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陈焕二人终于与最后一位队友徐峰汇合。

      徐峰开口便给二人带来了惊喜。

      “我已⪎经找到了破局之法。”

      “三天潐后,是肯角的拜月纪,这一天绯月降临,母神的神力将会达到巅峰,进而叢对信徒们产生驅影响。”

      “匢根据记载,这一天教皇会带领所有神职人员举行祭拜仪式。”

      “神职人员的战斗力在这一天也要达到巅峰,但代价是他们会失去理智,只会听从教皇一人的命令。”

      “所以旜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之前尝试在这座城市制造丧尸,但全部失败了,因为这里人人带枪,并且早已经习惯了混乱与战斗,完全不畏惧丧尸。”

      徐峰这么一说,陈焕立刻明白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这一瘘天祭拜仪式上杀死教皇,那么其他神职人员就会成为一盘散沙,然后再趁机毁掉整个教会。”

      “就是这个意思釥,教会一灭,这㺏座城市便会自行崩溃。”

      簓 “有道理。” Ὦ

      “接下来,我们需要议˶定具례体行动方案。”㊓

      两天后。

      陈焕来到肯角一座废弃工厂内。

      ⵖ 经过两天观察,陈焕确定不会有홸人来到这里,是放置传送门的绝佳地点。

      明日就是绯红之夜,晚八点,祭拜仪式会准斵时开始,教皇也会ꔀ露面。

      三人分工明确,徐峰与庞胖负责击杀教皇,摧毁教会,陈焕负责在仪式前搞破坏,充分调动守卫,削弱教堂的防守力量。

      光芒闪烁,一座高⒣大空间门缓缓成型。

      心念一动,系统面板浮现,陈焕目光落在新的兵种异化丧尸踝身上,招募价格30点,类型可选力量型与敏捷型ꎺ。

      陈焕随即花费六十点,各自招募了一只。

      光门扭曲,一胖一瘦两个身影走了出来。

      名称:异化丧尸(敏捷型)

      等级:1级

      能力:撕裂,冲刺,潜伏

      简介:由普通丧尸异变而来,它牺牲了一部分力量与生命力换来了更为灵动的身法,拥有超快的移动速度与凌厉的攻击能力。

      敏捷型异化丧尸,陈焕将其简称为敏尸,它໹的身体比普通丧尸更加瘦小,但双手进化为两只利爪。

      优缺点显著,身板脆,但敏捷高,攻击力高,是典型的刺㖋客型丧尸。

      名称:异化丧尸(力量型)

      穫等级:1级

      能力:重击,厚实表皮,潜伏

      简介:由普通丧尸异ཛ变而来,迟缓朓的身体却换来了强悍的生命力,拥有不俗的防御力与破坏力。

      讷 力量型异化丧尸即是这只胖子丧尸,它身高约两米,身体强壮,但移动速度缓慢,同薳样优缺点显著,可称之为小暴君。

      两种喚丧尸的加入给陈焕带来了另一个优势,吞噬者。

      他可以随意排列组合,制造出ڴ多种多样的新型丧尸。 僣

      陈焕现在已经深刻认识到吞噬者这个特种兵种的恐怖之处࣠,越到后期,就越是可怕。

      弽光门扭曲,丧尸犬和吞噬者出现在眼前。

      陈焕指挥吞噬者先后吞쯬噬了丧尸犬与敏尸。

      血肉蠕动,一只狗头人缓缓成型,它的身体依旧瘦小,略显佝偻,双手保留了敏尸的利爪。 ⻻

      名称:II型吞噬者

      等级:1级

      能力:扑咬,极速冲刺,撕裂,潜伏,快速治愈,复生

      简介:由吞噬者吞噬丧尸犬与敏捷型异化丧尸诞生的丧尸合成种,拥有夸张的移动速度,可怕的刺杀能力。

      羣 ຈ 6思维延伸,陈焕迅速控制了它的身体。

      錚嗖!

      吞噬者动了起来,如一阵狂风,拉出道道残影,快得不可思议。

      陈焕心里大喜,起飞!

      丧尸犬速度与敏尸速度相加,快上加快,谁也拦不住它,再加上吞噬者㏟的自愈与复生特性,又极大的弥补了敏尸身板脆的缺点。

      晚七点。

      陈焕站在街道上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身后有两只二型吞噬者,二十只丧尸犬。

      Ꭿ 正对面是옯一ᆒ座小型教堂,是绯月教会分会。

      根据徐峰所说,这座城市有一个总会,四个分氼会,每个分会ꬉ有十五到二十名守卫。炖

      鏧 陈焕此行的目标就是这四个分会,两天内他跑遍了整个城市,确定分会位置并提前㞖规划好了行动路线。

      赶在八点前,他要将四个分会轮流骚扰垄一遍,逼迫总会派人救援。

      时间来到七点一刻,街道上一片昏暗,天空中那轮圆月染上了一抹绯红。

      陈焕心念一动,思维延伸,身后丧尸如一阵风冲出角落,直扑教堂。

      教堂大门紧闭,门口竟空无一人。

      陈焕并没有操控丧尸第一时间进攻,他快速来到教堂大门外,开톇启精神探查。

      教堂内景象清晰呈现在脑海中,陈焕睁开双眼,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轰隆!

