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豆直播平台

      又是一年的梅雨季节,外间天色阴沉,细雨绵绵。

      裙昏暗的餐馆内,甘韬三人默➕默地读着各自的一份剧本。

      比起喜欢拍摄莫名情感的娄叶、喜欢拍摄城市一角,小人物故事的贾章柯,******的王帅,更喜欢拍摄时代,用手中的机器记录当下老百姓的生活্状态。

      因此,《十七岁单车》的剧本中,充斥着大量的、各色各样的京城胡同。

      恒剧菅本中的小贵、小坚只是万千老百姓中的两名代表。

      他们即将演绎的是1999年的京城生活,是大量务工者进城后㉄,和本地人产生的冲突。

      《苏州河》的剧本曾让他看的满头雾水,婥但《十七岁퉀单车》的剧本很好懂,甘韬只是看了一遍,就知道导演讲的是个什么故事。

      当然,他看懂的是剧本中的故事,至于导演想反映的因为时代变迁,从而引发的矛盾冲突,和他没什么关系。

      他的本职工作是演员,不是政治家,社会的种种矛盾,应该㜙交给政治家去处理,和他这个朝不保夕的小演员没什么关系。

      他只想老老实实的将一万块钱赚到手,这笔샙片酬比起周易给他的一年生活费都不龽遑多让。ꕋ

      通读一遍剧本的三人,表젱情各不相同,甘韬一如平常,神情淡淡,李兵、高园园则是眉头紧锁,䉏看情形是想深究剧本中的奥秘。

      瓂王帅适时的叫道:“看一遍就成,接下来敯准备吃饭。”

      餐馆很精致,菜却很普通。 퍨

      可能是当下的餐馆,还不明白包装的重要性,各种大鵻碗菜分分上桌,几人开始动筷。

      餐桌谈事,是民族特色,几人动筷后,崃王帅率先开口:“园园≔,你扮演的是个女学生,要留学生发型。”

      甘韬身旁的高园园,从大碗里夹了根小青賝菜:“我这两ﶜ天就剪个学生头。”

      她能出演这部电影,就是擎因为女高中的扮相太过惊艳,算上这次,已经第二次扮演女高中,剪长发的要求早已不当回事。

      鮯 王帅颔首,再次提醒大快朵颐的甘韬:“小甘你得控制体重,李兵的形象倒是正好坬。”

      甘韬应道:“知道的,回去就减肥!”

      高园园讶异道:“要减肥,你还吃这么多?”

      他笑了声:“我一向觉得,减肥和吃多少没什么关系,绿色减肥才是禼正途。”

      几人懵懂的望着他:“什么叫绿色减肥?”

      ࢿ 他含糊解释道:“尽量靠运动减肥,不节食,不乱吃减肥药。”

      至于对不对,他也不清ଌ楚,刚才讲的绿᳡色减肥,是他说秃噜了㙼嘴。

      导演王帅年纪最长蚀,生活阅历也足,听完他的话,若有所思磱的点头道:“这观点不错,节食确实有害身体健康,违反自然生长规律不是好事!”

      黭 导演也认可,他不由转头望着高园园那双大眼,笑道:“所以说⿖嘛,不吃饱哪㔴有力气减肥,你要想减肥,就得多吃,何况咱们都是长身밄体的年纪。”

      ꯒ高园园问他:“你哪年?”

      뎒 他道:“82年的。”

      王帅道:“你们三,园园最大,79年的,小甘和小李都是82年。”

      高园园道:“他看上去成熟。”

      甘韬很想提醒她,别在导演面前说我成熟。

      戏里的小ᖹ贵是高中生年纪,虽然进入社会的早,但也룠免不了是个男孩,别再整得导演中途换演员。

      四人边吃边聊花了两个小时解决午餐,王帅去结账的档口,甘錡韬和高园园、李兵索要通讯号码。

      ᚠ 他即将返回海市,指望ꧨ这两本地人,能及时告知剧组的相关讯息,同为剧组演员,又늗是一般年纪,更好说话。

      李캰兵一如饭桌上的拘谨:“我还猔没电话。”

      他问道:“呼机号呢?”

      李兵摇摇头,一旁的高园园从包里拿出翻盖手机:“记我得吧。입”

      他其实真ꕌ正想记的是李兵的号码,毕竟都是男的,可没想现实中的李兵,一如戏中的小坚是个真正的高中生,生活还没独立。

      记下高园园的号码,他动起买个䆟手机的心思,问高园园道:“这手机现在多少钱?”砣

      高园园回道:“年前买的时候7000多,现在也差不了多少。”

      他听得一缩ﷴ脑袋,他出演小贵一角,蒋冰柔给他࣌谈的片酬是1万,扣掉公司提成,他花两三个月拍摄一部戏,只能买部这样的手机。

      恟他冲高园园笑道:“你真有钱泋!” 삐

      高园园读高中时,和同学到姈王府井买书时,被传说中的星探发ۅ掘,然后凭借广告模特出道。

      虽然演过电影,但因为是独立电影,所以名声不显,但ꈙ人是广告公司的青睐者。

      高园园提醒他道:“你可以让公司帮你接广告,给商场站台。”

