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国产网址导航

      张驰略显稚嫩的孩童音,总算让楚楚回过神来,她小脚一跺,羞怒异常地吼道:“臭小子你别跑,我要你好看!”

      楚楚感觉自己的都要被气炸了,本就道尽涂穷,心情沮丧,现在还连续被人轻薄戏弄枌,哪还能忍得住,不顾头疼体弱,翻身上马,提缰就往张驰所在的位置奔齗了过去。 ᅯ

      铁木见状忙带着两名死卫,跟在小公子身后,原本他就打算事后灭口的,管他是不是什么奇뉧人,侮辱轻薄了小公⾲子,詺那就不能活!

      张驰一看这状况,脸色大变,“握草”一声怪叫,转身欲逃,却又感到于心不忍,只好疾声大呼道:“快跑,快跑啊!”

      只是好心提醒被误解,更胜于火上浇油。

      楚楚感쁍觉都快醌气ᝬ疯了,从没见过这种落井下石,厚颜无耻之人,脸色铁青地死死盯着沙丘上面“手舞足蹈”的小人,咬牙切齿拼命催马爬坡。

      张驰见告警的效果垞不大,再提醒也晚ﶎ了,不由一声长叹,伸出小⺲手朝楚楚后方点了点,示意她回头看。

      楚楚疑惑的回过头去,却见三条중暗红色的恐怖怪物正破沙而出,滚滚黄沙在战马和死卫脚下轰然炸开,短暂ᷖ的惨叫声伴随着渗人的嚼脆骨声过后,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在了恐怖的巨口之中。

       这突发的变故,惊的战马疯了似的四下狂奔,死卫们也在慌乱躲避,却发现避无可避,根本不知道怪物会从哪个意想不到的地方破沙而出。

      在着黄沙롾不断炸开的轰鸣声中,转眼间,又有三匹战马被拖进沙鐍底,死卫也折损了三四슢名。

      楚楚被吓的骨软筋麻,目瞪舌彊地从马上摔落在地,盯着不断破沙而出的恐怖怪物“啊啊”尖曬叫起来,也算是发出了救驾信㲬号。

      韢“跑,公子,保护,快!”

      铁木急的语无郪伦次,三两步奔近瘫坐在坡上的楚楚公子,一把抄进➛臂弯里,拔腿就朝着张驰所在的方位玩命奔逃。

      他在怪物出现的瞬间就意识到,这名叫张驰的少年并没有骗他们,而是真的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怪物,也就是说,只有呆在这少年的身边才是最䕧安全的。

      张驰也由此确定,这些人看不到他能看到的东西,更不是什么鬼差,那么他原先对这个世界的猜想恐怕就有问题了。

      这就需要他要为自己弄一个合法的身份,通过这个身份,才能在世上行走,慢慢뎶了解这个时空的人文地理,从而뜭弄明白他是谁,他在哪里,他想ᛐ干和能干什么的问题。

      这所谓的人生三大命题,㟕可不是说笑那么简单,以历史上各国对户籍管퇒理的力度来看,一个凭空出现,没有合法身份的人,只会被当成间谍处死。

      一个生㫃面孔出现在某地,十里八乡的人都会表示关鰉注,要想通过盘查,那得有身份证才行。

      看来遇≱到楚楚这些人,还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心念电转间,张驰便对接下来的⭻行程有了戥初步规划。

      待铁木一行人逃到张驰身边时,加上楚楚公子在内也仅剩下七人三马。

      盏茶的功夫,⧍六名死卫外加八匹战马,就这么葬身虫腹,铁木等人一个蓣个捶胸顿足,悔不当初啊!

      “小郎君,那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可有应对之法?” 씣

      铁木的声音熍很沙哑,袍泽惨死虫腹让他哀痛欲绝,虽早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种凄惨的死法。

      “死亡沙虫,数量太多,除了跑,没有其他办부法。”

      쓃 张驰也不卖关子,直接给了答案,随意看了眼他们头顶上的颜色,发现还都是黄名,看来想绿他们还需要多费些功夫。

      “数䎫量太多,有多少?”楚楚闻言大惊失色,惊恐地四下张望,也顾不上伤心了,直接哽咽着问道。漮

      ✿“很覯多,就刚才偷袭你们的那一ᚰ片沙地下就有三四只!”

      看到楚楚惊恐的眼神,想及之前还对他喊打喊杀的,不由恶趣味上头,指着百十步远的一片低洼沙地,用讲恐怖片似的声调幽幽说道:“那里也有两只,正爬过来!”

      “啊,那边还有?”楚楚被张驰的话吓的花容失色,颤声疾呼道:“小弟弟,你可要看仔细些啊……我可不想被那恶心的怪物吃掉!”

      “我自然会看的很仔细,不过……”张驰顿了一下,他被这声小弟弟给刺激到了,将目光停留在楚楚身上,缓缓说道:“不过,我可不想再被人恩将仇报,还有不要叫我小弟弟!”

      楚楚被这话噎的直喘粗气,忽又凄凄艾艾地柔声问道:“小……弟弟,可有轻薄于我?”

      “有吗?”张驰眨眨眼胚,表情玩味儿地反问道。

      “没有吗?”楚楚同样眨了眨眼,语气也一样玩味儿。

      双方都不明白对方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一时间场面陷入了尴尬之中。

      铁木见状忙打着哈哈圆场,笑呵呵地道:“误会,都是误会啊,都怪我嘴笨没跟小公子解释清楚,小郎君要怪就怪我吧,任打任罚,绝无二휞话!”

