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会长大人是未婚夫

      펫 为了尽量确保万无一失,所以能利用上的资捲源都不能浪费。虽然自渌己手下的数万人不便直接掺和进婙这场战役,但敲敲边鼓还姓是可以的啊!既然如此,陈坚ꮼ在即将ᓋ出兵癠的前夕,特地下令让集宁的人马抽调三万骑兵,向东北方向进军,对科尔沁以及喀喇沁等部施压,让튦他们不能安心地跟着黄台吉一䅐起对付明军,若是他们不当回事,那꬞就直接对他们动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为了给黄台吉当走狗连自己的老巢都不要了?

      ⶴ 崇祯ꔔ七年九月鈲初一,新军正귗式发兵关外,虽然ቌ只有三筋千兵,쇪但为了显得隆重一点,也为了给新军打气,陈坚建议朱由检亲自为新军送行。能得到皇帝的亲自关注,对提振这些新军的士气肯定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别说这个时代了,就是在㊛后世也一样,不要说最高宱领导人亲临,只是짴一个师长什么的下来视察,像陈坚这样的小兵的干劲都不一样,这是一种被大人物重视的满눃足感。既然懂得这个道理,陈坚自然会尽量将这种效应利用起来,达到淢提升士气的目的。麬

      正好朱由检也想亲眼看看陈坚训练出来的新军到底是什么样夅子,还可以趁机出宫去溜达一圈,何乐而不为呢?自从做了这个皇帝之后,几乎就没有出过皇宫ᅔ,憋得朱由检这个年轻人都快抑郁了,完全比不上以前做信王时候的自ꊗ由自在。

      一大早,朱由检一行就赶到了德胜门,大军出征走德胜门基本已经形成了惯例,目的就是为了讨个好彩头。随䇥行的还有内阁ﰅ首辅躚周延儒以及兵部尚书张凤翼等人඲,既然朱由检都来了,这些人自然也不能在家里睡懒觉。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入民族的希望,我们짉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是军人的子弟,我们놕是人民的武装,从不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嗢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火红的战旗高高飘扬!听,Ẵ风在呼啸军号响,听,我们的战歌齛多么嘹亮,弟兄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弟兄们着整齐步伐奔向祖国的边疆,向前向前,我们的忇队伍向太阳,向最后的胜利,向全国的解放。鼠。。。。。。” 밇

      随着嘹亮的军歌响起,陈坚率领的三千新军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德胜门而来。当然,陈坚对这首军歌的歌词进行了细微的修改,使得其更合时宜一点,至于消灭反动派,解放全国这些陈坚觉得完鴁全没毛病,建虏不就是反动派么?而此次出征的目的就是〡为了解放辽东,解放了辽东就意味着解放了全国,没有什么大的毛病。

      雄壮有力,且极富节奏感的歌声很快吸引了朱由检等䌝人的注ự意力,如今新式歌曲༌在京师早已流传开来,众人都知道新式歌曲驪是陈坚所独创,毫无膼疑问,这首歌⹟铁定也是陈坚搞出来的,因此,洘这唱歌的应该就是陈坚所率领的新军了。

      德胜门上一干人循着歌声望뺣去,只见远远的一个人手持一面红旗走在前面,掌旗的姿势比较怪异,不像是掌旗而更像是持枪的姿势。此人的身后则跟着整齐划一的队伍,虽然目测不过两三千人뎟,但所有人都完全是以相同的姿势和统一的步调在行进,脚踏在地面上所发出的铿锵有力的揥脚步声极具震撼力。仅ﳖ仅这一点,就让德胜门上的Ⲙ一干人不得不对这支队伍高看上一眼,虽然单个拿出来或许并不肝出色,但作为一个整体,则很容易给人一个不可战胜的印總象。

      䰠 到了近处,众人还看到,这批新军所촵穿的不是大明军队传统的鸳鸯战袄鍗,而是一水的草绿色上衣和长裤,另外还戴着一顶同样颜色带前沿的帽子,帽子前顶部还佩着一ᕴ颗红色的붟五角星,给人一种既怪异又新颖的感觉。

      没错,陈坚就是按照后世军队呐的老式军装来为这些蹏新军打造的全ﲗ新制捀服。因为陈坚觉得大明军队传统的謦鸳鸯战袄既老土造价又高,而且既然是新军当然应该有⡠一个全新的面貌,所以首先就从改变军装开始,反正如今的棉布简直不要太便宜,既为朝廷节省了成本,又能让新军穿着更轻便,这样的做法自然再好不㥝过了。

      队伍来到䭬德胜门前,在靛陈坚的口令下整齐划一地止住脚步,按照曾ᦙ经演练过的方式一致向朱由检行了一个新式军礼,而并没有依照这个时代的惯例下跪高呼万岁,一则陈坚觉得这样的过场毫无意义,二则数千人高呼万岁誻的声势可不小,万一把朱由检给吓着就罪过了。

      新军们行过礼后懢,陈坚向城楼上的朱由检说道:“陛下,现在京营三千新军已经悉数Ꮮ到㈤齐,有请陛下训示!”

      整个壮行的程序都鵠是由陈坚设计的,朱由检的讲稿自然也是陈坚拟定的,不是陈坚觉得朱由检不会训话,陈坚知道这三千新军基本都没读ỉ过ꀷ什么书,若是朱由检说丐一些晦涩难懂话出来,下面的刷人根本就听不懂,那样整个壮行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那就没多大意义了。所以줳,陈坚根据后世那些首长讲ᣎ话的内容特别为朱由检草拟了一份几百字的白话讲稿,朱由检只需要照着念就行꿱了,下面的人能够听得懂皇銍帝对他们的激励,必定能使得㉗整个新军的士气大为高涨。

      쇴不得不承认,陈坚所炮制的这种在后世烂大街的假大空讲稿在Ṣ这个时代还是颇☿有蛊惑力的,看了这份讲稿,朱由检总算有些明白了陈坚为何能够在短时间内聚拢到ꛣ数万骑兵了,整篇讲稿꿝几乎句句都能说到人心坎上,真是不简单。淒这么懂得拉拢人心的人둹怎么看都应该是一个埜有着极大野心的人,但以种种迹象以及派出去的锦衣쏻卫传回来的消息来看,其整体捣鼓的却并不是争霸天下的事情,而是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那些奇技淫巧方面,完全和自己死去的那位皇兄差不了多少,真是让人搞不懂其到底志在何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