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悠下马

      (溵5)

      刚到娄家的那日恰逢午后。枯坐在正厅大堂里的白凤与慕容嫣除了面对彼此,便是看着周遭的两三个灯具、几席客座,巀便再没看见有何新奇的物什,只觉一片凄清。

      他们来到群马镇还没来得及找个地댹方歇息少时半刻,便径直来到这个陌生之地进行拜勤谒,而此处甚至连个斟茶递水的仆从都仟没有。这自是让人情不自禁、心生去意,只是魂碍于友人的脸面,是以干坐苦等而已。

      留在大⵱堂内的两人即使是来到檐墙之内瑤也不敢轻易取下帽纱,甚至连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只敢暗地里悄悄进行,只怕自己在逃罪犯的身份暴露,又恐这娄府⍶内另有玄机,便如此讳莫如深、秘而不宣。

      连日来舟车劳顿、缺粮少水的生壱活本就容易使人精神颓靡,他们口干舌燥几乎已是常态樅,此썓刻被冷落的遭遇,更뮀是助长了这种由外至内的疲惫感。

      不过幸好⽿前去治理病体的小妹和阿鹃不一会噐儿篽便跟着开门的老妇옘寻到此地。她们二人瞧着心情倒是倿不差,只是每当看见娄府这般凄清败落,总会在脸上多出几分忧愁。

      直到小妹开口问道赵括的去向,他们四人才开始不再坐等事件自行发展。

      “你说赵公子,他跟췡着娄家小姐去找娄先生了吧?听娄小姐说,娄先生现在病重卧床,状态很不好……”

      “什么?”还未等慕容嫣说罢,赵小妹便倏地惊诧道:“菁霖华姐当真这么䅾说?我那哥哥确是几年未到娄家来ͥ,不知其Ʃ中状况。可我半年前才来过一趟,那时娄先生可还是活蹦乱跳的,这其中一定有诈!”

      白凤听后,又道:“ꐌ小妹,娄先生恐怕돕是生意场上受挫,因此抑郁成疾,总不会是诈病吧……”

      “你不了解他们家,当然不相信蜞!”赵小妹胸有成竹地说道:“菁华姐和她蜡爹皆是乐天知命之人,平日里机关算尽,总爱捉弄别人꜊,以骗取一些蝇头小利。”

      话音刚落,小妹便忽然离鑌席,作势要去找寻自己哥哥的所在,后来者尽皆跟上。

      他们几人绕着空熡旷的娄府走了一圈,少倾之后,终于找到一个﷕弥漫着年轻女子哭声폊的屋子垸。于是,便一个接着一个凑上耳朵去探听情况。

      只闻屋中女子连连哭诉ﺭ,喊着爹爹娘亲,仿若生离死别般悲壮。这女子想必定是娄菁华,她抽泣着讲道:“爹,五年前娘亲走了,现在你也要抛下我孤身一人,这让我以后该如暵何是好?呜呜呜…錠…”

      “只怨为父结交了这样一个兄弟,来到府上见到弟弟我落魄的模样,留下几侰句空话便匆匆离开,真是忘恩负义啊!”娄逸仙像是拼尽了全力嘶哑着嗓郇子,听上去很是敌吃力,又道:“赵公子,我这条老命不长了졎。待我死后,你便是菁华最好的朋友、亲人䶕,求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这孩子年岁与你相仿,志趣也相投,若是能将䆠她明媒正娶,也能省去些许闲言碎ᑄ语……”

      “娄叔叔,这……这恐怕不妥吧……”赵括欲言又止,十分纠结。

      “我……没什么컞要求,只求你能念着旧情,别跟你那老爹赵苇一样——得势以后,便不屑与从前的兄弟为伍了……”娄逸仙此话过Ѿ半,便连连咳嗽干呕,괆像是行将就木一样,最后留墺下ཛྷ一句“我……去了”,便咽气没声了。

      与此同时,这屋子的大门也被뚾人从外面狠狠推开,一位奇装异服的女子随即闯将进来,指着床上的老翁和跪在床前的女子便骂道:“好一个老骗子쌶和小骗子,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骗婚!”

      ૝ ꛥ “阿鹃,你怎么进来了!”赵括见状,赶忙过去将那野丫头赶到门ⳋ外去,自然又碰见了小妹以及头戴帽纱的两位큪公子祷和姑娘,是以问道:“你们站在门外作什么?如此无礼,竟在此扰人翨清静!”

      “哎呀,放汐开我!”阿鹃一边挣扎着要往屋里去,一耳边斥责道:擲“̫你妒怎的这样愚笨,让人诓了都不知道!”匷

      “是呀哥哥,半年前我才见过娄先ꘓ生,他쵈可◉是好好的,整日嘻嘻哈哈、吃饱喝足,怎么可能抑郁成疾呢?”

      늿 听完自己妹妹的说辞,赵括好像适才幡然醒悟,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娄家父女,而后走近到娄逸仙的“遗体”前,作势便要当一回仵作,为他检验←死因。

       혨習 一直跪皁在週床前痛哭流涕的娄菁华顿时不再按兵不动,只见她挡在赵括身前,连连说道:“赵公子,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䗬你娶我㰌,我们娄家便能就此度过难关。家父的后事,就让我来安排吧……”

      赵括温柔地笑道:“我喢一定会帮你们,只是……”话毕,他便倏地将ė娄家小姐擒住,随后把她挪到一边,让后来的小雝妹和阿鹃当了一会儿“仵作”。

      팺他们几人之间微妙的默契,让娄家父女홑猝不及防。쭐尽管娄菁华面对赵括两条强壮双㏖臂的束缚ꬡ依旧在不依不饶地反抗,但ö还是阻ඍ止不了谎言被揭穿的结局。

      小妹和阿鹃靠近那张紫红绒缎床定睛一瞧,便发现娄逸仙的苍白面容皆是化睾妆易容所致,这老匹夫甚至还在如此喧嚣的环境中呼呼大睡,不过须臾之后便开始打起鼾来,让作为女儿的娄菁华彻底无地自容。

      娄菁华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放弃럟了,旋即便软趴趴地坐在地上,委屈着呆望向自己的爹爹。她既不乞求原谅,也不作任何表态,像一个放弃了所有的流浪汉,笑着笑着便哭了,哭着哭着便笑了。

      赵括见此奇况,也不知作何感想。他␡只是默默地把娄菁华扶了起来,轻声笑道:“多年未见,本以为你现在变成了一个端庄持重的大小姐,没想到还是这样欢喜作弄搞怪。”

      “你笑什么?”娄菁华有气无力地回道:“我们家现在变成这个样子,뮲还不是拜你们赵家所赐……”

      ꂰ“不就是生意㦽失败嘛,大不了重新来过!”

      “对于你们赵ⶄ家而言,失去了商队귩,你们还是北镇ㆲ一霸。而我们娄家只是经营一个小小的马꛹场,依靠买卖马匹和联络江湖上的贩夫走卒为生。如今我们害死磓恁多人,失了信誉,凭什么东山再起?” 뙸

      “这……我们可以ه从长计议嘛!走,容本公子先扶你回房间休息一下。”赵括说罢,便颇为亲切地搀着那位小姐出了䏞门庭。

      见得此情此景,阿鹃熊直以为㸾赵括是真要答应那桩婚事,ᙑ气得骂骂咧咧,直呼赵括不解人情、不尽人意,竟然能对这么个女骗子好,也不愿意对自己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