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詹宁宁也为因自己方才突然把詹儒拉到一旁小声说话,不让万秋听见的举动有些心虚,才一时忘记了,现在的万秋不喜欢跟自己太亲密。

      收回了还悬在空中原本想要挽万秋胳膊的手。

      这时候詹儒已经来到跟前了,詹宁宁说:“哥哥,我们快进去吧,别让秋秋站着受累了。”

      詹儒:“.........”

      .........

      进了留仙楼后,里头的小二根据詹宁宁的要求,将他们引至三楼最偏处的包厢内落座。

      小二正弯腰恭敬的等她们点菜时,詹宁宁开口对万秋说:“秋秋,我哥请客,你千万别跟我哥客气,想吃什么就点些什么。”

      原本詹宁宁以为,万秋都已经吃过那么多东西了,哪里还能吃得下多少,嘴上大方不过是跟万秋客气客气罢了。

      却见万秋颔首道:“好。”

      然后拒绝了小二递来的菜单,直接报出几个菜名,还大有继续往下点的趋势。

      詹宁宁扭头看着正一一把菜品都记下的小二此时还堆着笑脸,直夸万秋是行家呀,点的菜道道都是留仙楼的招牌,这让詹宁宁听了,不由得开始冒冷汗。

      詹宁宁赶紧站起来,到小二面前,一把夺过小二手里未递出去的菜单说:“秋秋,你是客人,应该我们都把菜点好才是,瞧我,竟是思虑不周了。”

      “我最是了解你,点的菜一定会是你爱吃的。

      “主要是刚刚我们吃了那么多,你向来最是善解人意,要是点多了,你看在是我哥请客的面儿?,吃不下了还会继续吃,到时候积食了就不好了。”

      小二见状,暗中瞥了詹宁宁以及座位上默不作声的詹儒一眼。

      万秋:“随你吧!”

      詹宁宁笑着说:“我点的菜,保证最是合你心意的。”

      然后低头看起来菜单。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还是吓了一跳。

      惊呼,直呼:“太贵了。”

      一直沉默的詹儒见詹宁宁这般,脸上实在是有些挂不住了,皱着眉头不悦道:“留仙楼一直都是这样的价格,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了的吧!”

      詹宁宁听了,努了努嘴,委屈的解释:“知道很贵,只是没想到那么贵,尤其是秋秋点的那几道菜。”

      说完看向万秋明显中气不足的问:“秋秋,你要不要换些别的菜来吃。”

      詹儒没让万秋回答,而是看着詹宁宁声音微大:“宁宁,够了!”

      “你不点,就由我来。”

      詹宁宁心中虽然委屈,但还是立马摇头说:“我比你要更加了解秋秋,还是我来点吧!”

      其实,她知道,詹儒是觉得自己令他感到没面子了。

      要是真让詹儒点,没准为了挽回颜面,头脑一昏,真点多了,那可咋整!?

      詹宁宁看着菜单,心里纠结,嘴里也嘀咕出声来了:“这个、那个.....”口齿含糊不清,双手都紧地捏着菜单。

      明显看得出来,是因为价格,迟迟点不下来。

      小二,端着一脸热情,却故意问詹宁宁:“小的愚钝,烦请您哪怕不说菜名儿,指着菜单也好,现下小的不知您具体都要那些个菜。”

      “小的看你说这个、那个点的必定不少,怕弄错,上错菜,小的可是赔不起。”

      詹儒听了,内心更觉窘迫。

      詹宁宁则想呵斥这个小二几句。

      可抬头,看见小二正满脸恭敬的看着自己,似是真的以为自己要点好多,因未听清楚而认真询问,丝毫不见嘲讽之色。

      詹宁宁觉得,兴许这里的小二说话行事就是这样的,看表情也不像是在嘲笑自己,因是自己的自卑在作祟。

      想了想,除了要了酒以及又贴心的点了壶万秋爱喝的茶后,其余的菜竟是一个也没在点,只要了原先万秋要的。

      小二转身后,露出了然的神色。

      小二离开后,马上就有别的小厮把酒跟茶水先送上来了。

      一同送上的还有一碟免费的油炸黄豆,这可是很好的下酒小菜。

      小厮说别的菜很快就能上齐,让他们有需要的话随时吩咐,自己就守在门口,如果不喜欢自己站门口的话,则会离开。

      詹宁宁说她们三个聊天,会说些贴己话,不喜欢有人站门口。

      小厮应下后,跨出门槛就要离开了,出门的时候没忘记把门合带上。

      于是此时,厢房内就只剩下詹宁宁、詹儒、万秋以及各自的丫鬟跟小厮,一共是六个人。

      詹宁宁找了个借口,想要把翠花给支开。

      本来以为要费上一番口舌跟功夫。

      却没想到万秋竟然附和自己道:“嗯,荣家荣记的蜜饯确实好吃。”

      “我现在也突然特别想吃他们家的桃脯清香甜美,一口咬下去,外皮微微脆老,肉质却柔柔糯懦的,酸酸甜甜,想到那滋味,我竟是口水都要溢出来了。”

      “荣记虽然离留仙楼很远,即使坐马车来回也得一两个时辰。”

      “不过等翠花买回来,我们这饭也吃好了,再吃点酸酸甜甜的桃脯,解解腻,还很是不错的。”

      “如此,翠花你就坐马车去荣记买些蜜饯回来吧,记得桃脯要多买些。”

      翠花恭敬应声后,就离开了。

      詹宁宁真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进展的如此顺利,难道真的是连老天也在帮助他们兄妹二人。

      詹儒想的却是,妹妹还说这翠花如何如何厉害呢,身为主子身边的贴身丫鬟,竟然连一点警惕之心也没有,如何护主?

      待自己同万秋定下亲事后,还是得再给她换个更加机灵些的丫鬟。

      毕竟,自己的女人,还得自己护着。

      果然像小厮说得那般,他们要的菜很快就上齐了。

      菜上齐后,小厮就离开了,留下空间给詹宁宁她们自己。

      期间詹宁宁故意引万秋看向自己,詹儒则眼疾手快的趁万秋不注意时,迅速在她的茶杯内下了药。

      接着晃了晃茶杯后,又往里头添了茶,这时候才对万秋说:“你的茶少了,我再给你续上些。”

      万秋回过头来,道了声谢。

      然后继续吃东西。

      留仙楼的菜做的很美味,招牌菜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此时詹儒兄妹无心于美食,两人的眼睛,都有意无意的看向万秋面前的茶杯。

      心里有个共同的声音,希望万秋快点喝下被下了药的茶水。

      这药可是他们花重金买来的,药里猛得很,不用多,只需一小口,即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