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被下架

      回到家,如何停好车子下车,看到不远处站着等他的一大一小,心里有什么在发芽。

      ——

      第二天,她约了那个工作人员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宋祁来接她,她在吃早饭的时候打电话来说已经到了,她便加快速度吃完了饭,对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人打了个招呼:“我有事先走了。”

      “门口人来接你?”他自然听见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啊?对,我先走了。”她打门上车。

      如何喝着粥,看着她离开。

      安可打开门坐进去,去扣安全带:“走吧。”

      “你真的结婚了?和,如何?”真正见到了,他的难以置信才涌上来。

      “对,我穿过来之前就结了,两年半协议,平时就纯盖被子聊天的。”她从袋子里拿出手机。

      “知道了,好吧,姐你代替原来那个安可嫁给他就是暴殄天物。”宋祁手握着方向盘,皱着眉不满地说。

      “你滤镜是不是太重了点,他可是个新晋影帝呢。”

      然后她又赶在他说话之前加了一句:“虽然我确实长得貌美如花了点吧!”声音矫揉造作。

      宋祁:“……”

      “姐你变了,我的安女神呢?你还给我!”他配合着演。

      “哈哈哈。”她面无表情笑了几声,“她已经死了,透透的了。”说得特别假的那种。

      “哈哈哈……”宋祁演不下去了,她那三个“透透的了”要笑死他了。

      安可听见他笑,没忍住也跟着笑了半天。

      “不错,演技有进步。”笑完她还假模假式地夸他。

      “哪里哪里,安大影后才是真正的演技派。”他从善如流地夸回去。

      一路插科打诨到了咖啡厅,下了车还是两脸意犹未尽。难得两个戏精碰到一块去了,“对戏”那是常有的事。

      “你好,是常先生吗?”她找到一个看上去比较像的人去问。

      “对,你是,宋小姐吗?”他看上去不太精明的样子,她询问的时候提前观察过他,情绪外露的明显,手指交叉搭在膝盖上,不时去抹额头不存在的汗。

      “你好,我叫宋玉。”这是她以前假扮宋祁妹妹用过的名字。

      她坐下来,摘了口罩帽子,点了杯奶茶。

      宋祁晚几分钟进来,选了个他们斜对角的位置坐下,随意点了杯咖啡,拿着手机,不动声色听着他们对话。

      “能不能请你告诉我,安安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不相信,不相信她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子就这么走了。”泪声俱下,活脱脱一个追星脑残粉。

      “这,这……”安可长得就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常先生一下就手足无措起来。

      “我知道,你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放心,你告诉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只是想要一个真相……”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常大哥,这是十万块钱,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果然,他只挣扎了一会儿,手慢慢覆在卡上。

      见状安可心里一笑。

      那边宋祁看着形势,在心里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他四处看了看,凑近了她一点,又示意安可凑过去,他小声道:“其实,那天停电不是意外,我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听到有人在厕所打电话说要断一会电。”

      “我可能紧张不小心弄出了点声音,被警告不能说出去。”

      他又抬手擦汗:“之后我心里就一直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停电的时候,我看到有人鬼鬼祟祟进了后台,然后我又跟着他上了舞台。”他停下来,喝了口咖啡。

      “直到后来的事故,我才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事后我想过去报警,但是出门的时候我接到了他们的电话,让我不要说出去,报出我的私人信息,还,还拿我老婆孩子威胁我。”

      说到这,他她看到他眼眶红了:“他们,他们……我只能忍着了。”

      “其实,这几年我也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对方一个不满就杀了我全家,他们给的五万封口费早就花完了。”

      “常大哥,你放心,”她又从包里拿出两万现金,“这是我的私房钱,都给你。我相信这是事实对吗?”

      他看到钱眼睛都红了,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一脸怒气:“当然了,我可是亲眼看见的,当时那人威胁我,我还录音了呢!”

      安可放在桌子底下的手一顿。

      他一个不小心又说漏了嘴,有些气,但随即道:“你死心吧,录音是不会给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要录音干什么,既然已经知道真相了,那我就释然了,祈祷那人不得好死吧!”说着做出一副哀怨伤心和愤怒的表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