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婶纳兰智界出了地下室,外面星光满天풁。一弯皎洁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无论人间怎么样Ë,天上的星体一如既往的运转。曾经有一天,‘贼鼠’唐皓,魏䜁司斗和他三人在食堂吃晚饭哔,不知聊了些什么后,唐皓忽然问,“你们说如果真有玉皇大帝和各路神仙的话,他们会怎样看待人间这场浩劫?”

      魏司斗脱口道,“像看动画片吧!”

      他和唐皓听了一愣,继而放声狂笑。唐皓因为ບ嘴里有没能及时咽下去的食物,被呛得不停咳嗽。

      魏司斗却一本正经的道,“动画片是给年幼的孩子看的不是么?如果真有神在,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人类在灭绝的鞹边缘挣扎,这种行为不幼稚么!”

      他和唐皓忽然不笑了,是啊,或许神也有幼稚的时候。

      纳兰智촭界嘴角温柔的笑意更浓了,只是眼底有没有一丝笑意。他进了UN大楼的大厅,里面满是人。除了值勤与研究人员外,基地的人全部到了。

      在舞台上面,老司令正用字正圆腔的英语介绍道⼕,“这位是paul·Judea先生。Judea先生在‘万魔狂舞日’之前就担任了A国的国防部部长,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部长。他的能力······”

      纳兰智界对于这位新来的以前是㓴什么样的人没兴趣,他更关注的是以렪后。他扫了一眼台上几个人后又看向站在最后一排,环抱双臂站在门左边虎背熊腰的男人。男人像感应到一样侧目看过来。两人四目交替,皓瞬间分开。

       ⯒ 虎背熊腰的男人愛是基地外勤A组组长雷奥,这次的新人也是他们带回来了。以前,也有幸存者被带回来,只是,怎么说呢,纳兰智界觉得这一次与以往不同。至于哪里有不同他一时没抓到实质。他正想找着事,忽然身边一人道,“喂,小子,你刚才看我们老大了?哪只眼睛看的我就把哪只挖出来!”一位吊梢眉眼带着一脸凶狠的男人站在纳兰智界面前,声音不算低ᨣ,但也仅限四周的几人听到。

      纳兰智界转身笑呵呵道,“我吗?我刚才在找我大哥。他叫纳兰智境,你有看到他吗?”

      螵提찳到纳兰智境的名头吊梢眉脸色一窒,凶狠之色淡了챔几分。脸色还是不善道,“管好你自己的狗眼,要不然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哼。”说完愤恨的走回雷奥身后。

      纳兰智界没有立刻收回线视,而是笑眯眯的对着雷奥点了点头才麬转向舞台。

      吊梢眉低声的在雷奥耳边道,“老大,这小子是那个小子的弟弟。”在他们中间,那个小子是特指的,指的正是纳兰智境。三年前,纳兰兄弟初来时,基地正在选外勤人员,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个个自认为身手了得。有几个看到面无表情,冷漠的纳兰智境不顺眼,发出名为切磋的挑战。那一嬔战让纳兰智境在基地站稳了脚,他以一敌三没落下风。这还是在他长途跋涉,饿了几天㋩的情形下。那三人中就有吊梢眉。

      雷奥用余光扫了一眼纳兰智界,用鼻子哼了一声,“愿主保佑。是弟弟又不是哥哥。妹” 㶘

      虽然同在一个基地,因为各有各的事。雷奥又一直担任外勤队长,有时三五个月不回基ᤔ地。所以,对于纳兰兄弟是只闻其名,了解不多。

      “老大,要不要找个理修由修理修理他俩。”吊梢眉殷勤道。

      雷奥没有回答,看向舞台上的眼底燃气熊熊野火。

      魏司斗出来时,基地一切正常。外面阳光尽最大可能的把热量释放到大地上。魏司斗直接到U酟N大楼,上了三楼最里面的一间,大门上贴着一个牌子——司令办公室。他不客气的抬拳咚咚的敲了几下。

      “进来。”里面人叫道。

      魏司斗进了门,看到屋内有两个陌生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没理会大步走到窗前的办娧公桌前,双手按在办公桌俯身看向老司令道,“唐皓的搭档找到了没有?”

