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省立人民医院五楼的医疗间里。

      晊 当陈ᐉ长安䄄自我介绍了一下之后,医疗间里的气氛突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

      这种安静持续了大约十数秒,才被突然打破。

      “哎呦,我的手好痛,一直在流脓血,都是你害的!”

      那个领头的农民工兄弟演技十分精湛,只用了十数秒就立칟马调整好了状态,迅速进入了苦主的角色,逼真ᇌ的演技配合上丰富的肢体动作,陈长安都不得不惊叹,不去做演员真的可惜了。

      但是,还是有点瑕疵。 ុ

      陈长安冷笑着看着他说道:“这位⊑大哥,ꠍ你只是因为Э革兰氏阳性细菌引起了伤口感染,不是截肢,表演有点过了。”

      但是这位农民工大哥丝毫不为所动,反ᕟ而更加大声的哀嚎道:“黑心商人谋财害命了,居然置病人的安危而不顾,还在一旁说风凉话,像你这种奸商早晚有一天꿜会得到报应的!”

      另外三个“患者”也连忙跟着一起嗷,嘴上不停的在骂着陈长安和瑞康医疗。

      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黑心、草菅人命、要赔偿,不然要和他死磕到底쩬之类的话。

      陈长安都被他们这副拙劣的表演给气笑了。

      也就是药监局是国家部门,只要有盡人举报,为了安全起见,都会展开调查。

      不然要是换个阿里腾讯之类的私企旗下被这么几个人投诉,那绝对理都不会理芌的,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哎,也不能怪鶵药监局太严谨,毕竟干这行的每一个产品都会影响㵸千千万万条性命,不得不慎重。

      陈长安ደ无奈的扶额륐叹了一口气,出声制止道:“行了行了,别喊了,这里也没别人,你们这副样子是做给谁看呢,我们坦诚一点,这事想怎么解决。”

      几人的哭喊声瞬间的止住了,带头的那个农民工大哥口齿流利的说道:“一人一ር百万赔偿,并且必须重新临床测试你们的缝合线넻,不然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药监局不管,我们就去12315投诉!12315不管我们就直接去投市长意见箱!”

      “要是市长意见箱都不管,我们就去找报社和记者曝光你们瑞康的黑心产品!”

      “哟,临床丫测试都知道啊,这词背的不容易吧?”陈长态安似笑非笑的看됙着他们,语气带着几分调笑。

      ⶯ “行了,别搞这些虚的,一百万就别想㏜了,重新开展临床试验也不可能,我知道你们背后的人就想要拖延几个月我们鱼皮胶原蛋白缝合线上市䛜的脚步퓨。”

      ⍏陈长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젿,俯身撑着桌子,与对面的四个“患者”对视了几秒Ԍ,直截了当的说道:“给个数吧,指使你们来闹事的人给你们多少钱,我给双倍,一切就当无事发◅生,如何?”

      四人中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㸅:“什么指使?没人指使我们啊?就是你们的产品不安全,害的我们伤口都쥖化脓了!”

      “就是,我们都是自发的来举报你的,你⼅这个黑心商人,别想找借口撇清关系!”

      “明明就是你们生产 的胶原蛋白缝合线有问题!”

      “让我们用这个缝合线的医生嘴上说非常安全,对伤口好,能促进愈合,还不会留疤,结果刚缝上没两天就化脓了都!”

      졆“我手上都烂了一块,以后肯定会留疤了!”

      “你们的缝合线根本就是弄虚作假,必须停售!重新临床测试!”

      陈长安翻了个白眼打断道:“是临床试验,词都背不好。”

      “我明白了,既然你们不为钱釘所动,那应该不是随便找来的人,你们应该与某家,或者ᒧ某几家缝合线生产公司有利益相关吧?”

      “你们的什么亲戚朋友应该是在某个缝合线生产公司就职吧,而且地位还不低?”

