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别恋未删减

      二月二十一日,下午,玛莎多拉城外东面岩谷。

      ⨏“我后悔了,这些「交信」烦死了。”莱妲抱怨道。

      这几天她不断收到了询问「一坪的海岸线」线索的「交信」还有其它诸如「跟㦀踪」、「透视」等咒语,

      띬 好在她之前就将自己除了「交信隳」以外的卡片都交给了比司吉,才没有什么损失,

      但面对众多咒语卡片的狂轰滥炸,也让她一度对集卡书的提示声产生了恐惧。

      “淡定,待会你就可以把这群骚扰你的王八蛋,挨个打个遍了。”瑞德好整以暇的安慰道,似乎都忘了把这个任务交给她的就是自己。

      “瑞德,时弘间差不多了吧,还等吗?”比司吉看着下方说道。

      “算了,就这样吧,要来的早就来了,我们走吧。”瑞德站起身将八角帽的帽檐压뭽低了些,走出岩洞带着二人向下方跳去。

      “唰~쑹”

      三人突然出现在岩谷中央,分散在谷内四周的各个玩家队伍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人,

      他们最主要是看莱妲与比司吉,莱妲是「一坪的海岸线」消息的来源者,比司吉则是因为她脖子上戴得「圣骑士的首饰」。

      “各位。”瑞德朗声道,将在场玩家视线吸引了过去。湢

      “我叫瑞德,也是这场集会的发起者……”

      “我ꔺ们对你是谁不感兴趣,我们就想知道,你们手里真的有「一坪的海岸线」线索吗?”一个手持大剑肤色黝黑的壮汉打断道,他一直在强调我们,似乎是想将在场其他玩家的立꽼场捆绑在一起。

      “当然,我们有「一坪的海岸线」的全部获得流程。”瑞德没有因为壮汉的打断而生气,反而笑着解释道。

      “既然你们知道如何获得这张卡片,那为什么还要找我돈们来呢?”一个戴党着眼镜的女人问道。

      “因为我们需要队友。”瑞德并没有隐瞒这一点,反正也很容易被分析出来。

      但他并没有具짝体说明需要多少名队友,不然其他玩家很有可能借助「路标」试探出全部流程。

      ⵴ “原来是实力不够啊,嗤~”手持大剑的壮汉笑道。

      맗 “ᘒ小朋友,不如你先将流程信息全部公布出来,我们再判断真假如何,当然作为线索来源者,我们绝不会亏待你们的。”眼镜女㔮人状似好㞔心地建议道,三言两语间就将他们安排上了。騅

      其他玩家大多没有出緐声,这个建议对他们有利,他们自然不会反对。

      쪿 瑞德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不会亏待个屁,这两人多半是一伙的,一唱一和真当他们看不出吗,他看了莱妲一眼,后者会梫意。

      “唰”

      瑞德与莱妲身形一闪,出쭷现在挑事二人面前。

      乮“轰”

      莱妲一拳将眼镜女轰进了岩壁内,对方甚至都没看清莱妲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

       “㢒铮”

      稍迟一步,瑞德一掌砍透断壮汉的大剑,掌间电弧一闪而没,对方就倒在了地上。

      “咚”

      两人身边的同伴刚要有所行动,一声沉闷地巨响,又将他们的视线吸引回山谷中央。

      比司吉拍了拍手套上的石尘,站在一个巨大的深坑中。

      “我想现在没有人怀疑我们实力不够吧。”瑞德与莱妲走回比司吉身边,笑着说道。

      玩家们凝重地看着三人꺘,他们当然不会怀疑,尤其是比司吉,那一拳……

      稩 “你刚刚说需要队友,袥你们准备按什么标准挑选?而且我想知道如果获得「一坪的海岸线」后如何分配。”沉默了片刻,一个穿着棕色夹克的男人问道。

      瑞德看了他一眼,这人很聪明,没有问队友人数,只是问挑选标准,展现出了自己的诚意。

      “挑选标准自然是按照实力,至于分配……我们三人可以不要第一张「一坪的海岸线」的原卡,但我们需要获得原卡的玩家提供另外的指定卡片补偿,

      毕竟我们是信息鷱的提供者,而且틖我们的实力你们也有目共睹,至于具体的补偿标准就等最终队伍确定后再商量如何?”瑞德说道。

      ڳ瑞懟德的分配方㼊法有些出乎챗他们的意料,玩家们自然同意。

      这个分配方案是瑞德根냷据磊札的实力与比司吉、莱妲商葐议出来,

      「一坪的海岸线」总共有三张卡位,但真正能打败磊札获得卡片的队伍,绝对不会超过三支,甚至可能乑一支都没有, 奖

      再加上现阶⭧段的游셉戏中,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编号的指定慎卡片,不曾被玩家发现,

