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直播提成

      今天的天气很好,风和日丽,平时塔里顿防线的上空都是灰蒙蒙的,有的是云,也有的是硝烟。可今天一下子放了晴,前线两边的战士的心情都变得更好了一些。但唯一和这样美好的场景格格不入的是,指挥部内传来止不住的哭声,路过的士兵听到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跑开。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都是坏人啊,为什么要这么侮辱我啊呜呜呜呜。”银白短发少女坐在指挥部的地上放声大哭,小猫无奈的扶额,毋铭想笑但是又不好意思,任她哭,也不说一句话。看起来冷酷无情的少女,此时确实这个样子,谁也没想到。刚刚小猫在审讯室内对少女进行了心灵上的暴击后,少女一股脑的全招了。

      她说她她叫雪碧,和自己的姐妹接到一个人的委托,特来刺杀毋铭,盯了好几天,才找到了机会。但是其他的因为情绪过于波动,什么也说不出来。看她态度良好又这么委屈,小猫提议把他待会指挥部,安抚一下情绪。

      “你,你说你们,抓就抓,抓了,打我也打了,还,还要骂,骂我,我的口红哪里不好看了?我,我花好多钱,吃了一,一个月泡面,才,才从黑市买来的。耳坠,是姐姐送给我的礼物,哪里不好,不好看了?衣服不起球,洗了还,还干得快,怎么就不好了,呜呜呜呜”少女一边吃着小猫拿来的零食,一边抽泣的念叨。然后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大声哭喊:“还有!我平胸怎么了!我生下来就这,这样,我又,又决定不了!呜呜呜呜。”她哭的越来越伤心,连罪魁祸首小猫都不忍心了,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算了,我给我姐打电话,”少女停下了哭喊,抽泣的说着。

      毋铭把自己的手机接了过去,少女拿到以后擦了擦嘴巴上零食的渣渣,拨通了电话,电话响了一会接了起来。

      “姐啊,他们欺负我啊,他们抓住我了,还侮辱我呜呜呜呜。”少女好像找到了港湾,刚停下的哭声又一次传来。

      “唉,把电话给他。”电话那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对少女说。

      少女一手把电话送了过去,一手又抓起一片薯片塞进嘴里。

      “开个条件吧。”J姐开门见山。

      “你亲自过来。我们面对面的说。”毋铭回应了她一句。

      “啧,真是麻烦。我不希望雪碧受到一点伤害,明白吗?心灵伤害也不行!”J姐强调了心灵伤害,挂掉了电话。

      毋铭熄了屏幕,蹲下来看着坐在地上的少女,慢慢开口说:“好了,你姐姐今天就过来了。我不为难你,我们把事情说开,你们就可以走了。”毋铭知道杀手是受人委托,但是他想要搞清楚幕后黑手是谁,考虑过后还是这样决定。

      雪碧点了点头,没说话,继续吃着零食。小猫和她聊了一会,把她带到了外面,两人一起在指挥部外散步。经过小猫的安慰,雪碧明显好多了,慢慢恢复了平时的冷淡面孔。但好像对小猫又没有什么恨意,反而愿意和她多说几句。

      一转眼到了傍晚,毋铭坐在指挥部等着电话,但是没想到的是,电话铃声还没来,头顶的警报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嗡嗡嗡”熟悉的警报声迅速传向了兵营各地,毋铭赶紧坐到指挥台上,打开了前线“地狱斥候”传输来的画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一跳。前线的大地上,并排的缓缓行驶着数百辆坦克,坦克后跟着YN联军仅剩的二百多驾M37装甲,看到敌人这是要拼了!

      毋铭冷静了下来,打开指挥系统,立刻说道:“卢多,带领荒原狼死守第二防线,第一防线放给他们了!”

      “张冲!带着千骑长上埋伏在第二防线旁的丛林,等我命令!”

      这是,小猫带着雪碧跑进了指挥部,毋铭看到雪碧,犹豫了一下,问:“委托你们多少钱?”

      “100万一个头。”雪碧淡淡的回道。

      毋铭摸索了一下,打开抽屉,扔了一串钥匙过去。

      “我老家房子,没人住,市中心,抵给你们,待会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哼,好吧。”雪碧冷笑一声,接下了这个委托。

      小猫叹了一口气,看向毋铭的眼神充满了感慨。

      “小猫,带领五百步兵去守护伤病员区和战地医院。”小猫敬了一礼,快步跑了出去,出门前犹豫的回头看了坐在一边椅子上的雪碧一眼。

      场面陷入了尴尬,早上还在刀枪相向的敌人,现在竟坐在了同一处屋檐下。

      “现在是你最好的机会,雪碧小姐。”毋铭背对着她,冷不丁的开口说。

      “哼,我还分得清国仇和家恨。”雪碧不屑的哼了一声,走到毋铭背后,看着前线画面。

      敌人的坦克群已经碾过了空空无人的第一防线,向着第二防线驶来。卢多坐在一辆“荒原狼”内,死死的盯着前方几百米的敌人。过了十几秒,突然下令:“所有火力集中打击敌军坦克群后方!”

      “轰”的一声,数百发炮弹直直射向了前方,“砰”的一声在敌军M37装甲中炸开,掀起无数的血肉和钢铁。同时,敌军的坦克群也对着“荒原狼”开了火,一瞬间空中交错着无数的炮弹,“荒原狼”群中也时不时的炸开一片,伴随着惨叫和浑身火焰往外跑的士兵。

      “坦克部队退回第三防线!”毋铭在指挥系统中下了命令,“荒原狼”群向后全速撤退,但还是留下了许多被炸得只剩废铁的履带和躺在地上依然燃着火焰的士兵尸体。

      一颗炮弹在卢多所在坦克的旁边炸开,履带被“咔”的一声打断,卢多一下子被卡在原地无法动弹。

      “该死!所有‘荒原狼’继续退回第三防线!随时注意指挥官的指令!”

      指挥部的毋铭看到卢多遇险,心里一颤,还是狠心的下达了命令。

      “张冲,等敌军坦克群走进第二防线一半就给我开火!把他们给我截断!”

      “收到!弟兄们!听着没?准备干仗!”张冲应了一声,又扭头向身后的“千骑长”群喊道。

      毋铭打开了远程通讯,赶忙说:“文开,7号营地有没有交战!”

      刚接起通讯的文开立马回复:“没有,我侦查到你那边的战况了,是否需要支援!”

      “来‘刑罚’!只要空中力量!”

      “收到。”文开挂断了通讯,在7号营地指挥系统中命令了二百架“刑罚”出动,向着毋铭指挥部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