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掀裙子摸小内内

      新知青们ẇ下乡已经已经有6天了,每满6天第7天就可以休息,所以他们终于迎来了下乡后的第一个休息日,大家都很高兴纷纷跟与自己相熟榚的人相约一起到县里去逛逛玩蝝玩、买买튮东西、给家里寄寄信什么的。

      腗窦静跟王梦也在其中,现在这两个人彼此相处的不咸不淡,碰了面双方能够礼貌打招呼。但也仅限于此而已。

      仰 王梦如今能够如此的心平气和的面对窦静,完全是因为最近和陈家、杜翔他们一起做生意,并且生意做的还툰很顺利的缘故。人穧逢喜事精神爽只是ᔿ其一,其二就友是田秀芳一家子以及杜翔包括在内都对她的态度改变了不少:亲近了。윲

      自觉已经搞定了未来婆家跟伙伴的王梦,自然而然的不会再跟一开始时揪着窦静不放了,因为对方已럪经妯被她℄比下去了,完全不用再放벮在心上。

      邂 已经被贴上手下败将标签的窦静表示很茫然:……‏

      还伣有一点令王梦满意的是,据她观察綟发淯现窦静很安分守己没有与田秀芳发生U不正常来往。

      囧縱,不正常来往是辣么磖用ꍧ的吗?

      话说,很难想象的到窦静和田秀芳之间会有“不正常的来往”?

      幸됪好窦ቘ静不ꐻ知道,不然一定会赠送她一句:少补脑,䰄多补钙!

      駷说白了就是王梦最近从田픈秀芳那里找到了自信,因为她觉着田秀芳鷺找儿媳ۈ妇的标准就是能干活儿也就是等于能挣钱,如今她与陈家暨合作做生意,生意做的好她帮着他们挣到钱了,已经充分展现了她能挣钱的优势并以得到认同。

      瞧,最近田秀芳对ヒ我的态度有多和颜悦色呀,不仅如此她还经常夸我?王梦心道:窦静在她面前已经完全没有了优势。自己就是田秀芳看好的准儿媳,未来的领导夫人。

      不管王梦自己私底下如何补脑自嗨,都跟窦静没有关系,只要对方不来烦她,就随便她怎么样。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窦静想好好的逛逛领略一下异世县城。对了,她还要给自己焙在火车上结识的小伙伴们以蚾及窦家寄信呢!她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所以分别给他们都准备了东西。给小伙伴们准备的是在火车上早就商量好的罐头每个人有两个,不是她小뤈气而是给的多了没法子섮解释;ⲉ给窦家人准备了10斤腊肉,也不敢给多不然也不好解释。

      因为不想在邮局寄信寄东西的时候与认识的人碰上,所以她特意在大家身后站了一站确定了一下大家的走向,这才独自一个人往邮局去。

      “师傅你﫚好,寄东西。”窦静礼貌的像邮局工作人员打招呼。

      “柜台那里有表格你自己去填一下吧!”工作人员是个女的她正在Ἒ织毛衣,忙的头不抬眼不睁的。

      窦静也不菇在意,自己去填表,等填完表拿到窗衱口交给工作人员淺,说:㝟“我填好了。”

      那女工作人员同样头꭪不抬眼不睁,说:“你稍一等啊!ಠ我还差几针就收尾了。”

      窦静道:“好!”昊

      1分钟过去了。

      5分钟过去了。胘

      10分钟过ꏻ去了。

      夿

      20分钟过去了。

      这位工ⶑ作人员才将将收尾完成,织完了后௹还不紧不慢拿起来举高㒶了看了看,直到表情写满满意了才把那毛衣放下,过㯄来招呼窦静。

      “让你等久了真不好意思,我这是头ᇶ一次织毛衣,一ෑ分心就准错扣瑁,到时就得拆了重新来。”女工作쟛人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窦静好脾ꪦ气的说:“没事。”她的好态度,让这位女工作런人员྘的笑容真实了些,拿过表格认真的看了起来:“把你要寄的东西拿给我吧!”窦静听话的将东西交给她去过磅秤重。

      女工作人员看到窦静摆在柜台上的东西,瞬间瞪大了眼睛,急急的问她:“同志,你溹的这些东西还有吗?”

      窦静抬头看她等待下文。

      荧果不然对方接下来说:“我想跟你买点腊肉跟罐头。”他们邮件工作的工资高,可惜在这种小县城里想花聁钱买点好东西不容易,因为缺Ϛ。现在叫她碰到鹍了机会,怎么可能错퀯过呢?

      窦静她不缺钱,챒不用靠卖东西挣钱,但有财路她也不会拒绝就是:“现在没有了,要等下一次。”

      女工作人员的态度瞬间就变的热情了起来:“我叫黄莺,你可以叫我黄姐,我今年21岁了应ŧ该比你大。你叫窦静,我以后就叫你小静可以吧!”从刚才收到的表格内知道了窦静的名字。

      “可以。”窦静点头。

       看到对方接受,黄莺很高兴同时松了一口气,她担心自己因为刚才的莽撞冷落了人家鶉20多分钟的事实把人得罪了:瞧,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居然能搞豢到那么多肉罐头,看来家里挺有本事的。我得好好的跟对方套套近乎不可。

      “腊肉2.5一斤、뢸肉罐头3块一个㯸、水懶果的1块7、鱼罐头3块一个퟊、还有鲜猪肉2块钱一斤。你要多少?”窦ﴐ静报价。这些都䳥是当地黑市上的价钱。她之所以知道,都是因为平常和陈梨子她们几个“铁娘子军”聊天时聊到过。

      黄莺家里还算有钱,所以偶尔会到黑市那䫴里去买东西了解价格。窦静叫벤的价跟黑市一样,她完全可以到黑市上去卖,但是黑市上ꝧ不一定次콏次有货。窦静꾖既然开价就说明现在手里头一定有货。

      “我想要5斤腊肉、2斤鲜肉、1个肉罐头、1个鱼罐头。”黄莺考虑了一下䉾开始报数。

      “好我知道了。等꼖下个星期天我再来寄东西的时候就给你带过来。”窦궹静쾙说。

      “頇好ॣ,那你下次再来我给你介绍瞡生意。”黄莺开心的说。

      窦静想了想,谨慎的说:“别找太多的人,我的东西不多。”

      恥黄莺理解的点头,ෂ“放心,也缟就是我的几个同事。”我知道:黑市也是那样,不能保证时时货源充足。

      两个人算是初步达成协议后。黄莺开ﮁ始认真Z给窦静要寄的东西,过磅、打包、贴单据等,整个过程一丝不苟、包装的整整齐齐、打包的结结实实的。这也是窦静明明不缺钱却还要跟邮局里的人做生意的原因——为了不被盯上、避免被人问东问西、节省麻烦。

      ——只要成为챈利益共ﳱ同体,事情就简单多了。㡔

      ꡷ 窦静付了帐与黄莺䷂道劇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