那三个少年的关系也到此为止了,但现在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她只记得最后好像只活了麦特一人,另外两个都死了,也今天不知道死的是谁,安德鲁么~

      好像是被雷劈死的,她要去救人么~

      宫玖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正好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大半个天空,随之而来的便是超巨响的雷鸣声……

      算了,命更重要,她还是当个俗人吧。

      “好些了么?玖。”安迪端着热水走来,递给宫玖:“听说你们华国人都喝热水。”

      “谢谢。”宫玖用热水散发的蒸汽熏了熏眉眼。

      安迪看着宫玖,内心纠结了一番,最终归于平淡,她表情认真,是宫玖从未见过的认真,道:“玖,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宫玖动作顿了顿,微微颔首。

      安迪接下去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为何愿意去做那样低~贱的工作。”

      宫玖闻言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你觉得那样的工作低~贱,那你出卖身体的工作又算什么?”

      “我们不一样,我那是为了生活…”

      “我也是为了生活。”

      “你算什么为了生活?你就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孩,体会生活也要有个度,差不多就给我回家去!”

      安迪突然的爆发,让宫玖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迪见宫玖沉默,声音便是更加撕裂心肺:“你占了我房间,不让我接客人,你不知道我很需要钱么…”

      宫玖垂下眼帘,声音微凉:“我付了房租……”

      她的工资是日结的,每天回来她都会分一半给安迪,剩下的再抠出一点来买食材和一些生活用品。

      安迪笑了,笑得十分嘲讽:“玖,你一定很久没有出去过吧…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出去过,就你那点房租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你做的是最廉价劳动力,就算你比翰莫他们做的还要多,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宫玖愣了下,只听安迪接着道:“你这个从小被父母养大的花朵根本不会理解我们只有一个人的痛苦。

      我母亲在十四岁生下我,我不知道父亲是谁,九岁的时候我就出来混了,十二岁便开始被人动手动脚,我听过的最温柔的话便是:去死,你这个垃圾…我比不上你,更高攀不起你,我只求你离开我的生活,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安迪便跪坐在地上哭泣,她压抑了太久,很痛苦,也很卑微。

      住在十一区的人,每一个拉出来都是一场悲剧,和他们比起来,宫玖突然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难熬,她至少遇上了好的人,帮了她一把,不用去接触更可怕的世界,从而陷入“因为年纪太小不好打胎只能生下”的死循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