      教堂大门被他一脚踢开。 뭟

      只见教堂内一片昏暗,一个人都没빣有,

      陈焕转身鿹离去,直奔附近另一处分会教堂。

      一刻钟后,陈焕抵达目的地。他快步上前,推开了教堂大门。

      结果依旧一样,还是空荡荡的。

      陈焕心里一惊,坏了溇,情况有变。

      根据行动方案,自己攻打分会,分会派人求援,总会分兵救火,然后徐峰二人再动手袭杀教皇,这是理想方案。

      然而,现实情况是教皇瞶已经提前把分会的人全都撤回了总部,导致陈焕扑了个空。

      如此推测,徐峰那边面临的压力一定很大。

      不过还好,三人提前准备了通讯器,可以即时沟通调整行动计划。

      “滴,滴,怎么了?”通讯器中传来徐峰低沉的声音。

      “情况有变,分会的人擗已经被提前调到了总部,我们还要继续吗?”陈焕道。

      徐峰沉默片刻,道:“继续,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你尽快赶往总話教堂与我们汇合,八点准时行动。”

      通话结束,陈焕立刻动身前往教⍭堂。

      他粗略估算,从当ᝇ前地点赶到教堂슃,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走在路上,时间越逼近晚八点,那一轮圆月就越是呈现出异ꐫ样的血红。

      整个城市都躁动了起来,人们沐浴在血色月光下,仿佛失去了理智。

      賤陈焕一路所见,他们就像疯子一样,在街头大喊大叫,有男女当街脱掉衣服,纠缠不休。

      有很多人在当街械斗,每走一段됞距离便能看到一大帮人聚众斗殴。驆

      肯角,在今夜变得更加混乱,更加无序了。

      八点整,绯月教堂大门敞开,一位带着灿金面具,头顶冠冕,身批华丽血色长袍的女子在一大帮黑袍守卫簇拥下,缓步走出教堂。䱶

      绯月教皇出现了。

      凞庞胖第一时间选择了动手。

      她身旁停着两辆精灵弩车,射程一千两百步。

      她秄站在教堂附近一座房屋屋顶上,身后一排是她的精힥灵士兵。站在屋顶上,䨆她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广场,两辆弩车迅速锁定了教皇。

      嗖!

      弩箭破空,带着刺耳音爆,横跨数百米,眨眼间来到教皇面前。

      噗嗤!

      两根弩矢精准贯穿她的胸膛,巨大惯性将她整个人穿在箭矢上,拖曳着飞出数十米翻滚倒地。

      而后教皇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庞胖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

      ᜑ然而,很快,她便笑不出来了。

      全场两百四十名黑袍守卫齐齐变身为狼人,一起嚎叫着䯌向庞胖所在方位冲来。

      庞胖懵了,徐峰也惊了。

      “怎么回事?”

      教皇已死,守卫竟然没有失去理智,这与他之前得到的信息全然不同。

      不过很快,徐峰便从震惊中恢⵨复。

      “就算是硬霩碰硬,也不见得谁赢谁输?”

      他大手一挥,身后黑暗中,如潮水㳜般冲出大量丧尸,迎着狼人扑了上去。

      一场大战就此爆发。

      䶙正在大街上赶路的陈䳀焕,忽᥿然听到滴的一声,通讯器쾀响了。

      陈焕一接僓通,另一端便传来徐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

      “求薮支援鋵!我们需要支援!”

      “好好好,我马上到!”

      通讯㵧器挂断,徐峰的声音震得他耳朵嗡嗡响。ꡍ

      陈焕拍了拍脑袋,叹了口气,大爹队友看来是顶不住了啊。

      二十分钟后。

      陈焕赶到教堂中心广场,他很快发现了队友位置。 

      只⢤见戗徐峰,庞胖二讎人站在一座房屋屋顶上,身后屹立着两扇传送门。

      下方大量丧尸与狼人纠缠在一起,互相撕咬。场面很混乱,细细一看,狼人们占据绝对上风,丧尸不停倒下,狼人却很少减员。

      陈焕不禁感到震惊与心痛,震惊的是徐峰的雄厚实力,场ቝ上活着的丧尸就不下五百,其中不乏高等级的舔ᩦ食者,心痛的是这么个死法里,多少毁灭点砸进去都赢不了。

      陈跅焕没有立即出面,而是带着丧尸钻入附近一栋建筑内藏了起来,并拨通了徐峰的通讯器。

      “我已经到了,就在你们附近,教皇呢?”

      徐峰似乎精神状态很差,声音嘶哑的回道:“躲进了教堂里,她没死,两根弩矢也没能杀死她。”

      “她拥有非常可怕的自愈力,我们必须接近㿶她廻,把她的身体㧟彻底摧毁才能杀死她。”

       “斅可是这几乎不ҭ可能,想要击杀教皇,这些狼人就是绕不过去的槛。”

      陈焕目光投向远处,绯红教堂忽然大门敞开,绯月教皇带着一队守卫꿍缓步走出教堂,而后在坍塌的雕像前止步。

      她双手捧着一颗狼人骷棹髅头,并将其高高举起,守卫纷纷散开,对ⳮ着她磕头朝拜。

      ﰜ 下一刻,异变突生,所有守卫发出一声凄厉呼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