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聚贤庄群雄当面。

      玄寂被段延庆这么一嘲讽,╱差点没气的吐出一椨口老血来。

      本来,被段延蕜庆逼迫的将乔峰闯少林寺,在他和两位师兄的联手之下,还让鏅乔峰逃走的事说出来,就已经够丢少林寺的脸了。

      这下,段延庆这么一白话,直接把他给整ᝈ成了一个小丑似的人物。

      想他好歹也是少林寺玄字辈的,何时在江湖上受过这等气。

      疐少林寺的高僧在江湖上行走,不论走到哪儿,最起码都是受到基本尊重的。

      可眼下,到了段延庆的嘴里,自己膆却是成了蠢之又蠢的蠢材。

      这叫玄寂如何能不气。

      ݝ 士可杀不可辱!哱

      갘 玄寂虽然是个삈和尚,但此刻却ᶅ也是忍不住心头的怒火。

      只听得玄寂大声一퍐喝,道:“段延庆,你几次三番辱骂贫僧,又坏我少林清誉,贫僧岂能容你!且吃我一掌!”

      话音还未落下,便只㚷见玄寂侧身而出,双掌自外向里转了个圆圈,朝着段延跫庆推了过去。

      段延庆不紧不慢,直接抬起右手下的拐杖,朝着玄寂轰然一指。

      一道无形劲气︔从拐杖之中激射而鉻出,玄寂见状,猛的侧身而躲,将这一道无形劲气给躲闪过去。

      ⢊ 与此同时,又进三步,朝着段延庆攻杀过来。

      段延庆见状,原地不动,只用手中右拐和那玄寂连过了三招。

      玄寂的双掌쐍和段延庆的右拐相去不远,隔空而对。

      二人却是突然开始比拼起了内力。

      就在这时,只见段延庆整个人凌㨫空而起,抬起左拐,又急射出一道无形劲气。 

      玄寂见状不对,往后退了三步,然后又蓄力而出,轰然再出一掌。

      穉 这一掌比起之前的掌力还要雄业浑许多,顷刻之间,玄㌴寂찱的掌力如怒潮般汹涌而至。

      段延庆见状,手中拐杖突然挽出一道花来,横击而去,整个人的身子居然化作了一道残影,速度之快,别说是祹一个残疾人士,便是真正的健全人,也未必有这样的身法。䎏

      霎时间,玄寂只觉眼前的段延庆剑溰势突然变化无端起来,凌厉至㲻极,첛几乎只是眨眼的工夫。

      玄寂便感觉到自己身上突然中了禽一股剑气。

      넕 嵋玄寂这一掌,还未尽ﵒ数拍出,便已经胎死腹中。

      旁边有人看到段延庆这突然的变招,将玄寂制住,쏵不禁暗道一声,好高明的剑法。

      以拐为剑,剑法凌厉,莫非这就是大理段氏的高绝剑法?

      要知道玄寂的这一掌叫作“一拍两散”,所谓“两散”,是指拍在石上,石屑四“散”、拍在人身,墪魂飞魄“散”。

      槅 这路弊掌法就只这么一招,只因掌力太过雄浑,临敌时用不着使第二招,겼敌人便已毙命。

      而这一掌排山倒海的内力为根基,要想变招换式,亦非人力㚦之所能。

      段延庆在玄寂的掌力尚未凝聚到极致之时,便已经近了玄寂的身,破了玄寂的招。

      不可谓不厉害。

      要知道玄寂在少林寺的玄字辈高僧当中,也算是㚦排的上号的。

      这时,一众江湖群雄也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位“天残羽士”段延庆绝非是浪得虚名。

      段延庆的右拐抵在了玄寂的胸口,只要段延庆的拐杖往前递一寸,他੩必然心脉쫳俱裂,死在当场。

      ᙘ玄寂面色憋的通红,他索性摆出一副光棍到底的模样。

      “贫僧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你要杀便杀!”

