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血腥双胞胎文

      洛林和阿方索子爵坐回伯到䨰伞胵下,代表着谈判重녇新回뤱到起点。

      或许还不止起点。

      因为碍事的景泰蓝被仆人收了起来,小圆桌上换成了两杯香浓的英式红茶,甚至还配上了薄片黄瓜三明治、草莓蛋糕和英式松饼。

      虽然它们其实应该錵是ꆴ出现在下午四点근的美食,但这里是西班牙,阿方索子爵也不过就是一个靠着非法经营,来维持体面生活的土謆财主而已,洛林觉得自己不能要求更多。

      他礼貌性地吃了橸一小块三明治,和子爵劘愉快地谈论了天䗽气,以及维多利亚大公或许有脚气的传闻。

       茶饮过半,子爵问:“我该怎么称⚙呼你,英格㘠兰先生?”

      “洛林滃。”洛林放下茶杯,十指交叉收在膝盖,“洛林.亚纳逊.德雷克。”

      “德䐶雷克?”

      䴖“就是您记忆中的那个德雷克,塔维ϖ斯托克是我的故乡。”

      阿方索鞺子爵忍不住开怀畅笑:“弗朗西斯.德雷克一填手导致了毕尔巴鄂大港的没㥭落,现在他的子孙居然来贝尔梅奥淘金?”

      洛林无奈地摊开手:“就像东方的一条谚语说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 “钱扔在……什么?”

      ꠡ “大致就是钱扔在水里,总有一天会随着洋流飘回它出푾发的地方。乶”

      阿方索子爵大为叹服:“没想到,神秘的东Ǽ方人也会对海洋如此精通。”

      ⻫“他们什么都懂,唯㎲一的问题是懂得太多,狅以至于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用神秘的东方作为闲谈的结束语无疑是美妙的,尤其是阿方索子爵学到了一句东方谚语。

      他笑着向洛林致谢,抹了抹嘴,突然说:“德雷克先生,你在威胁我。鱜”

      “不不不不不띦,您误会了。”洛林连连摆手,“我没有任何威胁您的意思,甚至没有费力去打听过泽维尔小姐的长相和住所。只是为了与您更好地攀谈,瀭我ஸ找䆨了些朋友,幸运地聆听了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真的?”

      “᪮我是英格兰人铛,先生。虽然您的菃国家与我的国搼家,您的先祖与我的㰍先祖都相处得不褀算融洽,但至少我们生活漘在同一个世界,受到的都Ꮼ是现代文明菏的熏陶。”

      “一个……文明的绅士?”

      䇰 “礼仪ࠔ,礼貌,不随便打᭛探一个美丽淑女的细节,更不会夺人所爱,强人所难,不是么?”

      双方沉默了许久,目光对视,不闪不避。

      许久之后,阿方索子爵笑起来,提起茶壶亲手为洛林续了满杯:“不得不说,您成功让我改变了对英格兰人的瑶偏见。”

      “承蒙厚爱,先生。”洛林在椅子上欠身짾,“夫人与堂妹,子爵不好受吧?”

      子爵苦笑了一声:“我还爱着我的夫人。这样的话听起来虽然有些奇怪,但真实情况就是如此,我比她所知道的更在意这段婚姻。”

      “那泽维尔小姐呢?青春?美丽?”劊

      켷 㷛“她与夫人年轻的时㧂候很像……自信,̔美丽,骄傲,矜持,对主忠诚,而且聪慧。”阿方索子爵露出追忆的表情,“那场大病后夫人变了很多,变得疑神疑鬼,猜忌刻薄。我知道孩子是我们缓和关系的唯一方式,但上帝却不肯把他赐给我们……”

      “然后您矢遇上了泽维尔小姐?年轻版的夫人?⳴”

      子爵向着洛林露出会心㖭的笑容:“不,其벆实夫人生病之前我们就认识了。若不是卡门坚持服从教义,要在婚前保持圣洁,说不定在那场浪漫的舞会上,我就已经摘下了这朵娇花。”做

      “西班蜨牙绅士的浪漫总是比法あ国佬含蓄矜持。”洛林违心地夸赞了一句,用咏叹的语调轻声吟诵起诗歌,“爱情啊!在这幽僻的野林间,交缠着安全和狂喜,这是你极乐찥世界的版图,你成了真正쇦的上帝!”

      这句诗一下念到쨇了阿方畀索子爵的心坎,他大为惊喜:“没想到,德雷克先生居然还是一位诗人。” 祪

      “只是被您的故事又一次打动了,有感而发。”洛林举起茶杯向子爵致敬,“子爵,我襁为您准备了一件礼物。”

      訂 “不是东方瓷器?”

      “不,再珍贵的瓷器也是死物,而我的礼物,是ാ泽维԰尔小姐。”

      “卡门?”

      “占卜师们很暈死板,但幸好,文什明世界总归还是教会了我们说服˸他们的办法,撨不是么?”洛よ林轻轻啜顔了땱一口茶,站起身:“已经耽搁Ꝕ您很久了。期待下次见面时,我们能成为朋友,真正的朋友。”

      阿方索子爵愣在哪儿,坐着,甚至忘了起身送ㅭ行。

      洛林像一个鷹十足的绅士一样走出子爵的庄园,绕个弯,海娜就无声地出现杢在뉑了他的身后。

      “顺利么?”

      “有眼前的瓷器,未来的金镑,我甚至为他张罗了该死的爱情。生意做到这个地步,他还能有什么췯不满意的?”ﴍ

      海娜清清静静点了点头:“顺利就好,子爵是个什么样的人?”

      洛林一脸嫌弃的表情:“我쑷本以为自己对贵族的爱情观有足够的适应,ﰉ直到今天才知道,我还太年轻。”

      “诶?”

      “撒赛利卡.阿方索ဣ先生,他不仅是个土财主,还是一个十足的渣男。”

      …… 즢

      第二天,阿方索庄园的草地上搭起了一顶紫色的帐篷。

      洛林一身罗姆人的打扮,花衣、方帽,像个劳工一样扛着大判大的箱子,还在脸上贴了一条特别特别长的八字胡。詊

      他的黑发使他在一群男人当中毫不注目,深邃的褐瞳与罗姆人惯常的黑眸也难以一眼区分,只是鹤立鸡䰳群般的身材委实高大了一些,但无所谓,这一次的主角毕竟是女人,男人只是背景板。

      他扛着箱子从阿方珓索子爵身边经过,不㏲小心撞倒了他身捸边的仆人。꧁

      借着被子爵训斥的机会,他把什么䱢偷偷塞进了子爵的攤裤袋。

      子爵愣了一下,脸上露出见了鬼的表情。

      洛훘林向着子爵狡黠一笑,用嘴型说:“一份小礼物,我的朋友。虜”

      픎说完,他从箱子里取出一只红木匣子,双手捧着,壂走进了帐篷。

      子爵赶紧寻了說个理由走到无人的角落,伸手往口袋里一ﰣ摸。

      他摸出了一块苏绣的手绢,手绢上是一个英俊的东方男人,正盘腿坐在树下,怀抱着一个美丽动人的东方女人,神色肃穆。

      那手绢里还夹着一条纸条,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柳下惠,キ东方传说中最有名望的绅士。只有像您和他这样矜持而高贵的凜人,才能在美色与欲望面前,坚持自己圣洁而纯粹的爱情。”

      捏着手绢,子爵虎目垂泪。

      “知音啊!”他望着帐篷喃喃自语,“神秘的东方,神秘的……德雷克先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