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性行为

      省略掉䇟的文字可以取名叫做遐想,其实澟省略的部分⁤,不过是䬙一辰一个简单的入睡技巧,写作的人通㤉常睡眠都不是很好,一辰就在网上搜索,试验过好多办法之后,有一个很是受用,就是憋气到忍不住的时候,长长的呼气出去,心思也只放在呼吸顄着一件事上,反复多次,身体自然就放松了。▗

      靱第二天一早,枫儿敲门把一辰叫醒,告知他去练习场集合,等到一辰穿好衣服蔓,ퟃ推开屋门的时候,远远就看到练习场上站满了人,除了服装整齐划一的虚叶门人,还有茀其他所有岛民,练习场的尽头퓶还搭建了一个临时的竹烽台,明珠此时正站在上面,晨风轻抚他的秀发,晨光令他的精致脸庞熠熠生辉,昨晚的画面一㧖股脑的涌现䃡在一辰的脑海,令他瞬间又陷入痴ᩲ傻的表情之中,久久不能自拔,神游一般的走进了人群,眼神又被定格,无Ꝭ法移开。

       其实这좪次的晨会,意义非常明确,就是选出十几日后去往中州的人选,岛上大部分都是没有武功的岛民,是一同随着明珠出逃海外的平民,故而只能留守海岛,作为人类星火的基地繁衍者。

      明珠慷慨激昂的说道:如今中州沦陷在魔族的铁蹄끾之下,无时无刻不遭到他们的蹂躏与践踏,饿殍遍野,没蘎有出逃蘟的百姓更是生不如死,我的父亲是大英雄,为了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不惜将自己的一䧖腔热血洒在中州大地,为了继承父亲的遗志,也为了天下苍뉘生,我定会身先士卒,涤荡恶魔或者至死方休,今天召集大家,是想知道有多少人愿意跟我一同前往,当然,我不强求大家,毕竟逃出来实属不易,不಄想重回中州或者心有疑虑者我都꠩不勉强!所以,大家表个态吧!

      明珠的话音刚落,场地中就爆发了雷鸣般的声音,大部分人都在喊:支持岛主!我去!我要杀了那些魔鬼,为父报仇!为兄报仇!为母报堝仇!总之复仇与杀敌的热情,彻底被明ꀗ珠点燃,当然也有少数一些人,心生怯懦,也有一些人,年事过高,心知若是跟着前往会变成累赘,所以也选择了不去,明珠告诉鵻大家,不去的可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我ꆊ绝对不怪罪大家,你们也是人类世界的最后希望等等来安慰他们。

      怯懦的人,眼神五味杂陈,老迈的人,眼神充满无能为力的叹息,脱离了人群,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剩下的人,眼神亮亮的看着明珠,等待岛ⶸ主下一步的指示,明珠却也不是因为畜你留下,有杀敌的意志就将你带去中州,在剩下的人当中,也会有所选择。

      뇄先说门人,除Ƒ了八大门人以外,又选了三十个门人,剩下的则留守岛屿,一方面作为岛上的武装力量,防御突发情况,一方面作为武力火种保留下来,剩下的这群人,挑븨选了一个叫做如月的人,此人心智聪慧,习武的悟性颇高,只是习武的时间不久,明珠把虚叶剑谱㺂给了,让߃他自己研习也带剩下的人的进步。

      除此之外,又选了三十个青壮男子,作为劳动力,二十个女子,负责内务,选择完毕,人数共计八十九人,剩년余的啅人糺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当中。

      明珠宣布散会,人群中的冹声音很嘈杂,好多都是因为没有被选上,而产生了意见,私下里议论着为什么没有自己之类的,其实这些人,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复杂的,之所以没去⸭找明珠当面请扠战,因为早就表了态,没去成也是¬因为岛主不选自己,胆气释放䵲过后,心里也会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被选择上,装模作样的发几句牢骚庫而已。

      人们三三两两各自离去,一辰却还沉浸在欣赏美人的状态中,直到他目送了明珠走后,才反应过来,居然这一段时间,他没有听清楚一个字,根本不知道晨会的意图是什么?眼看着人群即将散尽,他迅速的锁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老程,大喊着追了过去。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刚才앓看到你在啊,眼神盯着台子仞上,ꘐ一动不动,你这么䇌聚精会神,却没听明白岛主讲的什么,看来你的脑子真的是没救了。老程说道。

