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四日后一大早,岚霖宗四大长老率领各大堂主及弟子代表,按长幼次序,整齐薌的矗立于青云观广场,举行宗主继任大典,告天仪式。

      씣 忽然,青云观弟子个个扬起宝剑,行剑礼。

      嘭嘭嘭三声鸣炮,身着做工精良考究的宗主长袍的杜止汐,步履稳重,在青云观弟⻑子的侍卫下,从大殿内走出,自有一副君临天下的气概。

      处于玄妙身后的周云,十分为她高兴,却也觉自己和她的距离,突然变得比从天到地还要遥远。

      嘭嘭嘭又是三声鸣炮,全场齐刷刷䭌的躬身高呼:“见过掌门人。녳”

      嘭廄嘭嘭又是三声鸣炮,杜止汐一人缓缓登上数丈高的祭天台,面向供奉着列祖列宗牌位的高案,跪了下来。

      全场跟着同时跪下。

      杜止汐一叩首,全场跟着叩首。

      杜止汐二叩首,全场跟着二叩首。

      杜止汐三叩首,全场跟着三叩首。

      司仪玄化提气高呼彑道:“礼成!”

      嘭嘭嘭……九声鸣炮,杜止汐站盓起后,全场跟着站起。

      玄化放声道:霺“今,玄虚宗主座下弟子杜止汐,秿正式接掌本门宗主之位,以后岚霖宗门下所有长老弟子,务必牢记列祖列宗的教诲,在止汐宗主的带领下,光大门楣,振兴门户!”

      ⫵“吼!吼!吼!”全棐场山呼海啸。

      旡 䱃 却听素素咒骂道:“什么玩意?”

      周云嘘ꇅ了一声:“杜止汐刚上任,你可不要触她霉头躉,杀鸡儆猴。”

      素素哼的一声:“她敢么?”

      먹 周云暗暗叹息。

      ⹆“嘎!噶!嘎!”

      天空突然飘来三声怪异的鸟叫,周云循声一看,竟是三只通体青绿,双眼发蓝,垂尾挂着鬼火的怪鸟,翅膀一展能有数丈,爪子ꍊ比人都大,其实这是可以被人驯化的六品灵兽,青魂鸟。而飞行灵兽少之又少,显然来者精通于驭兽之术,且非同寻常。

      众弟子严阵以待,他们除了雪鹰,从未见过如此面目狰狞可憎的飞行灵兽,只怕来者不善。

      待离得近些,能瞧出是三位白衣女子,居中一位蒙着白色面纱,只露出蛾眉碧眼,有种휵道不尽的神秘蜪朦胧美。旁边的两位皆是三嘷十鳍来岁的美貌妇人,讼人美赛玉,白肤腻肌,神情却是冷冰冰的,如蒙严霜。

      素素脸色阴晴不定,似是嫉妒,似是不忿。

      玄妙提声喊道:“今日是我岚霖宗䂯新蕄掌门继位大典,不知是哪路的朋友,来此见证?”

      左边妇人淡淡道:“在下明月使,这是辉星使,我们二位乃玉水宫的左㲃右护法。这位是我们玉水宫的圣女,林沐霏。”

      周云暗道:原来中间那位姑娘叫林沐霏,云雾霏霏,正如她神秘朦胧처,好名字。

      所有人目光看向四大长老,因为䆚他们一个个都没听说过什么玉水宫,可四大长老面面相觑。

      玄崇道:“我等久居山野,少了去其它大陆结识天下英雄,恕我孤陋寡闻,不知三位大驾光临,有ᅹ何指教?”

      辉星使道:“指教是不敢当的,只是想找个人罢了。”

      周云浑身一颤,隐约觉得她们要找的人正是爷爷。

      玄化道:“你们要找什么人໡?”

      辉星使道:“太……”

      ꊕ ౩ 林沐霏轻轻摆了摆手,柔雅似水,妖媚动人,声音比黄莺出谷还要好听百倍,淡淡道:“他的名字,说了你们或许也不知道。你们掌门人呢?” 腅

      蝆杜止汐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子产生过忌惮之感,脸色略显苍白,说道:“我就是。”

      林﮸沐霏忳的碧眼中隐约亦有一丝诧异,“你Ƅ就是?”

       杜止汐道:“有话便说吧。”

      林沐霏道:꫘“岚霖宗虽是下三门,却不堪至此?好吧,掌门人,请你跟我走一趟。”冲明月使点了下头。

      明月使出掌在空中就是那么轻轻一抓,立时杜止汐身体脱力,狼狈入空,直奔她폛的掌心。

      众人骇然变色,玄妙道亙:“先天境!”

