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转世重生>

      其实并不是说金刚琢仅凭一道虚影就能够轻易镇压六阶强者,只是金刚琢本体是极为强劲的法宝,虚影中带着本体的气息,这才让南宫与那啸天老祖感受到压抑。

      金刚琢乃是三清之一,大上老君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时以莫大功德炼制的后天至宝。

      能与洪荒中的开天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同为功德至宝品阶。

      而且比起攻防兼备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来说,更侧重于攻击的金刚琢,或许在综合方面比不上玲珑塔,但是就攻击力而言,绝对更甚于玲珑塔,可想而知金刚琢的威力。

      所以这才单凭区区一道虚影,将两位六阶强者吓得冷汗直流。

      而此时的林峰并不好受,在激发金刚琢虚影前,他并不知道需要用自己体内的灵力来供给。

      不过瞬息间,林峰体内的灵力便被吸收得一干二净,看着还没吃饱的金刚琢,林峰急了。

      只听有着恼怒的朝小天问道:“你丫的,这玩意儿要我自己提供灵力你怎么不说,现在怎么办?”

      “我…我以为老大你不会这么快就用到这三次机会,谁知道就一会儿功夫…”似乎也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感觉到林峰动用了金刚琢虚影的使用机会,小天焦急的解释着。

      原来金刚琢虚影的使用机会并不是没有弊端,仅仅是虚影攻击并没有能量储备,而能量最直接的来源便是识海中盘踞着天庭的林峰。

      金刚琢的虚影只有着本体的七层威能,而想要完全激活这七层威力,单凭林峰体内那点儿灵力是远远不够的。

      好在经过小天一通解释,林峰这才放下了被吸干而亡的担心。

      并不是说使用了金刚琢虚影就要完全激活那七层威能,这要看使用者能够给金刚琢提供多少能量而定。

      想要打出威力强大的攻击,自然是需要更多的灵力,但若是使用者体内的灵力已被吸光,那金刚琢也不会强行吸收使用者,身上其他的东西用来填补所缺失的能量。

      当然对于使用者拥有的非自身所有的能量,也就是说除了使用者本身,灵石灵药等一切蕴含有能量的东西。

      以林峰目前对天庭的掌控力来说,并不能影响金刚琢虚影直接吸收这些东西,林峰若是想要激活金刚琢,只能够使用自身的灵力。

      若是想要金刚琢虚影发挥出更大的能量,当下的林峰只能考虑用精神力,或是血气之力提供给金刚琢虚影。

      “嗡~”

      一道玄光从林峰的眉心射出,瞬间在空中凝成了一个圈形法宝,一股古老霸道的气息从金刚琢虚影中透出。

      而被金刚琢正对着的南宫深深皱起了眉头,虽然因为林峰没能提供太多的能量,使得那金刚琢的威能并未达到巅峰。

      这不知名的手段虽然让南宫产生了危机感,但南宫并没有嗅到死亡的气息。

      若是正面对抗这似乎是某种法宝虚影,仅凭现在这种程度,或许自己会受伤,但是绝不可能有死亡的威胁。

      南宫之所以感觉到棘手,是金刚琢的气息已经将他凝聚出的领域镇压住,而且还透露出一种被锁定了周身的感觉。

      林峰正欲将金刚琢朝南宫砸去,却看到南宫只是一副遇到难题般的神情,并无任何恐惧之意。

      林峰咬了咬牙,这金刚琢虚影已是自己目前最大的底牌,而这坑爹的底牌还要以抽干自己的灵力为代价,若是这一次没能直接灭掉这南宫。

      不说重伤后的南宫是不是五阶的傀儡能够干掉的,单单一旁那笑意吟吟的啸天老祖就不好搞定。

      狠了狠心,林峰在这最后关头,将体内的大部分气血之力,以及自己微弱的精神力,全都涌向了金刚琢。

      “锵~”

      半空中的金刚琢像是吃了大补药一般,直接暴涨了一圈,华丽的变身后的金刚琢终于让两位大佬心慌了。

      那似从远古传来的霸道气息,直接将南宫的领域逼了回去,而那啸天老祖看到如此景象。

      生怕那圈子砸向自己,趁着压迫力不在自己身上时,毫不犹豫的便遁走了,那阵势就像是修士界的百米冲刺一般。

      没有过多犹豫,看到那啸天老祖退走,虚弱的林峰强撑着精神指挥着金刚琢朝南宫轰去。

      “轰~”

      看到那刚圈瞬息间便朝自己砸来,南宫整个人灵魂颤栗,那一阵阵压迫的气息让他感觉到了极致的威胁。

      已经被金刚琢封锁周身任何有可能逃离的地方,南宫只能顶着那一道虚影,以十二分战力挥舞着战戟硬生生的挥去。

      刹那间天地失色,刺眼的光芒掩盖住了天空中黯淡的血月,六阶层次的战斗极为恐怖。

      南宫的全力一击与金刚琢碰撞到了一起,那余波直接将方圆一里的石块震碎,一股气浪以碰撞点传出,由深而浅的形成了一个巨坑,那场景堪比林峰前世的大当量炸弹。

      虽有着傀儡的保护,但本就虚弱的林峰还是被震出了内伤,整个身躯因为被抽了大量的气血,而变得孱弱不堪。

      整个人只能在傀儡的搀扶下勉强站立,睁着沉重的眼皮看着远处的情形。

      此时那被轰出的巨坑中毫无声响,似乎是因为那股气浪暂时改变了周围的风向,就连一点儿风声都透不进来。

      观望了一会儿,越发虚弱的林峰忙指挥着五阶的傀儡在前,两名四阶的傀儡在后搀扶着自己,朝着中心点走去。

      越朝前走,林峰发现地面上原本的沙石已经被轰成了厚实的地面,硬度甚至可以比得上普通的石头。

      很快,原本视线有些模糊的林峰已经能够看得清中心区的事物,只见那南宫全身盔甲尽皆破碎,身形虚幻的躺倒地上,而手中那柄威武不凡的战戟也孤零零的插在一边。

      看到那南宫已经没有任何的动静,林峰略微松了口气,但他知道兵魄的特殊,并没有贸然上前。

      指挥着五阶傀儡往前试探,让其拿起那柄战戟,然后看看那南宫到底是什么状态。

      而林峰可没忘记,刚刚还有条不怀好意的老狗逃走了,若是现在过来,估计自己就要彻底玩完了。

      不去管前去试探的五阶傀儡,林峰直接让两名四阶的傀儡将自己搬离此地。

      反正那五阶傀儡与天庭也有着联系,完全可以凭借自己得到傀儡时植入的那一丝精神力过来找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