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杏树番号

      “太钦好听了!”何火一半是习惯性捧场,一半是发自内心的感叹,“听柿子的歌,就像身뒸临其境的感觉,我恍惚又看到了自己久违的青春。”観

      “何煛老师你곽现在也很年轻呀。”张紫枫小得多眯着眼,鏫一句话让何火乐得不炵行。

      “真的吗,真的吗?輛”他连忙朝身边求证,见黄罍似笑非笑,又看向韩试。ࢷ

      何火是主持界的常青树了,不过真的不显老,在屏幕前也总是给人快快乐乐的样子,偶尔还有点孩子气。

      䗑 “大家都说何老师是不老男神嘛。”韩试笑着应了一句꽠,又摸了摸吉他,“我䊠还想到一首歌,你们要不要听?”

      “今天是福利大放送吗?”何火高兴地道,“幸亏我提前了一会回来,不然就亏ꮟ死ᕡ了。”

      “赚大了!柿子良心发现了!”

      “我是看着何老师的节目长大的ㅉ,他的笑容快乐了不知多少뜷人。”

      “我饭都没吃完就来了,总算赶上了柿子唱歌。”

      屏幕的镜头一直以韩试为中心,此时弹店幕密密麻麻,粉丝们都没有想到真的有巨大的意外之喜。

      韩试调整了一下姿势,对着镜头笑了笑,就要开始。

      但一个不合时宜的画外音却传了过来:“想∂知道柿子的下一首歌是什么吗?请关注我们《向往的日子》官博,记得准时收看哦!”

      然后屏幕一黑,周䭜延得意地夺过手机,一秒蹂退出了直播间。

      这突如其来的骚操作,把蘑菇屋헥的众人,包括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퓌看得傻眼了。䕔

      有小姐姐悄悄癙拿出自己的手机登上微博,然后就看到韩试的微博页面都快卡住了。

      ᣀ清一色的抱头痛哭,还不忘把周延骂出了翔。

      她弱弱地递给周延,周延遝扫了一眼,面不改色地用一副教导的口气道:“观众骂一句又少不了一块肉,节目的픆重点在于艺人身上,我们小小쾁地得罪一下观众没关系,收视率不照样得上来?”

      所㭆有人都佩龍服瓨地仰望着他,难怪是澥这닛么多热门综艺的总导演趶,功力深厚,脸皮恐怖榰如斯。

      韩试也没太在意,他已经进入了唱歌的状态:

      ⵓ【铁道旁赤脚追晚霞,

      玻璃珠铁盒英梅雄卡,쩻

      玩皮筋ജ迷ﬣ藏石桥下,

      姥姥又纳鞋坐院坝。

      铁门前篮框银杏花,

      茅草屋可有住人家,

      放学路打闹嘻嘻哈,

      田埂间流水哗啦啦。】

      吉他声与歌声一响起,众人就马上安萘静了下来。

      这首歌的基调与《少年锦时》很谙像。起头的歌词,一样以朴实的意象来串联,有着极强的画面感。

      同样舒缓的旋律,这首歌的节奏感要强一点,大概是歌词整齐押韵的缘故。

      回忆的感受从第一句词就开賩始盘绕道听者的心间。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鏂

      甜梦中大白兔黏牙,

      也幻想神仙科学家,

      白墙上泥뗷渍简笔画。

      我们就一天竅天长大,

      四季过老梧桐发芽ሄ,

      沙堆里有宝藏和塔,

      ᡱ长板凳搭奬起一个家。】

      听歌的人渐渐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好像童年的经历在眼前一闪而过。

      那些平凡老旧的小侇物件,就是他们儿时心心念念的东西啊。

      从朴拙中见真性。不用刻意的煽情,没有华丽的咬文嚼字,旋律也是简单的櫇反复,却能引起人足够的共胄鸣。

      싎大ꭕ巧若减工쯟。

      랷【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梾 记忆里有雨不停下,

      蝉鸣中闷完了暑假,

      新学年ꥐ又该剪头发。

      ꛛ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也开始憧憬和变化,

      笳 曾以为自己多伟大,

      写了诗不敢递给她떵。

      ꂙ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听磁带偶遇榕树下,

      혆 白衬衫黄砂昏木吉他,

      年少不经事的脸颊。

      还以为自己鹡多伟大,

      ꈴ 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

      小➮小诗不敢递给她。】

      歌的最后也回归到了《少年锦时》캒一样的情怀,少年的朦胧爱恋,在时间里终究只余下一点点的怅惘,风过无ﵛ痕的浅浅忧伤。

      “柿子的唱功好像进步了,”何火有点惊讶,“本来就这么好听了居然还能听得出进步。”

      可能是歌中的淡然与韩试的气质心境都比较契合,所以韩试确实俽唱Ⰽ的非常舒服享受。

      “歌是好歌,我就说柿子应该黠还藏着不少吧?”黄罍笑了一句,又摸着下巴道:

      “就是歌词里写到的一缊些玩意짐儿,何老师,那是我们小时候才翈玩过的吧。柿子,你也见过?”

      㝗像玻璃珠英雄卡大白兔,真的年代久远了,现在都难得一见了。

      而且也很难想象这么著帅气时尚的韩试,趴地上弹玻璃珠的画面。

      “好괜像是哦。”何火愣了下,不过马上麻笑道,“不过我太喜欢这两首歌侯了,充满了怀旧的年代感,又不会让人过分悲伤。”

      “而且柿子弹吉他唱歌的时候太有范儿了,我好想抱抱你。”何▁火站起身就走了过来,在落实着自己的歌迷身份。

      有点懵地和他拥抱完,韩试才摸摸头道:“我肯定没玩过ꤋ呀。”

      黄罍一惊,他特意提及这个摧问题,就是想让韩试提前解释一下,不然到时候播出肯定又有人风言风语。

      没想到韩试会这么直愣愣地回答。

      好在韩试又接着道:“只是我喜欢看书和电影,很多人说到童ꝲ年记忆都会提及到一两种뗈,这首歌就是把大家回忆最多的童┄年印象凑到一块来了。”

      鱗黄罍这才笑道:“大概是你小子的天赋吧,我和何老师也爱看书萿看电影,还亲身经历过,怎么也没见写出㶥来。”

      “뭥当然,在这里我得跟屏幕前的观众朋友们说一下,腹有诗书气自华,老祖宗的有些䴁话真的不会过时。柿子你们也看到了,多优秀一孩子,就是爱读书,有才华不说,言行举止都让人舒服。”

      黄罍一不留籷神又露出了为贛人师的一面,语重心长地道。

      눌 确定不是因为韩试长得漂亮?节目组的小姐姐们眼冒星星,心里却腹诽。

      枸“好了,歌也听完了,我得做饭去了。”黄罍慢悠悠地站起身。

      何火本来注意到了韩试放在桌子上的一ꁕ沓稿纸,刚想去看看,闻言一拍脑袋:“我行李还没收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