      他自己倒是很有这个意愿,可拍广告不是像骧电影那样可以上门推销。

      广告商青睐有名气,符合产品形象的明倹星、俊男靓女。

      名气껐他没有。

      至于产品形象,到现在也没人找,估计是不符合。

      而周易成立的时间较短,拍摄的《青河绝恋》、《武㵯林外史魲》,一部水花不大,一部还没上映,市场上的影响力还很小。

      他估摸着蒋冰柔手里没这方面的门道,或者还没接触这方面的事务,反正公司从来没给他接过这方面的工作。

      四人走出餐馆,王帅回正在做前期筹备的剧组,话不多的李兵骑着那辆山地车졖回家,高园园则是剪头瓥

      他想了想,还是回海市,离进组还有一个炫月时읞间,呆在这天天要花钱。

      王帅听他要回去,蹙着眉头不乐意道:“回去干嘛?就待在这,逛逛京城的大小胡同,找找感觉,拍《苏州河》的﴾时候,娄叶没叫你体验戏里的人生吗?”譓

      他想了想,还真没叫,娄叶那就是个穷剧组,急呼呼的凑了几十个人就直接开拍,哪有提前⪊告诉他体验戏中人生。

      最终,他选择留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体验戏中人生,恒通学校的书本上曾讲过,但他没想过,竟然来的这么快。

      五六月间。

      京城的白天,大小胡同多了道耷拉拖鞋,留着寸发的少年,有时少年身边还会有位面容姣好,留着学生头的女孩。

      夜晚的京城,多了道少年奔跑的风景,旅馆不远处的开锁大爷很纳闷笀,一直都听说晨跑。

      但眼前的少ꨵ年,总是傍晚时分,在他摊头前开⩣始起跑,然后在他㛀天黑收摊时ὤ,满头大汗的回来。

      离进组没两天,准备最后一次逛胡同的他塺,在一座很是大气的四合院前被一老头调侃道:“小甘,又来体验人生啦?”묪

      脥老头姓关,很少Ⳣ的一个姓,不同于把他当贼防的胡同百姓,这老头是第一个站家门口和他攀谈的人。

      因为老头也是名演员,用更䭟尊敬的词形容是艺术家,用老头自己话来讲,是个靠手艺⌃吃饭的人。

      松树峻下的石凳上坐下后,他对老头嘿嘿笑道:“您老气色不错,看来有喜事。”

      老头翘了下白眉,不以为然道:“什么喜事不喜事的,就是孙女来了。”

      脯 ❭ 关老头嘴䷜里说的平淡,但隔代亲的喜色却浮于表面墂。

      “在这等着,我回去拿棋。”

      老头说完,背着手,不紧不慢的向家门口走去。

      他们下的是象棋,老头倒是更加青睐于围棋,可甘韬不会,临近午餐时间,这会可没人陪他,只能屈就一点。

      和象棋一道来的,还有个屁颠跟在关老头身后,扎ꪰ羊角辫,穿花短裤的小㖙女孩,应该就是老头的孙女了。

      他蹲下露出个和蔼的笑容:“小家伙藝,你几岁啦?”

      小孩也不认ꊰ生,而且口齿异常清晰,瞪着两只圆ꤍ溜溜的眼睛,脆‹生生道:“今年三囆岁啦。”

      他向老头赞了声:“这孩子聪明!㊦”

      关老头一本正经:“比你还是不如的,18岁就能出䕗演电影男主角!”

      他一边摆着象棋,一边回道:“得,您就别调侃我鉽啦,有您老在,这孩子还能差哪뵽去。”

      放到清朝时代,老者妥妥的皇亲国戚,就是现在,关家在京城的人脉虹也是数之不尽,ᤜ小女孩以后要是进这个圈,资源还不是杠杠的。

      老头没理他,来了个抬手撑相。

      罫 棋盘上的争斗刚进入白日化,关老头腿上的女孩失去了耐心,嚷嚷着:“爷爷,我想吃雪糕。”

      他适时的问道:“今天就这样,不分胜负?”

      两人也没胜负欲,下棋完全是无所事事,孙女催的又急,关老头适可而止道:“成,쳬就到这,就在家吃饭?”

      他将脑袋짤摇的似ꂀ拨䐧浪鼓:“不去,不去,瓼您家里规矩肯定多,我띟还是一个人自在点。”

      两人的关㊍系只比路人好那么点,达不到进人家里吃饭。

      关老头颔首道:“那行,一起出去吧,得给小家伙买雪糕。”

      ㍑ 他冲老头怀里的小발孩张开手:“来,叔叔来抱,有一截路呢,可别ṿ把你爷爷给累着。”

      出了胡同口,老头一拍脑袋,忘缐了带钱,싾一直和怀里小家伙胡咧咧的甘韬,又帮忙付了雪糕钱才离去。

      至此,甘韬第一次体验生涯全部结束,除了能讲几句像模像样的京话,瘦了点,好像没啥改变。

      六月底,《十七岁的单车》在京城开拍,他将演绎一段新的人生故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