      啊?!那都选了谁텿啊?有你么?有我么?有我们么?一辰听了是选择去往中州的人选,当下有点着急,不清楚最后是如何定的。

      没我,没杛你,没有我们!老子才不和你称我们呢,你是个傻子,老子又不傻!看着一辰那傻乎乎的急切表情,老程也忍不住失笑。

      没有我怎么行,我是一定要去的,不过去ے了我也没什么朋友,最好还是能带上你,我这就去找我的明珠掌门去说!一辰⦪说完转身就跑。

      哎!~哎!~你,,,,老程还想说着什么,似乎是不想去,似乎是什么,总之看着一辰那一跃十几丈的鰲步伐,也是惊讶的不行,只能感叹着傻ﮔ子疯了之类的。

      一辰施展轻功,被许多门人看到,都是惊讶的不㛿行,可他也管不了许多,三纵两跳间,通过俯瞰就锁定了明珠的位置,然后跃到了明珠的身前,然而,脚步落定与明珠对视之后,痴呆的表情就又浮ԍ现了出来,明珠也是吃惊ㅯ,不知道一辰拦住自己去路干嘛,又看到他傻乎乎一个劲盯着自己看涆,旁边还有随行的门人,一时间小脸儿臊的通红,他挥动小手在一辰眼前晃动,都没了反应,无奈只能用自己的剑柄顶搌了ꊿ一下一辰的额头,才将他唤醒了过来꽮。

      你找我有事么?明珠疑惑的问道。

      啊?没有啊,就是看看你,哦,不对,有㜛事,我找你有事!一辰有些语无伦次。

      什么有事没事的?有事就说,没事一边玩去!明珠说道。

      我想问重返中州的人里面有我没有?一辰䌇问道。

      没有啊!明珠说。

      鴣那是为啥?一辰说道。

      鲭我想你在岛上好好练习你的功夫,然后护佑这一方的ᵰ平安,你的内力是最高的,武功却只学了三招两式,不如留在安静的环境中好好练习,即便我们这些先行者失败了,᠒到那时,你应该已经学成,可以替我们报仇,再去中州与妖魔对抗不迟,你是我留下的最后希望!明珠说道岍,表情非常的诚恳。

      我没有远大的报复웝,也ꍣ没有心系天下苍生的胸怀,我发誓今¯生只守护你一人,为你,我愿诛佛、弑神、屠魔、斩妖,为你,我愿冲上九重天,捣灭九幽地,当然,你也别指望我会留守在这,你在哪,我必ꑂ在哪,没有你,늈我便一无是处,会成为初见时候▪的那个傻子!一辰动情的꦳说道,先不说明珠,一旁的门人都被这个表达给惊的掉了下巴,不自觉的退了很远,太电肉胙麻了,鸡皮疙瘩满地都是。

      当然最为震撼的还是明珠,他每天用掌门的外壳坚强自己,内心也不过是花季的少女,哪经受过如此的表白,故而也是呆立当场,不肕知所措,更是臊了一个大红脸,他盯着眼前的这个人,这不是个傻子么?怎么엳关键时刻总能有出乎预料的神奇表现,怎么说起那些不要钱的肉麻表白,如此的驾轻就熟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菩提老仙人教给你的功夫都练好,我不许你懒惰,如果你答应做到,我便可以带︦你去!明꺬珠说道。

      我答应你,为你更䮽加的用功,不走捷径!一辰说道。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去练吧,还有!把你얗这傻样子收一收,别总是一幅痴傻的模样好不好풌?明珠说道。

      嗯,我答应你,都答应你,我也还有一个请求!一辰说道。

      你说!明珠说道。

      我能否䧙吧老程带上解闷儿?一Թ辰说道。

      明珠被一辰这句话又给气乐了,随᯷后说道:老程年纪有些大了,他也作为家父老友,鿤本该让他在岛上颐养天年的,我并不想让他再经风雨,除非,他自己想去,我不会对他下任何命令的。

      好吧,那我没事了。一辰在ᯞ明珠眼前,仍旧逃不开那种痴迷的憨态。

      没事了?那我走了?明珠居然请示牺起了一辰,他此话一出,自己都有些挠头,然后不待一辰回答,尴尬的飘然而去。

      有了明珠的督促,一辰对于练功一事情,突然的燃起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他昨晚找到䕃了一个最起码的感觉,可以助他突破火字诀的练习,那就是昨晚内力的运行,使得水池升腾蒸汽,这不正是火字诀功法需要的内力运行方式么?有了这样的想法,一辰便决定껫找个地方去试一试!

      㪣 回到竹屋࣊,取来了寒宵剑,一辰大步流星的朝啙着海边走去,说了是火字诀,也不知道威力如何,若是跟引雷般无序的话,就麻烦了,要到海边,需要先퓙经过山洞,一辰顺便做了一件事,就是软磨硬泡的说服了䫲老程,老程삓本是个人老心不老的人,对于⬝驰骋沙场还存在幻想,同样也想做个陵仗剑天貄涯的剑客浪子,虽然一生都没真正的做到,却也不妨碍他一直想这么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