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跳楼

      出去寻塀访的人都回来⧮了,此时大力哥正用铁锅煮着什么,阵阵香气从中传来,组员们围成一团讨论着案情。

      叶康和韩崖也加入其中,越秦在不远处等候,韩崖将今天发生的事汇报了下。

      众人虽面面谽相视,赵氏没有提到死者外出还带着钱啊,难道赵氏并不知晓,随后众人恍然的模样,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

      还是孙艾将最新紧张说与两人听,两人才得以明白。

      ȋ张讷和河童寻访到一处人家,那家主ᢉ人倒是ᰍ热情,但两人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家主人言行上的不对媏劲,最틳后在威逼利诱下랯说出了实情。

      这家主人名叫韩思,那天他从王城回来,突感腹痛,随寻一草地出恭,不긂一会看到两人急匆匆的跑过,那两㢂人都⑹是青石镇人,抏王真和王承兄弟两人。

      而从赵氏口中得知,大前天晚上前来綘送信的正是王真。

      但跑到王真家却扑了个空,两人应该是찓畏罪潜逃了,虽然嫌疑人确定了,但动机呢?此时탦叶康两人从越秦那带来的消풀息霶,正好确实了动机,王真⨹兄弟很흖可能盯上了赵系携ㇳ带的一万两银子。

      㝼 当是不对啊,赵系的死因是脖子上鼊的⇔勒痕,那为何要在胸部在插一刀呢?应该是胸口的一刀在前,脖子的勒痕在后。但看到赵系没死,为何不再插一刀呢,反而要将赵系勒死,不是多⻡此一举吗,难道凶手是个变态?或者说凶手另有其人,种种疑问盘旋在叶康的脑子里。

      㳆最后叶Ϸ康还჈是将自己的想鎂法说了出来,惹来组员们的哈哈大笑,叶康不好意思笑了笑,也对,他这种才成为捕快的人都能想到,没道理他们这些老手不知道。葏

       “吃完饭再说”李哥对众人道。

      大力兣哥煮的饭キ很香,也不知是不是人多的原因,叶康觉得今天格外的有食欲,半晌过后,众人吃饱喝足。

      ᓞ 烚“李哥秀一个”组员们吆鶪喝道,随着李哥左手向下一压,众人都安静下来,不僔敢发出丝毫声壓响。

      李哥今天一直在案发现场,想办懶法找到一丝线索,但现场破坏很大,没找到很有用的信息,只能使用捕林心法了。

      李哥跑到不远处的一个山包上蹲下,面向案发现场,突然李哥眼神微眯,仿佛入定一般,就这样持续了三四秒,李哥好似大战一场,瘫软在山包上,全身被汗水浸湿。

      众人酯围了上去,银月上前将水送入李哥口中,轻怙轻抚摸着李哥的后背,让他ɫ平缓气息,以ᘩ往他1到2秒,倒是能自行恢复过来,这次主要还是现场破坏的太严重了。

      叶康静静的观察李哥的状态,和自掙己遭遇的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后,李哥也恢复了过来。

      李哥走到一处露,开始向众人讲述案发的整ኾ个过程。

      为何一开始不使用捕林心法쫱?开玩笑,捕林心法是一种工具,想要达到刑侦效果就需要相关经验与线索,比如捕林心法四级的外交家让他来断案,没有刑ᣭ侦经验也是无从下手,这便是捕林心法的局限性。

      如果没有线索,即使是李哥,对着一地杂乱无章的细节,同样也是一脸懵逼。

      虽然很多崝场景,李哥也᛼糊里糊涂的,不过筛选出案发时的脚印,勉强恢复了几个场景。

      开始ᷨ有一个人与两个人对峙,在交谈,之后好像谈不拢,开始扭打起来,应该是王真兄弟两ᠱ在争夺赵系的钱财。

      벥 其中站在左铌边的人失手在赵系胸口섇捅了一刀,赵系倒地,似㺗是受到惊吓,右边的人拿起赵系的银票和左边的人开始向远处逃窜。

      谁知赵系并没有死,缓缓又站了起来,未成想背后一人不犐知用何物勒住赵系的脖子,赵系在挣扎中窒息而死。

      由此还得到一件细思极恐的事,在王真兄弟和赵系扭打之时,此人正躲在不远处偷偷观察着,而且凶手的ⵄ鞋码偏小,是双女人的鞋。

      牭众人想到赵系的妻子,张讷뽽又说道:쾲

      “才来的时候,就听到赵氏的哭声不对劲,哭声中并无太多悲痛之情,现在只撊要将赵氏的鞋印和凶手的鞋印进行对比,就可以确솇认钸赵氏是不是凶手了”

      众人来到赵氏层站立过的地方,李哥蹲下自己查探,几分钟后向众人微微摇了摇头,叶康皱眉难道猜错了?

      “大力你留下,其他人跟我来”李哥站起来,思索了会,对众人说道,之后向镇内走去。

      此时赵家,ꪫ屋外挂着白布,晚风瑟瑟的吹过,屋外已经挂上了白纸灯❨笼,此时赵家人正在布置灵堂,赵氏也由几◧个妇人安慰着。

      李哥径直走进屋内,扫视一圈,在角落里拿起几双女人的鞋,露出嘲讽的笑容,回头看向赵氏,谁知赵氏也看了过来,两人眼神交错,赵氏连忙转移￟视线,同其他妇人聊了起来,同时双脚不经意的向后藏了藏。

      李哥向围过来的八组成员点了点头,接着道:

      ﷯ “现在搜查一下,最好能找到勒死赵系的凶器㶴”

      糩 只是和赵氏说了声,也没征求她的同意,就直冲屋内,银月守在赵氏的身边。

      对廀于普通百姓而言,捕快办璟案搜查更不就不需要出示搜查令,但若在搜查的㑷过程中冴,偷拿了什么,被人告了,那处罚也不会뛑轻的。

      焉亲眼目睹同事是怎么搜查的,叶康倒有点下不去手了,将房间翻得乱七八糟,而且越是边角的地方翻的越ꔯ是仔细,很快李哥从一堆衣服中翻出一条女人的束腰带뵍,上面还有一丝红色的印记,李哥再次发动捕林心法,确认过有清洗血污的痕వ迹。 ﮸

      㦎当那条丝带拿到赵氏的面前,赵氏已经有些慌了。

      “赵氏,原来是你杀害了你丈夫,这条沾血的丝带在这,你作何解释?各只要将此物交予验作科촻和赵系的血进行对比,就可以知道这是不是凶物”

      “这也不能说明这条丝带꼺是我的啊,就算是我的,也不能说明是我杀死了夫君,也许是有人想要嫁祸我这个未亡人呢,大人最好不要妄婂加猜测”

      “呵呵,赵氏你还嘴硬”李뢒哥拿甤来角落檫边ꖑ的鞋子,接着道:

      “≉这是你平时穿的鞋吧,这个鞋印፷大小䄐和案发时凶手鞋印一样大,而夫人为何今天偏偏穿了大几码的鞋子,难道不觉得不合脚ﰀ吗?

      ꂕ ၻ案发时,你说你在家,又有谁能为你쐽做不在场证明。

      一:没有不在⊨场证明。

      二:凶物正好在你的衣物里发现。

      ∳三:巃现场留下你的脚印,你做贼心虚的换了大胉几码的鞋子。

      四:你的哭声中并ᑢ无多少悲痛之意,想来你和赵系的感情并没有多好。

      粓 这几样足以能治你的罪,쁛我劝你坦白一些,这样也能从轻发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