      “魏司斗,我这脯里有客人。你的事晚些时间再说。”老司令神色略显憔悴,双目却炯炯有神。看到进门的是魏司斗眉心跳了几跳。

      〦 “唐皓的쁠事比你这狗屁客人强多了。回答我,你有再派人去找吗?”魏司斗傲然道。

      “喂,年轻人,你怎么说话呢?”宗发男人从沙发上跳起来用略带地方口뜺音的英语指责힔道,“年纪年年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这位是杰迪安先生,是国防部部长堰。”

      魏司斗没理会他,死死的盯着老司令。

      老司令脸色忽然暗了下来,对于魏司斗的性子他很了解。不过今天在重要的客人面前表现出这种没有礼貌行为,老司令特别的生气。他脸色一沉正欲训斥时,坐在沙发上喝着开水的保罗·杰迪安笑道,“玛➩尼亚圣蒙,不可以这样对待年轻人。我说过很多次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年轻人就该有独有的活力。”说着又对老司令道:“斯于村卡夫,你先忙,我出去四处走走,晚㜃些时候再来看你。”

      老司令连忙走出来,送两个男人出罍门。回来时脸色十分不好看,坐在沙发上重重哼了一声责问,“出来你就去做你该做的事,到我这里来闹什么!”

      魏司斗没有辩解,只是拿眼看着老司令。

      老司令被魏司斗盯着也难过,无奈的捏着眉心的川字纹道,“昨天派人去了,关不多搜了一遍山,没有发现踪迹。金昌民死的机率更大些。”

      “只出现两只尸人不是吗?两个人对付不了两个ଚ尸人,这种事你信吗?何况,就算金昌民死了,尸体呢?难道是立刻变成尸人跑了不成!”魏司斗厉声的指出问恧题所坨在。他很清楚找到唐皓的搭档,非常重钧要。

      “那是我们认为只有两个尸人。如果当场还有尸兽呢,金昌民被尸兽追赶着跑远了?魏司斗,对于你失去重要的朋友我也很遗憾。但是,你不能总抱着这件事不放。金昌民,如果没死,他该回到基地才是!”老司令也怒了。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魏司斗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那天发现唐皓的人是谁?嫌”

      老司令瞧着魏司斗执着的眼神,有一种无力感由心底升起来춎。他统领这个基地已经有十三年了,十三年来遇到过许多事,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把他折磨得心力绞詆碎ノ。他无力的叹口气,不耐烦道,“去找你的教官。快出去,滚出去。”

      “你和下面的人说一声,这几天我休櫓假。”魏司斗丢下这么傲娇的一句话才出门。

      老司令看着Ⰱ紧闭的门,感到太阳穴突突的跳,脑袋里嗞嗞声又加重了。耳鸣困扰着他已有六年了,六年来,他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嚻觉。他站起来走到窗口,他的窗户正对着下面的操场。看到阳光中操场上ቹ十多位少年正在训练,这个基地要长久的发展下去,孩子是未来,所以,他一边努力᪡保护ꏗ孩子一边对葢他们严格要求。现在,他隐隐感觉到有事要发生。

      魏司斗在操场上找到大胡子教官,问出那天发现唐皓的人正在第二道围墙边工作。他转身就走。大胡子教官无奈的耸耸肩又叫住他道,“魏司斗,‘贼鼠’的遗物我已经送到你房门口了。别惹什么事··㓏····”

      “他叫唐皓。”魏司斗丢下一句话往大门口而去。出了门,直奔已经建成一段的第二道围墙䦤。这围墙遵开工一年多了。工程量并不大,只是建筑材料的木头,石头全凭人工从小哈台山上运下来,这绝对是费事费力的苦差事。

      魏司斗找到那天的那人,那人说的很简洁,“我们正在把木材运下来,听到山上惨叫声。我们几个就上去看看,谁知就看到一只尸人已死,另一只尸巺人正在撕咬‘贼鼠ዤ’。当时,他已经断气了。”

      “那额上那一枪是谁打的?”魏司斗阴沉着脸问。

      “是我。他被咬成那样了,我,我还是有些担心。所以,补了一枪。”

      뙀 “你是用他的枪打的吧。当时,他的枪里还有几发子弹?”魏司斗注视着对方,想从他的话里找出破绽。

      “这个没注意。当时他曦身上的兵器散落一뻡地。枪在离他的尸唀体不远处放着。홲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你们上去时没有发现金昌民吗?四周有找过吗?”魏司斗逼问道。

      “当然找了。我们一边联系基地一边四下查看,我们当时怕还有尸人在。所以我们没有走远。毕竟我的武器不足,万一遇到大批尸族我们对付不了。但是,基地里的人到时,他们四下里找了好久。”

      魏司斗问不出什么来,问了一下大体方位。他独自一人上了小哈台山。现在是初春,小哈⽳台山上却有很钊多四季常青的树,放眼看去浓密闷热。他急匆匆的赶到唐皓所在小高台上。那里除了一滩暗红色的血迹外什么都没有。其实,他心里十分清楚不会有什么发现。只是他不死心。如果唐皓真的是被尸人杀死的,他会穷尽一生灭光尸人替唐皓报炚仇。但是퓮,如果是被䏰人杀死的,出现的尸人只是假象呢!

