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谍战特工>

      荀和平立在众人身前,风度翩翩,器宇不凡,一副出尘的仙人之姿。

      “鈥看来昨쑩儿个他是在市区的旅馆落脚。”一个不知死活的学生当着荀和平的面给同学发传音通讯。

      白瑞树ᨼ面上不动擁声色,心里附和䄥,就是不知道今天泽ꄐ豪会暜被揍成什么样。转动眼珠,扫了眼在脚边蠕动的“麻ੱ袋”型鳄鱼。 헠

      嗯,泽豪是个鳄鱼精,说的⏳好听些,鼍﫺龙精。

      拿来套麻䐱袋也正合适。

      毫无疑问,刚෹才那个不知死活的通讯就是泽豪发的。这妖才很爱作死,昨儿个晚上被钱红和韶飞阳女子双ഃ打也㔥是1009届进修班长久以来的楺保뺺留项目,本来白瑞树还想着要不要举报一下校园霸凌事件,但泽豪本妖乐在其中,他僬问了几次,也就罢了。

      荀和平的修为可比侪学生们高多了,泽豪给自己的传音通讯附上的所鮇谓加密在他眼里和公共语줲音没什么区别。眼刀一剐,寒意逼츳得泽豪在麻袋里一缩,见泽豪主动缩头,荀和平也就不去理他,讲起了正事。

      “同学们能够自觉在野外扎营,说明你们在执行任务时也发挥了自己Ỻ的㆐创造力,这点应当鼓励帎。”荀和平点了点头,开局表扬学生。 䕀

      学生不是傻子,这老师虽暅说顶着个“教师嚼”名号,但可不是헙教育类出身,开局表扬学生,肯定哪里有猫腻。

      ⾖“侦䬲察和控场方向的学生能够学以致用ᵃ,布置简单的防御措施来保障睡眠,这点…㕇…有缺陷。”果然矾,批评来了。

      “你们就这么相信自己布置的阵法可以在敌人来临的时候叫醒自己,甚至连守夜人员都魏没安排。这一点,希望你们能够慎重考虑。”荀和平一指划出,将白瑞树昨天和赵赵一起布置的阵法破了个干净。

      破阵的手法那叫一个果决,仗着自己法力高强修为精深道行非濚常,指尖的法力连吐几个脉冲,将阵法龡噼里啪啦地碎了个遍,阵法里设置的报警模块都没来得及向白瑞树发送信息盕,就被指头上连带的杂波对冲成了环境噪声。

      荀和平渦用行动告诉学生,如果不安排守痱夜人员,单纯布置法阵防御,被破了沅个干净都可以让布阵者无知无觉。

      “深渊的敌人确实没有什么脑子,但它们有野蛮混嗢乱的攻击智慧。在大战略方面,我们银河共和篽国必定完胜,但在小规模的战斗中葺——就像你们一个八人小队在野地里安营扎쀫寨——敌人还能够表现出战斗智商,以力破法,强行轰开你们的法阵,把早就准备好的蓄能攻击朝你们头上砸,你们能扛住吗?”荀和平在排成一列的学生面前来回走动,目光从每一名学生的双眼扫过。

      旮 ﯦ 嗯櫼,目光也扫过了麻袋上的细缝購。

      “继续慢跑,䅽前往平昌城西。”荀和平一个闪身,人又不见了。

      “欙弟兄们,那就跑吧……不过在开跑之前,能不能来个人帮我把麻袋拆诜了?”泽豪拖着麻袋身躯,在地上爬了一段,刚好横在众人面前。

      麻袋上头没有法术也没䲚有法力,更不是什么特곁殊ࠩ法ﰿ器,这鳄鱼精不自己爬出来只是想搞怪。

      白瑞树就当自己没看见,转过身去和赵赵整理帐篷。而大晚上下黑手的俩女妖更不会管它,就在一边的石头上坐着,聊起了金丹期的䒱时候想捏个什么模样的人类身躯。

      沈三假装有事,一副샩我很忙别来找我的ᶻ样子。邢建安࿿则是在打磨自己的随身爱刀,韦龙在看天。

      “都没人帮我吗?”泽豪裹着麻僑袋,在地捽上打滚。

      㕃 帐篷收㤶拾完了,行李带齐了,沈三也找到了方向,大家排成了擌队,泽豪还在地上打滚。

      “你的包。别玩了,赶不上时间怎么办?”韦龙随手把泽豪的行李丢给它,语气中有些不满ꩥ。

      泽豪知道队友⎶不满,这沐便在地上䷷一滚,法力涌动间,㬸体表的硬鳞变ꜭ形,将麻袋戳成了破布,直起身来,法力接过包裹,捆在了⋨自己㯰身上,屁颠屁颠地跑到沈三后头,又在传音通국讯里开了公共语音:“那还等什么,咱快走啊?”랁

      沈三仰着脖子,学着其他ꠢ锦鸡的模样一声高鸣,这才带着队኉伍朝市道跑去。

      饽 …… 煋

      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不用法器在市道上奔跑,果然看起来很蠢。

      学生们这么想着,顶着平昌市市民的目光,一边头皮发麻,一边继续奔跑。

      没办法,荀和平说的是前往措平昌城西,这还是꯳城东。

      荀和平露头之前,他们不娵太敢停。

      ㈓ ……

      比起走近路从市区一路由东蹂到西的穿行,沈三还是默默选择了绕路走环城航道,宁可⬃多走一半的路程,也不愿意从繁华的闹市킪穿过,让这一行人的丢脸形象出现在更多平昌市民的眼前。

      好在荀和平也没打算在这一块故意恶心他们。一行人顺着平昌五环跑到了西城区,荀和平的身影便再次出现,招呼着他们到野地里集合。

      鍢五环并不算野地,一❃行人又跑了半天,才循着路边的痕迹一路摸去,找见了已经等候多时的荀和平。

      “他刚才没跟着抯我们,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偷偷溜号啊。”泽豪媔又在作死。

      “泽豪同学,这么积极的话,今天就由你来给大家做示范吧。”荀和平果멋然听见了泽豪的传音䑛。

      忔 “ꠗ不不不,老师,我……”泽豪人立而젛起,往后“啪嗒啪嗒”几步,就要退却。

      萺“执行命令!”곰荀和平大喝一声,将泽豪的辩驳之辞打逍断。

      “是……”泽豪像是焉了的菜叶一样瘫倒,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当荀和平的示范工具人。

      ⩷ ……

      今天的任务很简单。

      白瑞树看着在荀和平指挥下到处打洞的泽豪,心中感谢泽豪为团队做出ꖟ的贡献。

      今天的任务是尝试改变地形,以及改变地形后的适应战详解。

      老实说,这应该是控场主修的科目,但谁让泽豪那么跳呢,好好的攻坚选手就这么被老师抓了壮丁,顶上了原本控场该干的活。

      “老师啊,这ꁰ个洞打下去不合适吧?”泽豪一边打洞一边嚷嚷,但被荀和平一瞪,又怂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