      所以瑞德认为反而可以用第一张原卡为条件从י其他玩家手上先交换比司吉没有的指定卡片先。

      賤 “既然没有其他问题了,我说一下队伍的挑选方式,

      接下来你们可以在我和莱妲间任意挑战一人,胜者直接进入队伍,败者我们ន也会根据实力最终进行徼挑选。”瑞德指着莱妲说道,这也是他们两人的主要目的。

      “不过,为了防止挑选时间过于冗ᝪ长,我们会收取挑战的玩家任意一张指定卡片作为挑战门票,所以希望各位根㉂据自身实力酌情参与。”瑞德面带微笑地展露出了奸商本色。

      比司吉与莱妲也不禁侧目,明摆着就是想坑别人的卡片,瑞德居然还能说出一种‘➗我是为你们着想’的语㏻气。

      其他玩家们大多只是轻微地皱了下眉头就ቧ接受了,只是一张指定卡ᘯ片而已,而且他们也不觉得自己一定会输。

      “那么开始吧,你们谁先来?”瑞德与莱妲兴致勃勃地看着众人,比司吉则无趣地走맄向后方。

      “我来튧,我想挑战你。”一个提着战锤的壮༗汉向瑞德走来。

      莱妲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暂时走到了一边。

      比赛很快就结束了,瑞德只是硬接了对方一记重锤,大概估摸了下他的实力,就将长刀搭在了对方脖子上。

      他让对方交出一张指定卡片给比司吉,然后示偹意下一个。

      一连十几场战斗后,莱妲컽很郁闷的发现,挑战她的只有两个人,逴其他都去了瑞德那。

      眼看着在场的玩家越来越少了,뗿莱妲看着仍힗在用一种不温不火的速度和玩家对战的牵瑞德,忽然恍然大悟。

      瑞德这个家伙,根本稊就是仗着自己具有欺骗性的外貌,一폆直在演我!

      难怪他当初提出让玩家自由挑选对雞手,懂了!我还是太单纯了……

      “我说…Ἲ…”反应过来的莱妲幽幽开口道,将还没有下场的玩家视线吸引过去。

      蘆“你们不会是以为这家伙比我弱,才一直挑⃫战他吧。”

      其他玩家大多笑笑不说话,甚至还有几个人恬不知耻地点了点头。

      붚 莱妲的那两场,都是一拳解决了对手,而瑞德虽然到现在为止也还眚没输过,但偶尔还是和对方打的有来有往的。

      “你们见过这家伙用过「发」吗?”莱妲一句话,让众人觉得軮好像有些麪不对劲。

      “而且,你们恐讏怕不知道,这家伙的身上至少还绑了数百公斤的负重。”莱妲接着爆料⑨道。

      众人神色凝重地看向瑞德,如果莱妲说的是真的,那他们可能要重新思考挑战谁了。

      衟瑞德不置可否地笑笑,但他的对手心态就没那么好了,几招间就被失去了兴趣的瑞德用刀身拍倒在地。

      他倒不是真的像莱妲想的一直在演,他只是在借鉴学习他人对于念的运用方式,

      伴比如刚刚被他拍倒在地的ク玩家,他的实力虽然一般,但对攻势的把握却可以说是独树一厅帜,

      仅 垹他总是能把握住瑞德「ぎ气」的「流」向,然后在「流」动未完成前进行干扰,以限制瑞德的攻势,

      这些千奇百怪的念运用方式让瑞德大开眼界,所以他才一直放缓了攻势。

      莱妲的话起到了一ꈍ定作用,虽然还是有部分玩家认为莱妲只是想帮瑞德分担压力,但挑战瑞德的人数的确在一直变㇢少。

      竆 “无聊吗。”瑞德走下场看着已经沦落为收票员的比司吉说道。

      髠“刚开始还好,现在有点。”比司吉点点头,露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룳

      “老师,你知道安多奇拔前往玛莎多拉的路上有个山贼老巢吗?”瑞德看着比司吉脖子上的「圣骑士的首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墔 “那个全村人都生病了的山贼老巢?”比司吉稍微来了些兴趣。

      “没错,你知道吗?那里也有一张指定卡片可以获得,而且那张卡片也是稀有的宝石哦~”瑞德笑着说道。

      “什么宝石?和他们生的病有关吗?蒞要怎么获得?”比司吉一听锧到稀有宝石顿时就精神了。

      “获得的方式很简单麗,你用「⽗圣骑士的首饰」治疗好所有生病的村人,他们就会把那张卡片作为谢礼交给你,至于那颗宝石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瑞德主要䋈是记不清那颗宝石的名字了,所以干脆说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宝石。

      鄜 ݟ“瑞德,有人挑战你。”

      比司吉还想再问点什么,莱妲却突然对瑞德喊道。

      “小心ࣼ些,这个人好ᐰ像和他们不太一样皜,却和我们很像。”莱妲⑲经过他身边时,低声提醒了一句。

      瑞德走向已经被默认为比赛擂台的深坑中,打量着对面的男人。

      他对这个人有些ᳬ印象,或者说他对用刀的念能力者都会多几分关注。

      面前这人外表看来约莫二十七八岁,中长发简单地束在脑后,相貌英俊,胡子有些拉碴,带着些洒脱的味道,穿着一件有些邋遢地灰色无袖背心与黑色长裤,手中握猴着一柄白色刀鞘的小乌丸形太刀。

      对方用一种熟悉地表情打量着瑞德与他的长刀,莱妲说的没错,这个人确实和他们很像。

      两人ﶎ之间的距离,随着瑞德的步伐逐渐缩短。

      三米

      两米

      “锵”ㆇ

      两人的长刀各自收回刀鞘,空气中只剩一声金属碰撞的嗡鸣。

      两人忽然相视而笑,不是那种礼럐貌性地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愉快笑容。

      瑞德解下身上的负重与획背上的宿夜扔给身后的莱妲,活䵧动了下解除重负的肢体,然后举起长刀看向面前的男人说道:

      “瑞德·弗利斯,宿雪。”

      Ⱘ“좵西谷·神宫寺,素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