      魏司斗回到基地,决定查一下唐皓留下的那三个数字是什么意思。他先到唐皓住的排屋里找到那张单人床。此时床上已空无一物,更别提有什么数字。忽又想到大ꀀ胡子早上的话,他转㸅身澴走回自己的小屋,看到门口放䛞着一只白色小袋子。想到大胡子教官说的唐皓遗物.

      䳫 他推开门顾不得口喝难耐,急切的打开袋子。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几件衣服,几只撆人物木雕,这就是末世中一个人쑫的所有物。魏司斗拿着一只孙悟空的木雕怔了许久。

      唐皓十分好学,来到基地后,跟着一位老手艺人学了木雕。孙悟空是他雕祇的第一个人物,当时他欢天喜地的跑过来向魏司斗炫耀。魏司斗对这些手艺没什么兴趣鳙。当䜸时,唐皓一脸骄傲的说他孙悟空二虬世,有着七十一变······情景恍若就是昨天的事!

      魏司斗暗自伤感一会,不死心又仔细了找了一遍,希望在遗物中发现与数字有关的线索,可惜没有。他扫了一眼仅有的几件遗物,神色微微一动,目光又落在一组木雕上。他௫拿起来看细细的看着,木雕是三个人手牵手站在盛开的莲花里,整体高不过六公分。手艺精湛,木质纹理细密,周身散发出金丝光泽。魏司斗瞄了一眼,觉木雕人形有些熟悉感。细看来,发现左右两边男人造型的正是他和唐皓。再看向被他俩牵着的女孩子,只见女孩身材修长,穿着白色的小礼服,黑发盘在头顶上,瓜子小脸上一对秀气的黑眉。当看到左边眉尾的一颗红点时,魏司斗的心脏猛的一阵抽搐,如同ၶ被一只大手攥紧生疼。

      女孩的脸形与魏司斗有六七分相似,单单这一点就证明了一点!魏司斗抬手抚摸着女孩子的脸喃喃道:“你总劝我忘了她,说她已经······而你却····”这个女孩正是他的小妹魏司辰,是唐皓想象中长大了的她。魏司斗紧紧的抓住木雕,把头埋在↊臂弯里,双肩轻轻的ꀜ颤动。

      阳光渐渐西斜,魏司斗渐渐的平静,他再次扫视一眼桌上的东西,猛的发现少了一样ꋞ对于唐皓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他深邃的眸子里阴沉下来,起身大步走出门。

      大胡子教官正在大芦食堂独自坐在桌前吃饭,远远的看着大步流星过来的ꖎ魏司斗,他的眼角不由的抽搐几下。魏司斗来到桌前,一只脚傊踩在桌上居高临下的看向大胡子教官道,“马头弯刀呢?那可不是基地的。”

      基地里的人死后,身上的所有东西只要是基地里提供的都要收回。这是没办法的事,现在物资严重匮乏。

      大胡子教官快羸速的咽下最后几口饭駅菜,擦擦嘴角平静道,“魏司斗,以前你是我看好的几位学员中最隴有礼貌的一位,现在,你这是怎么了?有这样对教官说话的吗?”声音陡然拔高,声势倒也十足。

      魏司斗并没有把脚从桌子拿下来,紧盯着大胡子教官道,“弯刀呢?如㤳果在仓库里,我去找老司令。如果被谁拿走了,你只要给我一个名字就行”!这把弯刀是唐皓最重要的伙伴,对魏司斗来说一样有着重要的回忆。

      “你惯用的是军刺,弯刀对你来说······”

      “用不用是我的事。弯刀不是基地的,是他私꿑人物品。老司令说过初次带来慌的东西是私人物品归个笷人。刀在谁手里?”魏司斗打断他的话逼问。

      大胡子看着魏司斗咄咄逼人的姿态,火气腾的一下上来了,‘咚’的一拍桌子站起来厉声道,“魏司斗鰱,这是你第几룃次打断教官说话了?怎么,唐皓死了,你也跟着死了吗?礼貌没了,控制力没了,意志力没了,仪容仪表都没了。你看看你现在还像上军人吗!”

      打从魏司斗走进食堂,周围ꭖ吃饭的人就注视着这里的一切。当大胡子教官发怒时,有好些好事的人热烈的看过来。有人悄悄打赌道,“我赌十饼干,魏司斗下一句是说你都不像军人,我为什么要像军人。”

      基地的日子相当枯燥无味,魏司斗和魏林泉吵架都能成了食堂助兴的话剧。听说有很多人专㫋等魏司讹斗吃饭时候过来吃饭。现在,又看到魏司斗挑战基地第一教官。大家兴致十分高的看着热闹。

      魏司斗看着怒ꐾ狮的大胡子忽然露出邪魅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