      这时,人群的又一个中年和尚急忙出声喊道:鬤“段居士,休要伤我玄寂师弟的性命。”

      肫段延庆瞥了那和尚一样,又看向玄寂和尚,冷言冷语的说道:“你以㕢为我和你一样蠢吗?”

      “我杀你作什么?”

      “我虽然瞧不上你这秃驴,但也没必要取你的性命。”

      踒 “如今,我㭲神霄派蚋方才是䎯天下줈第一大派,行事总归讲个公道二字。”

      “你说你不蠢,那我今日便让你看看,你到底蠢不蠢!”

      下ꦾ一刻,却见段延庆身形突쐛变,朝着内堂之中掠去。 嬚

      待众人看到段延庆的时候,段延庆已经到了堂内,站到了薛神医和那黄衫少女的身旁。

      自从段延庆跟了叶千秋,入了神霄派,㫱他的武功ሻ经过叶千秋的损指点,又櫼是更进一步。

       叶千秋传他一门“移形换影”的身法,在百↫步之内,可谓是神鬼莫测一般的存在。

      段延庆一手点在那黄衫少女的身上,随后一摆手矶,那黄衫少女突然就从一瓓个颧骨高耸,难看至极的丑姑娘变成了一个容颜娇美俏丽,活色生香,气韵动人的美少女。

      虽然此刻少女的脸色︫略有苍白,但依旧能看出她是天下少有的美人。

      这时,群雄见状,皆是惊诧不已。

      而近在咫尺的薛神医一边惊叹着段延庆极高的身法,一边又看向了那尚且在唼院中的乔峰。

      此时,乔峰的脸上亦蠚是露出惊愕之色。

      他没有想到段延庆的目标㹞会是他带来的这位阮姑娘。

      彬 再加上段延庆的身法鴮着实太过诡异,太㬳快了些。

      让他都难以反应过来。

      此时,看到段⚮延庆将阿朱威的易容伪装为揭ꉭ穿,乔峰心中更是疑惑不已。

      阿朱的易容术很是高明,便是他也难以辨认得出来。

      这位“天残羽士”段延庆又是如何辨别出来的?

      这时,只听得段延庆看着那不远煗处的玄寂和尚道:“玄寂和尚,你可看清楚了,这姑娘可ﻸ是精通易容之术,若是她易容成你少林寺的和尚,混入你寺中,你可能辨得出㎢来?”

      此言一出,顿时引得群雄惊ꜩ愕不已。

      有些事,就是一层窗户纸的事。

      先前大家不知道这黄衫少女会易容术也就罢了,现ニ在知道了,自然也就反应了过来。

      这层窗户纸一破,自然一切ᕍ都明白了过来。

      玄寂和尚脸上的红晕不消,㩕也不知道是羞愤所致,还是先前被术段延庆所败的气愤所致。

      他着实没想到这黄衫少女会易容术。

      ݴ而且,还是ྣ这等高明的易ꂭ容术。

      段延庆这话一出,他玄寂的脸又被打肿了……

      想到段延庆刚刚骂他蠢曎,他还不服气,玄Ⴠ寂和尚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着实是丢了大脸。

      腦 但他心中尚且ꊚ存了一丝希望。

      “便是这位女施主会易容术,꫔那又如何,也未必能证明她入过我少林寺!”

      玄寂强行辩驳道。

      段延庆闻言,也不理会玄寂,而是双眼朝着那黄衫少女看去。

      “小姑娘,祫前晚你是ڎ否有乔装易容成少林僧人,进过少林寺!”

      “你是否被少䢨林方丈玄慈所伤!”

      阿朱听到段延庆这话,心中一顿,本能的就想着否认。 겔

      但下一刻,她却是感觉到段延庆的声音好엜似有一种魔່力一般,让她忍不住有些沉沦其中。

      于是,她脱彊口而出的话,便成了。

      “确是如此。”

      ៚此时,段延庆略有深意的看了这黄衫少女一眼䒦,他早就察觉这黄衫少女心思不一般。

      츹 若非他学会了掌教所传的移갲魂大法,今日免不了要被这黄衫少女摆上一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