      她之所以认得准确,正因她以同样的手段,解决了狂妄的申屠冲。这是具备神魂后,配合手掌的动作,便能隔空取物,或者隔空伤人。修为越高,隔空距离越远。那明月使覝距杜止汐少说有멤上百丈,却能举手抬足间轻松吸来,显然她的境界要胜自己一筹,当真如临大敌。䰂

      寒作为司仪的玄化最先反应过来,急呼道:“休伤我掌门!”右掌呼的拍出,一只真气丹ﹼ顶鹤,以霹雳之势直冲明月使,破风声噌噌乱响。

      明月使随即还了一掌,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砰的一下撞在了丹顶鹤上,两股能量一冲,掀起了巨大风暴,不少修为低的岚淜霖宗弟子,远远的飞ࡃ了出去്。 겣

      周云骇然道:这就是先天境的力量么?可杜止汐离明月使的手心只剩二十丈,他急道:“师父,您出手救救她吧!” 뇒

      玄妙本迟疑不决,寻思倘若杜止汐ᐮ就此陨鰣落,岂不掌门大位空了出来?经周云一喊,想起“正道功”还在杜止汐手里,如果ꙉ她真耳死了,造成正道功失传,如何对岚霖宗的列祖列宗交代?喊道:“结飓风云落阵!”

      玄崇、玄化、玄真闻言,和玄妙一起释放神魂,立时四人眉心有一朵雪莲,头顶还有道光柱直冲쥾云霄,紧接着天色阴昏,电闪雷鸣,凭空刮出一道道飓风,而一片一望无际的黑云,正在往慕容霏、明月使、辉星使三人头上降临。

      厚重的威压惊的青魂鸟一通乱叫,却害怕触碰黑云,往地上猛飞,但行至半途,飓风轰然掠过,刮断漫天羽毛,急得它们忙振翅躲避。而明月使再顾不得杜止汐,只好收了掌力,杜止汐立时㊜坠落入地。

      ꕈ周云眼疾手快,快奔쮘几步,腾䘤空一嬈跃,揽住䝊她平稳着地,关切道:“你没事吧?”

      閃杜止汐面色苍白,惊恐未退,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多亏了四大长老。”

      周云歉然道:“是我连累了你。”

      杜止汐道:“不必多说,你带着你爷爷快走吧。而你……不也正ᥗ想去看看外面⁸的世界么?”

      周云道:“可闹成这样,你让我如何能心安理得的一走了之?”

      杜止汐道嗕:子“只要她们找不到你爷爷,不鼷会在岚霖宗久留。而岚霖宗甫经大难,百废待兴,经不起折腾。”忽然取出那写着雪莲丹配方的手绢,抓起他的手掌,放进了他的手心,道:“这留给你做个愅纪念。”一低头⦿,又深情的望着他道:“勿忘我。”几个纵跃,跳进了战团,疏导弟子们先撤,不要引起误伤。

      周云攥紧手绢,看办着杜止汐忙碌的背影,他知道再不走,反而是添ྭ乱,可让他走,又岂能甘心?

      只瞧那明月使、辉星使也释㧉放神魂,眉心竟有三株水清三叶草。

      所有人目瞪口呆,竟是三花聚顶的神魂强者!

      她俩凝聚出졎一个巨大光罩,将她们三人,连人带鸟罩住,犹如铜墙铁壁,任你风再狂,云再重,我自岿然不动仫。

      揀 玄妙提气高呼:“你三人巆再敢造次,休怪我们依手下无情!”

      辉星使大笑道:“就凭你们?”倏忽间,那光罩暴涨了数十倍,光芒闪耀的人睁不开眼兏,仿佛天上的月亮被䶩摘下了一般。却蓦地光罩砰的一声爆裂开来,那祭天高台霎时化为了飞屑,跑得慢䀅的弟子一个个爆炸如豆,血雨横飞。四大长老同时眉心呲出一串血线,四道光柱登时停了,飓风云落阵也戛然而止。

      周莞云心急如覹焚,䢊跑到玄妙身边,“师父,您怎푼么样?”

      햾 ꋙ玄妙摆了摆手道:“无妨,你带你爷爷走吧,为师觉得应该是来找他的。”

      周云苦笑道:“原来师父也看了出来。”

      玄妙微笑道:“将来有出息了,记得回来看看师父。”

      周云笑道:“那是一定。”

      玄妙道:“走吧。”扣住周云的肩膀,轻轻一抛,将他甩出了五大观,最后一股柔和之力托住他콬平稳落地,他惊奇不已,原来师父深藏꽷不㱛露,对真气力道的火候掌控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是自己怎能在这节骨眼一走了之?大喊道:“师父!”

      “臭小똙子,叫什么呢?”

      周云转头一看,惊道:“爷爷,你㸂怎么跑出来了?”

      爷爷叹道:“只怕白泽犬感应到˵太华经真气,还是被她知道了。”

      周舑云急道:“她们究竟是什么人?现在该怎么办?”

      爷爷望着空中的三只青魂鸟,取出了那좑瓶冰菩提灵液,叹息道:“只能赌一把了徚。若赌输了,这辈子我就是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弹开瓶塞,将里面的灵液一股脑的喝个干净。

      周云只见他身上逐渐笼罩着一层妖异的黑雾,能➳量됗无穷极,可是他的样撼子䤊丝毫未变,Õ接着他取出一柄龙吼不绝的潜龙离渊剑,立时一股傲睨万物,睥睨天下的莽苍之感,油然而生。

      锱 周云震撼的꫰浑身酥骒麻セ,颤声道:“爷爷,你Ὗ……”

      爷爷望着手里的离渊剑,盘龙呼之欲出,目露喜色道:“你也应该寂寞了吧。”突然凭空消失,转瞬间如云团般悬浮空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