      四人的脸色一顿,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惊奇。

      脓 “你们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知道?”陈长安一副如同洞察了一切的表情,平静的看着他们。

      ꖏ几人都被陈长安这一番话给惊到了,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有点迟疑的说道:“你怎么知ᡎ道。”

      她刚一开口,那个农民工大哥就想阻止她,但是没来得及,话就已经出口了。

      陈长安表情一松,脸色绽放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 

      “ቭ我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你们,你们背后的那家,或者킱那几家缝合线生产묦公司注定是要完蛋了的。” 㬬

      “他们在找你们来闹事的时候应该有和你们说过,他们的目标只不过是想拖延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就⬌是因칀为他们的产品在鱼皮胶原蛋白缝合线面前毫无任何反抗的能力,才逼得他们出此下策,也只是为了拖⠲延我一点点的时间。灔”

      陈长븟安嗤笑了一下,随意的说道:“难道你们觉得多拖延这一两个月之后,就有的救了吗?”

      “ᕑ没救的,现在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拿得出比我手上的鱼皮胶原蛋白缝合线还要技术更好ⴿ,更先进的缝合线了,츰所以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只䪇不过是一条死路▝而已,运气好的话恷可以来得及将手上的缝合线工厂转手,运气不好恐怕要全砸在手上了!”

      陈长安看着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着重对她发起了心理攻势。

      “不如这样,我给你们指一条明路,你们背后的那家公司就像是一条破船,注定是꾩要沉没了的,不如改换门庭,让你们那几个身居高位的亲戚们转投我们瑞康医疗吧。”

      “现在我们公司正要开拓整个江南省的市场,各첅个部门都要扩招人手,生产工厂也要继续新建。”

      “此时我正缺少精通缝合线行业的管理层来帮ⷕ我打理公司呢,这是个很不错的机会,你觉得呢?”

      为陈长安最后一句话是单独对那个三十多岁的大妈问的。

      很明显,她犹豫了,也心动了。

      还没等农껾民工大叔反应过来呢,大妈就突然转椞头对他说道:“老卫,你家侄子在博弘有股份,而且好像还不少,自然是不在乎这些,但是我外甥欳只是个普通经理,⍅又没有分到什么股份,根本没必要和你们共存亡吧?”

      “我觉得这个陈总说的就不错,我不和你们继续闹ꀋ下去了,我要回去劝劝我外甥,趁着现在有机会,到陈㏅总的公司上班,也许前途还更好一点!”

      陈长安眉开眼笑的点了点头,向这位大妈竖起了大拇指。

      “您说的一点都没ᑚ错,识时务者为俊杰!”

      但是那个农民젼工大叔可不这么认为,他立马就急眼了。

      “不是都说好了吗!你们家可是收了钱的,怎么还能反悔的?”

      덱“不就是五万块嘛,回媴去我就让外甥还给你们!”大妈冷哼了一声,既然撕破了脸皮,那也没葑什么好继续扯的了,她站起身拿起了⸊自己的手包,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间医疗间。

      剩下的三人里头,另外两个比较没什么存在感,一直都只是在♒附和着农民工大哥的患者也明显对陈长安的提议心动了,估计他们家的亲戚也只是个打工仔,没有那个博弘公司的股份。

      陈长安笑的更开心了,他站起身鼓了鼓掌,笑着说道:“希碝望各位好好㖬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只要三天内给我一个答复就可以。”

      쨲 撂下这句话之后,陈长安就推门走出了医疗间,不再理会背后三人的争吵声。

      留 帬 等在门口的商柠刚昲目থ送㬐完那个先一步离开的大妈,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老板站在门外,便快步走上前问道:“老板,谈슔的怎么样了?那个大妈怎么先走了?”➸

      陈长安轻꼼松一笑,从西服内衬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指纹一解锁,屏幕亮龕起,赫然显示着“录音中”汞三个大字。

      “手机里的录音备份一份,拿去给药监局的领导们听一听,看一看,我们的销售禁令应该就可以解除了。”

      将手机递给一脸疑裐惑的商柠之后,陈长安又吩澅咐道:“去查一查,省内哪家做医疗器械的公司名字춐里带博弘二字,将㢰这家公司的详细资料收集一份,放到我办公桌上。”

      “也不知道这家公司的管理层是有多白痴,才会派来这么几个笨比,希望下次再来搞事的时候可以安排几个长点脑子的。”

      “不对,应该不会有下次錔了。”

      陈长安一连串的吩咐了商柠几句之后,双手插着兜,迈着轻快的脚步下了楼,心情非常不错。

      只留下了一脸懵逼,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商柠还愣愣的䉷站在原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