      “既然是误会,那我们就此别过吧!”

      张驰一副没耐心跟他们纠缠的样子,摆了댤摆筚手,非常干脆地转身就走。

      ꣇“哎,等一下!”楚楚见张驰转身就走,急忙出声挽留:“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帮我们?”

      张驰等的就릿是这句话,听到楚楚这话一出口,立即华丽转身,慢条斯理地说道:“那得看你们能出什么价了!” 퍞

      这小财迷的样子,让人一阵无语,要不是先前确实救过他们两次,都让人怀疑眼前这小家伙就是个骗糖吃的小骗子。

      呗不过贪财好啊,毕竟与有所求餳、有所尿好的人打交道,更容易把控节奏。

      “价钱好说,我䲐们身疾上的쐟财物虽噋不多,但只要活着离开鬼域,总会让小弟弟满意的!”

      楚楚这段话说的和婉从㐐容,话题回到ⵝ她熟悉的领域,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雍㿳容梃的气质。쏝

      至于坚持叫他小弟弟,是因她看到叫他小弟弟时,他的表情很好玩古怪,웬这才故意不改口的。

      张驰闻言嗤笑䖲一声,板着脸不屑道:“别给我玩空手套白狼的浭小把戏,我只取你们随身携带物件中的一样即可,以物换命,不论贵贱,各得其所,童叟无欺!”

      “空手套白狼?这种祥瑞也可以套的到?”楚楚不解地问道,她感觉这个凭空出现的少年古怪的很,连说的话都透着一股子邪气驎。

      “公子,小郎君请慎言,白狼这种祥瑞,传说只有圣人出现时才能见到,可不能拿这种祥瑞开玩笑,会遭天谴的!”铁木听到二人的谈话,面色大变,连忙讲明忌讳。

      ඵ楚楚这才想吗起禁忌,连忙双手合十,连连告罪。

      张驰感觉自己遇到了一群傻子,难道他们不知道已经死到临头了吗,还在这操心些有的没的!

      啈“那小郎君,可还有什么本事可以让我们加注的吗?”铁木笑呵呵地随口问道,显然这货是个不见兔뢠子不撒鹰的主儿。

      “你倒是个精明讚人!”张驰由衷地夸赞了一揻句,伸出白嫩嫩的食指说道:“第一,我会追踪野兽毒虫术,有我在,不怕虫咬,有肉吃!”

      然后又伸出中指,比了个肉乎乎的V字说道:“第Ⲏ二,我会寻水术,有我在,总不至渴死在这里᪙,ꀵ这两点,值得你们赌一把了吗?”

      妓 “小弟弟不是骗姐姐吧?”楚楚瞪大了庪眼睛,一副我读书多,你骗不了我的表情。

      仅她确实读过很多书,宫里关于鬼域的书籍都嚒快被她翻烂了,她也曾差人专门收集过与鬼域㘕有关的信息,就从没听说过有人能活着走出鬼域,鳄更没听说过谁有能力去保别人的性命。

      “那充就是不信我喽?”

      挳张驰笑容可掬沴地反问,仿若被人怀疑是件很高兴的事儿腇似的,实则他已打定了不信他就离开的主意,所谓好言难劝该死的鬼,他可没义务去伺候这种姑奶奶。

      “当然信得过小郎君,我拿这个做交换可好?”铁木笑呵呵地打了个圆场,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轻轻放在了张驰的手中。

      祳这是块半个巴掌大小,无鳞游鱼状玉佩,白中透着微黄,鱼身清瘦,昂首翘尾,呈跳跃状,摸起来感觉很是温润细腻。

      鱼腹洁白光亮,鱼背微黄,一直晕散至ᐞ鱼头处,最妙的就是一对鱼目了,那是由两个天然的墨点雕成,恰成点睛之笔,让整条玉鱼如活了一般,透着一股灵气。

      他不懂玉,却感觉得出这块玉鱼非同一般,于是很干脆祈地点了点头与铁木达成交易。

      其他死卫见状,也纷纷拿出自己的交换物品,都是些禁步、发簪、玉吊坠之类小巧的金石玉器,张驰是来者不拒,蝉反正在他认知中䇰,金石玉器这緌些玩意儿都老贵。

      蒽美玉璀璨,簪饰玲欟珑。

      张驰虽搞不明白这些粗汉子们身上带着女子的玩意儿干啥,但不妨碍他已在心里笑出了猪叫,小心刍翼翼地将这些芒辉耀眼的小可爱们存入空间包裹。

      他的身礼心已被一种叫做开띮心的东西灌的鑉满满的,一张嘴都能冒出泡泡的那种。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挖到的第一桶金,曾经他得有多努力,才力敢奢望生活不要过的太艰难,没想到刚到这个世界不过两三天的功夫,就有如此收获,这让他如何不开心。

      湐“小弟弟,你,你把东西藏哪里了?”

      眼瞅着张驰象变戏法似的,将一件件⍻东西凭空变没了,楚楚好奇地问出声,好似刚롬才诘难人家的不愉快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其他人也同她一样,都用探寻的目光打量着他那身怪异的毛皮装,先前还腹诽在这鬼地方穿成这样不怕热死,现在看来,这毛皮装不简单啊,定然有穿身上不热还能装的功能!

      “少见多怪藍,拿来!”

      张驰才不会解释쵮,脸上的笑容依然礼貌,象名要小费的服务生似的,又将小手又伸到了楚楚面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